艺术界未来要靠这8种“新姿势”!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105   最后更新:2021/01/08 11:29:02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21-01-08 11:29:02

来源:墙报  饭饭团


虽然2021年刚刚过7天,但很多敏感的人已经感觉到今年有些特别。2020年,我们经历了太多灾难。所以从跨年开始,2021年似乎就被赋予了许多期待。
过去的一年,对每个人个体的生活到整个人类,甚至是我们这个星球来说,大概都是脱胎换骨的一年。所以我们对过去会有许多反思,也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改变。
从2021年开始,艺术界会发生改变吗?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从这两年的艺术新闻看,从艺术家的创作模式到艺术市场的运作模式都会发生有方向性的变化,有些变化已经在悄然进行中。


1

在线市场扩展,成为新的增长点

随着去年疫情肆虐,拍卖纷纷转到线上。过去几年来,拍卖由线下转线上的趋势已经开始了。去年这一趋势突然加速,成为拍卖市场上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去年7月,佳士得 (Christie’s)拍卖行举行线上拍卖会“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拍卖活动以线上实时形式先后于香港、巴黎、伦敦、纽约接力举行,共有78件拍品,成交总额达4.2亿美元,成交率按件数计为 94%,按金额计为 97%。

在佳士得(Christie's)的过去十年中,现场竞标的数字下降了,而在线竞标的数字却上升了。2019年在线艺术品的总销售额比2018年增长了11%,在所有全球客户中,有64%的在线购买或出价。

佳士得美洲公司主席马克·波特说:“人们对这些物品的了解与对他们的体验与十年前的根本不同。” 根据巴塞尔艺术展/瑞银集团的报告,尽管在线销售仍占整个艺术品市场的一小部分,但波特表示,“我们一直在建立线上业务,对于那些喜欢以这种方式进行交易的人来说,将会有一个活跃的拍卖市场。”

苏富比的线上销售情况也颇为乐观。去年夏天,苏富比三场连场线上拍卖会全场总成交额高达3.63亿美元,成交率达到93%。其中,焦点拍品——英国画家弗朗西斯·培根的巨作《启发自埃斯库罗斯之三联作》以8460万美元成交,不仅登上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第三位,也创造了线上拍卖历史最高价。


竞拍在一个中国线上客户和一位电话客户间拉开激烈拉锯战,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华真于拍卖后表示:“苏富比上拍培根三联作是流传有序的绝佳博物馆级重要作品。我的网络竞投也代表了中国现在非常棒的数字经济文化

苏富比设计联席负责人波拉克(Pollack)于去年4月份说:“时事对艺术市场将产生变革性的影响。” “技术将在我们未来的执行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2

艺术与科学紧密融合

音乐、设计、商业……艺术的边界不断被打破,如今科技与艺术的跨界融合也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了。尤其是去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让更多领域的人参与到环境问题中来。当科学家们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时,艺术家们一直积极地通过艺术的方式关注这一问题。

下一版盖蒂基金会(the Getty Foundation)定于2024年举行的太平洋标准时间展览系列的其中一部分将以“艺术x科学x洛杉矶”为主题,以探索洛杉矶与包括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在内的科学界之间的艺术联系。


布鲁克林的先锋工厂(Pioneer Works)开展了广泛的科学计划,使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等合作者进入了艺术领域。

在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上,琼·乔纳斯(Joan Jonas)的作品《离开陆地II》(Moving Off the Land)是一项集艺术、科学与公益于一体的作品,是由TBA21-Academy委托在世界各地的水族馆以及牙买加海岸附近海域进行的三年集中研究的成果。越来越多的机构正在遵循类似的路线,以越来越雄心勃勃的方式来展开科学工作。

Joan Jonas, Moving Off the Land II, at Ocean Space, Chiesa di San Lorenzo, Venice 2019 © Photo Enrico Fiorese, TBA21-Academy


纽约城市大学地球和大气科学副教授马尔科·特德科斯注意到了气候科学的美妙之处,例如:洪水泛滥、云层结构、融化冰层。为了使气候科学更具有吸引力,他和同事共同筹建了一个叫做“Polarseeds”的研究项目,通过摄像、音乐和视频等形式呈现气候科学的多元化艺术。

亨廷顿图书馆,一个集植物、艺术、藏书于一体的博物馆,与JPL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此外,还与JPL建立了艺术家驻场计划。亨廷顿艺术博物馆馆长克里斯蒂娜·尼尔森说:“我们认为这是一次展示亨廷顿在艺术与科学交汇处如何生活和呼吸的机会。”


3

创作材料更环保

2020年,人类经历了太多的生态灾难,艺术世界已经准备好考虑艺术产生的生态影响,尤其是艺术家用于制作作品的材料。

“这是我们将拥有的最‘非物质性艺术’的时刻,”伦敦蛇形画廊一般生态研究项目的策展人卢西亚·皮特洛乌斯蒂(Lucia Pietroiusti)说。

Kara Walker在泰特现代美术馆涡轮大厅的作品Fons Americanus引起了很多关注,是对跨大西洋奴隶贸易的谴责,作品采用高44英尺的阶梯状喷泉的形式,由可生物降解的软木、木、丙烯树脂混合石膏,最后将其分解材料回收。

去年,艺术总监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为伦敦蛇形画廊提供了“一种新的思维和行动方式”,他断言:“生态将成为我们所做工作的核心。”

为此,2020年的伦敦蛇形画廊展亭选定南非设计工作室Counter space,展亭将会使用到各种不同的材料,包括Amorim软木以及90%由建筑废料塑成的K-Briqs环保砖块。


4

集体与合作是前进方向

遇到困难,共同应对,往往是人们面对灾难的应激方式。

戴维·刘易斯(D**id Lewis)说,他的纽约同名画廊参加了戴维·兹维尔纳(D**id Zwirner)的在线阅览室计划,当时冠状病毒的影响使各画廊聚集在一起,以帮助支持彼此。

刘易斯说,尽管它源于必要性,但“连接,介绍和推广”到不同网络的经验为将来的合作提供了“值得称赞和令人兴奋的”合作模式

另外,他注意到艺术家的思想发生了转变——兴趣从微观到宏观的迁移。他说:“就像1968年人们首次从太空中看到地球的图片一样。”“突然意识到我们是一个地球,一个星球,几乎就像我们已经成为一个单一的脉冲生物一样。”

近年来,像这样的集体努力不断出现,诸如Condo画廊共享计划之类的平台在多城市举办展览。而且,未来还会出现许多我们没见过的合作形式。

"图像·时间·界线- Condo上海"展览现场 "Frame of the Images; Boundary of the Time - Condo Shanghai " exhibition stills

贾斯珀·约翰斯(Jasper Johns)和约翰·凯奇(John Cage)在1963年共同创立的基金会FCA,于2020年春天,联合更多组织成立了艺术家救济基金会。


当代艺术基金会(FCA)的执行董事斯塔克说,“艺术家所珍视的集体性可能因性格而异。如果你正在与不喜欢或不喜欢你的人合作或一起工作,那将比意见一致的人群要有趣得多,”她认为,这样的组织会继续存在下去,而且会发展壮大

5

画廊将与拍卖行抗衡

去年初,金融家和传奇的藏家唐纳德·马龙(Donald Marron)因心脏病过世后,业内便纷纷开始猜测,他那庞大的收藏遗产(约300多件包括巴勃罗·毕加索,马克·罗斯科等现代艺术巨匠的主要绘画作品在内的藏品,据称价值超过4.5亿美元),将会由哪家拍卖会处理这些艺术品。

唐纳德·马龙在MoMA


有消息称,主要的拍卖行——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s)和菲利普斯拍卖行(Phillips)都想争取为他的藏品竞标。

但是在2月,令人吃惊的是,没有一家拍卖行取得销售权。在佩斯画廊的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牵头下,全球三大顶级画廊佩斯(Pace)、高古轩(Gagosian)和阿奎维拉(Acqu**ella )击败了一线拍卖行,拿到出售去年12月去世的著名收藏家和金融家唐纳德·马龙(Donald B. Marron)的藏品的权力。

从左至右:Arne Glimcher, Bill Acqu**ella, Larry Gagosian, and Marc Glimcher

这件事具有先例的意味,一位从事高价值交易的顾问说:“这是许多此类交易中的第一笔。” “我们肯定会看到其他遗产和离婚者执行类似的安排。对于拍卖行而言,这是巨大的打击。”顾问补充说,藏家可以从一个联系良好的画廊财团那里获得比拍卖行更高的美元报价。

另一位顾问所言,“在十亿美元以下,画廊是拍卖行的强大敌人,因为它们相互合作。”

6

艺术家将更加独立

按照传统的思路,当大型画廊与艺术家签约时,最初支持这位艺术家的前经销商往往就退出了合作。但这可能正在改变,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与多个不同规模的画廊保持联系。


去年早些时候,亨利·泰勒(Henry Taylor)与豪瑟豪斯(Hauser&Wirth)合作的同时,依然保持着与Blum&Poe的关系。妮可·艾森曼(Nicole Eisenman)加入豪瑟沃斯(Hauser&Wirth)时也做过同样的事情,同时与安东·科恩(Anton Kern)和洛杉矶的Vielmetter保持联系。在另一个例子中,仍然由佩斯(Pace)代理的亚当·彭德尔顿(Adam Pendleton)在去年春季与大卫·科丹斯基(D**id Kordansky)签约,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

洛杉矶Kayne Griffin Corcoran画廊的合伙人玛吉·凯恩(Maggie Kayne)说:“随着全球各地设有多个地点的超大型画廊的发展,这一趋势已朝相反的方向发展。”

在我们看来,与艺术家合作的最有效方式是拥有战略伙伴,这些伙伴都带来不同的技能,不同的联系,不同的网络和不同的战略思想。我想未来这个趋势会更加明显。” 凯恩说,所有画廊都有局限性,即使是大型画廊也有他们的局限性。

关于艺术家们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式,Blum&Poe的蒂姆·布卢姆(Tim Blum)分别在洛杉矶,纽约和东京设有办事处,他说:“聪明的人保持独立,不会孤注一掷。”

7

网络艺术卷土重来

网络艺术在1990年代中后期爆发,并吸引了一批的技术极客和艺术家,然后冷却了下来。近来,这种类型的作品复活,重新进入人们视野。

去年3月,乔恩·拉夫曼(Jon Rafman)重新启动了Google街景的“九只眼”,在谷歌街景地图上寻找有意思的场景,把它们截图分享到互联网上。

为了在上海、汉城和纽约进行在线展览,艺术家二人组Tega Brain和Sam L**igne创作了作品《 快点好起来!》调查GoFundMe活动中约200,000条评论,以强调全球大流行期间的不平等现象。Brain说:“我们将其视为人类经验的档案库。”

纽约数字艺术中心Rhizome的艺术总监迈克尔·康纳(Michael Connor)将网络艺术的新潮归因于对连通性的需求,随着越来越多的在线活动的举行,这种连通性只会愈演愈烈。他说:“在线工作一直是一种选择,但是现在,这是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8

收藏潮流艺术成为新趋势

随着年轻一代买家的崛起,市场对潮流艺术和品牌跨界品的兴趣日益浓厚,传统收藏品类别与奢侈品市场之间界限不断模糊。同时拍卖行已经开始加紧销售限量版画,以及艺术家和设计师合作的产品。

过去的几年中,与街头服饰、城市艺术有关的作品盛行。2019年4月1日晚,香港苏富比私人收藏专场‘NIGOLDENEYE? Vol。1’中,KAWS作品《THE KAWS ALBUM》以15,966,000港币成交,远超此前估价600万-800万港元。其他估价几十万的公仔和绘画几乎都拍到了两三百万的价格。

2019年1月,苏富比(Sotheby's)举行的Supreme滑板线上拍卖会上,滑板上装饰着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玛丽莲·敏特(Marilyn Minter)和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等图像,由私人收藏的全套Supreme 滑板系列“20 Years of Supreme”以8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纽约佳士得(Christie's)专注于手袋和配饰的专家凯特琳·多诺万(Caitlin Donovan)表示,此类活动“表明当今所有收藏类别中的收藏和消费者行为都相互融合”。她指出,正确的物品可以提供“被视为奢侈品,艺术品和流行文化的一部分”的交叉价值,从而使买家能够“打破传统的收藏家刻板印象”。

在过去的艺术市场规则中,大多数艺术家成功的模式是与画廊合作,形成自己的收藏家群体,然后等待那些收藏家将他们的艺术捐赠给博物馆,从而获得更广泛的受众。

潮流艺术家不同,他们可以直接通过社交媒体、商业品牌发酵,获得庞大的粉丝群体,最后由大众认同到让艺术界认可。

随着藏家年龄变化和流行文化的发展,大众消费作为基础从外部提供价值,收藏品作为金字塔顶端的一环,构成新的艺术——品牌结构。

ref:
https://www.sohu.com/a/306740940_99976825
http://collection.sina.com.cn/2019-04-03/doc-ihsxncvh7852268.shtml
http://collection.sina.com.cn/auction/pcdt/2020-07-01/doc-iirczymk9878688.shtml
https://www.archdaily.cn/cn/933630/2020nian-she-xing-hua-lang-zhan-ting-jian-zhu-shi-gong-bu-counterspacegong-zuo-shi?ad_medium=mobile-widget&ad_name=most-visited-article-show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