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刘韡:散场/OVER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84   最后更新:2020/11/11 10:49:51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11-11 10:49:51

来源:凤凰艺术


2020年11月10日,刘韡大型个展“散场/OVER”于龙美术馆(西岸馆)开幕。此次展览是艺术家最新系列装置、雕塑和绘画作品的发表。


距离2020年的结束还有1个多月的时间,这个对于人类来说最近历史的特殊年份将会成为过去。仍未平息的新冠疫情与尘埃落定的美国大选,让地球上多数个体都在思考生命、身份、国家的意义,以及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相对于世界多数国家采取的的线性“公元”纪年来说,中国人站在具有轮回意义的“甲子“年,更容易将时间作为尺度、可生命阶段性的旅程做以检视。思考可以被言说,或是沉默,或是付诸一场展览开启新的思考维度。


“刘韡:散场/OVER”新闻发布会现场,艺术家刘韡、龙美术馆馆长王薇致辞,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摄影:洪晓乐

艺术家刘韡原本计划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举办个展的方案被推迟到了2020年,或许这并非一种巧合。于是他创作了一批新的装置与绘画作品,用于感知当下现实并表达自己对于真实世界的思考。通常来说刘韡会指导助手共同完成作品的制作,但是他却对这批成品表示不满,于是自己亲自干了15天的体力活、每天超过8小时,所有的雕塑稿都自己制作,于是就有了这次的展览“散场/OVER”。


德加说:“我们得像犯一宗罪一样
去画一幅画。“你却构筑了盒子

事物在其中逃离了它们的名字


此次展览是刘韡在2020年对过往世界的个人回顾与思考。龙美术馆(西岸馆)被艺术家改造成一座架空在时间与空间的远方的剧院。在那里,构成此刻世界的观念、系统和其他的一切因果被送入时间的漩涡,变成刘韡创作的全新雕塑,由物质、身体、图像、运动和“无”组成的连续剧场,由材料、颜色和线条构成的平面或立体的“风景”,以及被称作“微观世界”的关于世界秩序的样本切片。

即使龙美术馆的公众号提前发布了关于此次展览的总体介绍与效果图,但是笔者还是无法想象身体面对展览作品时的真实感受。而进入展厅后顶天立地的黑色立方体作品《暗物质》,却又像是一片有两种颜色的六边形纸片。让看不见的物质在空间中显现,并制造一种奇观,正如艺术家所言:“一件真正的艺术作品,是来自它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想像。”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图为作品《暗物质》,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展览中的两件《微观世界》装置,又看出艺术家对于微观的思考与表达。这种对于几何图形审美化的处理,再次重申了艺术家关注不是图像而是“图形”。装置《散场/OVER》中的人形雕塑与原子化的几何形体,可以被赋予多重含义,并与其相关联的作品相呼应。雕塑《星象》与《王国》宛如国际象棋一样并置在空间中,同样指向权力、身份与环境、地缘。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图为作品《微观世界 No.4》,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图为作品《微观世界 No.3》,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图为作品《暗物质》《微观世界 No.3》,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展览中《东方2020 No.5》《全景2020 No.2》与《复活》系列还有《绽放》都是在2020年完成的绘画作品,从中还是可以看到雕塑或装置中的观念与对于现实的关切。而《复活》中同样可以窥得身体与心智,是如何在一个具体的环境中变化、堆积的。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图为作品《东方 2020 No. 5》《微观世界 No.4》,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图为作品《王国》《星象》,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图为作品《全景 2020 No. 2》,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刘韡将观者拉入一个新的视角中并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很可能因为过于“烧脑”而引发思考的不适。刘韡的作品并不提供一种大众化的审美,而是提供与大众有关的问题;所以在作品被观看后,问题会立刻浮现:艺术家做这个东西到底是要表达什么呢?


“刘韡:散场/OVER”开幕式现场,观众参观,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摄影:洪晓乐


幻境的自动贩卖机,
对话的冷凝瓶,

蟋蟀与星座的旅馆。


整个展览的基底是展览中体量最大的空间装置《1098.1吨沙漠》。沙子与其形成的沙漠景观很容易唤起当今世界政治、经济以及文化冲突的核心地带——中东、非洲或中亚的景象,并由此引出对于地缘政治、资本流动、环境资源乃至气候问题的讨论。其他的作品几乎都与这件沙漠切片有关,却又游离于这个坚实的基础。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图为作品《1098.1吨沙漠》,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美术馆中的沙子与我们知识体系中作为自然意义的沙子已经全然不同,我们观看它的方式已经被艺术家人工化了。正如马歇尔•麦克卢汉在上世纪70年代说道:“人造卫星为行星创造了一个新环境。自然界第一次被完全包围在一个人造容器中。从地球进入这个新人造物的那一刻起,自然就结束了,生态学诞生了,一旦地球被放到艺术作品的位量上,“生态学”思想就不可避免。“
以此为中心,雕塑《因为他能》具有了别样的意义。这件作品源于艺术家对于“离岸事件”的关注,而斯拉沃热•齐泽克说:“一个“事件”(Event)可以指一场毁灭性的自然灾难或最新的名人丑闻,人民的胜利或野蛮的政治变革,对一件艺术作品或一个私人决定的强烈体验。”一个事件看似超出了其原因的结果,深深地触动了艺术家。
于是,刘韡关心的是现实对我们显现的是否是一个普遍的结构?相对论提出的主要接近光速、突破空间能否实现?在本次展览中就可以看到他的答案,时间改变,物质就改变了。而按照刘韡的路进入世界,物质都消失了,然后再通过观念性不断地来把它丰富起来。

“刘韡:散场/OVER”展览现场,艺术家刘韡导览讲解,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摄影:洪晓乐


极少的、断断续续的碎片:
历史的反面,废墟的创造者,

自你的废墟中,你有所创造。


艺术本身就是一种对抗,而展览的目的也已经明晰。展览展现了两种意识与力量——由未来主义、共产主义、至上主义等构成的激进理念,以及由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构成的资本主义世界秩序——是如何不断碰撞着构成了今天的世界场景。换个角度说,它表现了过往的世界如何以理念、图像、符号、物之间的关系和对身体的规训,构成此刻世界里长演不衰的戏剧。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刘韡作为“后感性”系列展览的成员,他在早期创作中就体现出对于身体与物质及两者间关系的强烈兴趣,并且以强烈的直觉判断作为其工作特征。此次展览中的作品并不是围绕某个主题创作,而是刘韡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完成之后,按照一定的顺序放置在美术馆中。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刘韡受到中国的城市化和全球化进程所带来的景观和现实的刺激,他在处理材料的过程中,渐渐发展出一套以材料的物性和物料之间的结构关系为中心的装置语言;又出于对新兴数字化的图像生产方式及其产生的图像美学的敏感,体现为一系列不断发展变化着的、被视作“风景”的绘画。
而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展览中的作品相当于“单词”,空间安排相当于“句法”,刘韡运用它们建构了一个具有潜在事实与无限意义的句子。因此,刘韡的艺术是深沉、有力的,有时在严肃中会略带有一丝的幽默,有时就是苦痛本身。


鬼魂的剧院:
物体把同一律

放入圈套里。


从认知的角度来看,此次展览可以视为艺术家面对复杂系统建立的一个观念化模型。这个模型具有一定的抽象性,由艺术家的作品与媒介的视觉化呈现共同定义。总计2800平米的展厅按照艺术家的规划分为两种指向的空间,这种秩序感是刘韡处理媒介的主要手法,保持了高度的理性与开放的结构。而这个模型中仍旧保有一些现实生活系统的关键特征,从而揭示身体、物质、意识形态和世界秩序的复杂性。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图为作品《散场/OVER》,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此外,这个模型同时也是一个结构,但是其形成过程却与常规的模型制作不同。人们一般在制作模型时都是使用小型的部件拼装成为一个大型的模型,如房地产沙盘、四驱车模型与机动战士模型。零件的尺寸已经限定了人的思考,并且模型的效果早已被设计师设计好。而在刘韡的创作中,“反”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例如在他早年的“反物质”系列作品中就是颠倒了现成品的拼装秩序,将事物的内核作为外在展示出来。并且他还反对事物的明确意义,将意义包裹在作品的内部而秘不示人。所以《散场/OVER》是经过压缩后产生的作品,是将大的观念模型缩小为物质模型,这还是基于艺术家一贯的反向思维的结果。

“刘韡:散场/OVER”展厅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图片由刘韡工作室提供

展览中所营造的神秘氛围与略带神圣感的场域,似乎在暗示意识越过物质、时间逃离空间、感知穿透身体;而这些过程完成之后会存在于哪里?艺术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是对已然失效的、旧去崩塌的世界的告别,终点本身,则是新的起点。散场,就是一个短暂的停顿。
所以正如艺术家所言:“我觉得艺术面对的永远是未知,而不是已知。”科学关心要素与整体的关系,而艺术负责关怀活生生的人。“为了艺术而艺术”终将走向枯竭。思想的深渊不必爬出,我们必须要寻找造物主的坐标。
注:文中各段落引首诗节选自《物体与幽灵》,是毕肖普译自墨西哥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的西班牙诗作。该诗副标题为“献给约瑟夫·康奈尔”,超现实主义影响的美国实验电影导演与装置艺术家。


展览信息

刘韡:“散场/OVER”

展览日期:2020年11月11日-2021年1月17日
展览地点: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


采访/撰文/于奇赫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