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艺术家Ernesto Neto“自带香气”的雕塑作品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78   最后更新:2020/11/03 11:59:23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0-11-03 11:59:23

来源: 巴塞尔艺术展 ArtBasel


《Three Stops for an Animal Architecture under Gr**ity》(2007),埃内斯托·内托,图片由艺术家和Max Hetzler艺廊提供


出生于里约热内卢的埃内斯托·内托(Ernesto Neto)是巴西最具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以创作装置和雕塑而闻名。他常把香料、沙子和贝壳等物品填充到类似长筒袜的材料和网里。从生物形态主义、极简主义雕塑、新实体主义和其他1960、1970年代巴西先锋运动中汲取灵感,Neto同时参考并融合了天然的、调动全部五感的形状和材料,从而发展出一种新的感知方式,重新定义了艺术作品和观众之间的界限 — 正如他首次参展巴塞尔艺术展时,便曾以装满丁香粉的雕塑,为参观者带来一种奇妙的感觉。Neto跟我们分享这次依然记忆犹新的参展经历。

2018年,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上,内斯托·内托的装置作品于Fortes D'Aloia & Gabriel's艺廊呈现


“要谈及我和巴塞尔艺术展的深远关系,就要从头开始说起。如果我没有记错,我在1995年参加韩国的光州双年展。展览在一幢有几个展位的大楼里举行。当我在那里装置雕塑时,便感觉作品那份力量 — 一股强大的生命力、一种所谓的灵魂 — 被吸进一个空洞里去。我意识到,那个开放空间内的独立墙壁和高到看不见的天花板,不能把作品的整个能量包裹起来。

《A Gente se encontra aqui hoje, amanhã em outro lugar. Enquanto isso Deus é Deusa. Santa gr**idade》(2003),埃内斯托·内托,作品2015年在维也纳Thyssen-Bornemisza当代艺术收藏展览“Ernesto Neto and the Huni Kuin: Aru Kuxpia | Sacret Secret”中呈现,照片由Jens Ziehe拍摄


数年后,应该是1998年吧,Marcantonio Vilaça邀请我参加巴塞尔艺术展的‘艺创宣言’展区。那是巴西圣保罗Camargo Vilaça艺廊(即现在的Fortes D’Aloia & Gabriel艺廊)第一次参展,也是我第一个出席的展会。收到场地平面图后,我发现我再次遇到了和在韩国同样的问题。如果我不能够掌控这种情况,雕塑的能量就会再一次被展览中心的庞大空间所吸走。但后来发现所谓的问题,最终变成了解决方法,播种了一个新主意 — 我在雕塑的结构上制作了一个天花板,让作品有一个被包围的空间,从而把作品的能量带回‘地球’。”

《CanoeKeneJaguarPataLampLight (CanoaKeneOnçaPawLampadaLuz)》 2015,埃内斯托·内托,作品于2015年在维也纳TBA-Augarten展览“Ernesto Neto and the Huni Kuin: Aru Kuxpia | Sacret Secret”中呈现,照片由Jens Ziehe拍摄

《in the corner of life》 (2013),内斯托·内托,图片由艺术家和Max Hetzler艺廊提供,照片由def image拍摄


“我记得我在巴塞尔艺术展展出的作品是一件庞大的、装满了40公斤的丁香粉末的纺织作品。我将作品放在两个用螺丝固定好的清洁用容器里以运输。我依然清晰记得那个看来有点诡异的蛋状物,在巴塞尔机场的行李输送带上滑动的情形。我设想的装置工作空间需要有一堵所谓的‘第四面墙’,后来我们在展位的三堵石膏墙之外加建一条木横梁来实现这一设想。我们在展位中间的桌上打开那只‘蛋’,把纺织物的四边拉展到墙壁的顶部,用丝带紧紧系到牢固在墙上的勾子上。

《My Love Topology》(2007),内斯托·内托,图片由艺术家和Max Hetzler艺廊提供


装有丁香粉的纺织物形成了球茎的形状,我把‘球茎’先放在一张小桌子上,装置好纺织物后,Marcantonio搬开大桌子,我就轻轻地拿起球茎,把它扔在地上,它看来就好像树的根部一样。沾满球茎外部的丁香粉为雕塑四周带来一阵香气,也为展会的参观者带来一种美妙的氛围。有一刻,我甚至觉得雕塑轻声地告诉我它的名字 —《The sky is the anatomy of my body》。结果它成为了我其中一件重要的作品,一件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雕塑,也因为这件作品,我之后创作了其他更多重要的项目。”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