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位艺术家用艺术让人们走出“孤岛”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71   最后更新:2020/11/17 13:23:36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20-11-17 13:23:36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保时捷公共艺术疗愈展览“没有谁是一座孤岛”,邀请刘建华、马海蛟、陆平原、龚剑、郑达和王欣6位艺术家参与创作。


11 月 12 日,由保时捷中国与上海市文社艺术基金会(Cc 基金会)共同主办、ART021 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倾力协办的“愈”见新境——保时捷公共艺术疗愈展于沪开幕。此次展览汇集了6位艺术家的作品,讨论了突发卫生公共事件所导致的全球性危机问题。

“愈”见新境——保时捷公共艺术疗愈展暨 2020-2021 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双年评选”于上海展览中心启动


同时,新一年度的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双年评选”也正式拉开帷幕。此次开启的评选升级了原有的评选机制,邀请更多国内知名艺术家、策展人、学者和媒体加入,以开放的心态共同打造新一届当代艺术评选,助力更多优秀青年艺术人才在创作的路上越走越远。“我们很欣慰地看到艺术疗愈展得到了众多艺术家的支持和参与,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向我们展示了艺术所拥有的疗愈能力和承载的社会责任,”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联合创始人应青蓝女士表示。

ART021 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联合创始人应青蓝致辞


保时捷还与相关机构共同推出一个与展览同名的“‘愈’见新境”艺术疗愈小程序,微信用户可以在上面回答一些测试问题/进行涂鸦活动并观看线上展览,通过与艺术的接触与感受缓解生活中所遇到的情绪压力。“此次特展作为艺术疗愈项目的延续,是保时捷‘溢彩心‘企业社会责任项目在艺术领域的一次创新实践。本场特展之后,我们还计划在武汉开办巡展,让艺术给更多人带去温暖与抚慰,”保时捷中国传媒公关副总裁唐凤靓表示。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以“没有谁是一座孤岛”为主题的保时捷公共艺术疗愈特展


此次艺术疗愈特展以“没有谁是一座孤岛”为主题,邀请刘建华、马海蛟、陆平原、龚剑、郑达和王欣6位艺术家参与创作。他们的艺术作品通过瓷、影像、声音装置、绘画等媒介,内容涉及全球疫情期间的自我反思、对社会和环境问题的担忧、以及重新思考人与自然和宇宙之间的关系。


刘建华,《雾凇》,瓷,尺寸可变,2012-15



特邀艺术家刘建华用高温烧制的瓷为媒体,制作了几件被霜雪堆积的树枝。这种拟态所传达出的是一种冰冷的心理感受,唤起了一种白茫茫的自然景观。自然界的雾凇作为一种低温时空气中水汽直接凝华成的乳冰晶沉积物,却是由瓷土和釉在高温中烧制而成,这种材料的矛盾是刘建华一直所追寻的视觉语言。


郑达,《数据池》,综合材料装置,220 x 70 x 95 cm,2020


郑达对于人类当下的数字化生存保持着持续的兴趣,其多数作品都会涉及到“算法”和“数据”关系的讨论。此次展览中的作品《数据池》借用了一个关于数据存储与处理的概念,以跨媒介艺术装置的形式呈现出来。该作品将看不到的数据以自然中水的感知方式表现出来,当螺旋桨开始急速旋转的时候,被风“吹皱”的波纹就在液晶屏中一圈一圈地展开;可以被听觉所捕捉的风,其参数经过计算机解析并转译成为视觉可见的“水”,电子赛博格映射自然的同时也进入了物理空间。这种感受在疫情期间也十分明显,数据流中的“二维码”定义着我们的身份,“算法”也正在2020年构成一种新的现实。


陆平原,《无题(一个被遗忘在冰箱的雪糕)》,旧冰箱、 音频播放器材、耳机、乐谱、塑料,80 x 80 x 150 cm,2020


陆平原认为“写故事”是人类本能的表达方式,一直在思考如何在当代进行故事创作并以艺术的形式呈现;但是在此次展览中他却为观众带来一首由自己作词、作曲的音乐,名为《无题(一个被遗忘在冰箱的雪糕)》。这首歌曲的简谱由两只塑料手捏住纸张的一角、固定在一个真实的冰箱拉门上;冰箱的侧面悬挂着一个耳机,戴上它可以听到由童声合唱的音乐。这件作品源于艺术家曾经创作的一件大型雪糕雕塑作品,他想表达的是一个雪糕在寒冷和孤独之中被人遗忘在冰箱的情绪。这不禁想起那些在隔离中而被遗忘的个体,他们是否听到过抚慰人心的音乐?


马海蛟,《如果把绿色删除,如果开始关心植物》,两室放映双屏高清晰录像,颜色,4:3, 9’和11’,循环播放,尺度可变,2020


对马海蛟而言,创作是有一定的时间与空间跨度的。但是在隔离期间人们的活动空间被限定、任凭时间在眼前流逝。马海蛟此次带来的两段影像作品以人们最为渴望的绿色植物为中心,使用镜头与镜头之间的蒙太奇与位置关系来表现一种自然化的视觉感受。这两段影像作品把握了特殊时期人们内心的真实诉求,也触及了人与自然最为深刻的链接议题。此外,在身体与植物的互动中,一种私密的情感裹挟着个体的记忆与经验,也唤起了观众对于“日常性“的感知。这个系列的作品延续了艺术此前对于“人物与风景”计划的思考,传达了一种普遍化的感同身受。

观众在观看龚剑的作品《二向箔,5》

龚剑的作品,左《二向箔,5》和右《二向箔,7》


龚剑的架上作品使用了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作品《三体》中出现的一种武器的名字,“二向箔”专门用于清除位于结构复杂的多行星恒星系统的弱小文明。而以此视角观看作品,可以推测出艺术家实际上是在描绘“二向箔”清除行星的场景。艺术家的作品很像是一种色彩的涂鸦,向观众提供了一个与日常经验不同的事物;而实际上,龚剑的作品直指“生存权力”这一话题,对于人和宇宙的关系进行了一种抽象绘画式的思考与展现。隔离让人跟周遭的世界之间产生了一种阻断,谁能够决定人类的生存成为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这就是艺术家所要展现的生命图景。

王欣位于上海展览中心的艺术装置《临时隔离屋》


“隔离”一词不论怎样表述都会让人不寒而栗,被限制的身心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而愈发疲惫。而对于持有专业催眠师资格证的艺术家王欣来说,她长期关注人类潜意识与人的生存状态,试图通过空间的新建与改造回应这些心理问题。此次展览中她创作了3件名为《临时隔离屋》的作品,分布在上海展览中心、上海陆家嘴中心L+Mall和 TX 淮海|年轻力中心三地。王欣此次创作也取感于人们童年时的陪伴物:女孩子喜欢的布娃娃与男孩子偏爱的秘密小屋,用被毛绒玩具所填充的玻璃小屋抚慰人们在隔离时独自面对的心理;而这其中也包含着对于技术发展与环境变化问题的思考,即艺术的价值和功能。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