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只销售一件作品的画廊是怎么想的?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96   最后更新:2020/11/05 10:55:43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11-05 10:55:43

来源:Artsy官方  Annie Armstrong


Paris Workshop of "Grand Ducaux," "Il Pappagallo" on a cherry tree, 1620–30.

Courtesy of Galerie Gismondi and TEFAF


随着一些地区封城措施的放松,收藏家、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们终于又可以亲眼看到部分艺术品了。画廊或是通过限制参观人数,或是通过提前预约的方式,重新对外打开了大门。这也意味着,互联网不再是浏览拍卖作品的唯一途径,而有相当一部分人对此感到十分欣慰。正如收藏家阿兰·瑟瓦斯(Alain Servais)在春天所说的那样:“艺术本不是为线上观看所作——当然,那些本来就为网上展示量身定制的艺术除外。”


许多其他藏家对画廊、拍卖行和艺博会提供的大量在线产品表示失望,而他们的抱怨声并非个例。为了在线上展览中脱颖而出,许多艺术经销商感到无所适从。他们决定在展览中只展出单件的艺术作品,从而掀起了一阵内容精简化的风潮。这些项目的成功可能会改写艺术品线上与线下的销售方式——这种影响不仅在短期内十分显著,更会左右艺术界长远的发展。

Shary Boyle. The Red Shoes, 2020.

Sargent's Daughters

$1,000 - 2,500.


“老实说,我当时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Sargent’s Daughters 画廊的所有者阿莱格拉·拉维奥拉(Allegra L**iola)说道。拉维奥拉在4月初推出了 “小乐子”(small joys)系列:该系列每周推出一件作品,囊括了杰米玛·柯克(Jemima Kirke)、莎拉·斯拉皮(Sarah Slappey)和沙莉·博伊尔(Shary Boyle)等艺术家的创作。“对我个人来说,同时思考多件事情非常困难。”她说,“因此,我只是想为众人博得一时的快乐,展现可供收藏的艺术。‘小乐子’的作品不是很贵,是特殊时期支持艺术家和画廊的一种方式;同时,它也不会显得过于‘低声下气’。通过精简化的在线展览,该系列成功涵盖了艺术界的方方面面。”


拉维奥拉对 “小乐子”的成果十分满意,该系列成功助力了画廊业务的发展。“小乐子”的成功经验也随之影响了拉维奥拉自重新开业以来举办的多场个展,其中既包括前期举办的布兰迪·特威利(Brandi Twilley)的展览,也包括最近举办的 Ruben Ulises Rodriguez Montoya 的展览。

Jemima Kirke, Alex in Lingerie,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argent’s Daughters.


对于一些画廊来说,决意加入简洁化展览的潮流,并非都是缘起于此次新冠大流行。高古轩(Gagosian)的 “艺术家聚焦”(Artist Spotlight)项目每周对外推出一件线上艺术作品,自推出以来已经积累了许多成功的经验。2019年3月,在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前后,高古轩通过线上的方式售出了一件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于1988年创作的《无题》作品,以超过470万美元的价格打破了该艺术家的销售纪录。


“在上述的实例中,我们在非常繁忙的香港艺博会期间拿下了在线的展览空间,展示了一件符合市场预期的高价位艺术作品,并坚信它会有非常好的表现。”高古轩的出版总监艾莉森·麦克唐纳(Alison McDonald)解释道,“有鉴于此,我们对如何以最具创意的方案来履行高古轩对艺术家的义务,展开了细致的思考。”

Jennifer Guidi, Our Souls Connected (Painted Universe Mandala SF #1E, Pink, Black Sand), 2020.

© Jennifer Guidi.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gosian.


她指出,在 “艺术家聚焦 ”项目运行的14周内,对单件艺术作品的独特展示方式也引起了访问者对其他艺术品的兴趣。最后,共有49件作品成功完成了交易。其中,对外公布的有以77.5万美元成交的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以25万美元成交的詹妮弗·吉迪(Jennifer Guidi),以及以40万美元成交的玛丽·韦瑟福德(Mary Weatherford)的作品。这一举措还促成了数笔重要的私人交易,其中便包括总价高达500万美元的马克·格罗蒂扬(Mark Grotjahn)以及高达220万美元的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

Urs Fischer, Arcimboldo, 2019.

© Urs Fischer. Photo by Ulrich Ghezzi.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gosian.


“我们认为,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展览方式。一方面,我们可以借此深入了解艺术家,细致解读他们一直在准备展出的作品;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件特殊的艺术品,”麦克唐纳补充道。“这与你在实体空间观看艺术的体验更加类似,但与其他人如何策划整场展览的关系不大。我们意识到,现实中的展览空间可能会变得很拥挤,尤其是加入了艺博会之后,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因此,我们决定改为线上展出,而项目最终大获成功。”


“艺术家聚焦”系列的第二期已经在9月推出。从那时起,实体画廊已能够重新对外开放。但与之前相比,本次的版本更加“简约”——从原来的每周,改成了每月都会对一名艺术家的作品进行集中展示。展览从埃德·鲁沙(Ed Ruscha)的五件纸上作品开始;本月,“艺术家聚焦”将继续推出瑞秋·惠特雷德(Rachel Whiteread)于2019年创作的树脂和水泥复合雕塑,售价37.5万美元。

Andrea Appiani, installation  view of Josephine Bonaparte Crowning the Myrtle Tree, 1796.

Photo by Maxime Hibon. Courtesy of Robilant + Voena.


高古轩并不是唯一一家随着新冠封城政策变化而调整销售策略的画廊。总部位于伦敦、米兰和圣莫里茨的画廊 Robilant + Voena 与策展人卡罗琳·H·米纳(Carolyn H. Miner)合作,推出了一系列只展出一件作品的线下展览,并在巴黎的一个快闪空间内进行展示。展览题为“一名藏家|一件艺术品|一小时”(One Collector | One Work of Art | One Hour”):顾名思义,本次展览只允许一名藏家通过预约的方式参观一件作品,时长为一个小时。


“有趣的是,展览一直在进行‘自我选择’,” 米纳解释说。到目前为止,高端收藏家和博物馆馆长是唯一的报名者,“我们确实觉得受到了人们的尊重,” 米纳补充道。该系列的第一件作品是安德烈亚·阿比亚尼(Andrea Appiani)的《约瑟芬·波拿巴为桃金娘树加冕》(Josephine Bonaparte Crowning the Myrtle, 1796)。米纳表示,该项目非常成功,因此画廊打算今年秋天在伦敦和米兰复制这一系列。

Andrea Appiani, Josephine Bonaparte Crowning the Myrtle Tree, 1796.

Courtesy of Robilant + Voena.


除了个别画廊试图集中藏家的注意力之外,依赖于将大量作品推向市场的拍卖行和艺博会也在追求艺术展览的精简化。前佳士得联合主席洛伊克·古泽(Loïc Gouzer)的应用程序 “Fair Warning”在今年夏天推出,每周日会在平台上发布一件艺术品。古泽的应用与亚历山德拉·博内蒂(Alexandra Bonetti)展开合作,采用了与 See You Next Thursday 类似的销售方式。后者以 Instagram 为依托,由艺术家和策展人卡利·摩尔(Calli Moore)策划,并于2018年首次面世。

Johann Heinrich Köhler,  Jeweled obelisk clock, ca. 1720–25.

Courtesy of Galerie J. Kugelcirca and TEFAF.


在其他艺博会正追求百科全书式的线上展览模式的同时,TEFAF 却对外宣布,在下个月举办的纽约线上艺博会上,各参展商将只能展示一件艺术品,从而使300家画廊的300件作品更易于浏览与检索。博览会主席海德·范·赛盖伦(Hidde van Seggelen)解释说,艺博会的简化将有助于保证展会的质量。


他说:“我们希望创建一个平台,让参观者与具备真正博物馆品质的艺术杰作进行互动,做到与线下的 TEFAF 艺博会风格一致。”他说,“另一个让我们决定精简展览的原因是,我们希望保持历来高标准的艺术审核水平。以数字方式对艺术品进行检查是非常复杂的,相关的科学研究大多只有在艺术品实际存在的情况下才能开展。”

Odilon Redon, Profile against a blue ground, 1899.

Courtesy of Wildenstein and Co. Inc., and TEFAF.


范·赛盖伦补充道:“我们确实认为并恳切希望,简明的作品选择可以帮助藏家集中精力,防止无休止的‘鼠标下拉’成为线上展览的常态。”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