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勇:谨慎!你的介入将对其产生影响,也对你产生影响 | 10月24日开启“露台计划”第三期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33   最后更新:2020/10/24 21:37:25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10-24 21:37:25

来源:香格纳画廊


施勇:谨慎!你的介入将对其产生影响,也对你产生影响

展期:2020.10.24-12.06
地点:淮海中路1431号(法国驻上海领事馆官邸)


《谨慎!你的介入将对其产生影响,也对你产生影响》是一件与“平衡”概念有关的身体介入式装置。平台装置只有一个中心支点,所以当身体介入平台之时,平台会产生不平衡。当平台不平衡时,它将同时产生使身体不适的高频音、红灯频闪、平台周围的手机信号将被干扰、监控视频也将被屏蔽!除非在平台上介入者相互调整位置来重新找到新的平衡点。
作品最初的灵感源自对一块大平板下不小心滑入一颗小钢珠而导致不平稳所给予的一个启发。那颗小钢珠就像是一个“缺陷”,使原本习以为常的平衡被瓦解。我觉得这个构想特别适合落实在这样一个具有特殊空间意义的露台上。因为它的位置正好处在多个领馆边界的交汇处,其边界的复杂性与彼此的差异性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将这个可以不断产生失衡又可以不断找寻平衡的敏感装置嵌入在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中是确切而又必要的!通过它(平衡装置),多重边界的特殊性与敏感性将被击活被凸显。


——2020/10/20

施勇 于上海

谨慎!你的介入将对其产生影响,也对你产生影响
Caution! Your Intervention will make an impact on it, as it will also make an impact on you
施勇 Shi Yong
2020
380x410x410cm
综合媒介装置 Mixed Medium Installation


「施勇:谨慎!你的介入将对其产生影响,也对你产生影响」
施勇和Alice 陈的对谈(以下简称S和A)

A:我看到一个貌似安静的几乎满占了整个圆形露台的大圆平台,圆心处竖了根三米多高的大杆子。圆盘上铺着运动场地最为常见的红色防滑橡胶,似乎在召唤着我们上去蹦跳一番。
S:它是个有点刺激的游戏,祝愿你能找到平衡!
A:您说这是一个平衡装置,一个与“平衡”概念有关的身体介入式装置。
S:是的。在没有外力介入的时候,它是平衡而且安静的。然而一旦我们人上去,装置的平衡必定会被打破,霎那间一系列的失衡反应会被激发:报警器似的红光开始频闪,旗杆顶上的蜂鸣器发出令人不适的高频音,手机信号被干扰,露台上的监控摄像头图像被屏蔽。在这种不适的情况下,我们有两种选择:一是赶快离开。可是如果我们无法离开时,怎么办?那我们就要努力相互调整位置,找到恰好对的立足点,让装置得到新的平衡,恢复宁静。

A:整个大圆平台装置的关键支点其实只有一个,而且体量非常小,就是处于旗杆下方的那颗圆形钢珠。这个对您来说有特殊的寓意吗?
S:近两年来我一直对“缺陷”这个词感兴趣,所以持续在研究。“缺陷”可以改变语法,可以改变一切。就像新冠病毒,这个“缺陷”改变了我们的整个方向,把彼此都隔离开了,把各种互通变成各自为营。一个本来很坚固的平台,我们在上面站得很稳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如果平板下边硌了一个异物在里头,哪怕它再小,原有的稳定性也就被整体性地全部瓦解掉。异物是 “缺陷”也是支点,成为产生不平衡,或者说是瓦解平衡的起始之点。


A:您好像特别强调“人的介入”这个外力变化因素。

S:我的作品几乎都与身体有关,或者与身体隐喻有关的。这个作品里面,非常简单,身体将直接介入。

     作为艺术家,我的作品是通过物理的方式来呈现,但是它够带出的思考不仅止于物理意义上的身体,其实我想表达的是:从人类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各种事件,都是我们作为社会人的各种介入所导致的综合结果。


A:请问您此次的作品和“露台计划”的展示场地,官邸露台之间的关系?

S:我喜欢研究作品在一个特殊环境下的语法关系。我认为将这个可以不断产生失衡又可以不断找寻平衡的敏感装置嵌入至这个特殊环境中是确切而又必要的。

“露台计划”所在的露台周边都是旗杆。有欧盟的旗,有法国的旗,有中国的旗,有美国的旗,有伊朗的旗等等。

A:旗杆是标志啊。

S:旗杆起什么作用?宣誓领地或是说明立场和态度。我这个装置里也有一个非常高的杆子,很远的地方都能看见,随着装置从平衡到失去平衡再到平衡而轻微晃动。

作为艺术家,在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我把这个露台看成是一个带有政治地理象征意味的空间。它位于领馆密集区,具有多重边界的特殊性。各领馆之间有沟通,也可能有很敏感的地方,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有。我把这样一种状态,把这种敏感的关系,在官邸露台这个空间里,用艺术的形式把它凸显和释放出来。

假设这个作品是在一个常规的白盒子艺术展览空间展览,那无论作品本身的含义和观众的观展感受都会缺失掉很大一部分。


A:“露台计划”是由“正向艺术研究会”推出的非盈利艺术项目。“正艺会”的工作方向是:研究、实践、和推广能够为人类和社会带来正向推进力的艺术。请问您此次的作品和“正艺会”工作方向的关系?

S:我认为外事机构的作用,在保障自己所属国的公民利益的同时,也应该致力于和他国沟通,寻求方法和机制,使彼此之间保持一种协调,或者说是一种平衡。从这点上来说, 这个作品是契合“正艺会”的工作方向的。

A:我同意。另外,如果艺术作品能让人在参与游戏的同时也让人开始深思,这本身就是正向的

S:是的。


A:在复杂情况下找平衡这件事,也让我联想到您在艺术范畴内拥有多重身份这个特点。在做艺术,当老师,收藏,做策划,做展陈设计等各种事情之间保持互相借力保持协调平衡真不简单。所以我们本期的露台聊聊主题就是“艺术家的多重身份”。我也会就这个主题,配合您这次的作品形式,来做一个小小的视觉上的东西。

S:谢谢。


Alice 陈:关于施勇的“艺术家的多重身份”

Alice Chen:About Shi Yong's "artist's multiple identities"


A:我有个问题:您设定了作品在平衡的时候是安静的,而在不平衡的时,它会让人不舒服,各种被干扰。这里头您有赋予褒义和贬义的语气吗?

S:没有。
A:您说“没有”的意思是指褒义贬义都有可能?
S:我不会这么简单化地去理解事物的。我的意思是说它里面不含我个人立场的褒义和贬义。我只是认为说整个社会系统,他一直是这样的。从平衡到不平衡,失去平衡又找到平衡。他是一个好像不自然,但同时又是必然的事儿。这个事儿是你根本没法去定义他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有可能。也许平衡在某情境下反而是好事;也许平衡在那一阶段变成了很糟糕的事;也许在这个时候不平衡是很糟糕的;也许那个时候不平衡正好是能够改变现状的事…… 都有可能。所以这一切我不把它看成一个这么简单的好与不好的理解。但是有一点是重要的:它在改变,它是不确定的。如果你用外力介入,改变肯定会产生,我们说的一个不确定性、变相性,就可能产生。

A:了解了,谢谢您。


正向艺术研究会出品

作品概念图 施勇 Conceptual Sketch by Shi Yong


左:装置平衡状态的露台监控  右:装置失去平衡状态的露台监控
Left: Monitoring footage when device is balanced  
Right: Monitoring footage when the device becomes unbalance

Alice 陈:关于施勇的“艺术家的多重身份” (局部)
Alice Chen:About Shi Yong's "artist's multiple identities" (Details)


关于艺术家

施勇作为中国较早从事装置与影像媒介的代表人物之一。自1993年起,他的作品就在国内外被广泛展出。早期创作致力于揭示现实内部的意识形态;九十年代开始关注改革开放神话下的当代上海的转型概念,继而引向更宏观的全球化,消费文化等层面。2006年,从作品“2007没有卡塞尔文献展”始,施勇将质疑的目光落实于艺术界本身,思考如何通过“搁置”创作来予以抵抗。2015年个展“让所有的可能都在内部以美好的形式解决”,既是之前创作的延续,又传达了其未来意图在表面“抽象”之下展开对于“控制”的反思与实践。

1963年出生于上海。1984年毕业于上海轻工业高等专科学校美术系。展览:绵延:变动中的中国艺术,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2020);红色童话,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NGV),墨尔本,澳大利亚(2019);一切皆有可能(个展),要空间,上海(2018);将一只( )鸟从一座塔的塔顶放掉(个展),华侨城盒子美术馆,佛山(2018);这里是上海, 中国当代艺术展, 利物浦, 英国 (2018) ; 施勇: 规则之下(个展), 香格纳(2017);乌拉尔双年展,叶卡特琳堡(2015);让所有的可能都在内部以美好的形式解决 (个展),没顶画廊(2018); 不在现场项目,伯明翰IKON美术馆(2014);仔细想想,昨天你究竟干嘛去了?(个展),比翼艺术中心(2007);看上去都一样吗?,Sandretto Re Rebaudengo基金会, 都灵(2006);第二届广州三年展,广东美术馆(2006); 难以言喻的快乐, 塔马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墨西哥城(2005); 跟我来!,森美术馆,东京(2005);天上人间(个展), 香格纳画廊(2004);第25届圣保罗双年展,圣保罗(2002);金钱和价值-最后的禁忌,瑞士(2002);第四届上海双年展,上海美术馆(2002);被打开的欧洲,BOIJMANS VAN BEUNINGEN美术馆,鹿特丹(2001);生活在此时,汉堡火车站当代美术馆,柏林(2001);第三届亚太当代艺术三年展,昆士兰美术,布利斯班(1999);超市:当代艺术展,上海(1999);移动中的城市(1-6),分离派美术馆,维也纳,CAPC当代艺术博物馆,波尔多,PS1当代艺术中心, 纽约,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哥本哈根,海沃德美术馆,伦敦,奇亚斯玛当代美术馆,赫尔辛基(1997-1999);形象的两次态度93,华山美校画廊,上海(1993)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