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全球最佳公共艺术作品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80   最后更新:2020/12/07 11:51:33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12-07 11:51:33

来源:Artsy官方


Superflex, installation view of One Two Three Swing!, 2020, at Desert X AlUla 2020.

Photo by Lance Gerbe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Desert X AlUla.


2020年,全世界的博物馆和画廊都因 COVID-19 被迫停业;连续数月,人们接触艺术的途径都受到了限制。在这一特殊时期,人们愈发意识到了公共艺术(public art)的价值,对其的需求也随之增长。


为了庆祝公共艺术的铿锵力量与意义,艺术与设计制造公司 UAP 发布了年度最佳公共艺术名单。今年,入选的作品由备受推崇的国际艺术家和策展人布鲁克·安德鲁(Brook Andrew)、Manal AlDowayan、肯达尔·亨利(Kendal Henry)和 Raqs 媒介集体(Raqs Media Collective,由三位印度艺术家创建,译者注)共同推选。此外, UAP 的首席和高级策展人娜塔莎·史密斯(Natasha Smith)和策展人伊内克·戴恩(Ineke Dane)也参与了遴选过程。

Chila Kurami Sin****urman, detail of Remembering A Br**e New World at Tate Britain, 2020.

Photo by Joe Humphrys.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ate.


下文中,Artsy 将与你分享2020年的名单,以及提名人对这些作品的思考:是什么让其拥有了强大的影响力,且鼓舞人心?如果你想了解更多信息,可以在美国东部时间12月7日星期一晚上7点(北京时间12月8日早上8点)收听关于这些公共作品的网络研讨会,节目由策展人娜塔莎·史密斯和伊内克·戴恩主持。


Nicholas Galanin, installation view of Shadow on the Land, an exc**ation and bush burial, 2020, at the 22nd Biennale of Sydney (2020), Cockatoo Island.

Photo by Jessica Maure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iennale of Sydney.


“这件挖掘装置作品坐落于鹦鹉岛(Cockatoo Island)上,并模仿了考古挖掘的现场。这是一种隐喻,暗指移除或埋葬纪念碑的行为。这件作品在3月初启动,为当时即将举行的库克船长(Captain Cook’s voyage)远航澳大利亚250周年纪念日奠定了批判的基调。有趣的是,它也在现实中与反纪念碑(counter-monument)运动产生了共鸣。之后不久,‘黑人的命也是命’、‘土著的命也是命’运动迅速席卷全球,人们纷纷拆毁帝国缔造者和奴隶主的雕像——这些雕像显然与国际殖民主义遗产有关。”


——布鲁克·安德鲁(Brook Andrew),艺术家、策展人、学者,担任2020年第22届悉尼双年展 NIRIN 的艺术总监

Collectives of artists NoGenta and ConTraConsciencia, murals in the nei***orhood of Estacio, 2020.

Photo by Allan Carvalho/NurPhoto. Image via Getty Images.


“对我来说,这件壁画作品在全球的广泛流传,充分说明了匿名艺术家和行动主义集体的重要性,像萨米人(Sami,北欧地区的原住游牧民族,译者注)艺术家集体 ‘Suohpanterror ’就是很好的例子。他们创作了强有力的、有影响力的图像,表达了对紧急且复杂的新冠疫情、环境破坏和种族主义等全球问题的看法。”


——布鲁克·安德鲁

George Floyd Mural by Greta McLain, Xena Goldman and Cadex Herrera, 2020.

Photo by Lorie Shaull.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于明尼阿波利斯警察膝下三天后,艺术家格蕾塔·麦克莱恩(Greta McLain)、西娜·戈德曼(Xena Goldman)和卡德克斯·埃雷拉(Cadex Herrera)等人在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地点附近的一家杂货店边上画了一幅大型壁画。这幅画描绘的是被抗议者包围的弗洛伊德的肖像:他嵌在一朵向日葵中,花上写着其他因警察暴力而死亡的非洲裔美国人的名字。应社区的要求,艺术家们加上了‘我现在可以呼吸了’(I can breathe now)这句话,对外释放出缓和与疗愈的讯号。”


“乔治·弗洛伊德的壁画于2020年5月28日出现在东38街和芝加哥大道(Chicago **enue)的拐角处。它很快就成为非裔美国人社群悲痛的象征,同时也是继续推进公民行动的灵感来源。”


——艺术家 Manal AlDowayan

Gisela Colon,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Future is Now, 2020, at Desert X AlUla 2020.

Mohammed Ahmed Ibrahim, installation view of Falling Stones Garden, 2020, at Desert X AlUla 2020.

Photo by Lance Gerbe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Desert X AlUla.


“2020年1月,为了一个名为 Desert X AlUla 的艺术项目,14位艺术家来到沙特阿拉伯北部沙漠,亲自监督其艺术品的装置过程。项目要求艺术家们对该地点及其居民作出回应。同时,他们也必须牢记,所有艺术作品都是暂时的,在被移除后不可以在自然中留下任何痕迹。”


“Desert X AlUla 不仅让人们关注到沙漠独特的地理环境,还揭开了全新创作模式的面纱——艺术家需要充分激活当地社区,并将其融入作品之中。尽管条件艰苦、地点偏远,但艺术家们仍然成功完成了合作,创作出一组有思想的艺术作品。”


— Manal AlDowayan

Tijay Mohammed, Sophia Dawson, and Patrice Payne, BLACK LIVES MATTER, 2020.

Photo by mingomatic.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这是自乔治·弗洛伊德及其前人死于警察暴力后,陆续出现在美国各城市街道的壁画之一,这些壁画皆以‘黑人的命也是命’为主题。创作该作品的三位艺术家代表了黑人社区多样化的光谱,他们的移民身份、宗教背景、阶级和性取向各不相同,突出了‘所有黑人的命都是命’的概念。”


——艺术家兼策展人

肯达尔·亨利(Kendal Henry)

Kenseth Armstead, installation view of Boulevard of African Monarchs, 2020.

Photo by Kendal Henry.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对未被充分代表的族裔而言,有许多历史人物与事件意义重大,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追忆这些人与事。为了对这种回忆展开新的想象,作品《非洲君主大道》(Boulevard of African Monarchs)回归非洲寻找灵感,再现了布基纳法索(Burkina Faso)Tiebele 村镇的妇女们精心制作的房屋绘画——这种艺术形式在跨大西洋奴隶贸易之前就已经存在。这座抽象的纪念碑作品将记号转化为独立的形状,并将赞颂非洲人民及其海外侨民的雕塑、绘画和建筑融合在一起,以立体的方式宣扬‘黑人的命也是命’。《非洲君主大道》旨在纪念艾米特·蒂尔(Emmett Till)、塔尼莎·安德森(Tanisha Anderson)、特雷冯·马丁(Trayvon Martin)、桑德拉·布兰德(Sandra Bland)、埃里克·加纳(Eric Garner)、布伦娜·泰勒(Breonna Taylor)、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以及其他成千上万在美国被处以私刑的公民。抽象的纪念碑最为历久弥新,而来自非洲的更是如此。”


——肯达尔·亨利


Abigail DeVille, installation view of Light of Freedom, 2020.

Photo by Kendal Henry.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adison Square Park Conservancy.


“1876年至1882年,自由女神手举火炬的雕塑曾在麦迪逊广场公园(Madison Square Park)展出。通过对此的指涉,作品《自由之光 》(Light of Freedom)既对历史、也对当下作出了回应。这次的火炬由学校的旧钟以及形似手臂的蓝色‘火焰’组成,意为对自由的呼唤;在自然中,蓝色的火焰燃烧得最热、最亮。这件雕塑四周被脚手架包围,象征着这么多年后,自由仍然在‘建设之中’。”


——肯达尔·亨利

Ivana Franke, installation view of Resonance of the Unforeseen, 2020, at Yokohama Triennale 2020.

© Ivana Franke. Photo by

Otsuka Keita. Courtesy of Organizing Committee for Yokohama Triennale.


“《不可预见的共鸣》(Resonance of the Unforeseen)完全覆盖了横滨美术馆(Yokohama Museum)的正面外墙。即便是最微弱的风,也会赋予这件作品动态与生命。从远处看,美术馆的坚固结构仿佛消失了,整座建筑成为一个巨大且公开的秘密。当参观者走近时,极为精妙的云纹效应(moiré effect)开始显现。紧接着,作品幻化为空气中的线条画,最后仅剩下灿烂的余像(after-image)。”


——2020年横滨三年展策展人(Yokohama Triennale)Raqs 媒介集体(Raqs Media Collective)

Farming Architects,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Space Coalition, 2020, at Yokohama Triennale 2020.

Photo by Otsuka Keita. Courtesy of Organizing Committee for Yokohama Triennale.


“《空间联合体》(Space Coalition)是一个花园、一个大门、一个通道、一个聚会的场所,也是一个提供给各种生命形式和有思想生物的避难所。通过艺术实践,Farming Architects 想象并发掘了自然、建筑形式、人类存在以及意图之间的各种交集。”


——Raqs 媒介集体

Sato Risa,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Twin Trees (yellow)(blue), 2020, at Yokohama Triennale 2020.

Photo by Kato Ken. Courtesy of Organizing Committee for Yokohama Triennale.


“放置于入口和逃生口的模糊地带,Sato Risa 的球状装置似乎是有意识的外星生命。也许这就是另一个世界里树木的样子。而在此处,在我们的世界里,它们亭亭玉立、姿态万千、无根无枝。它们警觉的智慧好似变幻成为上升的思想气球,一边收获着来自下方公众、向上漂浮的思想和情感,一边将它们转化为难以言说的静默。”


——Raqs 媒介集体


Chila Kurami Sin****urman, installation view of Remembering A Br**e New Worldat Tate Britain, 2020.

Photo by Joe Humphrys.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Tate.


“作品结合了印度教神话、宝莱坞形象、殖民历史和个人记忆;它使我们牢记,一个美好新世界,是由权力、身份、记忆和希望等元素相互碰撞构成的。伯曼(Burman)在新冠疫情的黑暗中点亮了一束光,呼吁人们不要淡忘我们的潜力。伯曼的艺术实践继续激发着人们对平等和多样性的思考与支持。”


——UAP 策展人娜塔莎·史密斯(Natasha Smith)和伊内克·戴恩(Ineke Dane)

Audience participant Cha Cha Sullivan responds to an instruction by Saskia H**ekes as part of “Project 36: do it (australia),”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Kaldor Public Art Projects.


“《Kaldor公共艺术项目36:放手做(澳大利亚)》(Kaldor Public Art Project 36: do it 【Australia】)是1993年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艺术倡议的最新迭代。它邀请观众在线上按照艺术家、建筑师、音乐家、编舞家和花艺师的指示,在家中或公共空间中创作自己的艺术作品。此外,它还鼓励参与者在网上(通过Instagram或电子邮件)进行记录和分享,希望创意者和公众之间能够建立起‘呼吁和回应’(call and response)的互动关系。”

Lauren Brincat, Recipe Piece, 2020, commissioned by Kaldor Public Art Projects as part of “Project 36: do it (australia),”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Kaldor Public Art Projects.


“对万维网的使用、在社交媒体上进行展出以及对公众参与进一步的依赖,在今年的特殊情况下显得尤为突出。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人们的公民权利仍不断被剥夺(disenfranchisement)。面对这一现实,《放手做》积极采取行动,突出了想象力的力量和重要性。它意在打破现有的以及习得的范式,以幻想更遥远的世界。”


——娜塔莎·史密斯和伊内克·戴恩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