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世界中的“特斯拉”应该是什么样?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82   最后更新:2020/11/09 21:16:40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11-09 21:16:40

来源:artnet


今年年初的“开年对话”中,我们曾经对话过仁庐创办人、美籍韩裔企业家Jung Lee。在这篇访问中,Jung Lee形容自己是一个“新时代中的颠覆者”。然而,这个每年在全球飞行20多万公里的常旅客希望2020年能够少一些飞行。算是意料之外的愿望成真,2020年大部分时光,他都与家人在位于美国加州湾区的家中度过。


在过去的几个月,同在美国的我们曾有无数次的微信问候和交流,从最开始讨论疫情,到后来Jung总是时不时分享一些看过的电影、听过的歌,或者对时局的看法,再到后来,他会很兴奋地分享一些艺术家最新项目的视频或者图片。这个时候就知道,居家隔离并未让这个颠覆者停下来,反而,没有旅行的新常态反而让他酝酿出了新的想法,并最终使之实现。

回想在开年对话中,Jung Lee说过的“希望打破艺术界行之无效的东西,为艺术家整合一个新的无障碍艺术平台,最大限度地实现艺术家的艺术愿景”,这个名为Miralab的新生平台,是一个至少在现有国内艺术生态中,难以找到类比的模式,这种模式的产生,来源于Jung Lee在金融与互联网行业的经验参考,也是过去六年他与中国当代艺术家们的合作结晶。

艺术家展望在作品中使用机器人对火山石进行雕刻,2018


如何解释Miralab?Jung Lee用了丰田与特斯拉打了一个比方:

作为世界顶级汽车公司之一的丰田在1997年推出了普锐斯这款车型,作为世界上第一款大规模生产的混合动力电子通道汽车。这是当时这个圈子唯一的主导玩家。特斯拉在2008年推出第一辆电子汽车之前,从未制造过汽车或类似的东西。但特斯拉在十年间就称霸了全球电动汽车市场,而丰田虽凭借其全部资源和历史,却在电动汽车市场上并未成功转型。

在过去的六年里,我们发展出了与传统画廊模式不同的现有模式。然而,旧有模型的痕迹仍有遗留,若想在混合模型之上重新构建一个全新平台是不可能的。为了实现Miralab的所有潜力,必须消除任何遗留模式的痕迹。

这正是发生在特斯拉和丰田身上的事情。虽然丰田享受最初成功的盛宴,但它从来没有超越它的传统框架,而特斯拉开始没有“遗产”束缚,只采取最佳实践,没有任何限制。

这是我们和Miralab所采取的步骤。仁庐继续其画廊的传统角色和模式,而Miralab则成为独立一体,通过创新和合作,专注于研发、教育、融资、制造和销售。那么我们是什么?以此类推,我们正在用过去六年的知识和经验建立艺术世界的“特斯拉”。

这个类比足够形象,可是我们还想知道更多。所以我们与Jung Lee再次来了一场对话。

artnet新闻

×

Miralab和仁庐创始人

Jung Lee

Miralab和仁庐创始人Jung Lee

Q:此前我们听说过您用丰田和特斯拉做比较的说法,但是我们依然好奇,您将如何对外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解释Miralab的概念?究竟什么是Miralab?

A:我想澄清一点,我没有在妄想,也不是在拿自己和埃隆·马斯克做比较。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类比,用来解释为什么一个全新的玩家往往能够在一个全新的领域革新,而不是老牌玩家拿着遗产和保护自己的领域。对比一下丰田1997年的普锐斯和2008年之前从未生产过任何产品的初创企业特斯拉吧。

我借用苹果公司如何制造iPhone的例子来更好地解释Miralab的概念。如你所知,苹果在库比蒂诺总部的人专注于关键战略技术的研发;它们还认同并协同三星、英特尔、高通和富士康等全球企业在零部件制造方面开展最佳实践,并与之合作。事实上,苹果公司的许多员工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国外调研,参观这些合作公司,了解最新的技术改进,与他们谈判条款,执行质量控制等。一直以来,这些组件的设计和最终集成都是在库比蒂诺总部完成的,将最有价值的知识产权保留在公司内部。


机器人进行切割作业

同样,Miralab通过与艺术家和工作室密切合作,精心安排各个环节,并倡导新的理念和服务,促进了艺术实践的进步。今年之前,我每年旅行都超过25万英里,为了去找寻最好的工作室,去了解他们做了哪些技术上的改进和创新,以及判断他们如何能为我们的艺术家创作增加价值。这些工作室遍布世界各地,或被极少数西方顶尖艺术家使用。过去的六年中,我们与这些工作室合作,与潜力巨大的中国艺术市场一同成长,我能让他们有一些经济上的动力,也具备与我们合作的长期的商业利益,激励他们与一部分最有创意的中国艺术家制做高质量的作品。

张培力在作品中使用机器人雕刻出骨骼的形态,2019


Q:过去六年的经验和仁庐的运营是Miralab这个项目的成因。为何要开始另外一个“厂牌”?


A:Miralab不仅仅是另一个“厂牌”。经过深思熟虑我们决定,我们需要一个独立实体,未来专注于能够适应我们今天所经历的变化速度的想法和结构。我们需要一种灵活、超前的机构,以涵盖艺术家当前和未来的需求。


我认为蚂蚁金服为战略性发展而拆分公司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支付宝最初是阿里巴巴公司的一个内部支付系统,最终在2014年被剥离成立为一个独立的公司。这一决定成为了让蚂蚁金服这个新组织能够服务更大的市场,并将其转变为更有价值的独立公司的关键一步。尽管近期其上市计划受挫,但我认为,该公司近年来取得的空前成功,大家都有目共睹。在很大程度上,由于其充分挖掘自身潜力、扩大客户基础和市场机会的战略决策,蚂蚁金服现在的服务范围已超越阿里巴巴平台,服务面向中国乃至全球市场。

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节点,作为一个实体运作的好处正开始减少回报,而独立形式的好处将大大超过在短短几年内充分实现其潜力。我们现在正在采取积极行动,在全球疫情期间开始这一过渡。我们发现,没有什么比危机更能让人清醒,更能让人关注真实和内在的价值。由于低效率的空间越来越小,人们和组织开始寻找解决方案,他们被迫寻找更好的生存和前进的方法。艺术家、工作室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对与我们合作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你会注意到今年11月我们有多个活动和合作,这只是我们前进方向的第一个迹象。

机器手3D雕刻,2020


Q:Miralab会否有自己的实体空间?如果没有,那么为什么?

A:我将退出仁庐空间的运营,专注于Miralab,仁庐空间的事务将主要由中国同事负责。

Miralab是在香港注册的公司,由于全球疫情,我们推迟了开设办公室的时间。由于我们不能旅行,我自己就待在美国湾区的家中,就像大多数人一样开启远程工作模式。我发现远程工作比我最初预期的效率要高得多。WhatsApp、微信、Zoom和Dropbox是我们保持联系和协作工作的主要工具。我典型的工作作息是先从与欧洲工作室的WhatsApp开始,然后在欧洲的人们结束一天的时候,我会开始查收iPhone短信,因为这个时候,美国东海岸的人们刚刚醒来,微信消息则会在加州时间下午晚些时候开始响起,那时我在中国的同事们开始工作,通常它会一直响到加州时间凌晨3点,或者更晚,直到亚洲时间结束。


Miralab的第一个实体项目,一家由海外工作室合作伙伴管理和运营的数字机器人工作室将在上海设立。

陈彧君在工作室工作场景,2018

众所周知,欧洲和美国一部分地区正在经历第二波高峰。从人们所处的不同位置来看,这是一种如此不和谐的经历。我在中国的同事和在湾区的我自己是幸运的,都待在一个安全地带中,但是与我保持联系的专业人士来自世界不同的地方,我不得不提醒自己,这是和大多数其他地方很不同的经验,当前危机远未结束。

Q:在过去六年间,您与许多艺术家一起合作过,有许多艺术家此前并非如此熟悉新兴科技,尤其是那些有着颠覆意义的技术。您如何给艺术家提供资源,又如何让技术服务于他们?

A:在和刘畑的对谈中,艺术家张培力讲述了他和我一起走过六年的旅程,足迹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日本的森林深处,布鲁克林的创新中心,意大利阿尔卑斯山的尖端机器人工作室。

张培力在制作工作室,2019


同样,作为第一步,我们分享并为我们的许多艺术家提供机会来体验和实验新技术。它需要时间和资源来推进与艺术家和工作室的合作。从最初的项目统筹到最终的推广,整个过程中我们提供了很多资源,包括资金。我可以放心地说,在过去的几年里,在支持艺术家和他们的艺术作品方面,中国没有一家画廊或个人比我们做出了更多的资金和资源上的投入。让我们感到骄傲的是,我们为艺术家们的创作助力,并卓有成效。


关于我们近期的动向,在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已经成功地通过厉槟源、张培力以及刚刚开幕的杨振中的展览,让大家了解我们的模式。人们可以在所有这些展览中,意识到一致的艺术DNA,每个艺术家都能够利用工具和资源,以不同的方式来实现他们自己的艺术愿景,表达得更完整。我相信他们的作品已经说明一切。

现在,下一步的战略是将这些资源在中国的本地化,为更广泛的艺术家群体提供有益的工具。他们不用到海外去寻找资源,这些资源对新的更广泛的艺术家群体来说更容易获得。这将迅速拓展我们与艺术家的接触。

厉槟源,《谣言》,2019,装置,陶瓷、铸铜、羽毛,尺寸可变

关于项目资助,到去年为止,我们都是内部资助来形式完成项目。然而,今年早些时候,我第一次决定接受外部资金。我之前在创业经历让我明白了把握外部融资时机的重要性。如果你做得太早,它会成为深入开发正确商业模型的巨大阻力。适时的让第三方参与进来很重要,这样你才能保持理智并诚实参与,而不仅仅是听到自己的回音。强迫自己去倾听批评的声音和挑战是一个很好的方法。这个过程迫使你思考复杂的情况,有助于制定更健全的智力框架,以确定自己的道路和成长。关键是选择时机,专业人士对于品质的掌控,提供深度经验,以及认可参与的创业过程中业已被证明的业绩。当我们开始决定通过Miralab进行本地化和扩张时,现在是迈出这一步的正确时机。

Q:在Miralab的官方宗旨中,如此形容“为拓展中国艺术生态系统的深度和规模发挥关键作用”。所以,作为长期的中国艺术观察者和参与者,您如何看待如今中国的艺术生态?

A:在当下,中国艺术生态面临很多挑战。我记得,十多年前,在巴塞尔艺术展的开幕式上,重要的国际藏家会直接奔向中国的画廊。如今,由于种种原因,这些画廊不幸被国际甚至本地藏家排挤到次要地位。令人遗憾的是,至今仍在发散影响的整个中国艺术生态系统似乎在错失良机。

然而,中国仍拥有巨大的、无与伦比的潜在消费市场,新富阶层的数量不断增加。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一些最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带给我们希望。我听到人们抱怨很多中国艺术产业中的问题,我认为我们需要着手处理这些问题,开启想象,为了我们的时代,尤其中国艺术市场去测试、调查和构建更及时和重要的东西,而不是仅仅维持一个外在的、已然形成的幻影。相反,它应是一种与中国的规模、潜力和悠久文化传统相称的东西。我对于能在现在的位置上参与到这个过程中很兴奋,我感到特别荣幸。

耿建翌,《无题》,2016,浆纸、麻绳,180x90x10cm


Q:2020年的新冠疫情对于Miralab是一个催化剂还是有一些破坏?这个新生项目又将如何应对这些困难?


A:就我们所关心的而言,2020年让很多事情尘埃落定,并使艺术世界变得清晰起来。正如沃伦·巴菲特所说:“只有当潮水退去,你才会发现谁在裸泳。”

我要说的是,这股潮流在2020年已经退去,而且还在以非常快的速度退去,暴露出了艺术生态系统各个方面的一些关键缺陷。例如,沿着房地产产业结构的足迹,成本高昂的生意,以及传统的艺博会模式,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足以改变人们的行为,为一些新事物提供机会。我们会回到在新冠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方式吗?我认为不会。不然,这就将意味着我们浪费了这场危机,没有从中学到任何东西。这本身就是一场悲剧。

杨振中的作品也借助了机器人进行雕刻

我们从一开始就很清楚,简单地模仿别人的做法在商业上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必须准确找到低效之处并能增加真正价值的机会,例如为艺术家建立完整的解决方案。因此,在过去六年里,我们的大部分投资都花在了支持艺术家创作内容的基础设施建设上,而我们几乎没有在宣传或租金等其他昂贵的管理费用上投入任何资金。没有人能够预测当前的危机,但是当我们六年前调查中国艺术产业的低效率时,我们知道会有一个时刻,现状必须改变,通过内部惯性权重的矛盾或由外部冲击。我们很早就有意识地做了决定,为我们现在所处的时刻做准备,每个人都被迫关注真正的价值。未知因素是时间轴,是什么事件将触发、暴露和激化系统缺陷和各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对我们来说,不是如果,而是什么时候。

疫情的规模和突发程度确实令人震惊,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困难时期。然而,我们已经为这一创新时刻做好了准备。当前加速的建设性破坏迫使我们所有人带来我们最好的游戏,适应或灭亡。我非常享受竞争,因为思想和理念相较从前总是会进步。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在做的。

杨振中个展《现形》展览现场

Q:您如何想象Miralab的未来?接下来几年是什么样的?

A:Miralab在未来几年的目标是全面发展成为一个真正开放的平台。我们邀请艺术世界内外的利益相关者与我们一起努力,拓展艺术家的能力,扩大和深化中国艺术生态系统。重要的是让更多制作工作室、画廊、博览会和其他销售平台参与进来,并将教育机构引入Miralab平台,合作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

机器手进行3D金属雕刻,2020


近期的计划是在中国建立第一个数字机器人工作室,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因为过去我们更喜欢通过合作而不是去拥有实体资产。再次使用苹果公司的类比,除了外包大部分的需求,苹果还做了一些关键的战略收购,也把不同领域的专业知识带入内部。2018年苹果公司收购欧洲芯片制造商“Dialog”就是一个例子,机器人技术就是Miralab的“Dialog”,因为我们了解它除了在石雕领域应用之外更广泛应用领域。通过我们过去六年的经验,我们已经已经招募到了在这一领域的优秀人才,正与之开启新的合作,共同建立我们在中国的第一个机器人工作室。

我们欢迎任何对提升艺术生态系统有特殊和独特价值的组织与我们合作。包括对中国当代艺术家感兴趣的西方文化机构和画廊、期待建立有意义的收藏的私人企业和个人,以及渴望通过公共艺术和文化体验丰富公共生活的地方政府机构。更重要的是,我们期待着与中国有志于培养和改造艺术教育的人士合作,培养中国新一代的艺术学生。Miralab正在寻求合作伙伴,与有远见的人们分享我们的经验和知识,并最终成为中国值得骄傲的传奇和未来建设的一部分。


文、采访 | artnet新闻编辑总监Cathy Fan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