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的张力:策展人鲁明军携手宋拓、王兴伟、徐震®,跨代际打造“绝地通天”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85   最后更新:2020/11/10 14:03:52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20-11-10 14:03:52

来源:99艺术网


11月9日,上海chi K11美术馆联合策展人鲁明军,邀请艺术家宋拓、王兴伟、徐震®,共同呈现一场与当下时代语境紧密相关,但又拒绝被“主流”“常识”等概念绑架/招降的艺术展“绝地通天”。此次展览以联展的形式,打造了三个看似迥然不同实则又存在内在关联的空间,进而呈现三位艺术家的标志性及近期创作。虽然,宋拓、王兴伟、徐震®分别于上世纪60、70、80年代末,出生、成长在东北、华南和华东三个不同的地方,但在策展人鲁明军看来,他们身上却有诸多共通性。在开幕式现场,他反复用“极端的张力”来形容此次展览的气质,“所谓绝地通天,这里面既包括一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同时这种想象力中也包含着绝望和虚无感,而这恰恰是我们时代的普遍特征。”

(右一)策展人鲁明军(右二)艺术家王兴伟(左一)艺术家宋拓(左二)艺术家徐震


从“举重若轻”到“举轻若重”


徐震®,《交流(荒谬的,生动的,浓郁的)》,2020,致谢艺术家和没顶公司


展览以徐震®的作品为起始,以宋拓的作品为终结,巧妙地形成了一种从“举重若轻”到“举轻若重”的感官结构。在徐震®的展厅中,由众多融汇了东西方艺术元素的雕塑、装置、图像所营造的视觉纪念碑,仿佛让人置身于一片亦真亦假的精绝古城。然而,无论是展厅中位于醒目位置的雕塑《永生(ME TOO)》,还是呈现在墙面以《交流》命名的一系列难以辨别形象的塑料卡通形象,,亦或者其将宗教建筑与洗手液相结合直接反映疫情现状的最新创作,徐震®总能在准确调动艺术史的基础上,直接而有效对时代现状作出回应。

徐震®,《工具系列》,2020,致谢艺术家和没顶公司

徐震®,《永生(ME TOO)》,2020,致谢艺术家和没顶公司

徐震®,《只要一瞬间》,2020年“绝地通天”现场,致谢艺术家和没顶公司


与之相承接的是,王兴伟的绘画也充分具备一种“游戏性”与“兼容性”,通过对自我、家人、朋友、文学/历史人物的使用与变形,机智幽默地影射当代文化。而这两年刚刚“转型”做潮牌的宋拓,则提供了一种在语言上更年轻,在形式上更轻盈的艺术呈现。在开幕现场,一名00后观众表示,宋拓的作品令人感到亲切,借助国潮文化进入当代艺术无疑是一种相对容易途径。而在宋拓看来,做艺术与做潮流实际上并不存在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具有创造力的人都是能文能武吧”,他笑着总结道。


“不正确”与“想象力”

王兴伟作品,2020年“绝地通天“展览现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展览标题取自清代诗人袁枚的《卓笔峰》,诗中所云:“孤峰卓立久离尘,四面风云自有神。绝地通天一枝笔,请看依傍是何人?”前两句描写雁荡山峰孤峙卓立,后两句则将这一山峰比喻成绝地通天的笔,从而自然而然地表达独抒性灵的要义。正是借用这层含义,展览希望能提示人们注意“非确定”“不正确”“主流之外”的意义与价值。

王兴伟,《佛光普照》,2020,致谢艺术家和麦勒画廊


在开幕论坛“不正确与想象力:艺术如何解放人”中,策展人鲁明军就与宋拓、王兴伟、徐震®三位艺术家就这一话题展开对话与讨论。王兴伟告诉大家,事实上此次展览完全缘于对正确事物的反思与不信任,“我们这一辈的画家,是从诸如双年展等学术性展览开始介入当代艺术的。但这几年,我越来越感到,绘画好像被这一机制忽视了。这让我对美术史/美术馆神话产生了疑问。我想,绘画与艺术还是应该与更多的人进行主动的交流。”

王兴伟,《新家》,2019,致谢艺术家和麦勒画廊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展览会由“不正确”引发各方争议时,鲁明军毫无畏惧:“宋拓、王兴伟、徐震®本身就充满争议,比如王兴伟的‘土’,徐震®对资本的肯定式批判,宋拓的国潮与主流意识形态之间的特殊关系,都与艺术主流非常不一致,也显得非常的不正确,但我们就是要把这些作品变成一道风景,去展现其中想象与创作本身的魅力。”



历史的变异与此刻的时尚

宋拓作品,2020年“绝地通天“展览现场


尽管此次展览充满着“不正确”,并且三位艺术家都以各自的方式演绎着“不正确”,但他们还是在某个层面上同频共谋了,即他们都试图出描绘当下中国艺术、文化、社会及政治图景。徐震®的《弥漫套盒》构成了观众所遭遇的第一重隐喻:在今天,我们的世界好像已经没有什么不能被回收、不能被打包了。紧接着,王兴伟在《佛光普照》中,巧妙地将古典名著《西游记》与廉价的淘宝表演服饰揉在一起,由此把中国传统文化定位到当下时空。最后,宋拓彻底将人们引入一场狂欢,在他的系列服装中,既包括日系风潮与中国文化的对接,也包括对本土新生代势力的无限赞美。

宋拓,《临懷素自叙帖》,2020,致谢艺术家和北京公社

宋拓,《SONGTA Debut Collection海报系列》,2020,致谢艺术家


如果强行为此次展览虚构一种叙事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将三位艺术家对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的调取与挪用,想象成一个不断变异与涅槃重生的过程,而它对原本的西方中心主义满是冒犯。徐震® 说:“其实在创作中,自我不重要。我们需要不停地变,甚至带有一点投机性,看看什么最出效果,最能像镜子一样反映现实。”在策展人鲁明军眼中,这种创作的立足点恰好能释放出最充分的艺术性。他将观众引导到开幕式现场的表演《只要一瞬间》,饶有意味的解读道:“这停留在空中的刹那才真正表达出自由与解放,你不知道它正在落下还是升起,而艺术需要这样虚空,处于张力之中的虚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