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意识的人工智能世界,应该怎么运作?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131   最后更新:2020/12/13 20:00:43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12-13 20:00:43

来源:Artsy官方  Jacqui Palumbo


“No One is an Island” presented by Random International, Superblue, Studio Wayne McGregor and BMW i, featuring Jacob O’Connell of Company Wayne McGregor.

© BMW AG. Photo by R**i Deepres. Courtesy of BMW AG.


我们正朝着机器人变得和人类越来越相似的未来前进。当这一切正稳步发生时,也有许多重大的问题亟需我们解答:我们将如何与机器人相处?我们能否分辨出他们和我们之间的区别?这些都是《西部世界》(Westworld)和《银翼杀手》(Blade Runner)等科幻系列电影试图回答的问题。随着人工智能的技术越来越先进,现实中的困境可能就潜藏在不远处的未来。


近期,实验艺术工作室 Random International 制作了一件新的动力作品,通过我们与生俱来的识别人类姿势的能力,来探索上述问题。然而,这则故事也有一个“反转”:所谓“人类”的运动实则源于机器人的形态。该项目名为《没有人是一座孤岛》(No One is an Island),是与宝马的电动车品牌 BMW i 系列合作完成的——它综合了多种创意媒介,结合了科技、雕塑和舞蹈等元素。

“No One is an Island” presented by Random International, Superblue, Studio Wayne McGregor and BMW i.

© BMW AG. Photo by R**i Deepres. Courtesy of BMW AG.


该表演装置的核心,是 Random International 工作室在2019年制作的一个名为“Fifteen Points / II”的未来主义机械造型,由一系列末端装有 LED 的机械臂组成。在电脑算法的引导下,不锈钢结构会在两根轨道上来回滑行。当它移动时,机械臂会使用装有的15个光点,模拟人类行走的形象。通过对光的位置进行轻微的改变,“人”的身高、性别甚至情绪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我们可以通过非常少的信息来阅读其他人类,并将他们识别出来,”Random International 联合创始人汉内斯·科赫(Hannes Koch)说,“这是大脑数千万年来的机能......它能够让你甄别看到的究竟是机械的东西——比如风中飘动的树叶——还是一个生命体。”

“No One is an Island” presented by Random International, Superblue, Studio Wayne McGregor and BMW, featuring Rebecca Bassett-Graham of Company WayneMcGregor.

© BMW AG. Photo by R**i Deepres. Courtesy of BMW AG.


科赫和他的创意伙伴弗洛里安·奥特克拉斯(Florian Ortkrass)在2005年成立了这间位于伦敦和柏林的工作室。二人相信,一旦大脑启用了这种识别功能,你就会在一个基本的层面上与另一个生物产生共情——而这种反应会让你变得脆弱。“当你识别出某物是人类时,你就会马上与之产生情感上的联结,”科赫说。


但《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并不仅仅研究我们人类的本能——它也是一场行为艺术。韦恩·麦克格雷格(Wayne McGregor)编排的舞者们手持着自己的光源前后移动,进而模拟形似雕塑般的机械臂。这样一来,作品就变成了一种运动的交流,在舞者和机器相互模仿的过程中,创造了一种诗意的循环。


“我们让舞者开始测试[动作],想看看......一个完全掌握自己身体的人,是否能成功模仿机器。他们能画一个完美的圆吗?他们能画出一条完美的直线吗?”科赫问道。

“No One is an Island” presented  by Random International, Superblue, Studio Wayne McGregor and BMW i, featuring Jacob O’Connell of Company Wayne McGregor.

© BMW AG. Photo by R**i Deepres. Courtesy of BMW AG.


科赫和奥特克拉斯参考了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与摄影师琼恩·米利(Gjon Mili)在1949年为《生活》(Life)杂志创作的一系列长时间曝光摄影画(long-exposure light paintings)。在这些作品中,毕加索用一个灯泡创造了光和运动的抽象构图,与自己的立体主义风格相呼应。科赫和奥特克拉斯也联想到了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在60年代对舞蹈的探索。劳森伯格编排的节目近乎荒诞,并时常对声音进行实验。他通过放大撕纸的声音或闹钟的滴答声,来增强舞者身体发出的声响。在毕加索和劳森伯格的案例中,两位艺术家都将机械动作与人类的姿态结合起来,对通过无机(inorganic)的手段增强人体的运动这个议题情有独钟。


作为现场表演的行为艺术,《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最初计划在瑞士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in Switzerland)上首次亮相。Random International 和 BMW i 仍打算在 COVID-19 疫情平息后,于现实生活中展示这件装置。


科赫在谈到与 BMW i 系列的合作时说道:“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机会。我们可以利用这件雕塑,做所有我们想做的事情。它实际上是在玩弄我们瞬间识别生物运动的能力。”

“No One is an Island” presented by Random International, Superblue, Studio Wayne McGregor and BMW i, featuring Jacob O’Connell and Rebecca Bassett-Graham of Company Wayne McGregor.

© BMW AG. Photo by R**i Deepres. Courtesy of BMW AG.


科赫和奥特克拉斯在伦敦布鲁内尔大学(Brunel University)本科学习期间相识。一开始,二人表现出的是对科学和工程的兴趣。后来,随着他们进入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科赫和奥特克拉斯走上了创意实践的道路。


奥特克拉斯说道:“我们并没有选择置身于科学的语境中,而是选择自由地遵循自己的兴趣。”


Fifteen Points 背后的想法来自于他们在哈佛大学艺术家驻留期间,与哈佛生物机器人实验室的罗伯特·D·豪(Robert D. Howe)教授的合作。此后,二人寻求科技公司 Synapticon 的帮助,为他们的概念制作了一个完整的雕塑。

“No One is an Island” presented by Random International, Superblue, Studio Wayne McGregor and BMW i, featuring Rebecca Bassett-Graham and Jacob O’Connell of Company Wayne McGregor.

© BMW AG. Photo by R**i Deepres. Courtesy of BMW AG.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并不是科赫和奥特克拉斯第一次尝试用 LED 模拟人体运动。在《我们未来的自我》(Our Future Selves,2019)中,观众会发现自己的倒影被渲染成了光。当他们移动时,被照亮的自我也会移动。两位艺术家发现,当 LED 运动稍有延迟、与人的运动不一致之时,观众最为入迷。


“[你会想]:‘这真的是我吗?’” 奥特克拉斯说,“还是说,这只是我的复制品?”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所有的作品都与这个日益数字化和自动化的世界中的人类体验有关,”科赫补充道。

“No One is an Island” presented by Random International, Superblue, Studio Wayne McGregor and BMW i, featuring Jacob O’Connell of Company Wayne McGregor.

© BMW AG. Photo by R**i Deepres. Courtesy of BMW AG.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的主题提出了一种全新的模式,探究我们应该如何在一个有意识的人工智能世界中运作。“学校并没有任何课程会告诉你,即便[某物]看起来是有生命的,但它实际上却是无机物。因此,你不应该随意将情感 [附加在物体身上],或是为其赋能,” 奥特克拉斯说。二人一起探究的,不仅是如果一台机器宣称自己具有人性,可能意味着什么;生产它的实体所拥有的权力和承担的责任也是讨论的焦点。


根据奥特克拉斯和科赫的说法,《没有人是一座孤岛》的理念核心与许多人对自我的基本认知背道而驰。我们通常认为,人类在决策时大多会遵循理性与逻辑。奥特克拉斯则认为,我们更容易受到情感和冲动的驱使。


“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世界正在发生的一小部分。”他说,“然而,我们却以此为基础,作出了90%到95%的决策。”

“No One is an Island” presented by Random International, Superblue, Studio Wayne McGregor and BMW i, featuring Rebecca Bassett-Graham and Jacob O’Connell of Company Wayne McGregor.

© BMW AG. Photo by R**i Deepres. Courtesy of BMW AG.


“因此,我们绝不可能是理性的生物,但是......我们却总是告诉自己——我们是理性的,”他继续说道。奥特克拉斯表示,《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旨在阐明,“人类更多的是受本能或自动性的驱动”。在遇到与自己运动相似的物件时,我们很难避免产生人类的联想。


随着未来人工智能越来越多地融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科赫和奥特克拉斯希望一起改变人类对自我生物倾向的理解,同时重塑我们共情的方式。“我们向自我解释这个世界的方式,与我们对这个世界作出的回应并不一致。”科赫说道,“而这种不一致恰好是一切的根本原因:人类不断说服自己——创造叙事——都是为了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正常地运作下去。”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