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未来何在?七位顶尖机构馆长做出了他们的预测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116   最后更新:2021/01/06 11:15:39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1-01-06 11:15:39

来源:artnet


顺时针方向:Anne Pasternak、田霏宇、Koyo Kouoh、片冈真实、Franklin Sirmans、Katrina Sedgwick和Max Hollein


新书《博物馆的未来:28个对话》中,作家和研究员、艺术顾问Andras Szanto采访了世界顶尖的博物馆馆长和策展人们,聊了聊他们各自的2020年是如何度过的,以及他们如何看待未来几年艺术机构发展。以下是这28个对谈中的一些摘录。


Anne Pasternak

布鲁克林博物馆

纽约

布鲁克林博物馆馆长Anne Pasternak
图片:Photo by Timothy Greenfield-Sanders, courtesy of the Brooklyn Museum


你认为博物馆是否进步了?

博物馆观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了。虽然人们很容易对一些拥挤的博物馆感到厌烦,但总体来说,有更多人接触到艺术和历史总是件好事。让我兴奋的是,博物馆正在被推动着发生改变——从历史上看,包括布鲁克林博物馆在内的许多博物馆一直在支持白人父权叙事,但越来越多机构开始展示和收藏更多女性和BIPOC(黑人、土著和有色人种)艺术家,他们正在塑造我们展览和项目的叙事。因此,我们讲述的故事变得更有思想、更真实、更包容和令人兴奋。我们只是迈出了一小步,但我对根本性的变化充满着希望。

有哪些尚未解决的问题?

布鲁克林博物馆这样的机构是建立在这样一种信念之上:世界文化的分享会带来更大的理解和共鸣,从而促进文明的发展。我相信这个信念,也认为博物馆的历史作用就是一个让我们聚在一起去体验伟大艺术、了解我们的过去和其它文化之尊严的地方。但博物馆也在一定程度也导致了一部分人的痛苦和苦难——我们曾经忽略了许多人的历史和故事。我们奉行过性别歧视、阶级歧视、种族歧视、殖民主义和许多其它不道德和不公平的做法。福特基金会会长Darren Walker最近告诉我,“博物馆之所以处于危机之中,是因为美国正处于危机之中。”博物馆塑造了重要的叙事,所以年轻人热衷于推动变革也就不足为奇了。是时候去做得更好了——这意味着要诚实地审视我们自己,在对公平、包容、无障碍和反种族主义做出切实承诺的同时,纠正我们的工作方式。

田霏宇

Philip Tinari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

田霏宇,2014
图片:© Patrick McMullan. Courtesy of J Grassi/PatrickMcMullan.com


中国将在下个世纪的美术馆领域扮演重要的角色,就像欧洲和北美在上个世纪那样——这是经济实力和国力所决定的。随着中国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这预示着怎样的未来?

我个人显然无法代表中国发言。我们在UCCA所观察到的,是一种超细分的、不断加速的趋势,这种趋势裹挟着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去响应外部世界发生的巨变,这种变化尤其体现在观众人群和数字融合方面。中国已经重新定义了电子商务。这里有网购主播,他们可以通过直播带货,号召成千上万人的在线下单。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具有独特性,因此今天人们的线上生活大多与消费相关。这也表现在人们无时无刻不在记录自己,通过时下最流行的渠道或网络平台,向身边人彰显自己的存在,这背后是人们难以满足的欲望。

因此,美术馆作为拍照背景的需求很早就在这里显现了。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如何去引导人们这种难以遏止的冲动,从而将其转化为有效的,甚至是具有教育意义的行为。起码,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在一个“传统媒介”的影响力比其它地方更小的地方,如何借助个人用户的传播,让人们对UCCA举办的展览和项目产生期待,并促成理解。

Koyo Kouoh

Zeitz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

开普敦

Koyo Kouoh,2016
图片:Courtesy of Raw Material and Koyo Kouoh


让我们来谈谈非洲的博物馆。人们很容易把注意力集中在各种挑战上,但我们面临的机会是什么?

非洲的博物馆——尽管它们刚刚起步——总体上能告诉我们博物馆的未来。在我的愿景中,博物馆的新形式将来自非洲大陆。我们所处的环境要求我们跳出博物馆领域既定的条条框框去进行思考。我坚信,我们在有限资源中的挣扎——是因为我们没有与其他环境相同的文化支持环境——但这也使得我们不必跟其它地方一模一样。

举个例子,两周前我和我崇拜了很久的同仁Daudi Karungi在Instagram上进行了一次实时对话。他概括了我们的环境对未来的要求。他创建了一个商业画廊,因为他想在家乡乌干达坎帕拉建立起艺术生态。几年后他又创办了坎帕拉双年展,为人们提供了一个以非商业方式展示和讨论艺术的平台。后来他创办了艺术杂志,这是另一个平台。然后他开始了一个驻地项目来支持那些有前途的艺术家。他将艺术产业生态系统的基本形式组合在一起。在其它地方,人们可能会惊讶:“你怎么能把一个双年展,一个艺术博览会,一个画廊,一个杂志,和艺术教育放在一起?”但在非洲这是可能的,而且也是我们需要做的。我真的相信,在未来我们必须推倒所有的“墙”。我们总是会回到这个问题:“我们在做什么?”我在这里是为艺术家和艺术服务的。无论在哪里提供服务,我都没问题。

Max Hollein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Max Hollein
图片:Photo by Eileen Tr**ell, courtesy of the Met


你认为明天的博物馆会有什么不同?

与你如何将这些对象的知识、理解和复杂性传达给更广泛的受众相比,将越来越多的对象带到一个地方将变得不那么重要。我确实认为博物馆的实境体验将继续强大,但不仅是实体的方式,还包括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方式。

我喜欢问的一个问题是,博物馆需要摒弃哪些习惯才能保持重要性?

我们和学术界都有一种倾向:总是想在提出某件事之前先了解一切。有时候,让公众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要比知道我们知道的东西更有趣。

Franklin Sirmans

迈阿密佩雷斯艺术博物馆

佛罗里达

迈阿密佩雷斯艺术博物馆馆长Franklin Sirmans
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Pérez Art Museum Miami


未来的博物馆会有什么不同?

我们的工作将是收集一些更有社会倾向的能量。我们并不是试图吸收他们所做的,但需要以有意义的方式成为“合作者“。我们必须以社区为中心,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比娱乐更有意义的角色。博物馆提供一种“爱的空间”——不是总试图去达成一致,而应该做到敞开心扉。这要求我们“放手“,允许现实生活进入到各种讨论中去,博物馆需要进一步向公众开放,这指的不仅仅是广寻创意,还包括真正有意义的合作。

Katrina Sedgwick

澳大利亚活动影像中心

悉尼

澳大利亚活动影像中心馆长Katrina Sedgwick
图片:Courtesy of the ACMI


从文化角度来说,身临其境的体验并不新鲜。然而近几十年来,艺术主要是在所谓的“白盒子”里展出的,这是一种好似“消毒过的”、理性的环境。最近,公众对身临其境的体验越来越着迷,是什么引发了这种欲望?

2018年,我们根据《爱丽丝梦游仙境》制作了展览《仙境》。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戏剧化的、身临其境的展览,与白盒子正相反。你来到了一个满是镜子的大厅,必须打开不同的门,有些地方还必须得爬过去。展览是由一个剧院设计师设计的,我们的策展人与一个咨询小组合作,该小组由各种不同艺术背景的人士组成,像是一个多学科智库。我们的灵感来自2015年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展览“D**id Bowie Is”,以及巴塞罗那实验剧团ElTeatro de los Sentidos的项目。我们想用戏剧设计和数字技术来支持故事叙述。

你会花很多时间与艺术家、内容制作人和技术人员打交道。你认为移动影像会走向何方?

不要过分关注技术本身,而是要专注于如何支持艺术家去试验技术,并将其作为表达自己想法的手段。技术将不断变化,VR时代已经过去,AR将成为占主导地位的平台。很多艺术家在实践运用这些技术会中带来令人兴奋的转变,而作为博物馆,我们需要做的是筹集资金,为艺术家提供适当的实验空间,支持他们做出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

片冈真实

Mami Kataoka

森美术馆

东京

片冈真实
图片:Jennifer Yin


你认为博物馆项目制作和展览会往什么方向发展?可以用新的方式讲故事吗?

由于社交距离和游客数量的限制,博物馆的现场体验可能会变得更加珍贵。博物馆可能会成为一个让你把自己从日常生活中分离出来的地方、一个可以静心思考的地方。与此同时,实体博物馆空间本身可能不是唯一的体验场所。博物馆可以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包括数字领域和博物馆物理地域之外的某个地方。它可以是一个概念、一个想法。我们必须重新思考博物馆、双年展和数字世界之间的关系。

博物馆如何才能更有意义地融入技术、经济、人口、建筑等所有领域中?

我会选择“怀疑”这个词。技术往往对未来抱有乌托邦式的想法,经济和人口统计往往是更宏观层面的,但博物馆的一个角色是与这些领域进行有意义的讨论(并挑战它们)。艺术家总是提供批判性的观点,反映情感和直觉的价值和个人故事。它们可以揭示人们没有看到的东西,像是一束光,照亮那些没有足够光线的地方。将这些部分带入技术、经济等领域的讨论,对未来实现更好的平衡来说,将非常有意义。


文丨Andras Szanto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