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拜登不过是有人性的特朗普
发起人:搞事情  回复数:0   浏览数:64   最后更新:2020/11/10 10:07:25 by 搞事情
[楼主] 搞事情 2020-11-10 10:07:25

来源:澎湃新闻


近日,齐泽克在RT发表了对美国大选的看法。

2020年11月7日,美国特拉华州威尔明顿,拜登发表全国讲话。

在美国总统大选前夕,不同形式的民粹主义抵抗力量正逐渐形成一个统一的阵地。《卫报》的报道称:“武装民兵组织在美国总统大选的最后阶段与阴谋论者和反病毒者结成联盟,他们声称冠状病毒大流行是一场骗局,加剧了人们对选举日之前可能酝酿麻烦的担忧。反政府和反科学宣传的主要倡导者在周末聚集在一起,最大的民兵组织之一的创始人也加入其中。”
齐泽克认为,这里有三个层面在起作用:阴谋论者(如匿名者Q)、病毒否认者和暴力民兵组织。这些往往是不一致且相对独立的:有阴谋论者不否认疫情的真实性,但从中看到了毁灭美国的阴谋;也有病毒否认者不认为疫情背后有阴谋,只是否认威胁的严重性(如意大利哲学家阿甘本),等等。
但现在这三个维度在一起发展:暴力民兵将自己合法化为自由的捍卫者,他们认为自由受到深层国家阴谋的威胁,这个阴谋反对特朗普连任,而疫情是阴谋的关键因素;如果特朗普连任失败,将是这个阴谋的结果,这意味着暴力抵抗这个失败是合法的。
2020年10月,联邦调查局透露,一个右翼民兵组织计划绑架密歇根州州长Gretchen Whitmer,并将她带到威斯康星州的一个安全地点。在那里,她将接受一种人民的“审判”,因为她为遏制新冠病毒感染而实行严厉的限制,从而按照民兵组织的说法,侵犯了美国宪法所保障的自由。
这个计划令人想起欧洲最著名的政治绑架案。1978年,唤起基督教民主党和G。C。D大联合可能性的意大利政坛关键人物阿尔多·莫罗被红色旅绑架,交由人民审判,并被*杀。
齐泽克赞同学者兼作家Angela Nagle所说的:新的民粹主义右翼正在采用几十年前就被明确认定为属于极左“恐怖”组织的方法。当然,这绝不意味着这两个“极端”在某种程度上是重合的:并不存在一个稳定的中心,而两个极端对称地分列两边。
基本的对立是建制派和左翼之间的对立,右翼的暴力“极端主义”是中心受到威胁时引发的恐慌性反应。这一点在上次总统辩论中变得很明显,特朗普指责拜登支持“全民医保”,说“拜登同意桑德斯的观点”;拜登回答:“我击败了伯尼·桑德斯”。这个回答的信息很明确:拜登是有人性的特朗普(Trump with a human face),尽管他们的对立面是相同的敌人。这就是自由主义机会主义最糟糕的地方:因为害怕吓到中间的人而放弃左翼“极端分子”。
特朗普在这里玩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游戏——当他被问及宣扬暴力或阴谋论的激进右翼团体时,他试图从形式上与这些有问题的方面保持距离,同时赞扬他们普遍的爱国态度。当然,这种保持距离是空洞的,是一种纯粹的修辞手段:人们默默地期待着这个群体对特朗普演讲中充满的隐含的暴力呼吁采取行动。当特朗普抨击所谓的左翼暴力时,他的措辞是分裂的,是对暴力的呼唤。特朗普在被问及“骄傲男孩”所宣传和实行的暴力时的回答是一个典型。
据报道,“2020年9月29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全国电视上告诉‘骄傲男孩’(一个崇尚白人至上主义的极右组织)‘退后并待命’后的几分钟内,这个只属于男性的组织成员在边缘(fringe)社交网站上庆祝在意识形态上推动反对左翼的‘历史性’时刻。”
特朗普确实告诉他们退后,即克制暴力,但他补充“并待命”,即准备好——做什么?意思很清楚明白:如果特朗普输掉大选,要准备好实行暴力。即使美国真正爆发内战的危险可能是空穴来风,但这种可能性被广泛谈论的事实本身就很重要。
而且不仅仅是美国在朝这个方向发展:看看欧洲媒体的报道;在波兰,自由派的公众人物抱怨他们正在成为民主解体的旁观者;同样的情况也在匈牙利发生。
在更普遍的层面上,议会民主概念本身所固有的某种紧张关系今天越来越明显。民主意味着两点:一是“人民的力量”(多数人的意志应在国家中表达出来),二是对选举机制的信任:无论有多少操纵和谎言,一旦统计出数字,结果就会被各方接受。
2000年美国大选戈尔向布什认输就是如此,虽然更多的人投了他的票,佛罗里达州的计票也很有问题——公众对正式程序的信任,才是议会民主制的稳定性所在。当这两个维度不同步时,问题就会出现,左翼和右翼都要求人民的意愿应该高于选举的形式。而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是对的:正如法国著名哲学家阿兰·巴迪欧所写的那样,民主代表机制并不是真正中立的。
这种非中立性在危机或冷漠的时刻变得显而易见,当人们体验到民主制度无法有效地记录人们的愿望或想法时——这种无能为力的现象体现在2005年英国大选:尽管托尼·布莱尔越来越不受欢迎(他经常被选为英国最不受欢迎的人),但这种对布莱尔的不满却没有办法找到政治上有效的表达方式。这里显然出了很大的问题:并不是人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是一种犬儒的听之任之阻止了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行动,所以,结果就是人们的想法和他们的行动(投票)之间出现了奇怪的差距。
大约一年前,随着法国“黄马甲”运动的兴起,类似的差距更加残酷地爆发了:他们清楚地表达了一种愤怒,而这种愤怒是不可能转化或移植到制度代表的政治术语中的。这就是为什么当马克龙邀请他们的代表进行对话,并要求他们用明确的政治方案来表达他们的抱怨时,他们的抗议活动就烟消云散了。西班牙的Podemos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当他们同意玩政党政治并进入政府的那一刻,他们几乎变得与社会党人无异——这也是代议制民主没有完全发挥作用的另一个迹象。
简而言之,自由民主的危机已经持续了十多年,而新冠疫情只会使危机更加严重。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当然不是在某种更“真”的民主制度(这种民主制度更能包容所有的少数派)中找到的。齐泽克称,自由民主的框架必须被抛在脑后,这正是自由主义者最害怕的。只有当人们对体制内的变革失去希望时,真正的变革之路才会开启。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