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露台计划”:隔离时期的上海当代艺术样本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114   最后更新:2020/11/04 10:57:11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0-11-04 10:57:11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Alice陈在疫情后期发起的“正向艺术研究会”,邀请了张鼎、于吉和施勇等艺术家展开露台计划,让上海当代艺术的在地创作显现出沉积岩般的丰富肌理


淮海中路1431号,是法国驻上海领事馆的官邸。如果这一阵子有行人途经这里,便能抬头看到一根奇怪的旗杆立在露台之上——它的顶端不时发出红光,伴着踩踏铁板的咣咣声;如果你运气足够好,还会听到刺耳的高频蜂鸣声,有些人对这个声音频段十分敏感,甚至感到十分不适,也有的人完全听不到这个声音。

露台计划第三期,施勇的“旗杆”位于“巴赛住宅”


人们称这栋房子为“巴赛住宅”(L***illa Basset)。这是一栋建于1921年的老洋房,由义品放款银行建造。义品由来自比利时的资本成立,房产抵押和房产买卖都是其主营业务之一,与新沙逊公司、哈同家族、法国的万国储蓄会、美国的普益地产公司都为1920年代以后上海不动产界的主要玩家。义品放款银行在今日最为著名的建筑遗产,可能是思南路一带,这片土地全部为义品所开发。法国历史遗产出版社和法国驻上海领事馆共同出版的一本画册中,介绍这栋房子的第一位主人吕西安·巴赛(Lucien Basset)供职于义品放款银行,但这个细节有待推敲。在我们能找到的所有公开资料中,并没有信息显示他曾为义品放款银行的雇员。1947年巴赛于圣玛丽医院(现瑞金医院)去世,讣告中显示,他最初是作为里昂一家丝绸公司的代表被派驻到上海和横滨,1910年回到上海。像《The North China Desk Hong List》这样的行名录登载了巴赛先生的联系信息,从中可知他在当时的法界黄埔滩4号和宝昌路251号(法国俱乐部)拥有独立的办公地点,经营汇兑业务;在引入中国合伙人的阶段,他的办公室注册为“三发洋行”。

“巴塞住宅”(L***ille Basset)正面,图片来源:La France en Chine


历史遗产出版社的画册中介绍了巴赛住宅更为详细的脉络:1935年,第二任主人、美国人蕾文(Frank Jay R**en)破产,成为上海的轰动新闻;1936年,巴赛住宅先后成为西班牙总领事馆和韩国总领事馆,1939年成为法国商务领事住宅;1941年,被江南天主教会购入,1946年和1948年转让给中国住户。1949年后收归国有;1980年,这里成为法国总领事住宅。


露台计划第一期“张鼎-无回响”,上:开幕现场;下:张鼎和Alice陈于作品前


去年9月,Alice陈作为领事夫人,住进了这栋建筑。在本世纪初,她曾以本名陈羚羊活跃于当代艺术圈。而如今,Alice陈发起了“正向艺术研究会”。“正向”表明了她如今的活动姿态,“我离开艺术工作太久了,现在,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带给这个世界,我希望不要是扔垃圾,而是带来一些正向的东西。”没过多久,新冠疫情爆发,法国领事馆忙于在中法两国之间调度防疫物资,而社交媒体上的内容让Alice陈的心情极为低落,“于是我就不看手机了,并且决定把这个露台用起来。刚来上海的几个月,我常常在吃饭的时候感到这个露台很好,想用它做些事情。不过如果没有新冠疫情,可能不会给我这么强的动力,也就不会有‘露台计划’了。”Alice陈说。

“正向艺术研究会”裱字


她联系了老友徐震商量,并以自己的家属补贴为经费,来开启为时两年的“露台计划”。该计划将在两年时间内邀请10位现居上海的艺术家,围绕巴赛住宅的露台进行创作。“每年5位艺术家或艺术小组,时间的起始也是非常明确的,除非我们的任期缩短。合作的艺术家只限上海,一方面是因为这样成本更低、更容易实现,而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我认为上海已经不仅仅是当代艺术版图中的一个部分了,发展至今,上海已经有了自己的脉络,可以当成独立的艺术单元来看待。


露台计划第三期“施勇:谨慎!你的介入将对其产生影响,也对你产生影响”现场


因此,在上周六,施勇创作的那根奇怪的旗杆就出现在了巴赛住宅的露台上。旗杆的地下是一个圆形平台,上面铺有体育场常用的塑胶,而支撑整个装置的只有一颗圆形钢珠。这是“露台计划”的第三期,主题为“施勇:谨慎!你的介入将对其产生影响,也对你产生影响”。施勇介绍道:“在没有外力介入的时候,它是平衡而且安静的。然而一旦我们人上去,装置的平衡必定会被打破,霎那间一系列的失衡反应会被激发:报警器似的红光开始频闪,旗杆顶上的蜂鸣器发出令人不适的高频音,手机信号被干扰,露台上的监控摄像头图像被屏蔽。”圆形的平台鼓励人们以身体介入来触发装置,这是施勇一贯的思考方向,而旗杆则应和巴赛住宅作为领馆官邸的属性,这一带外交机构环绕,周边建筑挂满了各国国旗,“我把这个露台看成是一个带有政治地理象征意味的空间。它位于领馆密集区,具有多重边界的特殊性。


上:露台计划第二期,艺术家于吉工作现场

下:露台计划第二期,于吉作品“她山之石”


“露台计划”这样的项目或许不仅仅应该被理解成一个替代空间,它也可以被看成疫后时代对在地艺术的一种探索


施勇是Alice陈第一位发出创作邀请的艺术家,但因身体抱恙而延期。在今年6月和8月,“露台计划”曾先后推出“张鼎-无回响”和“于吉‘她山之石’和上午‘……’”。张鼎的作品为一个三面翻转的户外商业广告牌,上面印有张鼎自己写的四段文字,然而只有处在室内的人可见;人们在街上往露台上看,则只能看到“无回响”三个字。于吉则同时以艺术家的个人身份和上午艺术空间的身份参与了第二期。艺术家于吉在露台展示了从2012年开始创作的作品“她山之石”,以及为“露台计划”专门制作的、放置在树上的松香部件。“新老两部分从完全质感迥异的材料出发,模拟石头的形态,从人类建筑的露台,攀伸至自然世界的树上。”同时,于吉自2008年开始发起“上午艺术空间”,这一空间十余年来的文献资料和一段录音亦被展出在“露台计划”中。“‘露台计划’开放时段均为周六的15:00-18:00,所以我们去‘上午’门口录了某周六15:00-18:00的声音,未做任何改动地同时段播放。”有意思的是,“上午艺术空间”同样选址于一座法国老建筑,并且以地下室为主要空间——地下室与露台形成了某种对照。


露台计划第二期,于吉“上午‘......‘“现场


有限的空间(甚至有限的经费),以及全球隔离期间露台为人们所带来的格外的慰藉——我们如果进一步联系到长途旅行的阻断和白盒子空间对人群聚集的控制,那么“露台计划”这样的项目或许不仅仅应该被理解成一个替代空间,它也可以被看成疫后时代对在地艺术的一种探索(撰文/姜伊威)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正向艺术研究会提供


🚄露台计划第三期(供内部邀约分享):

施勇:谨慎!你的介入将对其产生影响,也对你产生影响

展至2020.12.6

📍法国驻上海领事馆官邸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