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洋《出神》12月19日昊美术馆
发起人:展览预告  回复数:0   浏览数:131   最后更新:2020/12/12 21:21:32 by 展览预告
[楼主] 展览预告 2020-12-12 21:21:32

来源:香格纳画廊


出神: 赵洋与靳山 双人展
Fall into a Trance


艺术家:赵洋、靳山

策展人:马珏

展期:2020.12.19-2021.3.19

地址:昊美术馆(上海)三楼


香格纳画廊荣幸宣布,“出神:赵洋与靳山”将于2020年12月19日在昊美术馆(上海)开幕。此次双人展,是两位艺术家在变动中自主生发的一次“出神”。展览主要呈现赵洋和靳山近年的创作,包括绘画、雕塑和装置。两人的作品,在时空构建与自我表达中形成非线性的连续交错,以不尽相同的躯体(形象)展开线索,探寻在文化形塑中发展出独特精神状态的路径,提供了对不确定的全新想象。


着力于绘画的赵洋,在画布上所做的更倾向于一种藏巧于拙、“从’无’到’有’再到’无’”的拆解。在绘画过程中,赵洋对构建于草图中的叙事进行隐藏、遮蔽甚至破坏,创造出游弋于现实和梦境之间的似是而非。与初始构想间存在的诸多偏差和位移,正是赵洋作品的魅力所在。滑动于画布表面的线索和痕迹被他擦拭和涂抹,可辨识之物和熟悉的情境被放置于暧昧而模糊的背景之上,在不断地重绘中相融。得益于此,一度囿于视觉经典表意系统的意象,从具象系统的边缘缓慢溢出,在赵洋笔下进入一种被其本人称为“孤独的呓语者或半语者”的状态,一种无法框限和撷取的“出神”之境。艺术家拨开迷雾、寻找作品终点的道路,随呓语的流淌而延长。

赵洋 | 只有相似是我们的 | 2009-2013 | 印刷布面油彩 | 91 x 121 cm


有些时候,赵洋完成一件作品需要数年之久,如布面打印油画《只有相似是我们的》(2009-2013),就与赵洋走上职业艺术家之路相伴相生。2010年,他辞去了在杭州安身十五年的出版社编辑工作。与其说这是一场对安稳蓄谋已久的叛逃,不如说是艺术家急于投身北京,对粗粝现实及其潜在阻力的向往。与困难博弈的日常,也由此体现在他的艺术实践中。在面对《只有相似是我们的》时,赵洋另辟蹊径地先将图像打印到画布上,这种预设也是一种阻碍;而用丙烯将其覆盖、重绘的过程,正如同在“绕过绊脚石,打开一个陌生的空间”。这混沌的图像世界,是艺术家和外界现实发生关系的方式,他邀请观众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共享纷扰和惊奇。零散在画面中的石膏(人或动物)头像和面部轮廓捉对出现,以“混杂体”的造型示人——这是艺术家受东西方神话和寓言启发而塑造的怪物形象。2013年,赵洋在画面的右下角写上“只有相似是我们的”,作为完成作品的注脚。

赵洋 | 仙王座 | 2019-2020 | 布上丙烯 | 198 x 305 cm


最新作品《仙王座》(2019-2020)由《只有相似是我们的》衍生而来。被星云裹挟的躯体、成对模糊的头像和几何图形身后,时空在浩渺的宇宙画面中折叠和拼接。近两年,赵洋对隐秘的星体兴味盎然,而投射在画面背景中的荒芜则一以贯之。自2008年以脱胎于工厂等建筑的情境为伊始,荒芜的“废墟”主题就以一种在浓稠中流动的荒野形态,频繁出现在赵洋的作品中——从工业文明的乌托邦(《无所不在》,2009),到记忆密林中的自然荒原(“狩猎”系列,2014-),再转向人类头顶的幽暗无垠(“星象”系列,2019-)……赵洋的创作不再依附于外部世界的喧嚣。在他的作品中,看不见纯粹的速度,取而代之的是暂时的凝滞和无定向的游走,万物慢条斯理地陷入臆想的“出神”。

赵洋 | 飞碟 | 2020 | 布面油彩&丙烯 | 84 x 104 cm


即将与《打击者》(2020)在《飞碟》(2020)中融为一体的《类人猿》(2020),组成赵洋的绘画三连,如电影中的蒙太奇般相互牵绊,又逐一滑过。


*文字摘自策展人马珏撰写的展览新闻稿


关于艺术家

赵洋,1970年生于吉林,199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现工作生活于杭州。近年主要个展包括赵洋:罗马是个湖,香格纳北京(2019);赵洋: 阿赖耶,上海chi K11美术馆(2018);赵洋: 万物之间,台北艺术大学关渡美术馆(2016);赵洋个展:赵洋,香格纳上海(2016)等。其作品被收藏于国内外著名艺术机构,包括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chi K11 美术馆、上海油罐艺术中心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