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切肤之息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117   最后更新:2020/12/30 10:08:16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20-12-30 10:08:16

来源:artforum



李泳翔,《我不爱(吸血鬼食人有道)》,2020,单频录像,时长27分钟.


天线空间的群展“切肤之息”看似围绕“怪兽性”(monstrosity)在社会文化中的不同面向展开,但参展作品似乎都从不同角度令人联想到德勒兹笔下的“无器官身体”(corps sans organes)及其流动性、非生产性和连接性。正如德勒兹所言,无器官身体要打破有机功体的既定功能,息(呼吸)再不囿于呼吸系统,皮肤通过扭曲(切肤)自身也能学会呼吸。

无器官身体的连接性在于它和对象从来不是非此即彼、你死我活的关系,而宁可是一种共生(symbiosis)。在李泳翔的单频录像《我不爱(吸血鬼食人有道)》(2020)中,吸血鬼及其“恋人”们之间的多边共生关系让常作贬义词的“吸血”不再被禁锢在“一方对另一方的掠夺”的意义里,也邀请观众“脱下‘人格化’的眼镜来看待事情”。既然人格化的爱情已成为一种交换(看看今天的相亲节目),会不会动物之间共生体爱情才是“爱”的出路?作品副题“吸血鬼食人有道”正暗示着,否定了人格化的爱情后,共生关系才是“道”。无器官身体促使一切有机功能产生变异,难怪供人观影的《长凳(月下无往事)》(2020)也变成作品之一。

人像形状的塞肛神器(《“屁股小矮人”研究》)、被捆绑性虐的小羔羊(《无题(小世界)》)、作为**器的马桶(《欧洲!幻想!》)——伊西·伍德(Issy Wood)的绘画作品似乎完美对应了皮埃尔·科罗索福斯基(Pierre Klossowski)分析萨德侯爵时提到的有机功能被打破之后所引发的非生产性快感。当然,快感需要从洞穴(弗洛伊德式的性感区域)中爆发出来,无论是水龙头(《除非你试》),或是一对嘴巴(《无题(高等教育)》,本段提及的所有作品均创作于2020年)。仿佛在画作里,所有洞都可以成为肛门的象征,不管是喷发的还是接受的。

人们错误地以生产性为事物的原则,究其本质乃一种男性气概(masculinity)的思维。从“厌女”的柏拉图主义开始,整个西方思想围绕阳具中心主义的因果律,循着“第一原因”不断生产着一切。然而,佩德罗·马科斯(Pedro Neves Marques)的双频录像《叮咬》(2018)却翻转了这个逻辑:只有雌蚊才吸血,借着她们,生产才可能;同样,改造她们,等于通往物种的毁灭。没有了“女性”的“共生”、“吸血”、“非生产性”,男性气概什么都不是。

当男性气概完蛋了,代表一切简单粗暴、条条框框的因果关系都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器官身体的流(flux)。它吞噬着世界,也打破有机体的界限。李美来(Mire Lee)用树脂、硅胶、发动机、电线等组装的粘稠怪兽(《带原者,平面式》,2020)难道不就是在告诉我们,作为流的带原者正吞噬一切吗?有机体被打破的前提难道不是“生产性被非生产性所吞噬”吗?李的作品让我们看到了无器官身体意义下未分化(adiaphora)的世界,一切皆相互渗透、彼此吞噬和连接,而这种回到母体的生命状态(共生)同时也“脉动”着,在其韵律之中,既定的功能消失了,非生产/生产、女/男、果/因的界线亦随之消解……皮肤在呼吸着。



天线空间 | ANTENNA SPACE
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17号楼202
2020.11.07 - 2021.01.16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