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何岸:其实不做艺术家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129   最后更新:2020/12/26 20:53:47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20-12-26 20:53:47

来源:Dominoart


何岸,1970 年生于武汉,肄业于湖北美术学院。其创作涵盖了多种形式,时常结合工业材料营造富有感官叙事的装置现场。他曾在世界各地举办过个展,包括:澳大利亚当代艺术中心(2017)、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09)、Daniel Templon 画廊(2011、2014)、当代唐人艺术中心(2015, 2011)、没顶画廊(2014、2017)、HdM 画廊(2015、2019);也曾参加过许多重要的国际群展,如:艺术长沙(2019),波普之上(余德耀美术馆,上海,中国,2016),后波普:东方遇见西方(萨奇美术馆,伦敦,英国,2014),卡内基国际艺术展(卡内基美术馆,匹兹堡,美国,2013),约会 2008(里昂当代艺术馆,里昂,法国,2008),真实的东西: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泰特美术馆)


采访者Q:HdM GALLERY
受访者A:何岸

Q. 你似乎有很多身份,当代艺术家、道士、编辑、古建筑保护研究员还是大学客座教授。怎么看待这些不同身份间的关系?

A. 好像生命是可以分成几条线走的,分身再多最后对于艺术家来说如何回到作品是个严重和严肃的问题。


Q. 你朋友圈每天转发或自发大量内容,公众网络对你而言是什么?

A.可能有些孤单需要自言自语或者其他宣示自己思绪的方式吧。

©HdM GALLERY
《我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举哀你们不啼哭》,霓虹灯,dia.150×30cm,2018

Q. 被封号了五次,微信突然消失后的生活是怎样的?

A.很麻烦,关键付款不方便,不过微信封了几天里发现可能还有另外一个自思的状态存在,会提醒自己去观看这个方面。随着年纪增大这部分会越来越重要。

©HdM GALLERY

《风轻似小偷》,LED 灯箱,尺寸可变,2014


Q. 除了灯光系列作品,你其余作品似乎在形式上差异都非常大,它们中间有什么内核关联吗?

A.尽量做到没有联系,内核是自为生成的,不要刻意去想这个内核。


Q. 如何理解材料?

A.材料就是语言本身。

©艺术家工作室
《爱与火箭》,水泥、玻璃钢、综合材料,直径 250cm,2020

Q. 从《亚美尼亚》、《硬汉不跳舞》到《玉枝》,很多展览你都有写一个小故事。他们和作品或展览之间是什么关系?

A.是尝试或展开好几种叙事方式和视野方式。


Q.文字对你创作的重要性?

A.当然很重要。

©艺术家工作室

《手里捏着一张包糖果的纸。手伸出车窗外,糖纸在风中沙沙作响。“我可以扔掉吗?”他问母亲。》, LED 灯箱,4000×110cm,2017,武汉东湖国际公共艺术园永久装置


Q. 你有很多空间型的展览,如何理解“空间”?和创作单体作品有什么不同?

A.空间是触知和身体性的,在一个被身体感知的方位如何放置和发生关系就是对空间的理解,单体作品可能考虑的更多是自己的感受。

©艺术家工作室

《谁此刻孤独,就永远孤独》,上海桃浦当代艺术中心,2012


Q. 你很多时间似乎都在田野游走、调查,这些在你的创作中是什么样作用?

A.没仔细考虑过这个作用,人是集合体需要不断行走。


Q. 2020 年你似乎花了很多时间在南方,会影响你思考的方式吗?

A.不知道,因为刚开始,一切不知道怎么做。

©HdM GALLERY
《想你,请和我联系》,LED 灯箱,600×140cm,2000,第三届青年艺术家雕塑展,何香凝美术馆

Q. 如何看待当下自己与城市的关系?

A.很疏远甚至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城市。


Q. 不做艺术家会想做什么?

A.空茫不知道怎么做,其实不做艺术家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HdM GALLERY

《玉枝》,LED 灯箱,尺寸可变,2015

Q. 请推荐一个近期喜欢的展览和艺术家。

A.Ima-Abasi Okon

©Ima-Abasi Okon 展览 Infinite Slippage: nonRepugnant Insolvencies T! -a! -r!-r! -y!- i! -! -g! as Hand Claps of M s Hard loved flesh [I M irreducibly-undone because]-Quantum Leanage Complex-Dub.现场
图片源自:Andy Keat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