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奥诺黛拉个展:热切的渴望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76   最后更新:2020/12/04 10:30:32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12-04 10:30:32

来源:Vanguard Gallery



12月05日起,"热切的渴望"有机·奥诺黛拉个展将于之禾空间与公众见面。这次的个展旨在将人们重新拉回到摄影的大门口,在这个由影像主导,形成顽固的技术性影像崇拜的时代里,对于影像的认知、人与影像、世界与影像的关系进行一次梳理与思考。展览将持续至2021年01月31日。


关于展览


热切的渴望

1828年,路易·达盖尔给尼塞福尔·尼埃普斯写了一封信,信中他这样说道:“我怀着热切的渴望,想看到你用大自然做的实验。”在这里,他渴望的对象正是“摄影”。 就在一年前,1827年夏天,尼埃普斯在铅锡合金板上涂上白蜡和沥青的混合物,做成感光板,利用阳光和原始镜头,拍摄窗外的景色,经过长达八小时的曝光,获得了人类拍摄的第一张照片《窗外风景》。虽然这张照片并不像1839年公布的达盖尔摄影术拍摄的照片那样清晰细致,但是这张照片却意味着当时大量科学研究者所努力想要实现的事情,通过机械技术将现实事物如实地复制下来将成为可能。这张照片为人类打开了一扇神奇的窗口,从此以后人类对世界的认知不再依靠魔法而是 通过真实的依据进行想象。于是,原本存在于暗箱之中的影像被明室化了,成为可以在世间传播的信息载体;然而影像也开始对现实世界进行裁切、提取,让我们对现实的认知片断化,在无形中对我们的意识进行彻底的改造。

或许让达盖尔燃烧起“热切的渴望”的,正是摄影所具有的这种神奇力量。显然这 种渴望的隐喻不仅可以指向科学技术,同时也可以指向人类的认知意识——人们渴望实在地进行想象。也正是在这种“渴望”的推动下,我们迎来了影像的大发展, 肖像照、电影、画报、电视……在短短不到两百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经完全被影像所包围。我们的认知也在影像构成的拟像世界中逐渐发生变化。影像不仅是我们日常生活与工作中沟通交流的一个重要手段,认识现实世界的一个媒介,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现实世界成为了一个拟真的存在,我们不再通过影像进行观看并认知世界,而是认为观看影像就是在观看世界本身。这样技术性影像的崇拜,让人逐渐沦为影像的奴隶,在影像生产与传播中不断复制并模仿影像。影像已经不再是帮助人们理解这个世界的媒介了,相反成为一种控制人的工具。

今天,我们再一次站在了寻找“摄影”的十字路口,需要重新去考察摄影究竟是什么?摄影与人的关系是什么?摄影与世界的关系又是什么?在我看来,有机·奥诺黛拉的这个展览就是要促使人们直面上述这几个问题。展览从尼埃普斯的《窗外风景》开始,将人们拉回到摄影的大门口,并通过大量的作品建构出围绕摄影展开的关系网络,让人置身其中,感受我们与摄影的关系、理解摄影与世界的关系。如果说,1828年达盖尔怀揣的是一种对技术的渴望,一种用影像叙述历史的渴望,那么有机·奥诺黛拉这个展览所激发的,可能是一种在影像一统天下,形成顽固的技术性影像崇拜的时代里,重新认知影像、重新梳理人与影像、世界与影像关系的渴望。

策展人 林叶


部分展出作品


《如何制作珍珠 No. 19》, How to make a pearl No.19,银盐打印于纸基相纸,Gelatin silver print on fiber base paper,

215 x 125 cm, 2000

《看窗外 No. 19》 Look out in the window No.19, 银盐打印于纸基相纸,Gelatin silver print on fiber base paper ,

59 x 49 cm, 2000

《日环食 - 鸡》,Annular eclipse - cock, 绢印, Serigraphy, 235 x 150 cm, 2007

《二手衣服肖像 No. 19》, Portraits of second hand clothes No. 19, 银盐打印于纸基相纸,Gelatin silver print on fiber base paper,

70 x 61 cm, 1994

《世界并不小-1826 No.20》, World is not small -1826 No.20, 照片,收藏级喷墨打印,Archrival pigment print on fiber base paper,

148 x 190 cm, 2012


关于艺术家

1962年出生在日本东京,现生活工作在法国巴黎。

有机·奥诺黛拉是一位以当代艺术的方式驾驭摄影的艺术家。她会采用剪报等手法来制作作品,对照片进行加工的同时也用银盐摄影来创作;她曾将玻璃球放入相机之中进行拍摄,根据事件与传说来构建故事、并据此来到地球的背面进行拍摄等等。对她而言,照片不仅仅只是素材,而是应该对其本质进行探求的对象,她运用所有的手法,创作了很多探讨“摄影是什么”、“摄影的意义是什么”等问题的实验性作品,并发表了很多独特的、不为摄影这个框架所限制的系列作品。她的作品被蓬皮杜中心、旧金山当代艺术博物馆(SFMoMA)、保罗盖蒂美术馆、上海美术馆、东京都摄影美术馆等世界各地的多家美术馆收藏。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