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求生欲”还是懦弱:我们为何需要了解这场饱含争议的展览?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131   最后更新:2020/12/19 18:40:44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0-12-19 18:40:44

来源:artnet


11月初,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美国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正式宣布,美国艺术家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的大型个人回顾展“菲利普·加斯顿:现在”(Philip Guston: Now)将推迟到2022年举办——这已经不是这个展览第一次遭到推迟的命运。(2019年6月,官方宣称该巡回展将于2020年6月7日举办,之后该日期被推迟至2021年7月;而今年9月21日,国家美术馆官方网站亦宣布展览将再次被推迟至2024年举办。)

由参与巡展的四家美术馆联合发布的声明提到,“始于美国并辐射至世界范围的种族平等运动,以及全球公共健康危机所带来的挑战”,是展览计划暂停并被推迟的主要原因。

展览推迟这一举措于文化界引发了广泛抗议,甚至成为西方艺术界在秋季最大的争议之一。包括多位艺术家、策展人、作家等在内的文化界人士认为,这是艺术机构在 “自我审查”(self-censorship)及“讨好公众”(patronizing to viewers)

2014年,一位观众在德国汉堡欣赏菲利普·加斯顿的作品《Riding Around》
图片:Photo by Bodo Marks/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

对于艺术圈而言,命运多舛的2020年,推迟活动或者展览甚至成为了常态,但这个展览推迟的原因却并非仅仅因为新冠疫情,而真正的原因也许更现实,更严峻——这场发生在“后乔治·弗洛伊德”时代的展览,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准确反映作为文化前沿的西方艺术机构面对种族运动之困境。

无论是对准艺术机构的炮火,亦或美术馆的声明,都是当下时代中社会运动变迁的一面历史之镜,无论是否在大洋彼岸,如果关注文化与艺术,关注社会与人类,这件事都值得了解全貌。


01

艺术家和公众:美术馆是懦弱且逃避

美术馆:我们需要时间进行重新诠释

引发争议的焦点是加斯顿绘画中头戴兜帽的“三K党”人物形象。这个形象现在看来触目惊心,臭名昭著。但在艺术家菲利普·加斯顿的孩提时代,数以千计的三K党人曾在洛杉矶街头公开游行,从那时起,加斯顿就目睹了种族主义的恐怖。

在艺术家之女眼中,在加斯顿的年代,揭露和反抗种族主义是一件充满极大勇气的事情,“我父亲敢于揭露白种人的罪行,”加斯顿女儿(同时也是艺术家基金会负责人)Musa Mayer在一份声明中如此描述自己的父亲:“在一个充满教条主义艺术批评的时代,他不仅敢于违背一个知名抽象艺术家应有的绘画规范,而且勇于为美国的白种人竖起一面镜子,揭露了平庸的邪恶,以及我们至今仍在努力反抗的系统种族主义。”

1960年,菲利普·加斯顿在罗马
图片:© The Estate of Philip Guston, courtesy Hauser & Wirth


艺术史学家及策展人Darby English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指出,推迟展览的决定是“懦弱和带有讨好意味的,是对艺术和公众的侮辱”。她认为本次展览应当被看作一个推动思考、塑造感知、增进交流的机会,美术馆不应“认为时机不对而回避带有难度的对话”。

耶鲁大学教授Robert Storr于9月出版了艺术家传记《菲利普·加斯顿:一生的绘画》(Philip Guston: A Life Spent Painting),他认为美术馆的决定是“想象力和勇气上的彻底失败”。同样,泰特现代美术馆策展人Mark Godfrey在Instagram上对于展览的推迟表示反对,“取消或推迟展览可能是期望对于想象中特定观众的反应保持敏感,以及出于对抗议的恐惧。”他写道,“然而实际上,这是对观众的一种极度的屈尊俯就,他们被认为无法欣赏加斯顿作品的微妙差别和政治色彩。”

菲利普·加斯顿,《Painting, Smoking, Eating》,1973
图片:Courtesy of the Stedelijk Museum / © the estate of Philip Guston

9月30日,包括安德里安·派普(Adrian Piper)、马丁·普伊尔(Martin Puryear)、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Coco Fusco、Benjamin Buchloh与Zoe Leonard等人在内的近100多名艺术家、作家及学者,共同签署了一份公开信,斥责四家美术馆推迟加斯顿回顾展的行为,随着事件的发酵,最终的签名人数超越了2600人。

面对“懦弱和逃避”的指责,艺术界和公众的炮火,当事美术馆是如何回应的?美术馆代表在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表示,这次的回顾展中包含与这一题材相关的素描和绘画作品共25件,“因为它们是加斯顿艺术创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们试图寻找一种得以将它们包括在内的展览方式,同时也要考虑到促使观众更好地理解‘他为什么创作它们’所需要的语境。”来自四家美术馆的七位代表在一封联合邮件中表示,“随着种族和社会平等问题在过去几个月中日益成为公众对话的一部分,显然,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对于这些作品的理解。”

菲利普·加斯顿,《Scared Stiff》,1970
图片:© The Estate of Philip Guston, courtesy of the estate and Hauser & Wirth

于9月21日发布的美术馆联合声明曾表示,基于尚未平息的美国种族平等运动所带来的震动,在这一情形下,种族与社会平等作为菲利普·加斯顿作品的核心,其释放出的强烈信息需要得到更为清晰的诠释——“我们觉得有必要重新架构这个展览项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退后一步,引入外界的观点和声音,以此来塑造我们向公众展示加斯顿作品的方式。而这个过程需要时间。”

02

美术馆“两面不是人”的困境:

展现冲突还是消费痛苦?

artnet新闻对国家美术馆总监Kaywin Feldman进行了采访。Feldman表示基于艺术家的白种人身份,以及当下该展览的策展团队人员均为白种人的情况,美术馆方尚不确定在当前的社会条件下,这样的“配置”是否适合呈现一个有关种族主义的展览。“我要强调的是,我绝对支持举办这次展览,而且我相信菲利普·加斯顿。但我不确定的是,当下的公众是否需要一个白人艺术家来向他们解释种族主义。”

美国国家美术馆总监Kaywin Feldman
图片:Photo by Bill O’Leary/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此外,这间美术馆自身的历史展览记录,以及其在与黑人艺术家合作方面的滞后,也于一定程度上受人诟病。

artnet与In Other Words合作的一项研究表明,在2008年至2018年间,国家美术馆购买的作品中只有1.7%来自非洲裔美国艺术家,2%的展览主要展出或只展出非洲裔美国艺术家的作品。“国家美术馆的藏品中98%来自于白人艺术家。我们的展览历史——这一部分数据有点难以提取,但大致看来,自1999年以来我们已经举办了93场大型专题展览,而在这93场展览中,只有3场是有色人种(“BIPOC”——Black, Indigenous and People of Color)艺术家,其余的展览均关于白人艺术家。”Feldman告诉artnet新闻,“这也使得我们第一个关于种族主义的大型展览很难从白种人的角度出发。”而美术馆近期进行的一项员工调查问卷同样显示,“多样性、平等与包容”也正是目前国家美术馆亟需发展的最重要特质

在国家美术馆对的工作人员中,策展部门98%的人员为白种人,而安保部门则有83%为有色人种——关于本次展览的举办,安保部门人员亦持有异议。“所以,我们的团队需要花时间来听取安保人员的建议,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们在对于观众的了解上是非常专业的。”Feldman表示。

2014年2月21日,一位观众在欣赏菲利普·加斯顿的作品《C**e》
图片:Photo by Bodo Marks/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不可忽视的一点是,近年来,美术馆等机构因展出涉及种族暴力问题的作品而引起越来越多争议。

2017年的惠特尼双年展,因呈现了Dana Schutz的作品《打开的棺材》(Open Casket)而一度引发极大争议。作品描绘了14岁的非裔美国男孩Emmett Till——1955年,他因被指控在一家杂货店中冒犯了一位白人妇女而被残忍地处以私刑,当时他的母亲坚持要举行开棺葬礼。展览期间,批评者们指责作为白种人的Schutz利用并消费有色人种的苦难,并呼吁销毁这幅画作。而自此之后,迄今为止惠特尼双年展在社会平等方面的每一次失误,都会迎来公众愈发激烈的负面反响。

Dana Schutz,《打开的棺材》,2016,布面油画
图片:Collection of the artist; courtesy Petzel, New York

同样,今年夏天克利夫兰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Cleveland)取消了非洲裔拉美艺术家Shaun Leonardo的个展“The Breath of Empty Space”,因其作品描绘了因社区冲突而遭受警察暴行的受害者——相似的案例还有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于2017年展出的白人艺术家Sam Durant所创作的《Scaffold》(2012年),两次事件均致使相关机构负责人引咎辞职。

即便如此,在目前来看,当前的美国社会的紧张局势在短时间内得到大幅度缓解的可能性并不高,那么到底怎样的条件才适合美术馆对于加斯顿的作品做出“最清楚的诠释”?这一标准具体是什么?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最合适的时候”?——artnet评论人Ben D**is曾于10月15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如此发问。而artnet评论人Tim Schneider亦同样表示,“完美地保护任何一件艺术创作不受批评,是不可能的。”

菲利普·加斯顿,《The Studio》,1969
图片:©The Estate of Philip Guston. Private Collection. Photo Genevieve Hanson


03

从2024改回2022:建立更多样化的团队

目前,展览开幕时间已由2024年再次更改为2022年,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总监Matthew Teitelbaum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未来两年的展览筹备过程中,在历史框架资料的准备中,“将有更多的不同声音为之做出贡献,让我们更加能够了解并欣赏加斯顿的创作及其愿景背后的语境。”原本的展览图录包括由非裔美籍艺术家Glenn Ligon与Trenton Doyle Hancock接受委约而撰写的文字,二人均受到加斯顿创作的启发而将三K党的人物形象融入自己的绘画中。但美术馆官方决定,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和一个更为多样化的团队,以进一步丰富相关作品的背景语境。

而重新策划后的展览将包含更多当代艺术家对于加斯顿作品及其历史背景之意义的思考,历史学家和其他专家将通过视频片段来探讨加斯顿作品中的三K党形象,而观众也会被邀请分享他们的看法与感受。

菲利普·加斯顿,《Passage》,1957–58
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Fine Arts, Houston / © the estate of Philip Guston

当下,确定将于2022年举办的加斯顿回顾展将依照新的展览日程展开筹备工作——2022年5月1日至2022年9月11日,展览将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首次揭幕;2022年10月23日至2023年1月15日,展览将巡回至休斯顿美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Fine Arts, Houston),并于2023年2月26日至2023年8月27日亮相华盛顿国家美术馆;2023年10月3日至2024年2月4日,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将成为该巡回展的最后一站。


文丨夏寒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