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许哲瑜:不寻常的某日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91   最后更新:2020/11/09 22:34:32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11-09 22:34:32

来源:Vanguard Gallery


不寻常的某日


艺术家:许哲瑜 Hsu Che-Yu

展期:2020年11月7日- 2020年12月31日
地点: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4号楼A座204
www.vanguardgallery.com

Vanguard画廊于117日至1231日期间举办许哲瑜个展不寻常的某日。这是继2016没有来自家的信息之后,Vanguard画廊为许哲瑜续办的第二场个展。本次展出的全新作品系列由两部分组成,分别是影像和平面海报。许哲瑜的录像结合了实景拍摄录像以及3D动态扫描与增强现实成像技术,延续并拓展了他独特的视觉语言,即在图像与叙事中并置真实与虚构的元素,同时不断探索影像艺术作为媒介在承载表达与观念上的潜力。平面海报与影像在主题和图像上相关联,前者遵循了许哲瑜一直以来为他的平面图像所构筑的相对独立的发展线索。海报以影像的主旨为契机,继而对核心议题展开平行的演绎。

许哲瑜常以个人经验、轶事或社会新闻作为创作的出发点,不寻常的某日最初也与他的家庭记忆有关。许哲瑜在创作声明中写道:

创作计划灵感来自已故的奶奶。她年轻的时候在动物实验室工作,因为工作的缘故,有时需要实验活体动物,并解剖、杀死他们。在那长达三十年的时间里,她有时会从实验室里偷偷将动物带回家,放任它们在家屋中自由活动,变成了(当时仍是儿童的)父亲的玩伴。有时候,我的父亲会模仿着奶奶,以儿童自己的方式,对它们做实验游戏。它们成为了介于宠物与实验动物之间的存在。

但在展出的作品中,叙事的冲动让位给了由影像技术构成的画面语言。与许哲瑜以往作品不同的是,由《一只绿头鸭的不寻常死亡》和《编号314》共同组成的影像组合并没有使用文本叙述,转而使用录像与数字技术构筑了一套视觉的认知模式和修辞法,并将之付诸于与生命和死亡有关的命题上。

录像《一只绿头鸭的不寻常死亡》呈现了对动物和人物进行3D扫描和建模的片段,并将扫描获得的动态影像重新释放到现实场景之中。许哲瑜还捕捉了处于应激状态的其他生物,以及依照动物形象制作的人造机械,这些形象与不完美的3D建模都可以被视为某种异化的结果,它们在影片中彼此构成互文。我们或许可以将影片中一闪而过的古典油画 [] 片段作为一种视觉文本参照:戏剧性的场景中,杂交的怪物追逐着被贬入地狱的罪人,它们象征着对于死亡的意义和生后世界的想象。许哲瑜以影像为媒介呈现了他对这一主题的表现——与在画面上的描绘所不同的是,异化的形象通过剪辑和数字技术植入艺术家录制的现实场景中。这些形象是引导我们对生命和死亡的主题进行思考的喻体和象征。

在《编号314》中,死去的实验兔在操偶师的摆布下模拟生前的动态,呼吸、抖动、抓挠、舔舐毛发等。兔子的形象也出现在《一只绿头鸭的不寻常死亡》中,从这个交集出发,我们可以理解两支影片在观念上的关系。二者如同鸭兔错觉的歧义图像(ambiguous image),不仅在形象上可以互相替代,而且在观念上作为彼此的注释。

不寻常的某日中,活的、死的、拟象的动物交替出现。在影像作品中,鲜活的动物被镜头拍摄下来,失去生命的实验动物在人的操纵下模拟动作,失去物理形体的虚拟形象在技术的加持下重现生机;儿童手中的镜子不断提示真实与模拟之间的转换。艺术家在此思考的,正是在影像技术主导的当下与未来,从生命和形体到死亡与虚拟的迁跃的隐喻。展览中的平面海报提取了影像主旨和关键形象和道具,并采用了艺术家标志性的图像说明形式。海报中的人物是在许哲瑜的作品中多次出现的工具人,他对上述影片主题中的嵌套关系及其操作方法进行演示。


[]  画面取自比利时画家扬·普罗沃斯特(Jan Provoost,约1465-1529),《最后的审判》(Last Judgement1525年),比利时布鲁日格罗宁各博物馆(Groeningemuseum)藏。


展览现场 Exhibition View:





作品图片 Stills of Works:

一只绿头鸭的不寻常死亡,The unusual death of a mallard, 录像,video, 16'45'',2020

一只绿头鸭的不寻常死亡,The unusual death of a mallard, 录像,video, 16'45'',2020

编号314, Rabbit 314, 录像,video, 7'16'',2020


开幕现场 Opening View: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