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危机没有令她止步,翠西·艾敏在争议中依然拥抱生命和爱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91   最后更新:2020/11/05 11:20:29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11-05 11:20:29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艺术家翠西·艾敏 (Tracey Emin),图片来源:X**ier Hufkens画廊

英国艺术家翠西·艾敏 (Tracey Emin)在上周公布了自己与癌症斗争的过程。“这是全面的鳞状细胞癌,而且侵袭性很强,以至于医生们无法直接切除肿瘤”,艾敏在艺术品经销商肯尼·沙克特(Kenny Schachter)的网站直播采访中坦率地告诉他。当人类正在共同经历一场危机时,她经历了一场个人的危机,三周之内,“他们切除了我的膀胱、尿道、淋巴结,给我做了一个完整的子宫切除术,并切除了我一半的阴道——所以那是我的夏天。”春天被诊断出癌症,夏天做了手术,现在她的病情得到了缓解,并决心将她的勇气投入到新的创作中去。

翠西·艾敏 (Tracey Emin),《You Kept it Coming》,2019年


艾敏以通过作品解决生活中的创伤而闻名,但诡异的是这次她的作品却打败了她。在收到癌症诊断书之前,她经常因为一幅特别的画作夜不能寐,这是一幅尺幅巨大而奇异的半抽象画,她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这幅画上,也曾花费好几天时间盯着它。几个月后,她终于明白了自己一直在做的是什么:一幅恶性肿块的画,就像长在她身体里的那个肿块,当时她并不知道。

翠西·艾敏 (Tracey Emin),《 Because you left》,2016年

她告诉沙克特,“通常对于一幅画,我知道它是什么,但对于这幅画,我就是不知道。我只是一直盯着它看。”直到几周后,当她看到自己肿瘤的图像时,艾敏才意识到,“这和那幅红色的画一模一样。我一直盯着它,想知道它是什么,原来它就在我体内。而我之所以想不出该怎么处理那幅画,是因为它已经完成了:它是我膀胱里一个大肿瘤——这就是我画的东西。”


封锁和疾病≠创作的暂停

现在,艾敏的病情已经得到缓解,尽管如她所言,“我的半个身体被截掉了”。然而,这位精力充沛的艺术家在疗养期间所做的事情似乎比大多数人在完全健康的情况下所做的还要多。与沙克特的对话恰逢艺术家最新个展 “爱的细节”(Details of Love)的开幕式,这是一场在布鲁塞尔X**ier Hufkens画廊举办的大型展览,展出了她在封锁前和封锁期间创作的新作品。她对《艺术新闻》表示,整个展览是关于人们在恋爱时会注意到的事情,“恋爱时的雨很美……这是关于明白那些小事、小细节的感知。”

在布鲁塞尔X**ier Hufkens画廊举办的 “爱的细节”(Details of Love)展览现场

这些作品也被艾敏贴上了“自我感觉”和“内心投射”的标签,在这系列最新绘画中,身体蜷缩在一起,接吻、睡觉,在性接触中纠缠。这些画作似乎有呼吸和情感在其中流淌,与她的很多其他作品这样,这些作品都基于她自身对恋爱的记忆,而在她眼中,这些作品代表着一种“被需要的情感”,因为她已经有十年没有谈过恋爱了。“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感觉到,爱情是被允许的。”尽管年龄增长,但并不意味着她的感觉减少了,恰恰相反,她满怀着体验生活的欲望。

艾敏在疫情期间通过白立方画廊的官方Instagram账户分享自己的每天生活

在今年的封锁隔离期间,艾敏曾通过白立方画廊的官方Instagram账户分享自己的每天生活,在3月26日的日记中,她写道:“如果我没有被一种过于强大的恐惧感和黑暗充满,今天我会很开心,今天我会庆祝我的孤独,这种恐惧和黑暗让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想活下去。”


在近期《Artnet》的采访中,她表示她已经决定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她决定抛下长期居住的伦敦,卖掉了迈阿密的房子,搬到海边的马尔盖特,决定过一种极简的生活,停止喝酒和社交一段时间,优先考虑自己的内心世界,一个 “纯净 ”的地方,用于思考和创作。

而最令人沮丧的是,她还不能做她最喜欢的事情:绘画。但她一直在为自己的身体拍照,开启一个有关“存在主义”的项目。

爱德华·蒙克,《马拉之死》(Death of Marat) ,1907年

翠西·艾敏 (Tracey Emin),《I am The Last of my Kind》,2019年


11月15日,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将揭幕“翠西·艾敏/爱德华·蒙克:灵魂的孤独(Tracey Emin/Edvard Munch:The Loneliness of the Soul)”展览,在这场展览中,艾敏亲自挑选了蒙克的作品,与她的25幅画作一同展出。艾敏对挪威艺术家爱德华·蒙克“迷恋”已久,她在关于展览的介绍中写道,“我从18岁开始就爱上了这个人”。1998年,她创作了一部视频作品,拍摄地点就在蒙克的许多著名作品的所在地,奥斯陆码头。她与蒙克一样,拥抱最痛苦的经历来创造艺术。此次展览不仅揭示了蒙克是如何不断地激发人们的灵感,特别是通过他对女性的深刻描绘,两位艺术家所驾驭的黑暗领域和原始情感,将成为对悲伤、损失和渴望的探索。


因“爱”而起的争议


翠西·艾敏 (Tracey Emin),《The More of You the More I Love You》,2016年

关于爱情的思考和自身与爱情的关系长久以来都贯穿艾敏的创作。2016年,她在法国南部房子的花园里与一块石头结婚,当然,他们的结合并不是非常正式。在她看来,这种象征性的结合是对多种感情的隐喻:爱可以被赋予某人或某物而不求回报;一件无生命的物件也可以象征着一种超越肉体的精神之爱以及与一个人结合的渴望。在当时的一个采访中,艾敏在当年《卫报》的采访中表达了她对这块石头的爱,“我觉得这块石头很雄伟、很美丽,我真的很喜欢这块石头。我找到了我爱的方式,我对事物和人,不管是什么,都会热情地倾注爱,我接受这样的方式,只有我在付出,也不希望得到回报。”石头是她感情的寄托处。

2016年,翠西·艾敏 (Tracey Emin)在其法国南部房子的花园里与一块石头结婚,图片来源:Tracey Emin

爱情、亲密关系、欲望和性是常出现在艾敏作品中的主题,她告诉《艺术新闻》,这使他感受到自己与某种物件的联系。1993年是艾敏艺术生涯的起点,那年,她与萨拉·卢卡斯(Sarah Lucas)共同开了一家售卖她们作品的商店,商品中不乏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当时所作的T恤衫和烟灰缸。

1993年,萨拉·卢卡斯和翠西·艾敏正在她们的商店前,图片来源:Tracey Emin

1995年,她与画廊主Carl Freedman建立联系,在当时,萨拉·卢卡斯已经小有名气,Freedman鼓励艾敏创作大型装置作品,以在展览中有更突出的表现。《每个和我睡过的人,1963–1995》(Everyone I H**e Ever Slept With 1963–1995)在这种背景下诞生。


翠西·艾敏 (Tracey Emin),《Everyone I H**e Ever Slept With 1963–1995》,1995年,图片来源:Tate

艾敏把102个曾经与她同床共枕的人的名字贴在一个蓝色帐篷内,这件作品在当时引起巨大争议,许多观众把作品理解为与她发生过性关系的人的数量,并加以批评,艾敏也由此被冠上“坏女孩”的标签。但事实上,这102个名字里包括了艾敏的家人、朋友、酒伴、爱人和两个因堕胎而去世的子女。为了纪念和感谢那些陪伴过她的人,艾敏在帐篷的地面写着“那些陪过我,一直在陪我的人,我是不会忘记”。可惜的是这件作品后来在2004年的一次艺术品仓库火灾中受损严重,已经消失,艾敏也拒绝复制这件作品。


翠西·艾敏 (Tracey Emin),《My Bed》,1998年

5年之后,一张艾敏睡过的床被搬到了泰特美术馆的展览现场,这也是使她当年入围特纳奖的作品。当时刚与男友分手的艾敏在床上渡过了4天,以酒精度日。当她醒来时才突然意识到应该以此创作。展厅的床边,除了有散乱的床单,还有喝过的伏特加酒樽、抽过的烟、使用过的安全套和染有经血的内裤。艾敏也因这件作品获得了1999年特纳奖的提名,但作品本身和特纳奖的提名都引来了来自艺术界和政界的各方批评,甚至被用“野蛮”一词形容。

自职业初期就饱受争议,每一个行动都伴随着批评和嘲讽,却从未扼杀艾敏对待生命的态度和韧性,也从未选择逃避和沉默,现在她搬回儿时生活的马尔盖特,那里充斥着她童年的记忆和所有黑暗的东西,但她与自己达成约定,“必须在死之前摆脱出来”。


在上海,你也能看到她的作品


翠西·艾敏 (Tracey Emin)
《我最爱的小鸟》(My F**orite Little Bird)
2010年
上海市黄浦区建国中路10号Modern Kitchen

翠西·艾敏 (Tracey Emin)
《我在这里坠入爱河》(I Fell in Love here)
2014年
上海市黄浦区建国中路10号Modern Kitchen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