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油罐“More”新展:在迪斯科里自由生长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64   最后更新:2020/11/13 10:45:46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11-13 10:45:46

来源:澎湃新闻  陆林汉


2020年11月11日,当代艺术群展“More, More, More”在上海油罐艺术中心开幕,呈现31位国内外艺术家和艺术家组合的作品。展览的名称取自上世纪七十年代热门迪斯科歌曲的歌名。

油罐艺术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展览将分为3期,目前是第二期,也是展品最丰富的一期。我们会根据不同的乐章节奏来更换展品,让整个展览呈现出一种从无到有,再到无的生长状态。我们希望不给展览的作品下定义,希望观众在展厅中自行感受作品,再定义⾃身与世界的关系。”

澎湃新闻了解到,展览由Passing Fancy策展组合——古根海姆助理策展人朱筱蕤(X Zhu-Nowell)和音乐学家弗雷德里克 · 诺维尔(Frederick Nowell)共同策划,并由埃莉斯·阿玛尼协助策划,呈现31位国内外艺术家和艺术家组合:菲亚·阿尔—玛丽亚(Sophia Al-Maria)、艺术劳动组织(Art Labor)、塞西莉亚·本戈利亚(Cecilia Bengolea)、多拉·布多尔(Dora Budor)、郝量等人的作品。据悉,此次展览是多位艺术家的作品在中国或亚洲范围内的首次呈现。
展览的名称“More, More, More”取自The Andrea True Connection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发行的热门迪斯科歌曲的歌名。这首歌的许多音乐元素使之成为早期电子舞蹈音乐的典范,例如口头影射、持续性的四拍及地的节拍、大量的复诵。音乐中的重复性——如同在所有媒介中那样——改变了我们对被重复了的事物的感知。而此次展览也将强调这种重复性,将单词的含义分解,将艺术以多样化的现象呈现。

展厅现场,“More、more、more”标语和艺术家艾德 · 米诺里提的装置作品《睡衣柱》

油罐艺术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展览总共由三又四分之一个“乐章”(又称“乐句”)组成。这是一个从音乐理论中挪用的术语,整个展期也如同乐章一般分为不同的章节(展期),“展览将分为3期,目前是第二期,也是展品最丰富的一期。我们会根据不同的乐章节奏来更换展品,让整个展览呈现出一种从无到有,再到无的生长状态。我们希望不给展览的作品下定义,希望观众在展厅中自行感受作品,再定义⾃身与世界的关系。”
进入展厅,首先能看到的是单慧乾的影像作品《今日头条新闻》。在电视屏幕中,随着帷幕的拉开,“新闻播报员”置身于一个如同宇宙的背景中,开始播报具有代表性的、诗意的、有关生命、存在、命名、身份和意识的叙述。而在周围的廊柱上,则是艺术家艾德 · 米诺里提的装置作品《睡衣柱》,以5种不同图形的印花布包裹住油罐艺术中心大空间的钢筋混凝土立柱,将视觉层面上的图案扩展到了空间中。

单慧乾,《今日头条新闻》

沿着楼梯,观众便可以来到艺术中心“4号罐”的入口处,首先能看到的是中国艺术家郝量的作品《河伯娶亲》及《<饮酒>诗意》,两组作品通过观察工作室外的植物,并以植物形象来表达“河伯娶亲”这一民俗故事,以及对陶渊明的诗句的感受。郝量表示,“通过一个最具体的、最生活化的一个场景去讨论超自然的东西。”

郝量 《河伯娶亲系列》 2019 绢本重彩

帕梅拉·罗森克朗茨,《感染(香奈儿五号香水)》

进入“4号罐”,便是此次群展的最具视觉及嗅觉冲击力的作品——艺术家帕梅拉·罗森克朗茨(Pamela Rosenkranz)的装置作品《感染(香奈儿五号香水)》。这件作品基于艺术家对神经活性寄生虫弓形虫病的长期研究,试图探讨的是自然、人工等在哲学及科学意义中的转变。据研究,世界上大约百分之三十的人口受到这种寄生虫的影响,猫是弓形虫病的主要宿主。由于这种寄生虫,被感染的人会被猫的费洛蒙所吸引。在许多香水中都可以找到这种气味,最著名的例子是香奈儿五号香水。在“4号罐”内的空间里,艺术家用来自于长白山黑土为观众堆砌了一个绿色山峰。长白山的黑土是出了名的营养丰富,同时也带有很强的土的气味,艺术家在这气味上重叠了带有人造猫的费洛蒙的香奈儿五号香水,让观众对作品产生不同的吸引力或排斥,在无意识中形成一种互动。

珍娜·苏特拉 《永生苔藓和螺旋藻置于墙面》

在此次群展中,观众可以感受到艺术家和艺术家集体以或大或小的方式,有以视觉外的各种媒介,如香水、音乐媒介、微生物、光等,也有具象的油画、水墨画、线描等传统媒介的呈现。这些作品增强了感性,也引出了不同的当代社会议题。

展厅现场,妮可·沃尔莫斯的《无题墙纸》

阳光的照射在4号罐二层的白墙上,可以看到墙体上的凹凸颗粒。这是艺术家妮可·沃尔莫斯的作品《无题墙纸》,这是一件从地板到天花板,覆盖了艺术中心展览空间的纹理墙面材料作品。这件作品借鉴了一种由小木片制成的流行墙纸,在英国和德国,这种极其受欢迎的墙纸被称为粗纤维,既适合掩盖石膏的缺陷、不规则性,又可以为墙壁增加微妙的质感。
过去,这一墙纸曾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达到顶峰,包豪斯和密斯·凡·德罗曾一度十分推崇这款材料,后者曾用它覆盖了柏林新国家美术馆的地下室。但由于它很难再被去除,所以这种难去除性也使其“臭名昭著”。这一作品试图强调着现代主义美学中反复无常的遗留问题及与之相应改变的设计品味、准则和“本质”间的关系。
在墙纸背面是有一间暖色系的展厅,呈现着切尔西·卡普利特和彭薇的作品。两位艺术家都以各自的视角和表达方式探讨着与当下女性有关的问题。其中,切尔西·卡普利特的作品通过不断产生综合体来打破通常被界定为女性的形态的边界。其炭笔线描作品是让女性身体的“一部分”进行自由生长、组合,诠释出另一种对于女性的感知。

展厅现场,切尔西·卡普利特作品

展厅现场,切尔西·卡普利特作品

伊莲娜·海杜克的《重新录制:月间距之六》是艺术家对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Mikhail Bulgakov)写于1928-40年的小说《大师和玛格丽特》而改编的长期电影项目中的一环。这一次,海杜克将油罐艺术中心的展览空间转换为小说中的综艺剧院,观众可以在剧院内观赏其影像作品。

伊莲娜·海杜克《重新录制:月间距之六》

在整个展览中,这件作品无疑是最具互动性的。剧院的入口由夜光蓝色的金属大门封锁,观众只有通过和艺术中心的工作人员的互动才能得到进入剧院的钥匙。开幕当天,油罐艺术中心举办了钥匙发放仪式,300把钥匙在仪式中被分发,发完即止。油罐艺术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一环节也是艺术家强调的。同时,艺术家也会在剧院中录下观众的声音,并用于下一次的制作。”

克劳蒂亚·孔德,《死亡之舞》

而作品《死亡之舞》是艺术家克劳蒂亚·孔德创作于2014年的影像作品,伴随着两位钢琴演奏家演奏着卡米尔·圣·桑的交响乐《死亡之舞》,画面中的树干随着音乐而燃烧、熄灭、以此映射十四世纪欧洲鼠疫之后,骷髅扮相的人们来到墓地狂欢的场景。而如今,这一作品与当下的疫情背景相互呼应。
当然,艺术家塞西莉亚的作品《日出》和《日落》也是基于疫情当下而创作的,艺术家在隔离期间记录下了一天内最美妙的两个时间段“日出和日落是一天中最短暂的时刻,此时的美丽就如同我们在2020年的时刻一样,无法捕捉。”

展厅现场,塞西莉亚,《日出》和《日落》

展厅现场,劳拉·普罗沃斯特作品,透过门帘,是一个黑暗的隧道。

展期持续到2021年1月31日。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