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仇晓飞个案研究展 Part Ⅱ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29   最后更新:2020/11/01 14:24:36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11-01 14:24:36

来源: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


艺术家个案研究展:仇晓飞

Part Ⅱ 托洛茨基基长成了一棵树

2020.10.31-2021.1.9


艺术总监:楠楠  策划:常旭阳  空间设计:梁琛


在此次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策划的艺术家仇晓飞个案研究展中,我们使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展览结构和叙述方式,在为时四个月的展期内呈现艺术家在过去近二十年的绘画道路上如何以一种螺旋式的轨迹反复探索、追寻绘画的意义。


仇晓飞的创作端点经常源于个人家庭记忆和日常经验,但却从不停滞于这些浅近的图景,而是从思维和意识的更深处探究表象之下的暗流。

在展览的第一个阶段(2020年9月12日-10月21日),以聚焦式的方式呈现仇晓飞的最新画作《赤》。


《托洛茨基基长成了一棵树》是第二个阶段的展览题目,也是仇晓飞近作小画的标题,这个引人迷惑的题目,暗含了丰富的潜台词。树的长成需要十余二十年,而这个时间正好契合了此次展览中呈现的仇晓飞的创作之路。一个政治符号如何具有了日常性和生长性,暗示了艺术家从图像到语言的多维度的转变与探索。

《托洛茨基基长成了一棵树》| Trotskyky Grew into a Tree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60×80cm

2020

《托洛茨基基树》|Trotskyky Tree

纸上水彩、墨与铅笔|watercolor on paper, ink and pencil

2019

《雪屋》|Snowhouse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120×120cm

2020


多组作品来自艺术家创作的不同时期,以非线性的混合相连的方式呈现,试图揭示出艺术家创作道路上包含了前行和回望的不断超越自我的工作。它们如同一个个窗口,悬挂在一堵带有建筑形式的墙的两面。人们顺墙行走的过程如同观看电影蒙太奇般的画面,叙述的、隐喻的、跳跃的、往复的。一堵墙似乎分隔出室外(外部世界)和室内(精神世界),但主客体的关系在墙的两面不断地转换和交融。透过这些“窗口”,看到的是一处处驿站外的“景物”,最终,这些“景物”构成了彼此之间有能量和形态转化的“生态”。


在早期创作的一系列复制媒体图像或老物件的作品中,图像隐喻了鲜明的主题,见证了形成艺术家思想的主要来源。同时我们也无法忽视这些绘画本身具有的强烈的物质感。在此后的创作道路上,图像的隐喻性和绘画的物质性一直是仇晓飞创作中感兴趣的对象。更准确的说,具有隐喻性的图像如何通过绘画的物质性传递出来,而不仅仅是个符号。

《画报上的工厂》|Factory Image from a Magazine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40×25cm

2004

《照相纸》| Photo Paper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18.5×13.5cm×19,21.5×13.5cm×2 (一组21张)

2003


对于仇晓飞来说,绘画的意义有时候接近于宗教,语言的背后探讨的是和人类生存密切相关的问题,理性、社会、死亡、生长,这些人类的基本问题幻化成色彩与形象,从不同物质的背景中浮现出来。绘画成为慢慢理解这个世界的途径,甚至创造出我们还无法理解的世界。

《光中影中光》|Light of Shadow of Light

木板油画及综合材料|oil on board, mixed media

尺寸可变|size variable

2012


仇晓飞
1977年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199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200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仇晓飞的创作媒介主要是绘画,也包括和绘画有关的装置和雕塑,以独特的方式将观念与形式连接。仇晓飞的作品在国内外多个重要美术馆及机构展出,如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英国泰特利物浦美术馆、瑞士伯尔尼美术博物馆、荷兰格罗宁根博物馆、德国ZKM美术馆等。重要个展包括“渐隐”(2018 ,韩国首尔佩斯画廊);“双摆”(2016,美国纽约佩斯画廊);“南柯解酲”(2014,佩斯北京);“反复”(2013,上海民生美术馆);“登楼已去梯”(2010,北京博而励画廊);“黑龙江盒”(2006,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仇伟|Qiu Wei

舞台布景稿|Manuscript of Stage Set

纸上水粉|Gouache on paper

约1970年代末


开幕现场

Opening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