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群展:土星照命 | 香格纳M50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03   最后更新:2020/10/29 10:59:06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10-29 10:59:06

来源:香格纳画廊


群展:土星照命
群展 香格纳M50,上海

日期: 10.25, 2020 - 12.13, 2020

艺术家:秦晋、陈丹笛子、林钰玘

展期:2020/10/25 – 12/13(周三–周日 10:30–18:00,周一、周二闭馆)

地点:香格纳画廊M50,上海普陀区莫干山路50号16号楼

香格纳M50很荣幸将在2020年的第一个展览《土星照命》中,呈现来自广州的三位女性艺术家秦晋、陈丹笛子、林钰玘的影像装置作品。陈丹笛子和林钰玘曾师从秦晋,并发展出各自独特的风格和内容。本次展览借用美国当代作家苏珊.桑塔格的作品《土星照命》为题,桑塔格用‘土星气质’来描画以本雅明为代表的这类思想家的精神肖像。土星是“一颗充满迂回曲折、耽搁停留的行星”,它携带着忧郁症和孤独症患者的特质,沉迷于宇宙孤独的漩涡之中,自我漫步、幻想、依赖于梦……此次展览希望集中讨论的正是艺术家极具沉郁幽闷的气质特征如何对其作品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三位艺术家的创作中恰恰都渗透着这种“土星式”的敏锐,忧郁的人会成为最大的瘾君子,因为真正上瘾的体验总是一种孤独的体验,她们把这种欲望分别投射到“回头的自我阅读”、“捕捉自然的感官”以及“对自我真相的追逐”的热忱里。


在秦晋的叙事中,记忆,作为往昔的重现,将一幕幕旅途中的平凡时刻变成一幅幅画面。时间在回忆中成了一种约束和不足,把对自我的回忆压缩成空间,压缩成先兆的结构,营造一个关于失败的纯洁景象;陈丹笛子依旧把自我的疏离带入到作品中,既化身为城市中一个孤独的人,也化身为城市中的一只鸟,探讨在城市与自然紧密状态当中彼此的欲望和缺失。她从城市之间的变化无常的、敏锐的、微妙的关系中逐渐生成自己大量的情感,并迷失于其中;林钰玘则一直无法想象她影片中的人该以什么面孔出现,因为她也无法描摹出“我”的样子。这些脸被生活啃食,再用孤独填充,再被别人随意涂改,再用时间去修补。来来去去孤独都是唯一的主角,而时间是唯一的摄影师。时光最终会框扶住一个人的面孔,成为岁月的遗照。



关于艺术家

秦晋
1976年出生于中国广州。 2003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获硕士学位,现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秦晋的作品媒介多样,主要有绘画、影像、装置及文本写作。她用独特的视角体察个人历史如何附着在意识形态环境中从而产生复杂的变化。

陈丹笛子
1990年生于广西贺州, 201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现工作和生活在广州。创作涉及录像、装置、摄影及文学。她的近期作品探讨的是在与自然或人工的日常现象偶然遭遇时的感知和体验,其中不乏疏离的人类情感,以及希望通过对自然的观察和想象来获取疏离之外的宽慰。

林钰玘
1994年出生于福建福州,2019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现生活工作于广州。林钰玘的影像和装置作品更多是对现实世界真相的提问,包括对自我的真相,以及社会传统观念中女性的身份。可以说艺术家用图像写作或者作诗,象征手法常常被运用其中,创作语言纯粹而有力,作品毫无畏惧地表达了人性中的欲望、不安、孤独和虚弱,这正是林钰玘作品的感人之处。












展览中的作品 :


2019
单路视频
3 minutes 12 seconds
Edition of 5 + 2AP
LYQ_9838

始终是很多人相信月亮和生命现象有关,甚至于科学家不断提供数字,月相与人口出生率、女性生理周期、谋杀和自杀、风流韵事、癫痫发作、抑郁、疯狂,甚至各种精神病有关。视频里的人受到了月球引力的影响,他代替月球成为了新的月亮,而每个人则完成了变身月亮的过程,而这个变身受到了主角性格的影响,整个世界都变的安静了。最后的结局则揭示了现代人的冷漠的原由。

详细图片:


LIN YUQI 林钰玘
2019
单路视频
2 minutes 42 seconds
Edition of 5 + 2AP
LYQ_2594

当代人生活的现状,有意识的感觉到无法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了,每一天都要面对一个陌生人,啃噬掉他的情绪,消化后才能和自己和解。对现状的不满很多来源于对现在的自己的不满,并对现在的自己感到陌生,所以那个陌生人就是自己,就是no one。

详细图片:


LIN YUQI 林钰玘
2018
单路视频
5 minutes 30 seconds
Edition of 5 + 2AP
LYQ_1535

一个故事

详细图片:


LIN YUQI 林钰玘
2017
单路视频
10 minutes 54 seconds
Edition of 5 + 2AP
LYQ_1549

我在尝试对自己进行救赎,这场救赎就仿佛是减法,把“我”变得越来越少了。我们社会中在所谓变“好”的过程中,扼杀的不过是自己的天性,把自己的秉性去掉,热烈的那一面摘掉,所以在这场救赎中不过是完成了对自己的谋杀。

详细图片:


2019
多路视频
四屏录像
26 minutes 57 seconds
Edition of 5 + 1AP
OT_2131

详细图片:


2020
单路视频
10 minutes 31 seconds
Edition of 5 + 1AP
OT_6223

详细图片: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