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硕:感觉之沙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0   浏览数:93   最后更新:2020/12/24 19:29:27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20-12-24 19:29:27

来源:招隱Echo  梁硕


你喝水。

感觉之沙汇聚成水,

以及你喝水这件事。


不是你想喝水然后感觉之沙才汇聚,而是感觉之沙汇聚成“水”及“你喝水”你才喝水。但这个描述也不是在说感觉之沙先汇聚你才喝水,这只是对日常逻辑的矫枉过正。实际情况是,“汇聚”和“你喝水”几乎是同时发生的。或者也可以说,“汇聚”发生亿万分之一秒后你才喝水,而这亿万分之一秒也只是粗略的数字,是为了说明“汇聚”比“你喝水”早发生的那一点点时间只是概念上的,并无法体现为实际的数字,这个数字无限接近于零。


你喝水就只是喝水,“你喝水”这件事才会发生。如果你思考“我喝水”这件事会不会发生、怎么发生以及发生了又怎样等等关于这件事的一切时,“水”和“喝水”就会瞬间弥散为感觉之沙。这个“瞬间”包括“水”、“你喝水”以及“弥散”的全过程,整个过程所用的时间无限接近于零。


荣木走上一条山岭。山岭不一定就是山,也可能是平原上的一片茂林。他顺着林中小路走,高树遮天蔽日,阳光从树隙中直插进来照亮刺眼的斑驳。眼前出现了一处林间空地,有一个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不规整的几何形,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但维护的很好很整洁,巧克力色的外立面,像个什么机构,地上三层地下两层。地上一层与地面之间的中部有一个透空的空间,大概一百多平的面积,从外观上看整个建筑的侧立面像是一个扁宽的n形。在这个透空空间里,有一个东西,几米见方,很难形容是一个什么东西,因为看不出它是不是具有实用功能,是由一些排列规则的条状材料组成的,有点像通往地下的入口设施,但显然它的样子不仅仅是一个入口。这样一个东西,样子算是其貌不扬,不特别提示几乎不会引人注意,但它处在那个透空的空间中,在建筑实体的包围关系以及整体环境形成的虚实关系中,它又是个不会被完全忽视的存在。


这是荣木的一个作品,经过细致而周折的过程,落成在这里已经有几年了。对他来说,这个作品算不上激动人心,却是他用心满满地做的。作品本身并没有在艺术圈引起多大的反响,但荣木的内心是踏实的,他并不认为艺术家应该在每件作品上都要挖空心思出奇制胜,以此来满足外界对杰作过度的预期和消费,他内心的满足感主要来自于这个机构。这是一个学术研究机构,不是风头浪尖上的那种,是那种在业内很有品质的严肃的机构,这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建筑氛围能看出来。这个机构委托荣木做一件作品,来弥补建筑设计上的一个问题。作品落成后,大部分机构的工作人员都觉得作品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个作品的外观并不具备鲜明的视觉风格,大家所认可的是作品与建筑氛围间的内在关系。


离开机构,荣木随便沿着一条小路走,接近树林边缘时,在树林与开阔地的衔接地带,出现了一片由精致的白色帐篷围成的临时活动场所,一些穿着讲究西装的人端着高脚杯在微笑着碰杯,优雅的谈着话。这应该是一个展会。他在这里看见了寒山——荣木的画廊老板。寒山说拿了一些荣木十几年前的小作品过来。对于这种展会、艺博会什么的,荣木一直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因为他的作品在这个场合总显得很有违和感。但是这次,在这样一个氛围里,他却忽然亢奋起来,他对寒山说:“太好了,我在这林子里的一个机构正在做一个作品,这几天就要竣工了,这些老作品正好跟这个新作品深深相关,我们可以把二者联系起来做一下文章,说不定能大卖!”荣木以往的作品,尤其是他掏心的作品并没有什么销售市场,这使他时常陷入紧张的经济压力。当荣木这样说的时候,他嫌弃自己居然这么渴望卖掉一件作品,但也确实发现了两个作品是互成你我的,甚至可以说,这批老作品的意外出场激活了刚刚实现的新作品真正的灵晕。


同时,当荣木这么说的时候,正在那个机构实现的作品瞬间弥散了,弥散成感觉之沙消失在树林中了。“当荣木这么说的时候”是一个时间节点,它并没有“说话”这个行为所占据的时间段,它是瞬间发生的,所用的时间无限接近于零。


荣木回想着这一连串事情,不知道是种什么心情,不知道是哪响起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城里。他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向左边看,逆光的街景尽头是一个正在升起的太阳;向右边看,同样是逆光的街景尽头是一个夕阳。


“命运交响曲”在这时达到了高潮,在这壮丽而悲怆的气氛里,荣木突然感到一股强劲的难受涌上心头,开始嚎头大哭,这是不知憋了多久的难受,他打算让自己尽情的哭一场。当人彻底释放一口哭喊之后,由于缺氧,会本能的深吸一口气准备释放下一轮,荣木在吸气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即将到来的下一轮痛快的释放,就在这时候,他醒了。荣木的第二下嚎哭居然没哭出来——他只哭了一下半。


2020.10.16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