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差距激增,大选之后美国艺术市场将迎来怎样的新变局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67   最后更新:2020/11/19 11:23:49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20-11-19 11:23:49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一场跌宕起伏的总统选举之后,美国的选民们已经感到疲惫不堪。乔·拜登(Joe Biden)赢得此届美国大选,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并在11月15日通过推特表示将很快对2020年大选的“违宪行为”发起“大规模诉讼”,尽管在此前,他的竞选团队针对多个洲发起的指控选举舞弊的诉讼已经被驳回。

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的预览中,一名博览会的参观者正在观看美国艺术家费思·林格尔德(Faith Ringgold)的作品《旗帜在淌血2号》(The Flag is Bleeding 2,1997)。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与此同时,美国艺术市场也正面临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美国大选之后,美国艺术市场将会面临怎样的新局面?为了向前看,我们必须首先回顾过去。特朗普在任期之初对于富人实施的大幅减税政策致使美国国内的贫富差距达到历史新高。这就意味着,简单而言,投资人和收藏家们手里将有更多的钱,而艺术家、文化创作者、小型创意产业的所有者或是自由职业者们的收入则将大大减少。美国联邦储备系统(以下简称:美联储)于今年10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的净资产总价值为34.2万亿美元,占美国家庭财富总值的30.4%,而美国收入最低的人群的总资产仅为2.1万亿美元。

在拜登赢得大选后,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在华盛顿的自由广场聚集和游行,图片来源:Eman Mohammed

新冠疫情则加剧了这一事态的严重性。当中产阶级以及上层中产阶级的美国人可以在封锁期间选择在家办公时,那些处于经济阶梯底部的人们则遭遇了新冠疫情的沉重打击。截至11月17日,新冠疫情已经夺走了超过25万美国人的生命,并且进一步拉大了美国的贫富差距。这一现状也预示着美国社会将在后疫情复苏阶段出现“K形”趋势——乔·拜登(Joe Biden)在竞选活动中屡次提到这个词。“K形”趋势的复苏即意味着富裕人群将迅速从疫情中恢复,但低收入人群却将面临严重的经济困难。确实在疫情期间,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都拥有了显著增长。据《福布斯》报道,特斯拉汽车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财富在2020年增长了242%,而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财富则增加了650亿美元。

1%的富裕人群拥有着半数以上的美国股票和投资基金,图片来源:Federal Reserve


激增的美国贫富差距
低利率社会将使资金流向艺术品

9月8日,100位在疫情中工作受到影响的艺术行业工作者在纽约时代广场聚集游行,呼吁政府正视艺术工作者带来的社会积极影响以及他们的遭遇,图片来源:K8spelman Instagram

在过去四十多年中,即便在经济蓬勃的时期,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仍然在不断扩大,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个时期像过去四年,甚至过去四个月里的情况这样严峻。可想而知,如果不采取措施,这一形势还将继续。但是这之中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情况,那就是在特朗普执政期间,0%利率保持了相当长的时间。而同时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美联储很可能将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维持低利率。

2020年纽约军械库博览会(Armory Show)现场,图片来源:纽约军械库博览会

“富裕人群以前从来不需要面对这样的问题。历史上,富人们的做法是,用他们的钱去投资,然后依靠投资回报生活”,美国短新闻网站Axios的首席财务通讯员菲利克斯·赛尔蒙(Felix Salmon)在《艺术新闻》的“艺术一周”(The Week in Art)播客中说。“零利率的世界意味着,如果你手里有100美元,你不可能通过它获得任何收益。所以你需要另辟蹊径,寻找投资的方式。”

因此,投资者们通常会将目光转向非流动资产,例如艺术,反正也没有利息。“零利率的政府债券和一幅零利率的罗斯科(Rothko)的绘画有什么区别呢?它们都具有一定价值,并且价值可以随着时间增加或是减少”,赛尔蒙说。“你反正不能靠着它们中的任何一个过活,但至少一幅罗斯科的绘画还能让你看上去比较有文化。”


关于市场透明的追求
仍然任重而道远

2020年10月苏富比纽约全球直播当代艺术、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图片来源:苏富比

在一个饱受经济压力和公民苦难的国家中,针对开放市场的社会审查将进一步推动艺术市场中私人洽购的发生。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已经习惯在一场拍卖中看到数件高价值的艺术作品获得高昂的保证金,并且以高价卖出。在10月底苏富比纽约先后举行的印象派和现当代艺术拍卖中,两场销售中的36%和51%的拍品都获得了担保,而大多数作品则以刚刚超出最低估价的价格售出。虽然很多人都说,随着销售纷纷转向线上,这一趋势将大大促进艺术品销售的透明度,但事实却是即便在这种以直播进行的活动中,人们还是能够隐藏数字。而只要我们一直通过销售总额或是平均额来衡量市场价值,那么我们迎来一个公平市场的价值衡量标准就可谓依旧任重而道远。


“拍卖中的透明度非常重要”,经济学家、年度《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的作者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最近与《艺术新闻》的乔治娜·亚当(Georgina Adam)进行对谈时说。

2020年10月苏富比纽约全球直播当代艺术、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视频来源:苏富比


但即便是在疫情爆发之前,英国脱欧、美国与中国展开贸易战等事件激发的经济不确定性已经令拍卖市场遭遇重创。根据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拍卖销售的总价值为242亿美元,下降17%,但拍卖行中私人洽购的比例则显著上升。根据佳士得提供的数据显示,私人洽购上升了24%,销售额达到8.11亿美元(占总销售额的15%),而富艺斯的私人洽购则上升了34%,达到1.72亿美元,占整个公司销售额的19%。苏富比虽然从10亿美元小幅下降至9.9亿美元(占2019年总业务的17%),但是和2016年相比,这一数据大幅上涨了70%。


日渐严格的洗钱监控


然而,这样的“握手交易”将有可能受到更加严格的监管。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处(The US Department of the Treasury 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简称OFAC)于11月2日,也就是选举日的前一天,面向艺术市场的参与者们发放了一份咨询报告。这部报告着重强调了在与受到控制的个人或是机构进行艺术品交易时可能产生的罚款风险。该报告展示了来自美国境外的行为不良者通过购买艺术品,逃避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处的制裁并进行洗钱的做法。

在7月份美国参议院发布的关于艺术市场的报告中,俄罗斯亿万富翁阿卡迪·罗登伯格(Arkady Rotenberg )(右)和他的兄弟被指控参与秘密艺术品交易,据报告,他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左)有密切联系,图片来源:Sasha Mordovets/Getty Images

“政府通常会先发出这样的警告,以此作为政府日后采取任何措施的先决条件。这样的话,目标人群就不会指责政府没有事先发布任何与违反制裁相关的风险提示”,卫达仕律师事务所(Withers)的律师乔治·莱德曼(Georges Lederman)说。他同时指出文件中一处特殊脚注。脚注中建议“当进行市场价值超过10万美元的艺术作品交易时,请格外留心”。


特朗普执政期间

中级市场全面崩溃


在赛尔蒙看来,特朗普执政期间,艺术市场发生的最大改变就是中级市场的全面崩溃;而这也将是艺术品交易在未来至少四年中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碍。他说,培育艺术家、给予他们“事业起步契机”的小型画廊正是保持艺术市场活跃生机的关键。

位于纽约下东区的画廊signs and symbols,图片来源:signs and symbols

“人们需要再次看到艺术家们可以凭借他们的作品收取费用,而不是被当作投机的工具。即便你并不是当月‘炙手可热的非洲写实艺术家’,你也仍旧(也需要)向能够支持你的收藏家们出售你的作品”,他说。“这也是艺术市场自战后直到最近一直以来的运作模式。但是出于一些我不能理解的原因,现在的艺术市场基本不再这样运作了。”

纽约的画廊及艺术空间Assembly Room,在疫情伊始,该画廊的三位创始人由于资金原因,选择放弃实体空间,在线上推进艺术项目,图片来源:Assembly Room

由于疫情的缘故,支持新兴艺术家和事业中期艺术家的画廊正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因为联邦政府为小型企业所有者提供资助,不仅发放速度非常缓慢,且金额也是远远不够的。除此之外,由《艺术新闻》近期面向美国中小型画廊所进行的调查显示,大约75%的调查参与者都说,如果没有明年第二轮经济刺激方案的话,他们将面临沉重的经济负担,甚至有可能面临倒闭的危险。而第二轮经济刺激方案却在选举开始之前被特朗普叫停了。


而更重要的是保守派已经明确表示他们并不喜欢一个开销庞大的刺激方案。这也就意味着,当拜登于2021年1月宣誓就职时,我们能够看到用于解救中型画廊的政府资助计划的可能性将“不到1%,或者说可能性基本为零”,赛尔蒙说。(撰文/Margaret Carrigan;翻译/Laura Xue;编辑/林佳珣)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