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磊的“研究展”:艺术存在于艺术品的语言之外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228   最后更新:2020/12/02 11:06:38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20-12-02 11:06:38

来源:artnet


“颜磊研究展”展览现场,KennaXu画廊一层展厅,2020
图片:IYstudio


艺术家颜磊沟通的过程,最恰当的形容是“颇为意外”。

就好比在采访前如果代入惯常预设,我们当然会认为,一位已经可以用“声名显赫”这个词来形容的艺术家,面对自己的作品想必会侃侃而谈。而实际上,颜磊却似乎并不那么惯于用太多的语言去做“表达”这件事;而在自我认知上,他也觉得外界对他的了解其实并不像媒体上看起来那么多——当我问起这次展览的机缘,他表示除了自己与画廊主Kenna是多年旧识之外,还有一部分考量是希望建立更多的了解:“疫情期间,大家都在思考和探讨艺术的出路,我也发现自己做的很多东西,别人并不一定很了解,这次是一个对我个人分析研究的主题,我觉得挺好的。”

艺术家颜磊
图片:IYstudio

这场“颜磊研究展”标题上就奠定了基调,于是,在KennaXu画廊两层的空间里,最主要展示的是颜磊《彩轮》和《有限艺术项目》两组代表作,以及来自“利悟利”和“无限艺术工程”的一些绘画作品。


如果对这场展览和艺术家本人不代入任何背景知识,相信大多数人对于这是一场“当代艺术展览”的标签都不会否认。但要是抱着这样的既定思维,又注定无法真正走入这场展览,因为颜磊身上有着太多重的矛盾性——你可以说他是当代艺术家,但他会告诉你,他认为自己做的并不是严谨意义上的当代艺术。

“颜磊研究展”展览现场,KennaXu画廊一层展厅,2020
图片:IYstudio

颜磊先是从自己的绘画经验中发现如果把不同的色彩亮度和色相进行组合,可以衍生出上百种色彩变化方式,而这样的秩序如果用同心圆的形式来呈现,便容易出现视觉上千变万化的效果。基于此,他设计出一套精密的“信息传达系统”,与他的员工们建立起一条类似标准化生产线的“画作生产线”,最终绘画的这个动作,是由这些也许并不那么在意画的究竟是什么的人们完成的。

“颜磊研究展”展览现场,KennaXu画廊一层展厅,2020
图片:IYstudio

颜磊,《彩轮2012D》,2012,直径120cm,布面丙烯


如果我们要追究在这个过程中,颜磊的角色是否还能称得上“艺术家”这三个字,很多事情的讨论标准或许都要重新划定。但颜磊本人对于这个过程的评价,仍然是让人意外的——在这个模式中,他并不那么在意艺术这件事,反而更在意一种“准确性”,这里指的或许是一种极其个体化的准确性——于他而言,“彩轮”系列带给他的兴奋点并不在于画面上使用了怎样的色彩排布、带来了怎样的视觉效果,而是这种可以无限延伸发展的模式本身所带来的大批量制作的可能性。尤其是近年来,他又将这套规则进行了进一步深化,三个画稿被安排在同一个画面里,这样就产生了一种如同“移步换景”的新效果。

颜磊,《彩轮2012B》,2012,直径140cm,布面丙烯

“颜磊研究展”展览现场,KennaXu画廊户外平台,2020
图片:Crystal Li

于是,理解颜磊作品的关键并不完全在于作品本身,而在于输出观念的这个过程。观念艺术从上世纪起发展至今,已经演化出极其丰富的表现形式,从杜尚把小便池搬进展厅开始,观念艺术因一步步推动“艺术”这个概念的边界而具有合理性和先锋意味——而颜磊又更往前迈了一步,将观念艺术的创作模式带到最传统的绘画这个媒介中来——当人们在面对这些画面观察色彩与笔触时,艺术家本人却在画布的另一端狡黠:是绘画或不是绘画,在这里已不是那么重要了。

颜磊,《图像不死(WHERE IT WILL REMAIN FOREVER)》,2020,120 x 100cm,汽车漆、金属、压字


二层展厅中的“彩蛋”是颜磊的另一组代表作《有限艺术项目》(Limited Art Project),这是2012年他参加卡塞尔文献展的项目:当时,他在一个类似沙龙的展厅内悬挂了400幅左右的油画,它们仍然是由许多员工在数码打印的油画上加工、渲染而成。百日展期中,每天都有一部分作品被送往临近展场的大众汽车工厂,绘画表面被汽车喷漆覆盖后再挂回展厅,最后人们看到的就是一个个单**块。

“颜磊研究展”展览现场,KennaXu画廊二层展厅,2020
图片:IYstudio

本次展览中呈现的“绘画”是当时项目的一些绘画模型,数量在百件左右,体量约是当时的四分之一。不过,画廊仍然专辟一个小房间,将画作错落地穿插于墙面之上——《有限艺术项目》近年来也曾出现在其他一些展览上,与以往展示方式不同的是,本次展览中,颜磊安排了与当年的喷漆行为相仿的环节,展览期间也会每天将其中一部分送走喷漆覆盖,生产出新的被遮蔽的色块——由此,展览在时间线索上拥有了一层动态属性,Kenna也一次次地提醒到场观众,这是一场“值得持续关注的展览”。

“颜磊研究展”展览现场,KennaXu画廊二层展厅,2020
图片:IYstudio


颜磊,《皮条老爹》,2008,118 x 150cm,布面丙烯

应当说,这场展览在属性上也有一些颇为奇特的点:研究展的使命之一是对所研究对象进行更高屋建瓴的学术推进和讨论,题中之义是已经建立在一定的了解基础之上。而实际上,展览开幕后到来的诸多观众中,却有不少人给颜磊带来了一股新鲜感:“深圳这边的观众好像还真有点儿不一样,他们喜欢自己对着作品琢磨,思考这是怎么回事儿,包括问的一些问题、感兴趣的一些点,都有更单纯的一面。”

“颜磊研究展”展览现场,KennaXu画廊二层展厅,2020
图片:IYstudio


与之相对的,颜磊虽然已经在艺术行业里工作多年,但他对“职业艺术家”这个身份只认同前半边:“艺术家是我们在现实中用的一个词,因为艺术最大的麻烦是没有标准,很难说清楚什么是艺术、什么不是艺术。我所理解的艺术是当代艺术系统很难呈现的,所以我也不在乎别人是不是把我当成艺术家,别人称我是艺术家,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正面的感觉。我理解的艺术,肯定不是现在整个行业里所指的那些东西,我觉得艺术仅仅是一个趣味,或者说,它本来就应该是存在于某种‘object’之外的东西。”


颜磊研究展丨《彩轮说明书》
展期:2020年11月20日-2021年2月20日
地点:KennaXu画廊丨深圳市福田区益田村64栋103


文丨Yutong Yu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