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AC取消,城市宵禁,但巴黎艺术市场依旧势头强劲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96   最后更新:2020/10/29 11:34:01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0-10-29 11:34:01

来源:Artsy官方  Amah-Rose Abrams



The night before preview of Salon  de Normandy by The Community.

Courtesy of Salon

de Normandy.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FIAC 艺术博览会在计划开幕前几周被迫取消,但巴黎艺术周(Paris Art Week)仍旧照常进行。虽然平日里的国际收藏家、策展人、记者和艺术爱好者无法蜂拥而至,但当地画廊仍在倾力协作,通过举办线上和线下的各种活动,让大家能够欢聚一堂(自然需要遵守新冠的人数规定),欣赏(保持社交距离的)艺术,并顺便进行一些交易。


画廊本身以及一些有趣的活动成为了关注的焦点:上周末,由贝浩登(Perrotin)和法国国家博物馆联盟(Réunion des Musées Nationaux)共同组织的大皇宫(Grand Palais)“艺术寻宝”活动就是其中之一。此外,艺术周还举办了数场小型的线下艺博会,苏富比和佳士得的大型拍卖会也将以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方式照常举行。总而言之,尽管本次艺术周的形式与背景都非比寻常,但巴黎的艺术氛围还是让人感觉与往日并无二致。

Installation view of Perrotin’s LE PARI(S) presentation, 2020.

Photo by Claire Dorn.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and Perrotin.


早在4月,法国画廊协会(Comité Professionnel des Galeries d'Art,简称 CPGA)就对外宣布,根据对其成员的调查,法国三分之一的画廊将在2020年底前被迫歇业。而随着 FIAC 和其他大多数主流艺博会的取消,画廊肩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雪上加霜的是,巴黎于上周颁布了新的冠状病毒限制措施,其中就包括从晚上9点起的宵禁。这项新政迫使巴黎艺术界不得不**灵活的举措并作出必要的妥协来加以应对。

Daniele Genadry, installation view of "Staring in Place" at In Situ - Fabienne  Leclerc for LE PARI(S), 2020.

Courtesy of In Situ - Fabienne Leclerc.


CPGA 立即脚踏实地、付诸行动,构思了名为“LE PARI(S)”的活动。这是主办方玩的一个文字游戏——在法语中,“le pari”的本义是 “赌注 ”或 “赌博”(该活动由 Artsy 在线承办)。CPGA 向其会员发出参展的呼吁,近200家画廊作出相应,踊跃参与;172家画廊参加了10月22日的画廊之夜,活动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遵守9点起的宵禁措施);而135家画廊则将在周日延长营业时间。在玛黑区(Marais)散布着众多符合新冠规定的户外艺术小道,而周末的美丽城(Belleville)则将举办各类活动,庆祝街区内包含商业画廊、博物馆以及出版社在内的创意产业。

Kayum Ma’ax, El capitalino,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Galería

MUY, and Outsider Art Fair.


“通过对动员画廊提供支持,CPGA 想要对外展示法国画廊和文化行业在危机中的韧性,”CPGA 的总代表 Géraldine de Spéville 说。“对我们来说,让所有人知道艺术行业如何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适应、演变并创造新的机会至关重要。”


作为行业演变的一部分,“Hospitality”便是很好例子。身为 LE PARI(S) 线上活动的一个子版块,“Hospitality”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另一著名的国际巡回共享画廊模式“Condo”——与之类似,参与“Hospitality”的巴黎画廊将敞开大门,与外国画廊共享展览空间。其中,Backlash 画廊将与摩洛哥画廊 Montresso 携手合作;博伦坡(Blum & Poe)画廊选择驻留在 christian berst - art brut;受贝鲁特爆炸影响的黎巴嫩画廊 Marfa' Projects 则成为了 Marcelle Alix 和 In Situ - Fabienne Leclerc 画廊的座上宾。

CC Gilm Art, Untitled,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Outsider Inn Gallery, and Outsider Art Fair.


“对我们来说,活动不仅需要包括画廊,也需要纳入博物馆和私人收藏——这背后体现的包容性极为重要。”de Spéville 在谈到 LE PARI(S) 的精神时说道,“但这也同时表明,在收藏家、艺术家与艺术机构之间,画廊是整个流程的核心。因此,这是一次象征性的活动,充分体现出画廊的关键作用。”



The night before preview of Salon de Normandy by The Community.

Courtesy of Salon de Normandy.


虽然 FIAC 被迫取消,但其他各类艺博会正锐意进取,为画廊提供了抢占巴黎艺术市场的机会。素人艺术博览会(The Outsider Art Fair)与拍卖行 Hôtel Drouot 合作,正以线上加线下的混合形式举行。第六届 Asia Now 巴黎亚洲艺博会将在8区的一个艺术空间内举行,共囊括了数十家画廊。新兴的 Galeristes 艺博会将在圣殿市场(Le Carreau du Temple)这个19世纪的庞大玻璃建筑中举办,共有40多家画廊参展。因其国际化的新兴画廊名单而闻名的巴黎国际展(Paris Internationale)则选择了混合模式,在拥有在线展厅的同时,也在巴黎市中心一间空置的店面中策划了一场面对面的展览。


The night before preview of Salon  de Normandy by The Community.

Courtesy of Salon de Normandy.


除了画廊和艺博会报团取暖、共同应对特殊的历史时期外,巴黎酝酿已久且格外“靠谱”的博物馆展览阵容也不容小觑。今年,蓬皮杜中心的 “马蒂斯:如一本小说 ”(Matisse, Like a Novel)和路易威登基金会的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回顾展最为亮眼。


达太·罗帕克(Thaddaeus Ropac)说:“巴黎这座城感觉正在经历一场文艺复兴。部分来说,这与英国脱欧有关。” 今年,达太·罗帕克的同名画廊在巴黎庆祝成立30周年,并刚刚在其位于玛黑区的空间内举办了一场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大型展览。“一些大型画廊正在向巴黎转移。他们想在欧洲拥有一个自己的据点,并且希望在没有任何潜在纠纷的情况下开展业务。巴黎是欧洲艺术界的中心——不仅因为其艺术基础设施非常丰富,同时也因为它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

Youssef Nabil. Natacha and

crown, Cairo 2000, 2000.

Galerie Nathalie Obadia Contact for price.


这种全球艺博会和小众艺博会分门别类的“菜单”设定,很可能会带来细分化的在线销售策略。“我们不可能再回到疫情之前的在线艺术展览模式了,”罗帕克说。“但同时我也感觉到,这次危机教会了我们画廊的重要性。我一直非常看好实体店,因为我深信,艺术品和艺术家应该在理想的环境下展示他们的作品,而我们的画廊恰好提供了这样的条件。”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