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克勒家族WHATSAPP聊天记录泄漏,依赖博物馆洗清罪名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96   最后更新:2020/12/31 10:10:02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20-12-31 10:10:02

来源:artforum


南·戈尔丁,《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萨克勒庭院》(The Sackler Courtyard, 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2017.


根据The.Ink在12月19日公布的一系列萨克勒家族私人WhatsApp聊天记录,萨克勒家族成员希望寻求受惠艺术机构的帮助,为他们洗清与今年10月和解的普渡制药诉讼案相关的罪名。这场诉讼关乎普渡公司对**类药物奥施康定的过度营销,并淡化该药成瘾性的做法,最终制药商承认欺骗美国政府、违反美国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以及违反联邦反回扣法规的重罪指控。聊天记录是作为普渡公司破产保护程序的一部分发布的,这一程序预计将使美国有史以来涉及制药公司的最大一笔83亿美元罚款仅仅具有象征意义。

在这些日期为2017年10月至2019年6月的信息中,萨克勒家族成员建议联系接受过家族巨额捐赠的博物馆,要求他们就家族的慈善事业提供“简短的正面声明”。建议联系名单包括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Dia艺术基金会、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还有伦敦的泰特美术馆和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

信息透露出萨克勒家族成员对普渡丑闻给家族名声造成的损害愈发担忧,并建议受惠博物馆将记者发给他们的寻求评论的电子邮件通过公关公司Edelman转发给萨克勒家族成员。

在一些情况下,家族成员显然直接与博物馆员工就他们的担忧进行了交流,或者通过联络人与他们接触。在2018年的一条信息中,莫提默·萨克勒(Mortimer Sackler)针对抗议萨克勒家族的社会行动艺术家南·戈尔丁(Nan Goldin)写道:“最好让公司把她的抗议活动当作一个机会,宣扬他们在打击处方药滥用方面的领先工作。我们要做的是确保古根海姆、AMNH、DIA等机构不会说一些无益的话。我们应该写一份机构名单,决定谁应该和哪个机构说话。"

“我经常与dia就这些情况进行交流,”玛丽莎·萨克勒写道,“他们完全支持我们,认为南·戈尔丁是个疯子。”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