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兴华:中国的美国
发起人:理论车间  回复数:0   浏览数:132   最后更新:2020/11/04 15:39:15 by 理论车间
[楼主] 理论车间 2020-11-04 15:39:15

来源:艺术一小说  陆兴华


中国在用美国的地盘:门罗协议之后的全球政治地理+雅尔塔会议之后的冷战格局+柏林墙倒塌后的“也是有点醉了”的美国霸权三心二意占领下的那些或全部地盘。中国在使用美国霸权留下的那些势力范围:而且不用白不用。中国拿了美国原来不想要的东西,美国看见了就生气,得我不用并不表示就属于你的啊。但美国已经是中国的美国。中国是想要成为美国的中国的,但美国是不会想要中国的。只有中国的美国,没有美国的中国。中国人正在陪美国人做梦,跑龙套,让美国又一次伟大。

中美不可能够发生致命的冲突,因为中国是美国的二房东。用华勒斯坦的话说:

·中国正在帮美国干它本来应该自己去干的事儿。
·说美国和中国之间在竞争,也是完全错误的。那么,是对立?是利益冲突?中美之间如果有这些,也都是装的,双方一直没有做任何造成冲撞的事,尽管有那么多的摩擦。美国从来都是对中国很软的反应。美国和中国之间不可能是敌人,十年二十年后中美会走得更近。
·去工业化过程发生在美国、西欧、日本后,工业生产空间最终就让渡给了中国。在美国霸权的衰落过程中,有很多这样的战略空间也交给了中国。

中国没有搞霸权,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搞,甚至也不知道如何搞。它只是在使用美国霸权留下的那些空置地盘,去发展它自己的经济,发展也是为全球系统作贡献。中国成了世界系统的资本主义经济中的领头羊,是在替没心没肺的美国撑住这个经济重担。2007年-2009年间,中国已帮过美国和全球系统一次了,今后还将在关键时刻顶上去。

已故哲学家斯蒂格勒在书里和谈话中一再与我们说,中国和美国之间如果不能地谈判,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更坏。中美必须对于如何在生物圈内耕养生息达成共识,这世界才会有救。中国和美国从现在开始必须发起生活方式上的比赛,看谁更活得像一个盖娅人,看谁更逆熵,看谁给下一代带来了的更多的未来。这种竞赛,才是中美关系的真正出路。

美国的霸权已娘希匹了,而中国的这种又哪能算霸权!

本作者二十多年前就开始读Immanuel Wallertein,深深伏谙他与他的导师布罗代尔的世界系统理论,感到要将二战之后中国如何在世界系统内占座,如何与美国之间突然排排坐了这事叙述清楚,必须先过一下他的理论构架。我认为我们至今仍无法推翻他的这种历史解释模型。那么,如果找不到比他更好的模型,我们就得用他的。

以下是本作者听了他去世前的十几个讲座后归纳出来的观点,在美国大选之际奉献给大家,希望有助于大家认识美国霸权,认识中国与美国周旋时自己在当前的世界系统内的位置。


[简述华勒斯坦笔下的中美关系:世界系统在1945年后的美国霸权下的中国的崛起:]


照沃勒斯坦的叙述里,世界系统在1945年之后有两个故事线束:


1)美国霸权的兴起和衰落;

2)世界系统的结构性危机,一种天体系统般的结构性危机,一种离开系统的平衡点太远或难以保持平衡的状态。


我们现在正处于资本主义世界系统的这一结构性危机之中。资本主义式的世界经济正进入这一结构性危机:美国感同身受,中国在替美国完成制造业部分,还以为自己是在突飞猛进,与美国对撞了,这完全是错觉。中国正在帮美国干它本来应该去干的事儿。中美之间的所谓冲撞必须放在这一框架内来被理解。

1945年,美国战胜德国和日本,成为世界霸权。整个世界系统被破坏,整个经济-地理世界被破坏。未被破坏的,只有美国。同时,生产的效率也在美国达到了人类史上的最高点,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


(1)机械化生产中的产品生产效率很高;

(2)美元事实上成了的各国的储备货币,成为世界系统的通用货币。


这时,垄断是唯一获利最快的方式。美国此时也获得了政治和文化上的主导,有助于这种经济上的进一步垄断。为垄数而去搞霸权,但搞霸权,却很不容易,美国骂骂咧咧地在搞,还要别人出成本。到今天仍是如此。


那么,什么是霸权?霸权就是:某一方有能力建立一些规则让别人必须遵守,而自己却在90%的情况下不用遵守,别人还不能将它怎么样。这就是美国之“霸权”的意思。


是二战后的强大的军事力量使美国能获得这一霸权?非也。在国内,美国当时实际上是在消减军事力量,但有了***。


美国霸权的起点,是雅尔塔协议,是协议,是Accord,而不是条约:美苏两种军事力量之间划出一条界线,互不犯对方的河水。它具体包含下面三个方面:

1)苏联占全球三分之一领地,美国占三分之二,两方都不能用军事力量来改变这一边界分割,这一直持续到1989年;


2)美国经济上支援自己的阵营,苏联也自己搞自己的经济援助(如对中国的援助);美国的马歇尔计划管西欧、日本,苏联管中国和东欧的复兴;

3)假装打冷战,不断互相挑衅,但从不出手,都是做给各自国内的强硬派看的,用看上去很激烈的冷战,使自己这一方的强硬派不要乱动,而这一直很奏效。

美国的霸权从1945年到1970中期造成了三十年的美好统治(我们在法国新浪潮电影中看到了这个霸权下的美好时代,但在1968年后,这美好也被捅破)。正是在这个阶段,这个世界的真正的工业化才发生,工业革命的成果也真正被落实,老百姓此时才享用到。可以说,美国霸权下的1945年-1970年是给工业革命补了课。


但是,美国霸权下的经济扩张,却是自我毁灭性的,因为垄断得太厉害,就会造成太多的资本积累,于是其他人也要进入这一交易,分得一杯羹。他们最终要钻洞到这种垄断里,先是日本,后是亚洲四小龙,然后在21世纪初,是中国大陆。其实,以前所有时代都是这样,一种霸权下的世界经济的扩张,都会造成这种结果。


在这一时段的西欧和日本,比如在汽车方面,一开始是被美国垄断的。在1950年代,美国车便宜到可以在价格上打败日本、德国的本地车。德国和日本很快补上了经济知识。到1960年代,德国车和日本车比美国车还便宜了,加上运费后还比美国车便宜。


但是美国仍可以告诉德国、日本该怎么跟着它,甚至告诉它们应该如何选举,让谁胜出,决定反对派是不是应该适可而止。苏伊斯运河危机那会儿,美国总统拿起电话筒,英、法就只好乖乖撤走,很丢人。


而垄断一开始消失,价格就往下走,因为竞争对价格有利,对利润是不利的。美国霸权下的经济上的垄断的减弱导致了两个事:


1)美国霸权的终结,失去了相对的以前的专制权力,美国于是想要减慢霸权的衰退,所有美国总统总是要:首先,对西欧和日本说,你们不是美国的卫星了,你们现在是美国的伙伴了,然后,我们开G7会议吧,然后,我们搞达沃斯吧,我们互相协商,你们要多提建议哦。美国决定要做的事儿,你们能撤,但也不能撤得太远的哦。


2)霸权减弱和经济衰退下,“发展”这个说法出现了。1960年代末,联合国宣布1970年代是发展的年代,苏联和美国于是都信了。结果却适得其反,各国内部一发展,就都要出口,将国有企业私有化,这使得国际间的经济竞争白热化,对美国不利;所以就需要“华盛顿共识”。


3)这时,某种新东西出现了,来重新表现美国的霸权:核不扩散。美国用五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来要挟所有核国家,叫大家放弃,但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就是不听。当时有20多个国家有核发展计划,巴西,阿根迁,瑞典,南韩都有。美国霸权在这一次是被打了折扣。


总体说,在1970年代后,减慢美国霸权的衰落这件事,其实是做得还算不错的。

在1970、1980年代1990年代出现了三种情况,改变了美国霸权的性质:

1)  金融化。这是很新的方向吗?世界经济下沉时,不能生产出维持现有资本速度的利润,就只好用投机金融,来使人负债,来取得利润,1500年以来,每次都这样,在21世纪仍然是通过城市化,使人人先背债,还按揭,来确保今年的GDP增长速度接近资本要求的3%。


2)  在某些国家的确有了“发展”,韩国、台湾、南非、巴西的确发展了。这就是“发展”的意思:将不大挣钱的产业从美国等第一世界移到第二、第三世界国家。亚洲四小龙被看成二流国家。最后就把生产线都搬到了中国。


3)  美国实际上输掉了那场冷战,因为冷战继续是对美国有利的,因为(1)苏联和中国的神话般的危险,能够使卫星国更依附美国;(2)当初与苏联的协议是,双方使内部强硬派不要乱动,在核威胁下,美国还能借机维持自己的霸权;但苏联倒了后,美国失去了这种双方的互相担保,反而使美国更不自信于这一霸权了。


因此,美国在1989年并不鼓励东欧倒台,但美国实在拦不住啊。这之后,美国就必须独自应付了。苏联倒台,才会有海湾战争,萨达姆发现苏联不能够拦他了,他胆子才大起来。


2001年具体发生了什么呢?小布什的当选是一次事故,因为1998年在德克萨斯和迈阿密都是他的弟弟杰布胜出的,结果小布什后来还是冒了出来,让支持他们家族的美国新保守派很难办,不得不选择他。本来,像副总统切尼这样的保守派是认为沃勒斯坦说得对,美国霸权已经衰落了,但他们认为,这是由于历届总统都太软造成的,连里根也太软蛋,就不要说其他总统了,所以,必须要恢复美国霸权,而首先必须克服美国的羞辱:布什发动第一次海湾战争时,90%的钱居然是向德国和日本借的,打到半路,还不敢进巴格达,新保守派认为这是美国的奇耻大辱。为了克服这一羞辱,这次就必须使萨达姆倒台,就必须单方面出手。从十年、二十年的眼光看,这一次的结果却是适得其反。本来是要用第二次海湾战争吓唬西欧和日本的,也好让伊朗不敢乱动,也吓唬像埃及这样的温和的阿拉伯国家。结果是相反,西欧和日本更独立了。在2003年安理会上美国被选倒了,15张选票中有4张反对美国出兵,法国、德国、日本都投了反对票,而且出战后也根本吓不到北韩和伊朗。


这时,美国霸权的衰落就从慢慢往下到了断崖式衰落,今天也仍在这种断崖式坠落的过程之中。


而这时的世界经济持续地处于结构性危机之中:离开平衡点多远了?还能不能摆回去?

1945至1970年代有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增长,但衰退也同样是历史性的;这时段里有了最大的世界霸权,但其衰落也是史上没有过这么快的。我们就生活在这一结构性危机和经济和霸权的衰退之中。



1945年-1970年代的冷战完全是一种

假装。


这期间,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并不被这种冷战逻辑决定。尼克松与毛泽东见了面,中美互相打开。中国还改革开放,主动向美国更多地打开,还大量借钱给美国。到今天,我们看到,说美国和中国之间在竞争,这样说,是完全错误的。是对立?是利益冲突?中美之间如果有这些,也都是装的,双方一直没有做任何造成冲撞的事,尽管有那么多的摩擦。


小布什上任六个月,在911前,在南海,中国打下了美国飞机,新保守派说要对中国动武。小布什没做任何事,就说还给我们飞机和尸体吧,我们谈判。中国人研究了飞机零件是怎么造出来的之后,是真的照美国的要求都还了。


从此开始,美国都是对中国很软的反应。美国和中国之间不可能是敌人,十年二十年后中美会走得更近。


去工业化过程发生在在美国、西欧和日本后,工业生产空间最终就让渡给了中国。在美国霸权的衰落过程中,有很多这样的战略空间也交给了中国。我们是生活在这过渡状态、这一结构性危机之中。怎么来理解我们身处的这一过程? 让我们用两个概念来理解我们自身的这一处境:



(1)分枝,就是不能维持现有状态了,在结构性危机中,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再继续呆在原有状态的,美国的霸权目前就处于这种状态,要呆在老状态,在原则上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到的了,不是缺乏信息,不知如何决策的问题,必须分枝了。这一巨大的agency(行动资格和行动位置),是落在当前世界系统里的我们每一个人身上了。我们到底是要分枝到哪一个方向上呢?我们每一个人应该如何来为自己决策呢?


中国、印度和其它金砖国家的兴起,造成太多的人要来分享剩余价值。过去500年里,总是1%的人占了80%的财富,19%的人占10%的财富,剩下80%的人永远只能玩完。现在,世界系统有了这样的转变:1%的人还占这么多,30-40%的中产阶级分到的东西却越来越不够。结果,剩余价值的被分享过程中,连上层人士也开始不满,而开始不要目前的这一资本主义式世界系统了,因为发现资本主义是不值得搞了,美国干脆将生产线扔给了中国做。资本家如果得到的太少,就会认为不值得去搞资本主义。分枝,就是他们要在资本主义系统之外去找另外的系统、等级、出口和对极化,用这样的非资本主义方式,去取得利润。还会造成更多的小系统,新系统:它们相对平等,相对民主,这是分枝。


我们所有人做的所有事,都在影响这个系统是朝这里还是那里摆动,要30年到40年后,系统才会转到某一方向上,我们才能看得清。


2)Chaos,它不是混乱,而是摇摆,造成了巨大的不安。就像一个钟摆,这样摆出去,我们是知道的,但它将如何摆回来,如何击打我们,我们却是完全不知道的,而且知道摆回来时一定会造成灾难,因此而害怕,而且害怕了之后也没啥用,今天的人类世或者全球变暖就给了我们这种chaos之感。短期,我们如何继续挺下去的能力,是完全依赖我们的短期期待的。三年后能否收回投资成本?要三年以上的话,我们就不敢投下去。而在今天,新的投资能够在四年内收回成本,都已悬了,而这就是今天的现状,在美国,在中国,都这样。

    美国霸权也是在这样的政治和经济逻辑下被动用。


下面再来聚焦关于中国霸权的叙述:经济、地理政治上,不用否认,中国的行为是霸权。到非洲,到大洋洲,中国的行为是自利的,但中国也有自己的利益,为什么不这样做?但中国在那里进入新场景,那里短缺水、食物、能源和交通,中国去了,让当地人得到,这是对非洲好的。


现在我们假设:全球资本主义系统是在继续扩张、投射,中国强,而且会更强,这后果将是什么?当前的资本主义系统能确保中国更强,是世界系统为了保证它自己能够更强?中国内部的危机会不会改变变进程?不知道。


当前的全球地理政治上,搞的是地理政治自治,都在玩游戏,看谁玩得更更好,这世界系统里并没有稳定。


但这过程中,美国的衰落是必然的。但要知道,70-100年才能够出一个新的霸权。我们现在只能预估近的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平衡,看10年到20年里,中美之间会发生什么。


但最不稳定的国家,将是美国,不在美洲。美国已经是一个失败国家。今后十年美国应该怎么办?没有人知道。


但中国不想让美国失败


当前,我们正处于分枝和混沌中,不可预见。20到40年后,系统可能会朝一边倒,我们也许会正常生活,我们不想预测。


谁会赢?


今后还会有国家吗?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们正生活在这一巨大的不稳定当中。不稳定,chaos,就是怎么也回不到原来的平衡状态,一歪就会再歪,像火箭发时一样。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