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女性艺术家崛起,是炒作还是必然?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133   最后更新:2020/12/29 11:39:30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20-12-29 11:39:30

来源:芭莎艺术  路子杰


艾米·谢拉德《Precious Jewels by the Sea》,油彩、画布,304.8×274.3cm,2019年


性别与种族平权运动深刻改变了艺术行业的陈规。今天,人们终于以严肃态度来对待那些被艺术史长期忽视的非裔女性群体。在更加多元包容的行业氛围中,“黑珍珠”的光芒终会闪耀。


过去十年间,女性和非裔地位的提升被视为艺术行业最重要的进步之一。尽管有不少批评者质疑这场变革依然是白人男性主导的政治包装,但实际上少数族裔并非被动等待他人发掘价值的对象,而是作为重要主体来建构自我价值。

画廊主玛丽安·易卜拉辛(Mariane Ibrahim)在其画廊内

一批非裔女性画廊主和策展人的强势登场在学术圈开辟出属于她们自己的话语空间,非裔女藏家则建立起不容小觑的私人收藏。南非女商人Pulane Kingston将自己的收藏使命视为“帮助非裔女性艺术家找到属于自己的艺术史地位”,90后艺术新星贾黛·法多朱蒂米(Jadé Fadojutimi)的作品就在其收藏之列。

南非女藏家Pulane Kingston在法多朱蒂米的作品前


在12月7日晚举行的富艺斯纽约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中,年仅27岁的法多朱蒂米创造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其抽象画作《Lotus Land》以37.8万美元的高价成交,该价格是原高估价的6倍。要知道,她的艺术生涯才刚起步,该件作品也是艺术家的拍场首秀。

贾黛·法多朱蒂米《Lotus Land》,亚克力、油彩、画布,120.7×149.9cm,2017年


法多朱蒂米的异军突起再次证明了非裔女性版块在当下的强势走向。有哪些非裔女性艺术家值得长期关注?今天,时尚芭莎艺术带你一探究竟!


蓝筹巾帼干将

朱莉·米若图

Julie Mehretu

1970年出生 美籍

艺术家朱莉·米若图

2020Artprice评出的全球TOP15女性当代艺术家榜单中,朱莉·米若图(Julie Mehretu)以5780万美元的作品总成交价位列第五,排在辛迪·舍曼、塞西莉·布朗、马琳·杜马斯和珍妮·萨维尔之后。她是目前作品总成交价和单件成交价最高的非裔女艺术家,也是TOP15中唯一的非裔女性,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朱莉·米若图《Stadia Excerpt(a small resurgence)》,油墨、亚克力、画布,91.4×119.4cm,2004年

1970年,米若图出生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在她七岁时,全家因政局动乱和恐怖袭击迁往美国,这段经历成为她日后创作的重要灵感来源。在1997年获得艺术硕士学位后,她将工作室安置在纽约,开始创作具有个人代表性的大型半抽象绘画。

朱莉·米若图《Congress》,油墨、亚克力、画布,182.9×243.8cm,2003年


受到童年迁徙经历的启发,她对路线、地图、文明景观的碰撞等话题格外感兴趣。通过将这些信息再加工为跳跃炫目的色块和庞杂的线条,进而层层叠加,米若图创造出满满当当的独特视觉体验。其作品被视为对后现代都市景观和人们精神面貌的反映,也为新抽象主义创造了被称为“心理地理学”的新方法论。

朱莉·米若图《Black Ground (Deep Light)》,油墨、亚克力、画布,182.9×243.8cm,2006年

在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其事业中期代表作《Black Ground (Deep Light)》以56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刷新了艺术家个人拍卖价格纪录。尽管如今抽象遇冷、具象重新风靡,米若图依然孜孜不倦地探讨着抽象表达的其他个性化可能。


艾米·谢拉德

Amy Sherald

1973年出生 美籍

艺术家艾米·谢拉德

1973年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艾米·谢拉德或许是当今国民度最广的非裔女性艺术家。她的事业历程因在2018年被米歇尔·奥巴马“钦点”为官方肖像画家而一路长虹,同年被豪瑟沃斯画廊代理,二级市场突破十万美元级。

艾米·谢拉德《First Lady Michelle Obama》,油彩、亚麻布,183.2×152.7cm,2018年


在富艺斯纽约2020秋拍夜场中,其作品《The Bathers》以超出原最高估价20倍之多的426.5万美元成交,刷新个人价格拍卖纪录。短短两年中,谢拉德的作品实现如此强势的价格涨幅,且高点仍在上探,可谓冠绝同侪。

艾米·谢拉德《The Bathers》,油彩、画布,188×182.9cm,2015年


谢拉德的创作完美契合了当今欧美艺坛盛行的具象新浪潮。她用澄明简洁的背景色和靓丽时髦的服装来搭配作为主体的非裔人物,赋予画面以强烈的“当下感”,轻松唤起观众的情感共鸣。艺术家希望以此弥补非裔面孔在艺术史中的缺席,“这是一个机会,为曾经由白人男性书写的美国艺术史增添新的篇章”。


勒奈·耶顿-布奇

Lynette Yiadom-Boakye

1977年出生 英籍

艺术家勒奈·耶顿-布奇

尽管与谢拉德同为肖像画家,勒奈·耶顿-布奇却有着全然不同的创作语言。她从欧洲肖像画传统中汲取视觉灵感,擅长用深沉的色调来描摹想象臆造的非裔面孔。谢拉德的作品流露出理性和冷静的情绪,有如摄影一般的真实感;而耶顿-布奇的作品则更加感性和戏剧性,带有鲜明的个人色彩。

勒奈·耶顿-布奇《No Need of Speech》,油彩、画布,230×247.5cm,2018年

1977年,勒奈·耶顿-布奇出生于英国伦敦的一个加纳裔移民家庭。在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工作后,她于2006年获得艺术基金会的资金支持,方才阴差阳错地开启全职艺术创作之路。

勒奈·耶顿-布奇《The Hours Behind You》,油彩、画布,230.5×250.8cm,2011年


2013年,她被选为透纳奖入围艺术家,在艺坛中广为人知并开启事业上升期。两年后,其作品《Kn**e》在佳士得伦敦秋拍中创造了69万美元的拍卖价格纪录。短短两年后,另一力作《The Hours Behind You》又在苏富比纽约拍场中以157.5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再度刷新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


千禧一代新星


尼基德卡·阿库衣·克洛斯比
Njideka Akunyili Crosby
1983年出生 美籍

艺术家尼基德卡·阿库衣·克洛斯比

出生于1983年的尼日利亚裔美国艺术家尼基德卡·阿库衣·克洛斯以聚焦于非裔生活日常的拼贴作品闻名。受到成长历程中多种身份的启发,其作品将不同文化中的标志性物件融汇于少数族裔生活场景的描摹中,使作品成为当今生活的一种隐喻。“我创作的真正意义在于讲述如何成为一个存在于多元世界中的个体。”克洛斯比说。

尼基德卡·阿库衣·克洛斯比《Bush Babies》,亚克力、印染、彩铅、拼贴纸,182.9×152.4cm,2017年,苏富比纽约2018年春拍成交价:337.5万美元


2016年,她在维多利亚·米罗画廊举办首次个展,并于苏富比纽约秋拍中斩获首个百万美元级战绩,迅速在艺术圈打开知名度。2017年,克洛斯比代表美国登上威尼斯双年展。此后,其作品受到全球藏家追捧,至今依然热度不减。


莎芭拉拉·塞尔弗

Tschabalala Self

1990年出生 美籍

艺术家莎芭拉拉·塞尔弗

1990年出生于纽约的莎芭拉拉·塞尔弗是当今最受藏家喜爱的千禧新星之一。她在2016年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博会中“一炮而红”,从此其作品价格和需求量便高居不下。2019年至今已有十余幅作品登上拍场,悉数超估价成交。

莎芭拉拉·塞尔弗《Leotard》,织物、亚克力、画布,243.8×213.4cm,2019年

塞尔弗将绘画、版画和纺织技法进行融合,用以描摹蕴含着自身经验和文化态度的女性身体。“围绕着非裔女性身体的想象和态度在我的创作中既被接受亦被拒绝,通过融合和混沌,我创造出新的可能性。”艺术家自陈道。她的作品折射出当今被年轻世代广泛接受的性别和种族态度——拒绝非黑即白的假说,探寻多元个性和可能。


贾黛·法多朱蒂米

Jadé Fadojutimi

1993年出生 英籍

艺术家贾黛·法多朱蒂米


贾黛·法多朱蒂米是当今为数不多的专注于抽象绘画创作的千禧一代艺术家。这位出生于1993年的英国年轻人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硕士论文展上被女画廊主Pippy Houldsworth发掘并签约,继而走上“浩荡星途”。

贾黛·法多朱蒂米《Ob-sess(h)-ion》,油墨、亚克力、油画棒、画布,180×170cm,2020年

法多朱蒂米将抽象创作视为自我性格和经历的表达——她在童年时期最爱的日本漫画、直爽干脆的性格和饱满的生命能量都被浓缩为大尺寸画布上的笔触和色彩,而荧光和撞色则是属于千禧世代的集体视觉标签。“真正能够让我开启创作模式的一件事是不违背自己的本性。我很不耐烦,我接受它的教训并在创作中与之和解。有些作品是在一个小时内完成的,我把它视为一种挑战。”法多朱蒂米说。

贾黛·法多朱蒂米《Mosaicked Utterance》,油墨、亚克力、油画棒、画布,160×180cm,2020年


通往革新与欲望之路


性别与种族平权运动如今已卓有成效,但我们依然应当清醒地意识到这条道路尚未走到终点,并且仍会充满不确定性和各方利益的纠葛。在全球TOP15女性当代艺术家中,仅有朱莉·米若图一位非裔女性上榜,其最高作品成交价(560万美元)也仅是最贵在世非裔男性艺术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的1/4(2110万美元)。从价格数据来看,非裔女性版块依然具有很大的潜在增长空间。

全球TOP15女性当代艺术家中,仅有一位是非裔。数据来源:Artprice


此外,非裔年轻新星过早地被资本推向二级市场同样也值得深思。藏家的趋之若鹜或许会造就数不胜数的拍场神话,却对年轻艺术家建立稳定长久的事业并无裨益。二级市场中,作品价格完全遵循供求机制,脱离了艺术家和代理机构的掌控,很容易在投机者的哄抬中制造出虚高的价格泡沫,为新兴艺术家的未来埋下“****”。

贾黛·法多朱蒂米于Pippy Houldsworth画廊的线上个展展厅


毋庸置疑,主流舆论导向为非裔女性艺术家群体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在资本和欲望的裹挟中,会有人被推上虚浮的名利“高地”而昙花一现;也将有人经得住时代的“淘洗”,史册留名。没有谁能预知未来,唯未来自有答案。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