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塞姆·雷尔:我最感兴趣的是现代性的终结之后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93   最后更新:2020/11/14 22:33:55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0-11-14 22:33:55

来源:798艺术  TaeTae


安塞姆·雷尔:当我们谈论永恒时

阿那亚艺术中心 / 秦皇岛

2020年9月27日—2021年1月10日


10年前我在柏林的圣诞市集上买到了一个小风铃玩具,它对光影的反射迷住了我,我想到了20世纪60年代的动态艺术。
安塞姆·雷尔

安塞姆·雷尔《当我们谈论永恒时》阿那亚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798艺术:你的作品多以霓虹装置、非常规材料和锡箔纸混合等媒介来创作,请谈谈这种独特的创作风格的灵感来源。


安塞姆·雷尔:坦白地说,虽然在艺术学校里学过绘画,但我第一次真正对这种媒介感兴趣是个偶然的机会,当把发现的材料融入到作品中,产生的奇妙反应让我非常着迷。我创作时用到的材料或碎片大多可以在城市中找到,有的也源于大自然。银箔是我几年前在商店橱窗里发现的一种装饰材料,它可以算是我用过的最重要的材料了。从艺术学校毕业搬到柏林时,我在街上发现了由霓虹灯制成的广告牌。广告牌部分已经损坏,但在我看来显得十分抽象。从那时起,我便决定将这些材料正式加入到自己的抽象绘画和装置中。

《⽆题(78991)》混合媒介、亚克⼒玻璃 140×121×24cm 2018

798艺术:此次展览的作品是你从自己近二十年艺术实践中挑选出来的24件,在作品的选择上有什么考虑吗?

安塞姆·雷尔:从一开始我就对美术馆中心的圆形露天剧场非常感兴趣,它也是我思索出展览概念的地方。看到露天剧场时,我立刻产生了要在那里挂一个大“风铃”的想法,但说实话,这似乎是一个相当有野心的项目。对此,我非常感谢有SPURS画廊和阿那亚艺术中心的大力支持,让我们能够共同实现这个了不起的雕塑项目。


我的其他作品在画廊周围的空间展出,它们由一个螺旋坡道连接,并缓慢地通向建筑的顶部。受建筑结构的启发,我决定把这些不规则展览空间的墙壁刷上深蓝色,打造出一种视觉上相连的效果。深蓝的颜色与我的作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同时也创造了一种新的视觉和谐。这是我在中国的首次个展,因为有机会在整个场馆里展览作品,所以决定选择一系列能使观众深刻了解我过去几十年艺术创作过程的作品。

《车轮》现成品、漆布 直径90cm 2007

798艺术:你为此次展览特别创作的巨大“风铃”装置,在阿那亚艺术中心的中庭无穷尽地旋转,与展览空间融合得非常融洽。你如何看待作品与展览空间的关系?

安塞姆·雷尔:几年前,我在圣诞市集上发现了一个风铃。我被这个旋转的物体,它扇形的形状和光线的反射所吸引,这就产生了制作巨大风铃的想法。2017年我在柏林的KÖNIG画廊首次展出了这类作品,KÖNIG画廊的前身是一所建于20世纪70年代的野兽派风格教堂。虽然在建筑结构上阿那亚艺术中心与KÖNIG画廊的空间有很大不同,但是它们都有着一种纯粹的精神美学,这使我的艺术作品能够充分展现在观众面前。

《霓虹灯装置》霓虹灯管、电线、铁链 尺寸可变 2020

798艺术:你认为锡箔纸、霓虹灯管、工业废料这些带有装饰性观感的艺术创作如何成为永恒?

安塞姆·雷尔:尤其是在德国谈论艺术时,像装饰、表面、效果这样的术语都带有负面的含义。很多人认为这会与深奥的内容相冲突,他们甚至害怕沉溺于这种迷恋之中,害怕这会让自己显得肤浅和愚蠢。


在我看来不应将这些有争议的元素排除在艺术话语之外,所以我会在创作时加入它们。我相信艺术总是能反映着它产生的时代。这就是我对当代材料着迷的原因——它们揭示了我们所生活的时代和现代社会中的各种信息。

《喜忧参半》釉面陶瓷 高166cm,直径75cm  2017

798艺术:展览最后你留给观众的一句话——“我最感兴趣的是现代性的终结之后”,请为我们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深意。

安塞姆·雷尔:研究“现代主义”是我工作的重要部分,对于它的探讨在上个世纪末成为艺术世界内部具有倾倒性的话语。以绘画这一媒介为例,四万年来,艺术家们一直在努力完善他们的技法,以创造出更细致、更真实的图像,可在短短几十年内,绘画的内容开始被隐去,被抽象为平面的几何形状,这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在现代主义中,一场运动紧跟着一场运动出现,以至于有的风格仅仅流行了短短几年。当我在学习的时候,对那些所谓“过时的”风格产生了兴趣,尽管它们被认为是艺术发展路径中的“死胡同”。1990年代参与欧洲非正式绘画、零运动、欧普艺术等运动的人们似乎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中。但在今天许多艺术家被重新发现和研究,因此我相信现代主义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人们感兴趣的主题。

《铁蹄》现成品、镀铬、边框 35×35×8cm 2013

798艺术:“当我们谈论永恒时”是你在中国的首次大型美术馆个展,你对此次展览有什么期待?将来会考虑在中国的艺术行业发展吗?

安塞姆·雷尔:2018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当时我和几位艺术家同事在SPURS画廊共同举办了一场集体展览。我被北京当时热闹的艺术氛围、文化的多样性和差异性震惊了我想这也反映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情况。我一直试图创造一种不封闭的、容易接近的艺术。在艺术界,语言和文化都不是交流障碍,我非常高兴看到将来会有越来越多亚洲国家的人们对我的工作感兴趣。

《干草垛》现成品、铬漆、亚克⼒玻璃 60×95×47cm 2013

安塞姆·雷尔《当我们谈论永恒时》阿那亚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图片提供:SPURS画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