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鸣惊人,90后艺术家出头更难了吗?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149   最后更新:2020/12/25 10:50:47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20-12-25 10:50:47

来源:Hi艺术  朝贝、舒元


2008年,高瑀的《打虎》在北京翰海春拍以超过100万元的价格成交,创下了中国“80后”艺术家新的市场纪录。那一年他27岁。2013年,陈飞的《熊熊的野心》在苏富比北京拍出542.8万元的价格,成为首位进入500万元大关的中国“80后”艺术家。那一年他30岁。随着第一批“90后”进入而立之年,他们之中似乎尚未有人在30岁之前出现足够亮眼的市场成绩。尽管他们的表现足够活跃,但没有价格纪录的好风凭借力,“90后”艺术家的出头之路更难了吗?


采访嘉宾(按图片顺序):伍劲、夏季风、刘杰、鲍栋、焦雪雁、戴卓群、王将、孙一钿、张季、**洁、费亦宁、夏乔伊


日渐活跃的“90后”艺术家


在讨论“90后”艺术家的成名之路前,我们先梳理了一份《50位活跃的中国90后艺术家》名单,尽管他们尚没有市场上的高光,但其中不乏已经举办5次以上个展的活跃面孔。


相比于“70后”艺术家毕业后挣扎于体制内外,“80后”艺术家早早地进入艺术市场,对于“90后”艺术家来说,创作与生活更加自由、活跃。他们大多拥有国外教育背景、对数字多媒体艺术抱有特殊的情感、熟练地使用社交网络、频繁地在展览和越来越多的奖项中亮相……艺术家孙一钿第一次与画廊合作的机会便是因为朋友将她工作室的图片发到了Instagram而被朋友工作画廊的画廊主看中。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群展 “变身“ 孙一钿作品现场 2020

孙一钿《Ken》45x54cm 木板丙烯 2019


与孙一钿一样,不少“90后”艺术家已经早早地被画廊签约代理。我们曾在两年前的文章《“90后”艺术家,拒绝“垮掉一代”的标签》中提到那些在一级市场崭露头角的年轻面孔:比如长征空间合作的艺术家张月薇,北京公社合作的艺术家葛宇路,没顶画廊合作的艺术家沈莘,与站台中国、户尔空间合作的艺术家童昆鸟,Tabula Rasa的合作艺术家马海蛟、钟云舒,HdM画廊合作的艺术家胡为一,空白空间的合作艺术家高露迪、张子飘,千高原艺术空间合作的艺术家冯冰伊、陈萧伊,与AIKE和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均有合作的王一……

童昆鸟个展 “梦地球” 站台中国展览现场 2016

王一个展 “当明有暗,当暗有明” AIKE展览现场 2020

张月薇个展“境码“长征空间展览现场 2018


“90后”艺术家的市场表现


那么,“90后”艺术家的市场表现究竟如何?我们或许可以从他们被画廊代理情况及在二级市场鲜少的露面频率进行大致推断。


从美国刚刚毕业回国的艺术家张季,便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举办了个展,在此之前他已参与过策展人杨鉴策划的群展。蜂巢负责人夏季风表示,张季的作品很受新老藏家欢迎。除此之外,蜂巢合作的“90后”艺术家还包括谭永勍、于林汉,以及将于明年举办个展的王一


夏季风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


夏季风表示,画廊选择艺术家的考虑因素并不是年龄,而是他们创作的面貌。“纯粹从艺术家个体创作来看,并不存在年长或年轻的区别。当然,相对来说‘90后’艺术家进入创作以及被大家关注的时间还比较短暂,我预估未来5年内蜂巢合作的年轻艺术家,无论在学术上,还是一、二级市场上都会引起非常大的关注。

谭永勍个展 “狡黠的月光”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2019

“山鲁佐德的救赎:新一代绘画备忘录” 于林汉作品现场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2020

刘杰

千高原艺术空间创始人、艺术总监


千高原艺术空间目前代理的“90后”艺术家,包括已经在个展和国内外群展中多次亮相的冯冰伊、陈萧伊,她们的作品媒介主要是录像、摄影、装置等。在千高原负责人刘杰看来,尽管她们尚不能和架上绘画的艺术家来比较,但是市场方面的表现是比较正常的,私人藏家、机构、国内外藏家都有。


刘杰坦言,“相对于‘70、80后’艺术家,‘90后’在市场上显性的爆发也许会晚一点。这主要与‘90后’艺术家创作形态的多元、成长经历以及今天的社会环境都有关系。因为他们在同样年龄阶段享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互联网的广泛应用和出国留学的常态化,使他们有更开阔的视野和多元化的媒介运用习惯,而并不像前面的代际基本上还是绘画一枝独秀,引人注目。毕竟国内大多数收藏者还是只是收藏绘画,甚至大多数观众也还是对绘画关注度和接受度更高。”

冯冰伊个展 “愚者黄金” 千高原艺术空间现场 2018

陈萧伊个人项目 LISTE 2019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 千高原艺术空间展位现场

焦雪雁

拾萬空间负责人


拾萬空间目前唯一代理的“90后”艺术家是谭英杰,目前也受到了一些藏家的青睐,但在拾萬空间负责人焦雪雁看来,“‘90后’艺术家的作品尚没有二次流通性,还不能叫做市场。


谭英杰个展 “想象你正在漫游”  拾萬空间展览现场 2020

伍劲

资深艺术品经纪人、玉兰堂负责人


目前代理了少数“90后”艺术家面孔的玉兰堂画廊,虽然总体销售不错,但他们的作品单价大多都在10万元以内。在负责人伍劲看来,“相比于赶上市场景气时期的‘80后’,‘90后’艺术家在进入三十而立的年龄阶段后,在一、二级都还没出现特别显赫的成交,看不到一鸣惊人的机会。也许在2020年代的下一个十年,很快就会看到他们在舞台中的身影;也许在‘画廊-拍卖行’这样成长路径之外,‘90后’艺术家会出现新的成长模型,不过目前还没有特别典型的案例。”

梁曼勇个展 “在忧郁的山上“ 玉兰堂展览现场 2020


“90后”比上一代

艺术家更难出头吗


如果单从最简单直观的作品价格数据来看,“90后”艺术家一鸣惊人的出头机会似乎的确更加狭窄。正如策展人戴卓群所言,“就全球来看,当代艺术市场总量饱和,呈滞胀状态,而且全球化退潮更将是长期趋势。‘80后’艺术家的职业生涯与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兴起是同步的,市场上升期,填空题就容易做;但是今天市场渐趋饱和,对于大多数年轻艺术家来说,进入一级市场已经有些困难,留给新的艺术家可持续增长的空间在哪里?”

鲍栋

策展人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似乎“70、80后”艺术家都尚且没有形成一个足够稳定的名单,谈论“90后”被市场抛弃的话题似乎时候尚早。策展人鲍栋说道,“我不认为‘90后’艺术家比上一代艺术家更难成功,也远没有被二级市场抛弃。每一代艺术家都是被筛选之后留下来的,这是一个不断淘汰和积累的过程。现在‘70后’艺术家的市场名单还没有最终确定,所以‘90后’艺术家出头只是早晚的事情,尤其是在‘90、95后’藏家纷纷出现的今天。”

胡为一个展 “窗外无窗” HdM Gallery 展览现场 2019

高露迪个展“高露迪” 空白空间展览现场 2016


就艺术创作的面貌来看,“‘70、80后’艺术家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在图像的领域做了一些有效的工作,辨识度很强,另一些艺术家的工作常常介入社会议题,都比较容易引起关注和共情。而‘90后’一代更多关注日常的、碎片化的、显微的、更个人化的议题,或者常常基于文本展开自己的工作,这也给阅读他们作品的观者带来一些障碍,需要更多的知识准备和导入。”刘杰说道。


在他看来,“大多出身于中产或者更优渥的原生家庭的‘90后’,相对来说是被珍视和保护得很好的一代人,也许他们的独立性和对社会的体察会来得晚一些,而今天的社会环境也发生的极大的变化,各种社会议题也变得更加深层和复杂。应该给他们更多的时间,每代人不会是完全相同的成长路径。

其中有7位“90后”艺术家构成的群展“自定义的方式·一个与N个展览” 千高原艺术空间 2020


传统晋级模式之外,

“90后”新的成长路径


不过我们或许忽视了一点,在谈论市场是否抛弃了“90后”之时,“90后”艺术家对于市场的态度又是怎样的?尽管一部分艺术家很早便开始与画廊的稳定合作,进入市场的视野;但与此同时,一部分艺术家不那么关心市场,他们更多是在各种艺术活动中以项目和方案的方式参与。在策展人鲍栋看来,“90后”艺术家对于市场的态度已然产生了分化。

王将

策展人


与此同时,以年轻艺术家为主体和对象的展览、奖项、跨界合作,成为近几年比较鲜明的现象。同为“90后”的策展人王将,就此谈道,“走美术馆路径的年轻艺术家越来越多,他们的展览履历会更国际化;在跨界合作上,年轻艺术家的适应力更强一些;但因为市场比重偏低,画廊的展览机会自然就变少。相比于‘80后’艺术家,以观念艺术出道的‘90后’比例更高。在今天艺术界的生态里,同龄的观念艺术家应该比画家更容易崭露头角,无论是学术评价标准,还是媒体的传播力都在支持这种艺术取向。艺术家需要有才华,也需要坚持,任何一种方式都有可能成功。”


夏乔伊《克尔·马克思基金会》 尺寸可变 铝,铁,碳,石头,土壤,草皮,土豆,皮革,熔炉,坩埚,鼓风机,蚂蚁培养盒和录音  2020 第八届华宇青年奖入围展现场

夏乔伊

艺术家


由于入围第八届华宇青年奖,艺术家夏乔伊的作品目前正在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这也是生活在上海的他首次感受到北京的艺术氛围。在他看来,“艺术家受到的关注和合作是一个慢炖的过程,艺术家和艺术行业的从事者都需要时间来彼此消化。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恶是”展览现场 夏乔伊作品现场 2020

前景:《遥远的元素系列雕塑》

背景绘画:《TBRing:蓝莓蛇》《TBRing:火烛蛋》《TBRing:愿平静与你同在》

夏乔伊《强化物系列》前哨当代艺术中心 群展“降临”现场 2019

张季

艺术家


除了职业艺术家的身份之外,张季所做的事情也会涉及与时尚领域的合作。不过他并不标榜“斜杠青年”的身份,在他看来,“身兼多职是每个人都有的一个状态,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不同的状况,要做很多事情,承担社会上不同的责任,这也是作为一个社会人必备的东西。我更期待自己是一个简单的人,挣更多的时间做简单的事情。”


这也正如孙一钿所说,“世界上大部分事情不需要你把一辈子的时间投入进去才能做好,除了艺术这件事。做好画画这一件事就够难的了。即使跨界,也应该是有意义的跨界,而不是为了跨界而跨界。”

蜂巢·生成 第三十七回 “糖:张季个展”现场


完全不同的一代人


在我们不久前推出《50位活跃的中国90后艺术家》名单之后,就有人表示:这是完全不同的一代人!在戴卓群看来,“若就艺术创作来讲,千百年来,其内在的要求及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每一代人都有切身会面对的现实。如今的‘90后’艺术家,正是赶上中国融入全球化进程的一代,也是直接进入智能信息生活的一代,一切的知识和资讯都便捷又均质,他们是能对新变化最敏感和最快做出反应的群体,也许这是深层的原因,越往后,艺术的面貌也将变得与今时今日越发不同。”




第八届华宇青年奖入围展“漫长的问候”,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除了明显的代际差异,“90后”艺术家的内部差异或许更大。鲍栋认为,“2008年之后毕业的艺术家,很明显和之前的艺术家有一个代际差异,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更加完善的艺术系统,包括画廊、美术馆和非盈利机构,所以他们的工作也完全不同于‘85新潮’时期的实验艺术、以及千禧年之后的前卫艺术。然而‘90后’艺术家更大的差异来自内部,尤其是海外留学背景和本土成长的艺术家。艺术价值观、对于艺术体制的不同态度,依然涉及根本价值观的不同。”

戴卓群

策展人


这些差异最终会否演化为互不相容的对立?戴卓群谈道,“作为在全球化跨文化信息中成长的一代,除了新的多元文化视角和身份,‘90后’艺术家也将面对更大的困境和挑战,未来或将不再有传统意义上对艺术的整体认知,艺术也将同样支离破碎。因此,最令人忧虑的代际分化:阶层分化、认同分化、情感分化,最终分裂对立彼此不相容,那将是糟糕的世界。


或许只是旁人在替“90后”焦虑


然而,对于“90后”艺术家来说,他们所关注的那些认同和情感分化的、碎片化的、个人化的议题,未必不会形成一种彼此融洽的情形。或许“90后”艺术家的焦虑只是旁人的焦虑,正如在我们在问及他们自我晋级的规划和对于艺术市场的态度时,他们更关注的还是创作本身。

孙一钿

艺术家


孙一钿说,重要的是要把精力放在创作上,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要笔耕不辍就对了。


夏乔伊说,如何让自己更加脱颖而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真诚地呈现自己会比较重要。

孙一钿个展“a twinkle” BANK画廊 展览现场 2018

孙一钿个展“Whatchu looking at 看什么看” Mine Project 展览现场 2020

**洁

艺术家


**洁说,脱颖而出这个问题没太细想,对我来说晋级的方式或许是不断地学习和精进。


张季说,对于所谓市场,艺术家本身能做的事情是很有限的,所以重要的事情还是创作。

**洁参加群展“欢腾、嘶叫、哺育后休憩”,妙有艺术展览现场,2019

**洁参加新氧艺O2art夏季群展,新氧艺O2art展览现场 2020

**洁作品参加群展“2020”,新氧艺O2art展览现场

费亦宁

艺术家


费亦宁说,“成长晋级”听上去好像打游戏,去做目标任务,但现实世界又不会有完成了什么关卡就可以升一级的好事。我想还是要、也只能一切以做作品为核心。”

费亦宁《三个翅膀》高清视频,彩色,声音,51秒 2019,图片由花鸟岛国际动画艺术节提供

费亦宁《在你手里》76×62×7.5cm 3D打印树脂,喷漆 2020,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费亦宁、官承翰《早餐与人工艺术》双通道4K影像,彩色,声音,8分51秒 2019,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非物质/再物质:计算机艺术简史”展览现场,图片由UCCA提供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