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如何用影像表达对未来的思考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75   最后更新:2020/12/23 11:01:28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12-23 11:01:28

来源:澎湃新闻  记者 陈晨


由实验影像中心发起主办,艺术家杨福东策划的 “未来未来——青年实验影像计划” 12月20日晚在上海外滩博悦汇影城正式开启。

10位受邀的青年艺术家立足当下、回望过去、思考未来的成果,以影像艺术为载体,创作出的十部短片,在影院里进行了一次集中的放映。

活动现场

美术馆里的艺术影像遇见电影院

“未来未来”旨在调动更多青年艺术家参与到影像媒介的实践和相关问题的讨论中。
此次集中展映了来自冯冰伊、陈轴、马海蛟、胡伟、沈蕊兰、杨圆圆、唐潮、林科、朱昶全和李明这10位影像艺术家以“未来未来”为主题委任创作的全新影像作品。他们从各自的经验和创作的方式方法出发,对“未来未来”作出不同的理解、诠释和表达。有的从当下,有的从记忆,有的甚或从感觉着手,以或纪实或虚构或二者结合的方式,通过各异的影像语言,在流动的时间和图像中,展现他们对于未来的思考与批判。

活动现场


以往,影像作为当代艺术家的创作材料和媒介,放映场所大多会选择在美术馆。而对应美术馆的观看方式,大多数观众并不会在屏幕前停留太久,影像会作为整个展览的其中一站,重复播放,等待过路者的驻足。

而20日晚的线下放映将这些艺术影片集中在视听技术都被推到极致的电影院中,让许多已经从事影像创作多年的艺术家纷纷表示“紧张”。已经从事艺术影像创作十多年的艺术家李明说,“这是我的作品第一次在电影院里放,我紧张得头皮发麻,心脏都有点不太舒服。”
大银幕放大了艺术的感官,观众不同于美术馆或是影院商业电影的观看经验,同样在这个奇妙的放映场里产生了别样的化学反应。
本场放映的学术主持鲁明军在映后谈到,“大银幕也许会暴露问题。但最后呈现出的丰富性还是超乎预期。每个艺术家都非常不同,但其中也能看出一些群体暗含的某种共性。这样的展示打开了中国当代年轻艺术家的整体影像的认识。”
策展人杨福东是常年在艺术影像方面做出积极探索并蜚声世界的艺术家,对于这样将艺术场馆放映的影像集体打包搬进电影院的行为,杨福东认为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实践,“10个艺术家,电影院对他们反而是陌生的,这些作品和日常电影院的生活是脱离的,电影院反而成了一种虚拟空间。很多艺术家用文字创作,在字幕、声音、文字的表达,我们看到新的结构的出现,传统影像的表达方式和当代艺术的手法交融,影像拼贴,声音介入,都构成了新的语汇。”同时,这些艺术电影之后会在线上继续展映,“线上质感可能又会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创作者和观看者基于不同的观看场景,很多的思考方式是不同的,所以这些影像也有无限的开放性。”
艺术家眼里的“未来,未来”
本次策展缘起于疫情期间思考在线上举办展览的可行性,参展的艺术家各有自己的思考。

艺术家马海蛟选择了竖屏的形态呈现自己的作品。《时针》是作者对“未来,未来”一语在时间概念层面的一份回应。影像中,时钟反复的滴答声贯穿整片,作者回溯其个人对于早期超现实主义短片电影的观看经验,并以此反哺到作品的基础构思。钟表盘、金属针、手机界面、眼球及眼睛符号等诸多意象相勾连,“未来是一种等待时间上的重复”一语以晦涩的词语排列方式在作品中重复出现,是作者对未来的一种发问,也是对此“发问”的一种方式的答语。

艺术家冯冰伊则是希望作品在上线后能够让观众再经历一次更私人的注视。“虽然这件作品会有大荧幕播放的机会,但《指南》也是一件让每位观众在各自身处的日常环境中用便携移动设备观看的视频作品。它不需要观众进入特定展示区域,而是主动进入观众所处的地点,以一对一的形式参与到每个人的即时处境中,在不同地点带来不同观感。《指南》与观者的环境和所面对的屏幕是一体的,像一个随时闯入的幽灵。它让观者发现自己与视线所及的切身周遭之间的裂缝,与他人之间的裂缝,与自我的裂缝,然后展示裂缝深处的秘密。”

胡伟的《未完成的电影》游走于回溯和想象,文字和移动影像之间的创作是基于电影的电影,也是将电影和电影装置(apparatus)再物质化的尝试。在一次去德黑兰的考察中,艺术家和共同写作者重访了在1979年被焚烧的电影院“一条街”,他们把革命前的伊朗电影和电影院场所作为分析地缘政治和石油政治的透镜。文字、档案、移动影像、电影素材和声音被穿插在真实与虚构的叙述结构中,展现了 “无声的” 历史操纵以及后革命时期伊朗社会状态。战争、欲望与物质之间的纠缠指向一种人造的末世“失乐园”,同时也从历史层面向观众问询激进革命在哪些层面正在向当下扩散。


“‘未来未来’这个议题,一方面是憧憬,是思想上形式上的表现;另一方面也是问号,未来可能没有来,而这些年轻人正是当打之年,他们本身就是未来。”
策展人杨福东非常欣慰于每个艺术家在这个项目中所展现的创作方向和思考如此迥然不同。
继线下发布后,项目还将于2021年1月20日起,在实验影像中心公共展映厅进行线上展映。正如杨福东在策展陈述中所写到的:“作为艺术的实践者,我们希冀通过推进关于未来的问题去启发和指引我们在艺术上的思考与行动,因此,对未来的设想促成了我们发起 ‘未来未来——青年实验影像计划’,它旨在聚焦青年影像艺术家的创作和思想,以此为契机拓展实验影像的边界及其多种可能的未来。”在由时间构筑的这场幻景中,艺术家们带给我们更多的是移动影像在概念及实验性上愈加丰富的可能。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