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硕:天生桥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0   浏览数:110   最后更新:2020/12/13 17:53:15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20-12-13 17:53:15

来源:招隱Echo  梁硕


柳工焦急,一大堆事儿都被一个算式卡住了,这个算式他根本不会算。小张说你等会儿我给你算,柳工就等了会儿。小张又说有个事儿得赶紧走,一会回来再算。好吧,柳工就边盘算这几天的时间安排边等小张。


这眼看着小半天过去了,打电话给小张,小张说事儿还没完得再等会儿。柳工无奈,索性出去溜达溜达吧。


柳工看到眼前的乡道把一块巨石切成两瓣,左瓣断茬间似有石砌台阶,虽偶有坍塌却上也不难,反正等着也是等着,上去看看

石嶂路转,上去才知道这不只是块巨石,而是一个山丘,缓缓地爬升,起起落落地延伸下去,山脊和两侧的坡上长满了杂树,像是走在毛毛虫的脊背上。这路有年头没人走了,台阶的低洼处都被落叶和虫屎填满了,树和灌木也快把路长满了,只留下很紧缩的似有似无的一条树洞,寂静而幽暗,只有自己踩落叶的声音。他越走越深突然,有另外一个声音出现——明显是脚踩落叶之外的声音!柳工汗毛倒竖,这荒郊野岭的不太可能有人啊……停下,仔细听,声音在下边,听不清是左边还是右边,细细碎碎,持续不断,也不像是动物……还是别管了,往前走。

转弯,突然路断,下边的树丛露出个洞,山谷里有一片白白的开阔地,是个工地,有路有停车场,这是个正在施工的景区。柳工松了口气,想起算式的事儿,打小张电话。电话里说:“明天吧今天太忙。”柳工心里一下紧缩:“这之后几天的事儿都卡在这了,你要不行我就找别人。”电话里说:“没事儿,我一会就给你算。”好吧。柳工已经没心情再转悠了,原路下山。

天色已暗,树枝落叶和路快混在一起了,加紧脚步。忽然那个细碎的声音又在下边出现了!同时有个岔路也出现了,来时并没看见这条岔路。不敢走,还是原路保险。但走了会儿怎么越走越不像原路……


天更暗了,柳工不知走了多久,左转右转越走越远,远远超出了原来的路程,四周已黑冥一片。柳工已顾不上路不路了,手机电筒照到的地方便是路,扒开树丛努努地走,他不想让自己真的陷入绝望,我就不信了操他妈的!


黑暗中忽然出现一片白地,是水泥地,树木退远了,一下就开阔了,月亮已高悬——到山下了。抬头看,刚才爬的那道山岭就森森地耸立在身旁。柳工终于放松了下来。


柳工赶紧打小张电话,小张说再过两天吧,不行就找别人吧……柳工无语。挂了电话这就怒气冲头,你早说啊!立刻再打电话直想破口大骂,可那边再也无人接听。这把柳工给气得在这空无一人的大山里……忽然,那个细碎的声音又出现了,而且变清晰了——就在旁边!他顺着声音摸过去,幽黑中只见黑树黑崖下边有个更黑的大洞,黑洞里有些白白的东西在跳,是水。


2019.6.10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