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辈出的拍场中,七位值得关注的“明日巨星”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151   最后更新:2020/12/30 11:03:31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12-30 11:03:31

来源:artnet


Salman Toor,《与鬼魂的屋顶派对 1》(Rooftop Party With Ghosts 1),2015
图片:Photo courtesy Christie's


春天以来,正如我们所见,即使形式与以往大不相同,拍卖会仍在2020年不断上演。上周,苏富比开启了一种新做法,将印象派、现代,以及当代艺术各部门整合一体,举办了一场大型直播拍卖。可以预见,2021年秋天之前不太有可能回归常态(让您失望了),我们可以想象即将到来的2021年将会见证更多的创新。

然而,通过过渡至线上活动,当代艺术部门日间拍卖的销售额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相对不变。尽管常常被大型夜间拍卖的光环所掩盖,但日间拍卖仍然是发现新兴市场明星的最佳场所,在这里,我们也会见证那些未经市场证明的艺术家的动量导致成交价格超出最高估价数倍。

以下是过去几周时间在日间拍卖中表现超出预期的艺术家范例。密切关注他们吧,说不定等你还没反应过来,他们的作品就将亮相夜间拍卖场了。

Salman Toor

《与鬼魂的屋顶派对 1》

(Rooftop Party With Ghosts 1,2015)

拍卖:纽约佳士得,12月3日

估价:10万至15万美元

成交价:82.2万美元

2020年对于Salman Toor来说,比我们大多数人的状况都好。经历数月的延迟之后,他有史以来的首次博物馆展览于上个月在惠特尼美术馆开幕(将持续展览至4月)。今年6月,这位三十多岁,出生在巴基斯坦,现居纽约的艺术家,被宣布即将加入卢赫灵·奥古斯丁(Luhring Augustine)画廊旗下,今年恰是这家明星画廊成立35周年。

这一年更是以高调结尾。佳士得拍卖行此前就已计划上拍该艺术家于今年亮相佳士得的第三幅画作《与鬼魂的屋顶派对 1》 (Rooftop Party With Ghosts 1,2015) ——创作当年即在Aicon画廊展出过的大型三联画的第一幅。在佳士得拍卖会举办前数小时,香港富艺斯拍卖行以52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一幅Toor的绘画,极大地推高了人们的期望。但当这幅画以82.2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时,Toor仍惊叹于这一天文数字。另一幅类似尺寸的画作定于周二在富艺斯伦敦上拍,最高估价为8万美元,但预计其成交价会比这高很多。


克里斯蒂娜·夸尔斯

《Tuckt》(2016)

克里斯蒂娜·夸尔斯,《Tuckt》,2016
图片:Photo courtesy of Phillips

拍卖:富艺斯纽约,12月8日

估价:7万至10万美元

成交价:65.52万

2017年12月,杰弗里·戴奇(Jeffrey Deitch)将克里斯蒂娜·夸尔斯(Christina Quarles)的一组画作收入展览“抽象/非抽象”(Abstract/Not Abstract)中,这是他每年都会与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在迈阿密共同组织的展览(今年的展览是在线发布的)。一些观察人士注意到,时年32岁的Quarles——她刚从耶鲁大学MFA项目毕业仅一年——已在杰夫·昆斯(Jeff Koons)、鲁道夫·斯汀格尔(Rudolf Stingel)、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和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作品中间获得了重要的位置。这并非意外:在展览开幕式上,戴奇称夸尔斯为“美国目前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

这种热度在过去的一年中只增不减,夸尔斯的画作不断以六位数的高价售出。上周在富艺斯,一幅2016年的画作打破了艺术家的历史最高价纪录,成交价达到了最高估价的六倍多。此前,夸尔斯刚刚在伦敦柯芮斯画廊(Pilar Corrias)举办了一场门票被抢购一空的展览,在那里画廊以高达2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作品出售给了业界具有名望的藏家及机构。明年,夸尔斯被推迟的个展将于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MCA)开幕,首次展出数十幅绘画和雕塑作品。

除了柯芮斯画廊以外,艺术家还由洛杉矶的Regen Projects所代理,并在迈阿密的D**id Castillo画廊举办过展览。但《Tuckt》的委托人是在国际巨头画廊豪瑟沃斯(Hauser&Wirth)的洽谈下从其原主人那里购得的该作品。

博纳德·弗瑞兹

《Néoco》(2004)

博纳德·弗瑞兹,《Néoco》,2004
图片:Photo courtesy Sotheby’s


拍卖:苏富比巴黎,12月11日

估价:4.9万至7.3万美元

成交价:19.8万美元

博纳德·弗瑞兹(Bernard Frize) 长期以来一直是他祖国法国的一位英雄,巴黎的贝浩登(Perrotin),伦敦的西蒙·李(Simon Lee),洛杉矶传奇画廊主帕特里克·佩因(Patrick Painter)都与之合作举办过展览。然而,在这个月之前,我们很少看到他的作品出现在拍卖会上。12月3日,他的一幅画在香港富艺斯的晚间拍卖会上以27.6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几天后,苏富比巴黎上拍的另一件作品以19.8万美元售出,远高于其最高估价7.3万美元。虽然这份名单上的一些艺术家几年前才开始在画廊中展出,但弗瑞兹的价格飞涨表明,花甲之年的艺术家同样也能成为市场焦点。


亚历克斯·加德纳

《瞬间》(Moment,2018)

亚历克斯·加德纳,《瞬间》(Moment),2018
图片:Photo courtesy Phillips


拍卖:富艺斯纽约,12月8日

估价:2万至3万美元

成交价:17万美元

去年12月,凯欣德·威利(Kehinde Wiley)在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Virginia Museum of Fine Arts)展出了他的大型雕塑《战争谣言》(Rumors of War)。已故藏家比尔·罗亚尔(Bill Royall)尽管在去年春天已被诊断出患有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当时仍去到展览现场与威利会面,而正是他将这件作品捐赠与了里士满市。罗亚尔和妻子Pam主导了这件作品的收购,并在数十年间作为里士满市慷慨而活跃的当代艺术藏家代表,甚至在西大街上专门开设了一家画廊来炫耀他们的藏品。

比尔·罗亚尔于今年6月去世,他的遗孀将几幅藏品委托给富艺斯,其中包括亨利·泰勒(Henry Taylor)和巴克利·亨德里克斯(Barkley L. Hendricks)的杰作。但是,年轻黑人艺术家亚历克斯·加德纳(Alex Gardner)的一件作品或许算是该系列的“黑马”。这是加德纳在拍卖会上首次露面,罗亚尔夫妇从纽约The Hole画廊购入的他2018年的画作《瞬间》以超过3万美元最高估价不少的17万美元售出。这也许是第一次有人将加德纳的作品委托拍卖,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六角文子

《无题》

(Untitled,2012)

六角文子,《无题》,2012

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拍卖:香港佳士得,12月2日

估价:4.5万美元至7.1万美元

成交价:30.6万美元

2003年,当时年仅21岁、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日本艺术家六角文子,在由艺术家村上隆创办的两年一度的东京艺博会Geisei上赢得了新人奖,该艺博会旨在“剔除”艺术经纪人,而改由艺术家自己布置展位。在那以后,六角文子一直继续创作她的基本全靠手绘的漫画风格作品,其中常常援引年轻女孩的卡通化描写,类似荧光配色的奈良美智。

虽然六角文子还未能让美国藏家们为之疯狂,但预计这种情况很快就会发生改变。12月初,佳士得香港的日间拍卖中,六角文子一件独特的作品以30.6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远高于其7.1万美元的最高估价,创下该艺术家的新纪录。几天后,在台湾罗芙奥拍卖行,另一幅画作《姐妹》(The Sisters)以41.6万美元再次打破纪录。看来,美国的几家拍卖行似乎不会再小看这位艺术家了。


Kudzanai-Violet Hwami

《赛洛西宾作用下的伊芙》

(Eve on Psilocybin,2018)

Kudzanai-Violet Hwami,《赛洛西宾作用下的伊芙》(Eve on Psilocybin),2018
图片:Photo courtesy Phillips


拍卖:富艺斯纽约,12月8日

估计:3万至4万美元

成交价:25.2万美元

12月7日上午,引领潮流的伦敦画廊主Victoria Miro宣布将在自己的画廊代理名单中增加一位新艺术家:Kudzanai-Violet Hwami。他被选为代表津巴布韦参加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的四位艺术家之一,尽管当时她才26岁,并且2021年才会拿到牛津大学拉斯金艺术学院的纯艺硕士学位。也许读到这则新闻的有些人注意到了,Hwami次日便首次登上拍卖行的舞台,其作品在纽约富艺斯拍卖行上拍。

Hwami描绘****作用的肖像绘画《赛洛西宾作用下的伊芙》作为当天首件拍品登场,这个位置通常会留给最受瞩目的拍品。作品一经亮相立马让拍卖会热闹非凡,多名竞标者将价格推高至25.2万美元,远高于最高估价4万美元。有多少艺术家能在研究生毕业前一年卖出六位数价格的作品?肯定不多。


Joel Mesler

《无题(一天一天地过)》

(Untitled [One Day at a Time],2018)

Joel Mesler,《无题(一天一天地过)》(Untitled [One Day at a Time]),2018
图片:Photo courtesy Christie’s

拍卖:纽约佳士得,12月3日

估价:2万至3万美元

成交价:8.75万美元

Joel Mesler最初是一名在洛杉矶生活工作的艺术家,后来在唐人街开设了一家画廊——这更像是概念上的恶作剧,而不是真正成熟的商业机构。然而,2008年他搬到了纽约,而他在唐人街开设的画廊已经取得了足够的成功,他决定就此放弃艺术创作,转而尝试完全通过销售艺术品来赚钱。

不过,从2016年开始,Mesler又开始举办他自己的作品展览,发展出了独特的风格,将他在比佛利山庄度过的坎坷童年时期和好莱坞迷思融合在一起。快进四年,很明显能看到Mesler曾经放弃的艺术生涯如今仍生机盎然。在纽约的哈珀(Harper)画廊、洛杉矶坎特画廊(Kantor Gallery)和伦敦的西蒙·李画廊等空间进行一系列个展后,Mesler的画作于本月首次出现在拍卖行。两件作品的表现均超出预估价格。《无题(一天一天地过)》于12月3日在佳士得以8.7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远高于其最高估价。几天后,在富艺斯,另一幅2018年的无题画作又以8.19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长期以来一直有传言称,Joel Mesler将举办一场比其此前的画廊展规模大得多的个人展览。如果真是这样,谁知道他常常作为表演而作画的每张仅售200美元的肖像作品是否会出现在拍卖会上。


文丨Nate Freeman

译丨Zini Zhao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