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如何被艺术领导?陆家嘴的不速之客APSMUSEUM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72   最后更新:2020/11/12 15:00:13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0-11-12 15:00:13

来源:Hi艺术  舒元


| 舒元
图片提供 | 欣稚锋艺术机构


APSMUSEUM在陆家嘴的L+MALL开馆后,他们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空间邀请踏入,穿过深蓝色的隧道,一下子就抽离了平日的琐碎与惯性,进入了当代艺术的世界。就这样,他们身在其中,就像是进入了时间永恒或交错的空间,他们获得了更大的视角以及更机敏的感官,每个人都抱着最大的好奇心,希望尽可能从作品中获得启迪与共鸣;如此,他们便是展览中的主角,因为每一件作品都尝试着与他们互动,他们的感受同样塑造了作品。他们就是我们,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这个空间里被平等地赋予了享受艺术灵光的权利,体会着被艺术感召后的全新自己。

APSMUSEUM空间空景


要搞跨界,要成为一个窗口


艺术应该是精英主义还是大众化,是长久以来悬而未决并且富有争议的话题,尤其近些年网红展览大行其道,很多人仅仅是对于那些美丽的拍照背景板饶有兴趣,其他再无兴趣研究。也许打卡式展览和学术性展览并不冲突,并且在其中还存在着模糊地带,使人们在美术馆之外也可以看到高品质的当代艺术,那就是公共艺术



“空间领导者”展览现场


当代艺术界,一直有很多人对公共艺术抱有激情和情怀,投身于将室内外空间打造成有人情味的场域,让空间和艺术完美结合。汪斌是其中的积极分子,她也是主流艺术媒体眼中的红人。她太有话题性了,是资深建筑人却用几年时间创立了中国最棒的艺术管理咨询公司之一欣稚锋机构;在她的推动下,2019年的“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以其大胆的创想和精良的落成以及政府投入的力度之大,令全世界对中国的公共艺术刮目相看。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徐震® 《山-索福克勒斯、山-赫拉克勒斯、山-苏格拉底、山-荷马》327×167×169cm、425×240×272cm、243×194×156cm、326×245×277cm 石膏、树脂 2019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建华《天外之物》高20m 不锈钢烤漆、夜光漆、激光灯 2015-2019

上海陆家嘴集团前滩中心办公楼项目 大卷伸嗣《临界—空形》 50×7.75m 不锈钢 2020


汪斌持续性地及游走于艺术和公共空间,深知商业的痛点和需求,也有深厚的艺术圈资源,她做最落地的艺术,合作最顶级的艺术家,让那些具有宏大艺术观的雕塑不再是过水无痕式的烟花式庆典,可以说她带领中国公共艺术树立了新的里程碑。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宋冬 《若冲园》 尺寸可变 钢、木、玻璃、日用品 2019-2020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艾斯特·斯托克《方块宇宙》可变尺寸  复合铝板 2019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荷塞·德·吉马良斯《诗人之屋》13.8m×6.8m霓虹灯管、钢缆 2019


在没有展厅的时候,她能让艺术品永不落幕。现在,她拥有了一个室内展示空间APSMUSEUM,用艺术介入的方式去“打开”购物中心,关于这个展厅一切都令人期待万分。APSMUSEUM是坐落在陆家嘴中心L+MALL商场里的非营利艺术空间,开馆展“空间领导者”由艺术家徐震担任策展人,由欣稚锋艺术机构、陆家嘴中心L+MALL联合主办,呈现了14位艺术家的作品。“APS”这个前置词来自于欣稚锋艺术机构的英文Art Pioneer Studio的缩写,也暗示了空间的“引领者”角色。


APSMUSEUM空间空景


商场和艺术的结合是大势所趋,是时下最流行的商业模式。当建筑的空间价值很难被提升,存量建筑迫切需要新的内容,那么艺术的介入就必要而高明,轻巧又浪漫地让这个空间建立起一种精神性的特质。但APSMUSEUM有别于其他商场里的艺术空间,它不是一个营利性画廊,也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术馆,它是一个地处在上海最高端商场中的艺术中心,是面向大众最近的,了解当代艺术的窗口。

海陆家嘴中心L+Mall


商场需要艺术作品的美学加持,公共艺术需要与更多普通人互动、参与,所以两者一拍即合,共同尝试着以多种形式投身城市的建设实践,探讨空间话题,打开城市空间的多维可能性。APSMUSEUM就这样与其他商铺并置,对于逛商场的顾客、楼上办公的白领而言,APSMUSEUM本身成了一件公共艺术作品,他们可以在购物之余、午休闲暇之际,自然地步入一个空间,这件“作品”悄无声息地进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打开一个空隙,让时间暂停。APSMUSEUM计划一年举办四次展览,他们希望给更多年轻艺术家和设计师机会,也更强调跨界,将建筑、艺术、设计、时尚有机地杂糅交融,意在寻找、搭建和展示彼此相互融合的公共文化空间。汪斌说,“通过审美环境的构建,潜移默化地提升人们的审美意识,让好的艺术作品在个人身上产生作用”。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川添善行《1年/1万年》可变尺寸 食盐、肥皂、2019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大岩·奥斯卡尔《时间之载》3.5m×16m×2.5m(船)玻璃、混凝土树池、白玉兰树、草坪、草坪灯 2019


空间是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作品


首展的名字叫“空间领导者”,正是因为“空间”二字对于欣稚锋艺术机构和APSMUSEUM来说都意义重大。首先,他们持续深耕于室内外空间,开拓这些区域的艺术潜能,将有互动性同时又有在地性的作品落地,点亮空间。二是APSMUSEUM对于浦东地区艺术行业的领航作用,它在上海最繁华的CBD商圈,真正做成了一个融入大众的艺术中心,也作为欣稚锋艺术机构的橱窗,展示资源实力,续航未来,故“领导”更大的空间。这次展览中的作品在选择上也倾向会和“空间”发生关系的创作。

“空间领导者”展览现场 杨振中 《轻而易举2》  1'00'' 单频影像、彩色有声 2003

空间领导者”展览现丁乙 《十示2018-1240x240 cm椴木板上综合材料2018

空间领导者”展览现王梓全《背面者虚构》3′40′′ 影像 2020

李汉威《次表面驱动》3′ 循环播放 电视机,铝板,树脂,2k影像 2020


APSMUSEUM的实体空间也颇有“故事”,它分为APSPACE主展示空间、艺术设计商店APSTORE和会晤空间APSALON三部分,是花费了大量投资预算的得意之作。在转战公共艺术,“捏住”城市与艺术之前,汪斌是建筑圈的资深从业人员,参与过很多有影响力的建筑设计项目,对建筑和室内设计是有情怀和要求的。所以,APSMUSEUM邀请了同样具有跨界经验,并且对于中国有着浓厚兴趣的意大利建筑设计事务所博埃里建筑设计事务所(Stefano Boeri Achitetti)担任室内设计。由斯坦法诺·博埃里(Stefano Boeri)亲自操刀,设计师努力地去审阅这个新环境,思考APSMUSEUM如何在周遭的商业场景中进行独立地展示,形成明确的差异场域和气质。

斯坦法诺·博埃里(Stefano Boeri)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他们为这个新空间做设计了冲击感十足的蓝色外立面——那是实在、纯粹、强大的颜色,必能引起路人的好奇心。6米长的隧道使进入主空间带有一些仪式感,引导观者意识到他们所要踏进的是完全不同的时空和氛围。主展览场地被设计的自由灵活,设计师博埃里用建筑设计的方法构建展厅,意在将一个“建筑”嫁接于更大的建筑中


APSMUSEUM空间空景

艺术设计商店APSTORE

空间中作为观者是时刻体会着交互的,展览发生在空间里,每一个空间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能量场域,每个作品也都有自己的能量场,而观众也有能量场。APSMUSEUM让“空间”、“作品”与“观众”的能量场互相交融,产生化学反应与连结。它讲述的是三者之间的能量流动关系,整个空间包容了作品和观者,也成为了最后一件作品


仍然是公共艺术,但是是精英之地


很多年来,关于公共艺术的定义一直都没有被明确的阐述和界定,汪斌笃定地说,“公共艺术就是和大众有接触的,是能够落地的艺术。落地就是公共”。所以,APSMUSEUM中的作品在欣稚锋的语境下就是公共艺术。公共艺术不论是在公共的区域还是在半公共半私密的区域,它的价值在于艺术家赋予一个地方,一个场所文化的价值,历史的寓意。我们不禁发问,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艺术社区?

“空间领导者”开幕式现场


汪斌的APSMUSEUM,这个小而精的室内公共文化空间做出了回复。展览中,艺术家们都在思考作品都和空间的表达方式,让作品发生某种物理上的实质关系,探寻着“沉浸式”与“空间化”的艺术形式。而作品的媒介仅仅是一种名称,思考人与空间的共存性、互动性才是他们所追求的更上层的艺术表达。汪斌将这些最优秀的艺术家集结,“高调”地展示着空间可以达到的高度和水准,洋洋洒洒的艺术家名单也印证着她个人的艺术圈好人缘。所以,在陆家嘴L+MALL购物中心,我们看到了顶级的一线艺术家名单,他们是安尼施·卡普尔、丁乙、莫娜·哈透姆、何岸、詹姆斯·特瑞尔、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邱岸雄、施勇、汪建伟、徐震®、杨振中、展望。尽管面向大众,但作品均有达到一定的审美高度,也并非完全商业化。这些特点体现着APSMUSEUM的明确目标,让优秀的艺术作品的介入这件事本身就成为大家慕名而来的原因,成为打卡的动力

“空间领导者”展览现场 邱岸雄《新山海经三》 27'14'' 水墨动画2013-2017

“空间领导者”展览现场 莫娜·哈透姆《静态II97x49x45.5 cm钢制椅子、玻璃珠及电线 2008



进入幽蓝的隧道,第一件作品便是《当我们说到现在,意味着什么?简单的说都是面目不清的...》,这是来自汪建伟近些年来的雕塑系列 “寒武纪”,将古老元素镍具象化,与自然的木产生一种联系,探讨关于地质能源、产能过剩、经济扩张问题,它们之间的互相碰撞生成新的地缘政治关系。艺术家不断地探寻着艺术作品中材料语言的可能性,考量着空间和时间的本质,对空间的既定功能抱有强烈的兴趣,以哲学式的质询,实践一种交叉学科的观看世界方式,并赋予这些实践以形式。


汪建伟 《当我们说到现在,意味着什么? 简单的说都是面目不清的...》260x106x131cm 木材、喷漆、不锈钢 2019

光并非无中生有,光有七情六欲、有情绪缓折,光有很大的潜力,与技术结合,光可以制造幻觉,引领观者进入另外的维度与空间。一个城市里有太多的光了,但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艺术之光,如何将光作为有灵魂的物,参与到人的生活?如何使用、构建有光的场域,并充分调动感知神经与对空间知觉。

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的作品长久以来给了这些问题最浪漫的解读。原本是会晤空间APSALON的左侧房间,被腾空出来,专门为詹姆斯·特瑞尔制造他的光之场所,每个人都被莫名的力量指引进入纯粹的世界,我们看到了上千幅马克·罗斯科。作品有着无形的感召力,提供观者一个供人沉思、内省和引发敬畏的场所,在这里,光变为强大的、看似可以触摸的实物,和空间、和人同声共气。

詹姆斯·特瑞尔 《梭伦,中型矩形玻璃》142.2x185.4cm LED灯、镂空玻璃、浅空间 2小时30分钟 2019


在展厅中有两件是定制作品,一件就是摆放在邱岸雄的《新山海经》影像前的来自施勇的互动装置《内或者外》。概念源自对简体汉语“内”字空间化的重组:“内”字的笔划被拆解,拆解的笔划又以围合的方式被重构。在每个笔划连接处分别设置铰链,使之可以向内闭合(最后两个笔划交界处设置锁扣件作为可彻底闭合的一种暗示)也可以向外打开。重构的空间化字体被设定在闭合与打开的暧昧状态中,沉默不语,静静等待观者进入半围合的空间,体会空间的流动。

施勇 《内或者外》 256x210x120cm  铝 2019

在贫穷艺术家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营造的破碎的镜面角落旁,陈列着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的《随机三角镜》。卡普尔是当代最具影响力的雕塑家之一。他的大场域作品拥有充分的在地性,是城市里让人过目不忘的标志,像是2006年落成的美国芝加哥千禧公园的《云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创作了一个版本的《天空之镜》。观者永远是他大型作品的主角,人的感受充分构建了作品,这一点也同样延续到了小型雕塑。

展览中的《随机三角镜》在寂静澄亮的不锈钢镜面与无止变幻的周边环境间相互碰撞,营造出固体的流动性与瞬时感。而凹面则带来的负空间唤醒着饱满的虚空,产生内在与外在、物质与非物质间的抗衡与调和。作品没有任何僵化的特征,而是进行幻象般的空间占据,为观众提供了令人眩晕的光线与建筑形成的视觉体验。

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 《彩色二减一》 180×120cm×2  镜子、镀金木框 2015

安尼施·卡普尔《随机三角镜》 160.5x160.5x22cm  不锈钢、树脂 2015


展览中的另一件定制作品是何岸在APSTORE的橱窗上的霓虹灯装置《我看见了,就证明这是》,同样延续了简约性的艺术语言学下蕴含着的浪漫的戏剧性,也继续他对灯和文字的探索。这句出自《约伯记》的话是自信而且干脆利落的叙述,读懂它正是需要丰厚知识系统的累积带来的信心。但作品并不需要观者读懂它,它只是在这个空间发光,与“当下”同步。就像何岸自述的一样“在一个你生活的城市里面说什么其实不重要,关键是这段话发出来的光”,隐喻着艺术家的个人经验,也显示了艺术家对现代人和都市环境关系的反思。

何岸《我看见了就证明这是》150x150x12cm 霓虹灯、树脂 2020


汪斌(Robin Wong)
欣稚锋艺术机构、APSMUSEUM创始人


布景未来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为什么会在陆家嘴L+MALL这样白领和中产阶层聚集的购物中心开设一个非营利的公共艺术空间?
汪斌(以下简写为汪):首先是陆家嘴L+MALL需要艺术的介入,他们信任我,希望帮助他们建立一个空间,提高商场的美学体验和审美调性。确实,当建筑功能已经开发殆尽后,购物中心方面更需要艺术品的介入来吸引人流并且让整个建筑更加富有生命力,从而增加核心竞争力。所以,我们欣稚锋和陆家嘴中心一拍即合。第二,在我们之前做过的户外公共艺术项目的策划和实施中,我发现我的甲方们其实是对当代艺术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望,很多时候只是缺少契机和入口。我希望这个空间也成为我们公司的一个展示窗口,和室外的大型公共艺术项目联动起来,形成可持续发展的逻辑构架,更多的客户了解我们全情投入的当代艺术是怎么一回事。最后,我觉得是大众的需要,在做杨浦滨江的项目时候,我觉得将看似精英的观念艺术融入富有烟火气的生活场景后会引发很有意思的对话,这里是有一些教育意义在的。这样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力是长久而持续的,当代艺术如果可以离大众很近就好了,在平凡的场域接触到世界最顶级的当代艺术是我所希望的,所以APSMUSEUM来了


“空间领导者“开幕式现场


Hi:你之前做过那么多的在地性和社会性很强的大型公共艺术,还有促成了永久落地的大型雕塑,那室内室外是否会有不同?
汪:不管是内还是外,我们APS的宗旨一直是打造最有人性的、最动人的室内外艺术空间。但具体来说室内室外的不同还是挺大的。拿杨浦滨江的“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公共空间艺术项目”来说,那是一个非常具有在地性的项目,是对于工业遗存和城市大空间的改造,我们强调的是趣味性、是参与感,我们注重作品的装饰性,而且一定不能有很强的政治色彩、争议性和社会批判性的作品,最重要的那些作品都是为场域定制。但这个室内空间,我们大部分是将已有的艺术作品拿来借展,我们需要这些作品有娱乐性、可以吸引人流、要有一定的商业性,但我们也会做具有实验性的展览,这个空间的可能性很多元。并且我们也有很棒的艺术衍生品店,尽管销售不是最终的目的,但是如果可以带动起来,就是最好的了。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韩家英《相遇》尺寸可变 石头、玻璃、金属 2019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目之廊》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威尔逊 (Richard Wilson) 《黄埔货仓》329.8×307.8×500 cm 切割船舶型材、钢材、工业涂料 2019


Hi:APSMUSEUM的目标是什么?
汪:我们认为,公共艺术的敌人并不是网红拍照,而是那些无法打动人的作品。真正的艺术是可以使没有艺术史背景的平常百姓都可以深受感动、产生共鸣的。所以首先,我们希望作品是可以打动人。但因为是在商场的空间,所以我们当然不排斥网红打卡,在确保了艺术品的高度和质量的前提下,我们会尽量策划能让大家读得懂的,高度可视化的,兼具娱乐性和互动性的艺术展览。我们想在陆家嘴L+Mall这样的高端商场,打造城市中的精英中心,这是非常可能实现的。

Hi:开幕展览邀请了这么多顶级艺术家为你造势。
汪:我希望我们合作过的艺术家越多越好,未来也想合作更多的新面孔。这次展览中聚集了那么多的大牌艺术家,有很多都是国际上很棒的当代艺术家,这在疫情之下是非常不容易的。这样做就是要给商场和艺术圈树立我们的形象和口碑,让大家知道我们的水准和高度,我们的能力和决心。

“空间领导者”展览现场展望《假山石 164#(六面假山石)

不锈钢雕塑 ( 角度可变 ):35×16×54cm亚克力树脂底座:21×20×21cm 大理石底座:32 ×32×90cm火山石底座:46×46×19cm2013-2019


Hi:未来展览的侧重点?
汪:“跨界”会是持续的关键词,一年4次展览,我想安排文化行业的各个门类,比如设计、建筑、时尚等等,可以由他们来策展,也可以由他们合作和艺术家创作作品,最终呈现在空间中。并且,我希望可以给到年轻艺术家更多的展示机会,比如我们这次展览上就有两名90后的新锐多媒体艺术家(李汉威、王梓全),我希望这个空间的声音源源不断,是常青而持续的。
Hi:对于这个空间会有什么期许?
汪:艺术空间要慢慢来,要用长期的投入来滋养它的生命力。先一个展,一个展的踏实做好,真的做成这栋大厦不可或缺的“精英中心”和引流窗口,把这个“点”做好,我们会在慢慢拓宽版图,把当代艺术蔓延在商场的角角落落,各个细节中。希望总有一天,我可以做成建筑与艺术作品的共生场域,打造中国的丰岛美术馆。
Hi:感觉您说到自己热爱的艺术时候眼里都是星星 。
汪:我也有一种上了贼船就下不来的感觉,没有想到对于艺术的热爱会让我坚持做完这么多事情。发自内心的热爱,是支持你不惧辛苦,咬咬牙再坚持下来的最好理由。但是,仅仅是喜欢是没有用的,我希望可以将这份对于公共艺术的热爱转变为可以持续输出的产业,这样才是一个健康的逻辑,才能让艺术真正落地,让我有能力把当初被艺术感动的瞬间传递下去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