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阿密海滩网上展厅 | 从亚历山大·考尔德罕见的桌上作品至莎拉·卢卡斯最新雕塑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69   最后更新:2020/12/04 11:43:55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12-04 11:43:55

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Eating feelings (a conversation)》(2020),Jonathan Baldock,图片由艺术家和Stephen Friedman艺廊提供


网上展厅必需要是瞩目新颖的这个概念,使近来展出的艺术作品都越来备受争议。从战后油画到雕塑,或是从墨西哥出发途经法国前往伦敦。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的网上展厅将为大家带来具历史意义的作品。


近年,不同肤色的艺术家及女性艺术家得到广大的认同和重视,令色域绘画和抽象表现主义获得重生。网上展厅中将展出著名艺术家海伦·佛兰肯瑟勒(Helen Frankenthaler)及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的作品,还会重新发现阿尔玛·托马斯(Alma Woodsey Thomas )和 卡拉·阿卡锡迪(Carla Accardi)的作品。迈阿密海滩的网上展厅内展出不少重要作品,包括青年英国艺术家女性雕塑家及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的《Protractor》绘画。

《Black II》(1949),亚历山大·考尔德,图片由艺术家和Helly Nahmad艺廊提供

由Helly Nahmad艺廊代理亚历山大·考尔德的《Black II》,展示了他战后的创作,以金属漆涂于优雅的抽象雕塑上。跟他的战前悬吊在天花上的移动作品不一样,《Black II》是一个桌上雕塑,约一米高,蜿蜒的形状与色彩的混合夺目耀眼。这一系列的作品给考尔德的战前及其后重要的雕塑作品建立了一道桥梁。

《The Jarabe Dance (The Mexican Hat Dance)》(1945),Everett Gee Jackson,图片由艺术家和Hirschl & Adler Modern艺廊提供


1900年,Everett Gee Jackson生于德萨斯州的梅希亚。他在艺术事业的初期,醉心于墨西哥及其丰富的艺术历史。1923年,他移居墨西哥并在瓦哈卡市及墨西哥城设立工作室。他的创作受墨西哥艺术家Diego Rivera、何塞·克莱门特.奥罗斯科(José Clemente Orozco)及大卫·西凯罗斯(D**id Siqueiros)的影响。由Hirschl & Adler Modern展出的《Jarabe Dance》,艺术家刻意选用柔和的颜色,跟现实中鲜艳的色系形成对比,把焦点放在舞者身上,而不是浪漫化的场面。他后来写了一封私人信件,指出“那应该是他创作过最好的作品”。

《Pour Patou》(1976),琼·米切尔,图片由Gray艺廊提供

生于1925年的芝加哥的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是纽约画派其中重要的艺术家,与同期的海伦·佛兰肯瑟勒(Helen Frankenthaler)、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Elaine de Kooning及格雷丝·哈特根(Grace Hartigan)齐名。她的作品在未涂底层的油画布上显得充满力量和活力,并且富有自由的形态。由Gray艺廊代理展出的《Pour Patou》,是她于1976在法国绘画的作品。画布上揉合了湖水蓝、绿、橙、黑和白等颜色。米切尔经常将自己的作品比喻成诗词;然而,橙与绿色的直线刷痕,奢侈地厚厚的涂在帆布上,形成一种强大的对比,却又散发一种有节奏的抒情感。

《Formations》(1963–1964),海伦·佛兰肯瑟勒,图片由Yares Art艺廊提供


海伦·佛兰肯瑟勒(Helen Frankenthaler)是琼·米切尔在纽约同一派系的画家。在事业的很早期已被公认为是激进派画家。她的大型色域绘画作品在画布上看似污渍,其实是她将画布放在地上,然后将油彩泼向画布造成的。跟她同期艺术家琼·米切尔与 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不同的是,她使用一种称为马格纳的早期亚克力油彩,跟一般油彩的流动特质不同,更合适她的创作过程。她用海绵控制流动的畅顺效果;她双手的力度使颜彩显得抽象但形态是经过细心思考的。由Yares Art艺廊展出的《Formations》,是佛兰肯瑟勒30岁那年在美国麻省普罗威斯顿画的。那愉悦的色调看似她于家门前看刑的海和沙的借影。

《Scarlet Sage Dancing a Whirling Dervish》(1976),阿尔玛·托马斯,图片由艺术家和Michael Rosenfeld艺廊提供

阿尔玛·托马斯(Alma Woodsey Thomas)于华盛顿的中学担任艺术老师达35年。她充满力量的作品表演出色域绘画和点画法的特色;使用的手法尤其个人及异于寻常,更于1972年成为首位在惠特尼美术馆展呈现个展的首位非裔美籍女艺术家,而当时她已年届80岁。《Scarlet Sage Dancing a Whirling Dervish》是她在84岁时创作的,属于她艺术事业生涯的晚期作品,尽显她掌握色彩的最高技巧。代理她作品的艺廊经营者Michael Rosenfeld指出说:“这幅作品正正展现美国抽象画的特色,抽象派作品有很广泛的观众层面。”

《Segni Neri》(1967),卡拉·阿卡锡迪,图片由艺术家和Andrew Kreps艺廊提供


卡拉·阿卡锡迪(Carla Accardi )是意大利硬边抽象主义的重要人物。她于1947成立了Forma 1,一个主张未来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派系。自1960年代起,她在一种透明塑料布“Sicofoil”上绘画她的书法标志,其中《Segni Neri》由Andrew Kreps艺廊展出。该作品结合行动绘画与工业物料,为抽象表现主义和贫穷艺术建立了一道桥梁。

《Damascus Gate, Stretch Variation II, Half Size》(1969),弗兰克·斯特拉,图片由艺术家和Edward Tyler Nahem艺廊提供


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以其超乎概念主义的绘画方法而闻名。他的几何、扁平作品的构想与抽象表现主义所偏爱的更为个人主义的创作手法背道而驰。《Damascus Gate, Stretch Variation II》属于他的“Protractors”系列之一,其中在正方形边界内并排排列的弧线,有时重叠,以同心圆环画出了整个半圆出来。正如艺廊经营者Edward Tyler Nahem指出说:“这幅作品大胆地展示了艺术家把重要作品‘Protractors’重叠,作品名称以他在1960年代初造访的中东多个设有保护闸的城市而命名。凭借其充满活力的色调,优美的构图和错综复杂的交错效果,这是六幅大马士革门绘画中的最后一幅,也是一件非博物馆收藏的作品。(原本包括3件大尺寸和3件中型尺寸的作品)”

《Four Marilyns (Reversal)》(1979–1986),安迪·沃霍尔,图片由艺术家和Van de Weghe艺廊提供


魅力、悲剧与名人的陷阱 — 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是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永恒的流行象征。他1962年的女演员丝网版画以明亮的流行色调创作,2015年在佳士得拍卖时成为他最昂贵的拍卖作品之一。由Van de Weghe代理展出一幅四重负片的丝网印刷作品《Four Marilyns (Reversal) 》,是沃霍尔重新审视其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早期作品。作品显出更深沉、更抽象的影像,而玛丽莲.梦露的面被分成四部分,而负片则显出幽灵般的色调。

《Feeling Pregnant III》(2005),翠西·艾敏,图片由艺术家和白立方提供


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作品显出极度的个人主义,以她个人经历,诉说出她的创伤、流产、堕胎和疾病等。由白立方代理展出的《Feeling Pregnant III》,是由七个孤独的抽像人物组成的装置。装置铺上用手缝的工作服及如医院服装和拘束服。1999年,艺术家曾说:“我流产之后,凭直觉就知道我后来创作的所有艺术品都是一大堆废物,必须立即销毁。我向自己保证,除非能与生活平行并能证明其合理性,否则我将不会开始创作艺术品或重新创作东西。这是我现在要做。”《Feeling Pregnant III》及其幽灵般的寓意暗示着怀孕的病态化,准妈妈的身体也是医学干预和潜在创伤的对象。

《ALICE COOPER》(2020),莎拉·卢卡斯,图片由艺术家和赛迪HQ画廊提供,照片由Robert Glowacki拍摄


英国年轻艺术家运动中的一位雕塑家莎拉·卢卡斯(Sarah Lucas),长期以来使用日常不堪的材料创作出怪诞的女性形人像 — 一种建立于贫穷艺术却又采用了英国方言中影响所创作出来的雕塑。由赛迪HQ画廊(Sadie Coles HQ)代理的《ALICE COOPER》,延续她的“Bunny”系列主题,其中紧身衣,填充材料和拾到的椅子被组合成易受伤害的雕塑,形成了对色情目光的高度评价。毕竟,尼龙和鞋子是陈腐的拜物教对象,在广告和大众文化中广泛使用,以至于它们几乎失去了色情能力。卢卡斯幽默地表现出性爱的禁忌,重新演绎了古典雕塑和女性形态的角色,将凝视视作一种潜在的尴尬遭遇。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