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报道本届上海艺术季:对世界其它地方来说难以想象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60   最后更新:2020/11/17 13:13:30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11-17 13:13:30

来源:artnet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xiàn chǎng单元,塞莱斯特·布谢-穆日诺呈现的作品《矿物现实》,2020
图片:Lawrence Lu. © Céleste Boursier-Mougenot / ADAGP, Paris. Courtesy Paula Cooper Gallery, New York


*本文原文面向英文读者,作者为Eileen Kinsella和Nate Freeman


八个月的隔离和旅行限制导致让全球几乎所有大型艺术博览会取消或者延期,上周,上海艺术周的参与者们做出了继续推进艺术活动的大胆决定。一年一度的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以下简称ART021)于上周四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而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则早一天在离中心稍远的西岸文化走廊开幕,两者都是面向真人的实体线下博览会。

而就在开展之前,这座城市也因为一些新的阳性病例新闻而稍微有些紧张,而艺博会的组织者也是押注一把,因为极小的感染率还是足以吸引当地藏家来线下看艺术——而且这些藏家都准备好花钱了。

对画廊主们而言,这也是一次信心的飞跃,他们今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依赖PDF和线上展厅,所以这次,他们不惜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亲自到场。

卓纳画廊在ART021上的展位,2020
图片:Image courtesy D**id Zwirner Gallery


大投入

Nick Buckley Wood是Thaddaeus Ropac画廊的亚洲总监,从香港来到上海——相当于从纽约到芝加哥的航班长度——降落后必须在酒店隔离两周。他每天吃三顿标准供应的饭菜,按照时间测量体温。

Wood说:“我以后会积极避免再次隔离。”

他表示,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线上活动后,能够参与一场线下实体艺博会,即便要提前隔离一段时间也是值得的:“我们听说,上海和韩国控制住了疫情,商业和社会生活已基本恢复正常,只是还会有严格的入关规定。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我们的销售额一直在下降,所以只要不危及安全,我们就决定参加这个活动——任何的线上销售展厅都无法与和藏家一起站在艺术品前讨论的体验感相比。”

当然,在之前,艺博会的执行可能相对还没有那么复杂,但现在,它需要经过各种事宜的考量,包括城市疫情防控的状况,每位参与者的健康,以及在流动性有限的情况下如何保障艺术品的运输。

“在过去,不能参加艺博会是不可想象的,”卓纳画廊香港空间的高级总监许宇告诉artnet新闻。画廊在ART021展会上有四名工作人员,他们抵达后必须隔离14天,返回香港后也要隔离14天——要知道,这将近一个月的自我隔离,只是为了参与这样一个为期四天的展会。

“我们已经投入了大量时间,”许宇说。

贝浩登在ART021上的展位,2020
图片:JY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and Perrotin. ©2020 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更多的挑战

在隔离的情况解决之后,各家画廊还必须应对下一个大挑战:艺术品的运输。

“航班减少了,所以成本可能更贵。我们提前的计划帮助我们应对了物流方面的挑战,”高古轩负责艺博会方面的经理Olga Rosen说。这次,高古轩动用了一支精简的团队,展示了中国艺术家贾蔼力的一批新风景绘画,目前这些作品几乎售罄。

许宇说,疫情下的限制促使画廊“更理性地分析应该在展会上展示哪些艺术品,以及当地市场的发展需要哪些作品,因为我们无法像平常那样运输那么多作品。”

这是自今年三月以来在全球举办的第一场大型实体艺博会,画廊也从中受益——因为他们不必在弗里兹、FIAC和全球其他大型艺博会上“分散库存”,而是可以拥有更充分的作品选择空间。

被压抑的需求对生意有利。许宇如此说,尽管部分需要跋涉而来的藏家缺席了,但一些大陆机构,如龙美术馆等,都在购买多件作品。

截止ART021 VIP预展结束时,卓纳已经卖出了大约20件作品,包括哈罗德·安卡特(Harold Ancart)、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米凯尔·博伊曼斯(Michael Borremans)、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约什·史密斯(Josh Smith)和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总成交价为540万美元。

许宇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进入艺博会必须戴口罩,参观者必须出示自己的健康码,并填写健康声明表——这感觉很安全。总的来说,现场气氛还是很愉悦的。”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xiàn chǎng单元,塞莱斯特·布谢-穆日诺呈现的作品《矿物现实》,2020
图片:Lawrence Lu. © Céleste Boursier-Mougenot / ADAGP, Paris. Courtesy Paula Cooper Gallery, New York


更加本土化


有工作人员驻扎在上海的画廊在后勤方面就有了一些便利。2019年夏天加入Paula Cooper画廊的庄楷,这次主要负责策划画廊在西岸的项目——在B3馆展示了塞莱斯特·布谢-穆日诺(Celeste Boursier-Mougenot)的一件装置作品。

Paula Cooper画廊的一位代表表示:“现在,各种事情的推进节奏变慢,但我们为此做了计划,给自己留出了很大的余地来应对潜在的延误。”最后,多亏了数小时的电话、微信沟通,以及画廊、艺博会组织者、供应商和艺术家本人的Zoom沟通,这件作品“完全算是在现场制作”并落地了。

阿尔敏·莱希画廊也依靠当地员工参加这两个展会,去年画廊在上海外滩开设了一个空间。莱希表示,这两件事“为上海创造了一个文化时刻,在今年感觉尤其有意义。”除了在西岸举办洛杉矶艺术家韦斯·朗(Wes Lang)的个展外,还在ART021呈现了一场群展。

立木画廊在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的展位,2020
图片:Photo courtesy of Lehmann Maupin

画廊卖出的作品包括Leelee Kimmel、Vaughn Spann和李青的作品,每幅售价在5万至8万美元之间,还有Kenny Scharf的作品,每幅售价在10万至15万美元之间。在西岸美术馆,韦斯·朗的一幅画作以2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两幅纸上作品以2.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立木画廊也得益于一位身在大陆的画廊代表许冉冉,由于中国对疫情的有力应对,许冉冉能够轻松地前往上海——在过去六个月里,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没有经历病例数量的激增出,积极的地理追踪应用程序使零星的阳性病例在产生更大的影响之前往往就被成功隔离。疫情最开始爆发于中国,但目前为止总共只有大约九万例病例。(美国的确诊病例为1060万例,但总人口不到中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这就是为什么,一旦到了上海,那些从大陆之外的地方来的人就像处在一个“泡沫”中:参加一场摩肩接踵的艺博会上,或者一个气氛特别好的活动——比如上海Prada荣宅中Alex Da Corte的新展览——这种能吸引大量参与者的艺术活动对于世界其它地方而言简直难以想象。

Prada荣宅“Alex Da Corte:橡胶铅笔恶魔”展览现场,2020
摄影:Alessandro Wang

总的来说,共识是明确的:现实最说明问题。

“我们仍致力于参加世界各地的重要展会,因为这种面对面的互动是我们商业模式的一个关键部分,”白立方驻上海的亚洲总监周晓雯表示。这就是为什么这家总部位于伦敦、在香港设有空间的画廊加倍努力,同时参与西岸和ART021展览的原因。在西岸,藏家们抢购Georg Baselitz、Tracey Emin和Theaster Gates的作品;在ART021,秦一峰个展的四件作品在开幕当天售出。

不过,目前而言,这两个实体艺博会还是主要面向亚洲的艺术圈和亚洲的藏家。在明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非中国籍公民要进入中国可能还是会很困难。由于疫情在世界各地迅速蔓延,中国已停止向外国人发放工作签证。

白立方画廊在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的展位,2020
图片:Photo courtesy of White Cube

因此,上海这两个艺博会的成功举办并不意味着我们回到了以前那种国际化的艺术生态中。Thaddaeus Ropac的Wood说,他目前计划参加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如果这个展会明年能够举行的话),还将参加推迟到明年5月举办的台北当代艺术展。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这种状况可能要维持到疫苗投入使用之后。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