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与城市核更新 | 艺术主题化商场4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0   浏览数:64   最后更新:2020/11/16 21:18:43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20-11-16 21:18:43

来源:消费Ba


“艺术+商场”解构辞典

Downtown 城市核/市中心

Activation 激活

Overwhelming 压倒性

Collective Mind 集体心理

Mirror 镜像


艺术-商场在中国的历史,上海淮海路可以说占去了一半。无论是在内地开启艺术展进入商场的上海广场,还是后来作为行业标杆的K11,或是今年突然爆得大名的TX淮海,都成为了中国都市消费时代的关键节点。空间地理上的毗邻又决定了它们彼此之间的相互较劲,争夺这个时代最时髦的消费人群。作为TX淮海《野蛮院线》展和《上海广场》展的学术顾问,同济大学教授陆兴华认为,城市核目前缺乏自我再生能力。当代艺术使年轻人重新聚集于城市核,并逐渐培养出年轻人的集体心理。


城市中国研究中心=UCRC

陆兴华=陆

城市核的再生


UCRC:我们发现TX淮海的定位比较特别,强调说不是商场,而是叫年轻力中心。


陆:这里原来是华亭伊势丹,后来做不下去了,就被一位香港老板整个租下来。“年轻力”是策划人周大为先想到的,要打造一个面对城市青年的综合性消费空间,定位就是与政府倡导的城市核振兴或城市核再生走到一条路上,使当代艺术成为这一进程的一部分。

因为我们看到,(上海)城市核目前已经没有自我再生的能力了。把当代艺术放进去以后,再把城规、把哲学放里面,也许能够重新激活它。所以我们自己也把TX淮海当作城市核更新的一个实验项目,虽然并不是区政府或淮海路街道要我们这么做。现在的文化部门对城市核振兴的手段全都用过了,那现在我们也用当代艺术来试试看。


△ 改造前(华亭伊势丹)与改造后。
Courtesy: sohu.com


UCRC:之前的手段都有哪些?


陆:就是那些很经典的东西,比如邀请一些国内有名的设计师、文创产品、戏剧项目来驻扎,还有就是跟旅游项目结合。我们这一次不止是在这个楼里面做,而且还发动大家多方面地做,常规的套路在各地都试过后,我们可以继续发明。当代艺术被用过了,但我们可以发明新的手法,这也是艺术展览对我们的要求。

TX淮海内外景
摄影:宋敖


TX淮海在这方面我们自己觉得蛮典型的。我们认为,市政府、区政府会慢慢醒过来,将当代艺术当作城市更新的一种可利用的力量。就因为,街道里面、城市里面能够用的文化创新的可能性都用光了,当代艺术能够发明出新的城市性。《野蛮院线》展览就特别明显。如果你请几个艺术家去搞展览你可能没有底气,那就依托没顶公司这样的艺术公司,他们能向国内很多藏家、美术馆借著名艺术家的作品来展。在上海搞一个国际性的、高档次的艺术展览现在也很容易做到了。

△ 《野蛮院线》现场
摄影:宋敖


城市空间通过艺术界面走向全国


UCRC:TX淮海现在还有很多空间没有开放。


陆:城市核有大量的空间,但却空置着没有内容。那么,当代艺术就可以提供很多东西来充实它们。大学生如有一个城规项目、建筑项目、或者艺术项目,或者实验性的创业项目,我们可以把空间免费给他们用,他们可以将这个当成半商业、半艺术来搞。国内最先锋的年轻设计师,把它们不太好卖的东西,直接放那卖好了,租金是很低的。

△ 有待利用的空间
摄影:宋敖


△ 滑雪项目


现在里面搞了一处滑雪项目,这座楼的主要的商业活力是滑雪场和相关设备的推销。在已经可以把整座楼的成本都消化的情况下,就邀请国内设计领域的新锐进来开工作室和产品出口,所以里面有很多新的商业模式在。这是TX淮海的经营模式。市政府应该多关注这种真正在做空间创新的地方。


过去政府搞了田子坊这类空间,但档次始终不高,文创产品这些东西也没有全国性的穿透力。当代艺术却有这个穿透力,像徐震®和没顶公司这样机构对展览的全国性发布,是很有渗透力的,比通过大众媒体来发布,要省很多很多的成本。要知道,当代艺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它是一个以全国的艺术界做为话语-实践场地的,所以说,一个商场、一个街区、一个城市可以通过当代艺术界这个界面,直接向全国发布,而被推到全国视野之中。这就是当代艺术、商业、城市空间三者之间的叠加关系。城市核振兴为什么不来利用这种资源呢?



《上海广场》展,“把激情的商业做大”。
摄影:宋敖


当代艺术在商业面前有压倒性的力量


UCRC:那么,艺术和商业空间,谁更需要谁?


陆:就拿《野蛮院线》展的海报来说,TX淮海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的平面设计。艺术家对平面设计和空间设计的要求非常高,平面和空间设计师就会收到很多修改意见,因此比商场自己的平面设计要好得多,等于是将当代艺术的图像生产方式强加到商业空间里来了。


商业空间能向当代艺术展览学到很多,会知道平面设计和空间设计里大有文章,这是当代艺术展览在商业面前有绝对压倒性的力量的原因之一。你别看这个海报,这个海报是非常高档的,它里面的细节一定是懂行人才看得出。

《野蛮院线》展巨幅海报

TX淮海部分展览、活动海报


UCRC:所以,是众多艺术家,再加上一个很优秀的设计师,在这个展览中,成了商业空间的发光点?


陆:是的,一般的公司不会这么去做。二十多位画家、雕塑家撑起了压倒性的新的平面设计和空间设计。艺术展览的空间设计也是对商业空间的亵渎式使用,对于后者也有示范意义。


利用当代艺术时,商场只要拔高其宣传档次,就觉得够了。TX淮海附近还有个K11,专门搞艺术式的购物氛围,要把艺术和商场紧紧地连在一起,还要提供很多的文化产品。TX淮海的老板不搞这种,而只要上海最靓的、最有档次的艺术展就行。他相信用办展览来拔高商业空间的档次。这也不是引流。做一个展,很多人会顺便进来买,这个当然造成了引流,但这个不是目标,目标是让当代艺术以后在这里常规地出现,与上海的各种艺术空间处于同一个档次,模糊掉商业空间和艺术空间之间的区别。如果这真的能拔高商业空间档次,就可能是资本的唯一要求。这说不定也是著名商业空间的一条前路。


当代艺术家的品牌比网红更持久


UCRC:户外的大型装置“花脸雪糕”展后继续保留,似乎成为了TX淮海一个固定的符号,这个装置有什么意味?


陆:“花脸雪糕”去年在崇明《降临》艺术展也出现过,但是版本不一样。TX淮海的“雪糕”突然走红了。大家看到之后,就怀旧起来。这也许能成为一种当代美学的方向,就是说,一个作品要等观众来打卡,才知道它有什么吸引力。作品不是自己红,而是由粉丝来加持,才红。我们就决定TX淮海的展览也主打这个雪糕,要将展览放到追随粉丝网红打卡那样的档次上。而我们认为,这正是当前商业空间最流失的那一部分人流。品牌吸引不了人气,要靠网红了。我们认为,当代艺术家都是一个个的个人品牌,是比网红更持续久的打卡点。

陆平原,星期六-花脸雪糕,2019

陆平原,星期六-花脸雪糕6.6,2020

“花脸雪糕”的延伸活动《奇形再造》


预算搞上去,艺术才能做得更漂亮


UCRC:据你的观察,策展这块还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


陆:相比与西方艺术圈,中国人好像不善于做预算,来将项目做得丰富一些。我们这个展还是太中规中矩,是商场给的钱,必须先完成任务要点,不然可以搞得更活泼一些。


预算涉及个人权利的边界问题。在当代艺术中,预算已经是做得比较好了,但是在执行艺术项目中,预算总还是不够放手。比如我们搞展览,我邀请你做个雕塑,我最多会给你1块钱,但你可能需要5块,你就自己贴4块。没有追加,就做不到很放开。但如果是城规项目、学术项目和商业项目,这个预算就会有点说不清。用预算才能把钱划到个人手里,让收钱的个人负全责。我们这里总对自己的预算没有信心,生怕给了钱后给我自己带来麻烦。其实政府部门有钱划项目预算时,可分成好几个抽屉,一次次地把钱发下去,是可以把城市公共艺术这样的东西搞得很热闹的,但是我们的城市或政府部门就觉得这样花钱可能不大好,以后要证明、要追查那我怎么办。这个钱给了你还是不放心,怕有后果要担责任。所以在内地,很多比较偏个人的、比较放开来做的事情,就是做得不漂亮,往往是预算难以到位造成的。


我们这次也一样,预算是相对已经很合理了。但如果是做项目,要好看,就需有放烟花效果的预算,才能在商业空间内造成狂欢节气氛。这个,我们策展方认为,是只差一步就可做到的。

《上海广场》展中历数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事件。
摄影:宋敖


UCRC:就预算来说哪些地方做的比较好?


陆:我个人经验中觉得荷兰是做得最好的。邀请你进来,给你预算,事情发生了,就可以。在欧洲,用预算的方法去花,都会很自信,这就是我们跟德国和荷兰这种地方的最大区别。我们的经费比他们多多了,但是我们的文化部门和城规部门还包括艺术部门,他们不敢用预算的方式把钱划下去。假如把100块钱全交给宣传部门,它搞不好,但你把其中50块钱交给艺术公司来搞,搞得很好,那就叫后者来搞好了。所以,我认为当代艺术的这种生产方式是对城市更新有特殊的作用的。让当代艺术来搞,反而要省钱,用其他方式来搞,反而很浪费钱。


用展览攒出年轻人的集体心理


UCRC:以后二三线甚至更小的城市里边,新开的商业空间里面,都应该用上当代艺术吗?


陆:就像前面讲的,新商业空间,通过当代艺术的界面,就可以一下子覆盖全国。商业资本需要面向全国的市场,用互联网和物联网,与用当代艺术这一面向,区别不大。二三线城市需要全国接口,当代艺术就是很好的选择,最省钱,很全国,也很先进。


UCRC:也就是说,在这些城市做一个当代艺术展,把原来商品营销的方式换成了当代艺术的方式,用另外一种语言或词汇。


陆:用更好的词汇、用更好的设计,做更好的发布,商业要往更高层次走,只能这样。商业界内部我接触下来是要比当代艺术界更懂这一点的,但是地方政府看不清这一层。当代艺术进入商业空间,只有这个功能,没有更高雅的功能了。

福建融侨中心ART MALL
摄影:宋敖


像TX淮海的一系列展览有什么样的功能?就是能让上海最时髦的年轻人能够到场,这就够。平时他们不肯去,因为这个地方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当代艺术却能够吸引那些时髦的年轻人到场,这就是粉丝经济的出发点。上海的艺术展览全有这种粉丝化然后互粉的倾向。


TX淮海的展览相当于上海的时尚界的一个发布会,不要说很多年轻人,中年人过来时也都打扮得很时髦。所以我认为,在淮海路进一步的工作是用当代展览让年轻人懂得美学上、艺术上、思想上、政治上最先进也最炫的东西,是必须到淮海路上去体验。攒成了年轻人中间的这种集体心理,我们的工作就完成了。



TX淮海的潮流展示与潮人


城市是你我之间的互相映照


UCRC:怎样才算是艺术展示的理想状态?


陆:《野蛮院线》开幕前一天是要邀请才能看的,那天主要还是学术界、艺术界,还有媒体的人,都还比较僵硬。但第二天、第三天再去看,都是非常时尚的人过来了。几个女孩子约了以后,每个人都是各有特色、相互竞争的过来。有位女生跟我讲,去过第一次被吸引了以后,去第二趟时就放开来逛了。什么意思?她不只是看我们的展览,而是要跟其他时髦女生在一起,集体到场,在其中检阅自己,然后互相检阅。这不就是展览最该做的事吗?我们最想等到的,就是这样的事,展览和作品是我们要让这样的事发生的借口。到这一步了,就与我们展什么东西也就无关了。


什么叫城市?城市不是这个广场、那个建筑。城市是我们之间的互相映照,你是一面镜子,我也是一面镜子,你看我、我看你这样地来形成的:城市是很多个时代的每一个人的一次次美好的活过的时空被集束到一起。其他城市的展览里面就没有在上海会有这种更强的粘性。艺术展览中,你会发现,全国只有上海和北京有这个显著的特点。学术上,我们说,这是诸众到场了,就是说,到来的人真的看得出是代表了一种当代的集体语法,在城市空间里显出了诸众到场时的某种神圣性。

TX淮海展览、活动的人群


而TX淮海当代艺术项目的最终目标,就是要通过最先锋的当代艺术展览去促进年轻人在城市核的重新聚集。这种聚集就是对城市核的最深刻的更新。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