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跨、新、喜”,ART021八大亮点全解析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62   最后更新:2020/11/18 11:24:54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20-11-18 11:24:54

来源:凤凰艺术


上周末,第八届上海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落幕。热闹与喧嚣过后,对于本次ART021,我们究竟该如何给出一个客观的评价?除却令所有人都满意的销量,又有多少被我们忽略的现场故事?

▲ 第八届上海ART021落幕,拍摄/剪辑:缪越;采访:肖戈,姚钰琛,张曦元


当我们来到艺术博览会时,究竟是为了看到什么?


在过去几年间实体画廊数量持续减少,全球艺术博览会数量剧增,甚至引发“艺博会是不是太多了”的争议。其原因就在于当下的全球化时代,人们更加需要依靠重要的集体集会和现实氛围来进行社交及社交背后的系列身份确认、市场交易与利益交换。 据统计,2019年一个艺术经销商大约参加4个艺博会,而艺术藏家则平均参与了39个艺术相关活动(包括艺术展和画廊展览)。


而在今年,这个数字由于疫情而大幅减少。在这种情况下,一直以双姝并蒂的方式存在于上海的两家艺术博览会,成为每一个人都无法拒绝的选项。

▲ ART021三位创始人合影,从左至右:包一峰、应青蓝、周大为


八年前,包一峰、应青蓝、周大为,三位并没有太多艺博会经验的人,在上海创立了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一届ART021于上海滩的中实大楼举办,当时参展的画廊仅有29家。

那时,上海的西岸艺术区还未建立、上海的高端展览也未被引进、上海的艺术市场也远没有北京完善。

八年后,疫情袭来,当纽约、巴黎、香港等地的艺术市场与艺博会几近停摆之时,第八届上海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却仍旧汇聚了来自18个国家43个城市的114家顶尖画廊参展。本着“立足本土,放眼全球”的宗旨,在上海呈现出了一种国际版图中的中国声音。

▲ 第八届ART021外观,上海展览中心


上周末,第八届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圆满落幕,几乎所有参展的画廊都表示“是销量最好的一年”

今天,巴塞尔官方宣布,原定于2021年3月举办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在11月17日宣布延期至5月21日至23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

两相对比,疫情之下,ART021似乎转危为机。然而ART021这次的成功绝非偶然,实则关乎于其一直以来对本土画廊的关注、对本土藏家的培养、那份未曾改变的力图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不断完善的初心。


在这里,艺术不但从上海走向世界,更从美术馆走进大众。ART021的各种跨界合作,吸引了众多并非艺术圈内的专业认识前来看展。


ART021艺术博览会除了承担推动艺术市场不断完善的功能,还起到了对公众的艺术教育作用。如今,ART021早已成为一张上海名牌、一个国际窗口。

▲ 第八届ART021现场


全球艺博会之首巴塞尔艺术展之所以能吸引众多藏家,其秘诀在于将艺博会打造成一个“购物中心”,集艺术、时尚、派对于一体,而ART021正朝着这个方向在发展。


“凤凰艺术”为您带来总结之前,在这里愿先为您呈现几位画廊主们的独家采访。以此站在第三方角度,还原参与者们在此次ART021的体验。


李曦
高古轩画廊艺术总监

高古轩展位


今年ART021整体销售给人带来很多惊喜,高古轩是第六次参展,从场内销售和客人反馈而言,今年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高古轩这次参加了西岸艺博会,也参加了ART021,那边是艺术家群展,这边是艺术家个展,策展不同。


贾蔼力的作品价位区间稳涨。今年藏家群体有变化,是国内各个地区藏家到来最齐的一次,有来自北京、山东、成都、深圳、南京等地的藏家,阵容强大。其中不乏一些年轻藏家,他们很活跃,也有一些艺术机构来收藏。今年藏家们当场下单的很多,但由于我们现场作品有限,现场作品已经接近售罄。于是有很多藏家留下联系方式,希望之后能够拥有贾蔼力的新作,进入了等待名单中排队。


我们这次在ART02的贾蔼力个展原计划是今年在欧洲做的,因为疫情改变计划拿到上海来做因为去年我们在纽约21街画廊做的贾蔼力个展反响非常好,说明国际顶级画廊对中国艺术家也十分青睐。


这一次我们在ART021的策展、布展,都是按照美术馆级别来操作的,现场讲解也按照美术馆模式,要求没有销售要求,只希望可以给藏家们带来更好的综合观展体验。我觉得疫情对欧美艺术市场影响还是很大的,但是中国这边真是风景独好。


Wendy Xu
白立方画廊总监

▲ 白立方展位


ART021这边已经销售出近大半的作品,由此可以看出中国藏家其实对秦一峰老师的作品还是有肯定,很喜欢的。


我们与往年一样参加了ART021和西岸艺博会,但带来的作品不一样。我们画廊在西岸艺博会展出的主要是欧美艺术家的作品,整个市场对于那些艺术家前期都有所了解,所以从开幕到目前为止销售得很好。


而ART021做的是中国艺术家秦一峰老师的个展,去年香港白立方画廊曾举办过他的个展,有很多内地的观众其实并没有机会到现场参观他的作品。所以此次白立方借ART021的机会,把秦一峰上次展出的作品和新的系列作品带到了上海,目前已经有百分之六十几的作品售出。


王贝莉
卡迈勒·梅赫隆画廊亚洲总监

卡迈勒·梅赫隆画廊展位


我们只参加了ART021,今年比往年好太多了。

开幕第一天,我们卖掉的都是大件作品,之后几天卖的就是几件小的绘画类和小的雕塑类作品。但是我们也有些没有带到展位上来的作品,藏家从我们的库里有订。最终卖掉了60%-70%,销售额大约为80-90万美金。这次最受追捧的有利亚姆·埃弗里特(Liam Everett)这类艺术家,丹尼尔·布伦(Daniel Buren)也有卖。

今年有新的藏家群体,来自深圳的藏家,也有来自二线城市如厦门等地的藏家开始入局,国内各个地方都有。我觉得藏家的兴趣点还是集中在颜色比较丰富这样的作品上,可能对于装置类、极简主义类的作品的兴趣需要慢慢培养,大部分藏家还是在买一些比较具象的绘画类作品,对于大胆一点的媒介创新的作品感兴趣的还是蛮少的。

当然,也有像龙美术馆王薇馆长这种拥有艺术史知识的藏家会买一些极简主义作品,比如收藏了丹尼尔·布伦的作品,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希望能有更多像薇姐这样有品位,有国际视野的藏家。”


01

那些国际的蓝筹画廊与中国艺术家


国外顶级画廊纷纷带来中国艺术家个展

高古轩展位,贾蔼力个展

虽然由于疫情的影响,国外有一些画廊未能到场,但那些来自国际的顶尖画廊——美国的高古轩与卓纳画廊、英国的白立方、意大利的常青画廊等均系数到场


值得特别提及的是,本次在ART021,许多这些国际画廊都选择以中国艺术家的个展进行参展如高古轩带来了贾蔼力的个展、白立方带来了上海本地艺术家秦一峰的个展、常青画廊带来了陈箴的个展。

常青画廊展位,陈箴个展

白立方展位,秦一峰个展

常青画廊在ART021的“个展战略”已稳定延续到第三年,前两年的主人公分别是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和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这似乎恰好回应了ART021“立足本土,放眼全球”的宗旨,在上海呈现出了一种国际版图中的中国声音。


02

那些青年艺术家与年轻的画廊


选择青年,是否冒险?

量子画廊参展作品:张钊瀛,《书信-蝙蝠侠,罗宾,小丑》,60 x 80 cm,布面油画,2019-2020

BEYOND公共展览项目中展出的黎薇作品,第八届ART021现场,2020

在本次ART021的展览现场也呈现了许多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如量子画廊带来了张钊瀛绘画系列作品。在以“新世界”为主题的系列作品中,艺术家幻想了科技飞速发展背景下的芸芸众生,以及未来元素所挟裹的“荒诞”内核。


在本次ART021的BEYOND公共展览项目中,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将此前在画廊北京空间举行个展的艺术家蔡磊和黎薇的作品带到上海现场。黎薇的仿真人作品、空间内未曾停下的小车,将ART021的这个空间,最大程度地打造为了一个美术馆式的呈现。

梁浩, 《 Marianne C.Taylor 》整套系列, 布面油画, 100 x 150厘米(中), 40 x 40厘米(右), 2018. 图片致谢艺术家与無同空间

除了青年艺术家,此次ART021还选择了一些年轻的画廊。如APPROACH单元中,2018创立于中国香港,而后在湖南长沙开设展览空间的无同空间。


而APPROCHA单元本就旨在聚焦新锐画廊,这更突显了ART021"扶植中国当代艺术、培养本土优秀藏家"的使命。


03

那种与时尚的跨界


在艺博会买奢侈品?

宋冬,DIOR LADY ART #5艺术家限量合作系列“窗包”

在艺术博览会现场买奢侈品究竟孰对孰错?探其究竟,其实无关对错。艺博会的本质是一场商业活动,是区别于专业的艺术展览的。如若空谈学术、理想与艺术观念,实则是对艺博会的发展不利的。只有成熟的商业模式,才能让艺术博览会一直进行下去。


自20世纪初,以商业利益为考量的艺博会诞生于德国以来,就一直在不断地推进着艺术市场的发展。而不断完善的艺术市场,必将反推当地艺术的繁荣,毕竟没有一个行业是靠情怀便足以支撑的。既然艺博会是一次艺术与商业的结合,那我们为何要排斥艺博会上的多重跨界合作?

艺术家丁乙与轩尼诗的合作

FENDI中国区艺术大使谭卓

本次ART021带来了DIOR LADYART#5与来自十个国家的十位艺术家共同合作款、轩尼诗与丁乙的合作以及FENDI中国区艺术大使谭卓创作的Baguette手袋艺术装置等


诚然,时尚总是比艺术拥有更高的流量。这份“流量”,其实就是更多的了解与关注。如若有更多的人,因为关注时尚而走进ART021的展厅又何妨?如果连艺博会,都不能吸引更多的大众接触艺术,那艺术要永远存在于某种与社会距离很远的亭台楼阁之中吗?

3125C Galleria展位


此次与时尚的合作,还有一个小小的彩蛋。首次参展的3125C Galleria选择了纽约艺术家凯莉·玛丽·比曼(Kelly Marie Beeman),这位艺术家常年游走于时尚圈,此次展示的新作反映了其在疫情时期的怀旧与思考,开幕首日销售就已售罄。

而值得一提的是,该画廊的幕后老板是已多次跨界艺术的潮流明星陈冠希。


04

那个来自中东的画廊


Dastan's Basement

Asal Peirovi, Untitled, Acrylic And Ecoline On Linen, 117x94cm

Dastan's Basement是一家来自伊朗的画廊,致力于全方面的关注伊朗的先当代艺术。虽然这个画廊对我们来说有些陌生,但它是中东地区最活跃、最有影响力的画廊

而此次能参加ART021更是一次不易的行程。据主办方介绍,该画廊今年全部画廊人员(除一人外)都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但仍坚持参展。

Sepand Danesh, Sssssnake, Acrylic On Canvas, 120x90cm

Dastan's Basement属于本次ART021的DETOUR(“绕行”)单元,而这一单元旨在拓宽艺术视野,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带来更多元的艺术。

今年的DETOUR单元一共邀请了5家画廊,除Dastan's Basement还有来自巴黎的Balice Hertling、来自美国的尼克典姆画廊(Nicodim Gallery)、来自北京的Tabula Rasa画廊、以及来自上海的Gallery Vacancy.


05

那批日益年轻的新藏家


“新藏家”开始崛起

“后疫情时代下的艺术财富管理论坛”

“新藏家”、“越来越多的年轻藏家”是各个画廊主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提到的关键词。虽然由于疫情,到场的海外藏家数量减少,但国内的新藏家群体似乎有着更强的购买力。


ART021的现场,由中金财富与中央美院管理学院、AMRC艺术市场研究中心联合推出的《2020中国艺术财富白皮书》发布。结果显示,虽然中国市场对艺术财富的认识尚有提升空中国的新经济、新动能正推动着新富人群体的快速崛起。在这个群体中,职业金领和二代继承人的比例在逐年攀升,其中很多人有望成为新的藏家。

ART021艺术总监周颖接受“凤凰艺术”采访

ART021艺术总监周颖在接受“凤凰艺术” 采访时也说道,或许疫情之下催生了一批新的藏家和新的收藏习惯。她认为,“疫情可能把大家的一些生活方式改变了,大家可能在家里对自己的收藏进行梳理、也可能对他们喜欢的艺术家研究的更深,这也促成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向一个更好的方向发展。”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位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始人郑林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表示,“今年的藏家群体有变化,能感觉道一批更年轻的藏家介入了。再有就是来自南方,特别是深圳地区的藏家群体,觉得他们越来越有购买力,这与我们三年前的预判是一致的。


06

那些亮相的拍卖行


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的打通

永樂·中国艺术品大展,上海站ART021展览现场

在本次ART021的现场,拍卖行也作为重要的参与方亮相上海展览中心。


永乐拍卖带来了“中国现当代艺术·重要文献特展”,在超过1200平的展位上,梳理了从20世纪早期油画板块到当代艺术板块的众多重要节点性艺术家——包括赵无极、吴冠中、刘小东、曾梵志等人一些珍贵作品

保利拍卖与富艺斯联拍

富艺斯与保利在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各自具有不同区域的优势与影响力,两大拍卖行将通过此次空前的合作,各施所长,增强并拓展彼此的全球业务。


07

那些画廊的“喜”


全部成交?换了一批作品?已经开始销售北京空间的作品?

画廊成交情况的好坏也的确是一个艺博会是否受欢迎的评判标准之一。在ART021现场虽然会难以区分艺术、商业、时尚、生活的界限,但是依旧可以从这些画廊们的销售情况得知,这场盛大的艺术狂欢节始终都有着高额的“金钱交易”。此次ART021销售情况似乎出乎意料的好,不论是从参展方还是闲逛的“路人方”都能听到一句话:卖的特别好。


同样,从各方销售数据可以得知,疫情原因并未造成上海艺术市场的停滞,反倒因为疫情的原因使更多的藏家、入门级艺术爱好者得以拿出大笔资金进行艺术品投资与保值。

贾蔼力,《带你一起上雪山》,2020年,油彩 画布, 65 3/4 x 98 7/16英寸(167 x 250厘米)© 贾蔼力。摄影:杨超摄影工作室


此次高古轩也同时参加了两个艺博会,ART021的最终成交情况非常的好,现场作品全部售罄甚至已经有藏家在场外提前排队预定艺术家贾蔼力的新作。

白立方展位图

白立方向“凤凰艺术”透露时表示,此次借ART021的机会,将秦一峰上次展出的作品和新的系列作品带到了展会上,截止采访时间为止已有60%多的作品售出。作品价位从5.5万美金至15万美金不等。

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约翰·罗宾逊》,2014年 布面油画 52 x 40.1 厘米

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无题)催化剂》,2018年 布面油彩及石墨 260 x 230 厘米


在本届ART021,卓纳画廊表现非凡,仅在前两日VIP预览日结束时便以基本全部售罄,包括哈罗德·安卡特(Harold Ancart)、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米凯尔·博伊曼斯(Michaël Borremans)、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约什·史密斯(Josh Smith)、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等多位艺术家的20多件作品,总价值近560万美元。

约翰·M·阿姆利德,《蓝腮太阳鱼》,2020,布面综合材料,170 x 120 x 4 cm,66 7/8 x 47 1/4 x 1 5/8 inches。© 约翰·M·阿姆利德 – 致谢艺术家和阿尔敏·莱希

沃恩·斯班,《白日梦》,2020,布面油画,147 x 142 cm,57 7/8 x 55 7/8 inches。© 沃恩·斯班 – 致谢艺术家和阿尔敏·莱希


另一家国际画廊莱希·阿尔敏销售状况也十分可观,基本全部售罄,售出的作品包括约翰·M·阿姆利德(John M ARMLEDER)、彼得·哈雷(Peter HALLEY)、特西奇与米尔(TURSIC & MILLE)、肯尼·沙尔夫(Kenny SCHARF)、沃恩·斯班(Vaughn SPANN)等艺术家的作品。

利亚姆 · 埃弗雷特 / 《无题(nabi)》,2019 / 墨水,丙烯颜料,盐,酒精,布面 / 228.6 x 203.2 cm  © 卡迈勒 · 梅隆赫画廊
利亚姆 · 埃弗雷特 / 《无题(kipepeo)》,2019 / 墨水,丙烯颜料,盐,酒精,布面 / 228.6 x 203.2 cm  © 卡迈勒 · 梅隆赫画廊


卡迈勒·梅赫隆画廊的销售情况也非常好,在开幕第一天销售出数件了大件作品,之后几天有部分小的绘画类和雕塑类作品售出。截止采访前已销售出近60%的作品。总销售额在八十万至九十万美金左右。其中最受追捧的艺术家有利亚姆•埃弗里特(Liam Everett)、丹尼尔•布伦(Daniel Buren)等。

艺·凯旋艺术空间展位

白石画廊展位


白石画廊此次售罄了38件作品,总销售额大约在80万美金左右,与以往相比销量上升。艺·凯旋艺术空间与往年相比,今年明显涨幅。售出的作品包括朱德群、方力钧、梁缨、杨黎明、许洪祥、张凯等艺术家。总成交额在600万至700万左右人民币。画廊方还透露在预售时与VIP日基本已经完成了50%的销售。


香格纳画廊此次销售60%-70%的作品,总成交额在500万元以上。唐人艺术空间则表示今年销售很好,成交作品大约为60%至70%,具体还未统计,总成交额在百万元左右。马凌画廊截至采访前已售出五、六件作品。


在疫情过后的经济低迷趋势下,本届ART021还是拿出了令人惊喜的成绩。无论是欧美蓝筹画廊,还是本土画廊,似乎都从未想过这意外的“喜”。


08

那些展厅的花花草草


你知道花莺草的花语吗?

ART021现场的花莺草

植物向来是“造梦派”装置艺术的原材料。所谓“造梦派”,其重要形态便为尝试制造一种人类的“梦境”,其表现形式也和梦的三大构成差不多:视觉信息首当其冲;设计组合材料和空间;各个元素安排都充满象征意味

而在ART021的现场,除了汹涌的人潮和琳琅的艺术品,不知道有多少走进上海展览中心的人注意到了场内的一抹抹绿色——花莺草。

ART021现场的花莺草

花莺草的花语是“美好的开始”,而这一抹绿色是花装置设计师张杰《黄莺》草丛


花装置设计师张杰分享:“在大家看来,黄莺也许只是路边一枝普普通通的黄花,连名字都不被记得,或许还被视作杂草。我正是希望通过花装置来重新建构植物和环境空间恰逢其时、恰到好处的共生关系。”


在今年,许多并不成功的线上博览会告诉了人们:(任何一场艺术活动)所强调的体验感并不完全是体验作品的细节和感受,而是体验艺术世界的密切且重要的联结:


同一时空下的共同在场,博览会现场的气氛与小竞争,呼朋引伴式的巡场,与许久不见的好友畅聊,丰富多彩的afterparty,以及对于作品和艺术家细致入微且面对面的观察......这些都是一场博览会除了展位作品外的“重头戏”。同时,现场人气与平台服务,对城市居民的引导和带动,以及对年轻艺术家和公众的支持,都是评价一场博览会是否足够具有吸引力的重要指标——而巴塞尔艺术展,便是凭借这种种的优势,树立起其在全球艺术版图中的重要位置。

第八年,ART021仍在路上。


立足本土,吸纳全球;


也保持年轻、日益成熟;


我们有理由相信,ART021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走得更远。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