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全球艺术先锋榜单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1   浏览数:80   最后更新:2020/10/14 11:24:19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10-14 11:07:47

来源:Artsy官方


作一名艺术家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今日,在 COVID-19 疫情的阴霾下以及围绕种族主义和不平等的全球“大清算”中,艺术家们肩上的责任超越了以往任何历史时期。

在过去的半年中,尽管经济动荡、失业率创下新高,但艺术家们并没有回避时代的需求。他们利用自己的才华和影响力进行募捐,传播行动主义精神,记录世界各地的抗议活动并创作了一系列作品,或是为我们充满变数的现实增添了细微的变化,或是为我们提供了亟需的纾解。当我们回首这段特殊时光时,肯定绕不过艺术这一关键词。

“Artsy 艺术先锋2020”(The Artsy Vanguard 2020)的35位艺术家在当下的世界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由国际策展人和艺术专业人士提名,入选的35位艺术家不仅亲自投身社会和政治议题,也站在当代艺术的前沿。与此同时,他们还在塑造着当代艺术的未来。

今年,“艺术先锋”被分为两类。“新晋艺术家”(Newly Emerging)系列将呈现那些在一流画廊和机构中引起轰动的新锐艺术家;“实至名归”(Getting Their Due)系列则将聚焦那些坚持创作数十年,但直至最近才得到应有赞誉的资深艺术家。“Artsy 艺术先锋2020”将呈现你此时此刻亟需了解的艺术先锋人物。


Igshaan Adams

1982年生于开普敦。在开普敦生活和工作。

在短短几年内,伊克斯安·亚当斯(Igshaan Adams)便已成功跻身巴西最引人注目的新兴年轻艺术家行列。

Igshaan Adams. In Fields of Gold and Green, 2018.

Creative Art Partners. Contact For Price.


他的艺术实验已经得到了相应的回报。过去几年,亚当斯的一系列作品在开普敦的 blank projects 画廊多次展出。他的作品不仅最终被成功选入位于佐治亚州萨凡纳(S**annah)的 SCAD 艺术博物馆(SCAD Museum of Art)今年策划的展览,也即将于 2022年在芝加哥艺术学院(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举办的展览上展出。今年6月,纽约凯西·卡普兰(Casey Kaplan)画廊正式宣布代理亚当斯,他在该画廊的首次个展计划于2021年举行。


Farah Al Qasimi

1991年生于阿布扎比。在纽约和迪拜生活和工作。

Farah Al Qasimi 在波斯湾和美国创作了生动且写实的摄影作品。她的摄影既有自发的瞬间,也有摆拍的场景。Qasimi 的影像关注普通生活的细枝末节,洞悉殖民主义微妙的影响力残余。她的第一部长片《火之母》(Um Al Naar 【Mother of Fire】, 2019)便以一位伊斯兰教神灵(jinni)的视角展开叙事,讲述了她在1971年葡萄牙和英国军队撤出以及联邦成立后,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看到的变化。这部恐怖喜剧风格的电影就好似一档真人秀,在2019年 The Third Line 画廊于迪拜举办的第三场艺术家个展期间首映。

Farah Al Qasimi. M Napping on Carpet, 2016.

The Third Line.


2021年,她将参与伯克利艺术博物馆(Berkeley Art Museum)和太平洋电影档案馆(Pacific Film Archive)策划的“新时代:21世纪的艺术和女性主义 ”(New Time: Art and Feminisms in the 21st Century)展览。


Maxwell Alexandre

1990年出生于里约热内卢。在里约热内卢生活和工作。

在短短几年内,马克斯韦尔·亚历山大(Maxwell Alexandre)便已成功跻身巴西最引人注目的新兴年轻艺术家行列。

Maxwell Alexandre.

Sem Título [Untitled], 2020.

A Gentil Carioca.


2020年,亚历山大参加了位于摩洛哥马拉喀什(Marrakech)的阿尔马登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African Contemporary Art Al Maaden)提供的艺术家驻留项目,并被选入该机构举办的名为“你最近看过地平线吗?”(H**e You Seen A Horizon Lately?)的群展。他定于2020年11月在卓纳画廊(D**id Zwirner)的伦敦分部举办个展。


American Artist

1989年生于加州阿尔塔迪纳(Altadena)。在纽约生活和工作。

合法地改变自己的名字总是一种自我宣言,但当你选择的名字是“美国艺术家”(American Artist)时,想要表达的就更为明显了。当这位使用“they”作为代词的跨学科创作者在2013年采用这个绰号时,ta 就已经对附着在“美国艺术家”这个词上普遍存在的白人和男性刻板印象发出了直接的挑战。


这项挑战也已经延伸到了虚拟世界。你若在谷歌上检索“美国艺术家”,ta 的网站将出现在搜索结果的第一位。

American Artist.

Delvin's Dignity Image,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今年7月,通过一件名为 《洗劫》(Looted, 2020)的作品,ta 将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网站上的每一张图像都临时替换成了胶合板的特写。“美国艺术家”希望借此昭告众人,无论是艺术界在社会正义运动中的消极怠慢,还是艺术机构殖民主义和文化盗窃的耻辱历史,都不得不面临残酷的结局。


Amoako Boafo

1984年生于加纳的阿克拉。在阿克拉和维也纳生活和工作。

阿莫科·博阿福(Amoako Boafo)色彩明快的肖像画为黑人的欢乐、黑人的主体性和黑人的自决权提供了话语空间。正如他创作中的“黑人侨民”(Black Diaspora)系列一样,这些肖像画挑战了平面、简化的黑人特质(Blackness),以一种安静的亲近感来歌颂他的黑人同胞。每位缪斯的目光、姿势和服装风格都协调统一,坚守自身华丽且复杂的身份构成。

Amoako Boafo.Yaw Abedi,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mir Shariat.


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博阿福在主流艺术界迅速崛起。在这个对黑人艺术家的关注姗姗来迟的艺术市场中,他的作品备受追捧。今年2月,臭名昭著的藏家史蒂芬·斯姆肖维茨(Stefan Simchowitz)公然倒卖了博阿福在8个月前刚刚完成的一幅画作——这幅作品以67.5万英镑的价格成交,是其最高估价5万英镑的10倍之多。


今年9月,博阿福将在他与玛丽安·易卜拉欣(Mariane Ibrahim)画廊首次合作的个展 “我站在我身边”(I Stand By Me)上,展出从未面世过的作品。2021年,他还将在 Roberts Projects 画廊开设个展。


Leelee Chan

1984年生于香港。在香港生活和工作。

陈丽同(Leelee Chan)就像一只敏锐的乌鸦,被城市废品莫名的奇特和潜力所吸引。她一边走在香港的大街上,一边收集被遗弃的量产物品,并将这些废品与贝壳、树枝等有机物结合起来,构建出新的雕塑,呼吁人们关注人新世(Anthropocene)特有的人工制品。

Leelee Chan.Receptor (willow-green), 2019.

Blindspot Gallery.


由胶囊上海(Capsule Shanghai)代理的陈丽同自2016年搬回香港这座东亚艺术之都后,便越来越受到香港本土及其他地区的瞩目。她近期的展览包括在刺点画廊(Blindspot Gallery)和备受关注的 Mine Project 画廊举办的群展,以及今年5月北京 X 美术馆的首届三年展。


Jadé Fadojutimi

1993年生于伦敦。在伦敦生活和工作。

Jadé Fadojutimi 是当今最令人兴奋的年轻抽象画家之一。这位英国艺术家用狂热的笔触和丰富的调色填充她的画布,隐喻充斥着焦虑的当代心境。

adé Fadojutimi. Heliophobia, 2017.

Pippy Houldsworth Gallery.


收藏家、画廊和艺术机构都注意到了她的作品。去年秋天,在伦敦弗里兹艺博会上,Fadojutimi 的作品在 Galerie Gisela Capitain 画廊的展位上引起了行业的关注。去年冬天,迈阿密当代艺术学院(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购买了她的一幅画作,泰特美术馆(Tate)则在今年春天购买了另一幅。这位年轻的艺术家在今年9月至10月于伦敦的 Pippy Houldsworth 画廊举办了个展。2021年,Fadojutimi 将在东京的 Taka Ishii 画廊举办另一场展览——届时她还将参加利物浦双年展(Liverpool Biennial),并在迈阿密当代艺术学院(ICA)举办个展。


Ja'Tovia Gary

1984年生于达拉斯。在纽约生活和工作。

Ja'Tovia Gary 的视频作品将观众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她将声音、录像和斑斓的色彩华丽地结合在一起,创造出迷离、梦幻般的体验,探索性、黑人、女性和历史的话题。

加里(Gary)与宝拉·库珀(Paula Cooper)画廊合作的2020年个展 “需要被爱的肉体”(flesh that needs to be loved)展出了她的第一件多媒体雕塑作品《公民道德:Saidiya Hartman 2017》(Citational Ethics, 2020)——这是一个明亮的、霓虹灯般的紫色标志,上面写着“关怀是暴力的解药”(care is the antidote to violence)。整场展览对我们谈论黑人女性自主权的方式展开了思考。

Ja'Tovia Gary. Citational Ethics (Saidiya Hartman, 2017), 2020.

Paula Cooper Gallery.


加里的电影也曾在各大艺术机构展出,其中包括华盛顿史密森尼国立非裔美国人历史文化博物馆(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merican History)、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Chicago)以及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等。


Kahlil Robert Irving

1992年生于圣地亚哥。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生活和工作。

卡希尔·罗伯特·欧文(Kahlil Robert Irving)对陶瓷创作拥有的独特态度,他在形式上展开冒险,在作品中注入了个人意义和政治共鸣。自2017年于纽约 Callicoon Fine Arts 画廊举办首次个展以来,他的艺术风格已经为其带来了忠实且不断增长的粉丝群。

他的作品倾向于用诗意的方式,突出塑造我们日常生活环境的暴力遗产和现实:从城市街道上发现的日常废品,到巡查这一切的警察暴力,以及社交媒体上接踵而至的愤怒反应,都成为他创作的灵感源泉。

Kahlil Robert Irving. Music Memorial in Film [(Greeting Screening Chained ) Daily Ritual & tribute (TERROR)], 2019.

Independent Curators International (ICI).


欧文的作品被收录在惠特尼博物馆(Whitney Museum)的 “制造知性:艺术中的工艺,1950-2019”(Making Knowing: Craft in Art, 1950–2019)之中。今年秋天,他将成为圣路易斯当代艺术博物馆(Contemporary Art Museum St. Louis) “大川双年展 ”(Great Rivers Biennial)的三位艺术家之一。


Tomashi Jackson

1980年生于休斯顿。在纽约和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生活和工作。

托马希·杰克逊(Tomashi Jackson)自称为画家和版画家,但她的作品通常是三维的,由纸、纺织品、塑料、刺绣、版画、照片转印、木质支架和其他各种材料层层叠叠组成——所有这些作品都围绕着紧密的、以伦理为驱动的人文主义叙事和研究展开。

Tomashi Jackson. Forever My Lady (On Voting in Greece), 2019.

Night Gallery.


作为耶鲁大学艺术硕士毕业生,杰克逊自2016年起就在纽约 Tilton 画廊展出。在2020年1月于洛杉矶的 Night Gallery 画廊举办了她的首场个展后,杰克逊于5月正式登上画廊的名册,成为其代理的艺术家。她的作品被各大艺术机构收藏,其中便包括惠特尼(Whitney)和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Claudia Martínez Garay

1983年生于秘鲁阿亚库乔。在阿姆斯特丹及利马生活和工作。

克劳迪娅·马丁内斯·加雷(Claudia Martínez Garay)的作品经常以原住民的手工艺品为主题,特别是来自前哥伦布时期(pre-Columbian)的手工艺品是其关注的重点。此外,Garay 也时常反思因殖民主义思考方式而派生的虚假文化叙事。她以研究为基础的艺术实践最终以层叠的混合媒体装置呈现,揭露了历史书写背后充斥的暴力与权力斗争。

Claudia Martínez Garay. Muy blanco para indio y muy

poco para blanco / Too white for a cholo, not enough

fora white man, 2020. Clay painting installation (clay

on cotton canvas).

GRIMM.


她在荷兰的首次个展 “革命就像树木一样,以其果实来辨成败”(A las revoluciones, como a los árboles, se les reconoce por sus frutos)于2019年11月在 GRIMM 画廊开幕,马丁内斯·加雷将展览空间改造成了一件不断变化的装置作品。


Lindsey Mendick

1987年生于伦敦。在伦敦生活和工作。

琳赛·门迪克(Lindsey Mendick)的怪诞不经体现在方方面面。她的艺术世界里有大量杂货店里打折的香肠和快餐寿司塔;有紫色的触手从一品脱的本&杰瑞(Ben & Jerry's)冰激凌盒中向外伸出;也有用被切断的脚做成的花瓶,上面布满了虫子叮咬的包和水泡,以闪闪发光的陶瓷形式呈现在众人眼前。

Lindsey Mendick. First come, first served, 2020.

Cooke Latham Gallery.


随着她出现在越来越多的画廊之中——其中包括在奥斯汀(Austin)、布鲁塞尔、莫斯科和爱丁堡的展览——门迪克成功入围了2021年未来世代艺术奖(Future Generation Art Prize)。此前,她曾获得2018年亚历山德拉·莱因哈特纪念奖(Alexandra Reinhardt Memorial Award),并赢得了为英国北部的诺曼比大厅(Normanby Hall)和华盛顿老厅(Washington Old Hall)创作艺术的委托任务。


Asuka Anastacia Ogawa

1988年生于东京。在洛杉矶及纽约生活和工作。

与小川·安娜斯塔西娅·明日香(Asuka Anastacia Ogawa)画作中充满童趣的生命对视,就好似好奇的窥视被发现了一般——你的存在仿佛是不真实的,剩下的唯有她笔下大胆想象、不容亵渎的平面画像。明日香常常将人物形象放置于充满镜子、大蒜球茎等神秘符号的迷幻场景中。尽管如此,她的作品依然采用了一种深具个人特色的视觉语言,与她日本和巴西的族裔身份维持着紧密联系。

Asuka Anastacia Ogawa. Walking, 2020.

Blum & Poe.


在2018年参加了德利画廊(Deli Gallery)的两次群展后,明日香于2019年6月在 Half 画廊举办了个展,9件作品在展览开幕前悉数售出。近期,明日香的作品被北京新开幕的 X 美术馆收购。今年4月,她加入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博伦坡画廊(Blum & Poe)艺术名册。9月,她将在博伦坡的东京画廊举办首届个展。


Frida Orupabo

1986年出生于挪威萨普斯堡。在奥斯陆生活和工作。

挪威与尼日利亚籍艺术家及社会学家弗里达·奥鲁帕博(Frida Orupabo)首次展出她的作品,是在阿瑟·贾法(Arthur Jafa)2017年于伦敦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ies)举办的个展 “一系列完全不可能,但又非同寻常的演绎 ”(A Series of Utterly Improbable, Yet Extraordinary Renditions)上。

Frida Orupabo. Untitled, 2020.

Galerie Nordenhake.


自从与贾法在 “梦魇解药”(Medicine for a Nightmare)中重逢合作后,奥鲁帕博成功参与了2019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并在加文·布朗(G**in Brown)的 Enterprise's Sant'Andrea de Scaphis 画廊位于罗马的艺术空间内开设了个展 “12个自画像”(12 Self Portraits)。她曾于2018年在该画廊的纽约空间举办过展览。

2021年,她也将参加第34届圣保罗双年展(São Paulo Bienal),并在挪威的特隆赫姆美术馆(Kunsthall Trondheim)开设个展。


Naudline Pierre

1989年出生于马萨诸塞州利奥明斯特。在纽约生活和工作。

你无需寻觅良久,即可在诺德琳·皮埃尔(Naudline Pierre)狂喜的画作中找到文艺复兴的指涉。然而,除了从几个世纪的宗教艺术作品中汲取灵感,皮埃尔还对她作为海地牧师女儿的亲身经历进行了深度挖掘。她的作品是对精神和存在独特的当代探索。

Naudline Pierre. A Steady Closeness, 2018.

New Image Art.


她的作品被诸多著名的博物馆收藏,其中包括迈阿密的佩雷斯艺术博物馆(Pérez Art Museum)、上海的 CC 基金会和洛杉矶的哈默博物馆(Hammer Museum)。2021年,皮埃尔将被纳入由纳伊玛·J·基思(Naima J. Keith)和戴安娜·纳维(Diana Nawi)策划的第五届“新奥尔良展望”(Prospect New Orleans)三年展。


Eric-Paul Riege

1994年生于新墨西哥州盖洛普的 Na'nízhoozhí。在盖洛普生活和工作。

受纳瓦霍人(Diné)哲学中“美”(Hózhó)这一概念的启发,里格(Riege)的作品旨在表达一种存在的形式。根据其声明所言,这种存在“包含了所有物质和精神事物中的美、平衡和善,以及它对日常经验的一切影响”。


尽管年纪尚轻,但里格的艺术事业已然蒸蒸日上。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里格将在新墨西哥州的英格汉姆·查普曼(Ingham Chapman)画廊和 Etiquette 画廊举办个展,同时还将在英国普利茅斯的 Settlement 画廊和新奥尔良的第五届“新奥尔良展望”三年展——“Yesterday we said tomorrow”上展出。


Cinga Samson

1986年生于开普敦。在开普敦生活和工作。

萨姆森的画作拥有深邃的神秘感,尤其是他笔下的人物更是如此——其中大多数的眼睛只是由白色的缝隙构成,好似处于出神的状态。这些人物往往和文化标记并置一处,从而具有强烈的当代感。

Cinga Samson. Ivory (i), 2018.

blank projects.


萨姆森在艺术界的蹿升并没有放缓的迹象。2020年11月,他将参加在德国科隆布朗斯菲尔德(Braunsfelder)举办的群展 “我们是谁是我们”(WHO ARE WE ARE WHO)。同时,blank projects 画廊和纽约的 FLAG 艺术基金会(FLAG Art Foundation)都计划在2021年举办艺术家的个展。

[沙发:1楼] babyqueen 2020-10-14 11:24:19

(接上)


Patrick Staff

1987年出生于英国博格诺里吉斯。在洛杉矶及伦敦生活和工作。

帕特里克·斯塔夫(Patrick Staff)令人难忘、不可思议的电影作品为性别和身体议题提供了引人注目的全新视角。Ta 最近的作品《洪堡王子》(The Prince of Homburg, 2019)过去两年曾在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Irish Museum of Modern Art)、丹迪当代艺术中心(Dundee Contemporary Arts)和亨伯街画廊(Humber Street Gallery)展出。该电影以海因里希·冯·克莱斯特(Heinrich von Kleist)19世纪的同名剧目为出发点,影片中的叙述者对尸体是否还有性别(gender)展开了思考。

Patrick Staff. Split Snake, 2019.

Serpentine Galleries.


斯塔夫的作品《除草剂》(**** Killer)由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委托创作,同时也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和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纳入收藏——这些艺术机构的认可都是为这位年轻艺术家投出的“信任票”。


Sung Tieu

1987年生于越南海阳。在柏林及伦敦生活和工作。

Sung Tieu 的概念实践将声音、电影、雕塑和编造的文件融入探索官僚主义和移民议题的装置艺术中。她在伦敦 Piper Keys 画廊举办的2019年展览 “无爱”(Loveless)就像一间空荡荡的咖啡馆,飞机划过的背景音乐笼罩在空间上方。Tieu 在画廊内安装了两张金属桌子,上面放着空的外卖盒。虚构的新闻剪报讲述着一家日本咖啡店最近在雅加达开了一间时髦、简约的分店的故事。整个空间充满空虚和全球主义的色彩。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Tieu 将在伦敦的 Emalin 画廊和德国波恩的艺术博物馆(Kunstmuseum)举办个展。她还将参加即将举行的圣保罗双年展(São Paulo Bienal)和巴塞尔艺术馆(Kunsthalle Basel)的群展。


Salman Toor

1983年生于巴基斯坦的拉合尔。在纽约生活和工作

萨勒曼·图尔(Salman Toor)在纽约的 Aicon 画廊及新德里的 Nature Morte 的展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这之后,他仅有9个月的时间准备他在惠特尼美术馆的个展“How Will I Know”。这场他人生中的首次美术馆个展原本要在今年3月呈现。艺术家在回忆与想象中作画,图尔画面中南亚酷儿男子的日常生活场景,常常让人想起艺术史中的精品。

Salman Toor. Two Friends, 2020.

Kohn Gallery.


尽管疫情使得他在惠特尼美术馆的展览因疫情推迟,他的作品早已被纳入机构收藏——这其中包括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和泰特美术馆。今年6月,他加入了纽约画廊 Luhring Augustine 的代理名单,画廊计划近年为他举办展览。最近,艺术家的新作《Downtown Boys》作为“网格上的艺术”的一部分出现在了纽约城的公交车候车亭上,这是纽约公共艺术基金会委约支持的公共项目。


Gray Wielebinski

1991年生于达拉斯。在伦敦生活和工作。

在加里·维勒宾斯基(Gray Wielebinski)宽广的创作题材中,我们可看到艺术家对深化及日常材料兴趣,他尤其关注这些题材如何塑造和反映我们的个人身份。这些关注点在维勒宾斯基的作品中往往以一种快意和醒目的方式呈现——比如艺术家去年7月在伦敦画廊 Seager 的个展。

Gray Wielebinski. Minnie, 2018.

PUBLIC Gallery.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维勒宾斯基的作品将出现在伦敦 Public 画廊和 Hales 画廊中,并于德国科雷菲尔德举办展览。


Issy Wood

1993年生于北卡罗莱纳的达勒姆。在伦敦生活和工作。

琼·里弗斯(Joan Rivers)和一个华丽的银质盖碗之间有什么相同之处?可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被艺术家伊斯·伍德(Issy Wood)共同转化为了褪却华丽的蒙尘遗迹。这个看起来有些疯癫的动物系列题材的散漫创作恰恰是艺术家的特点所在。


Wood 出生于美国,并在英国接受教育,2017年,她于 Carlos/Ishikawa 举办了她的首个个展。2019年,艺术家在伦敦金匠当代艺术中心呈现了她迄今为止的最大规模个展“All The Rage”。2020年1约,她在纽约的 JTT 画廊举办了个展“daughterproof”。


麦影彤二

1989年生于香港。在香港生活和工作。

麦影彤二在观念上的严肃性与她对于趣味和荒谬的兴趣紧密相连。她的创作包括画作、装置、视频影像和表演等等。通过各种方式,她探求当代生存中从监控文化到消费主义的方方面面。

Mak Ying Tung 2 麥影彤二

Home Sweet Home: Mak in Pool 1, 2020.

de Sarthe Gallery.


今年上半年,艺术家的作品被收录进北京 X 美术馆的三年展中。代理她的是香港德萨画廊,近年,她的作品已先后在伦敦白教堂美术馆、中国的歌德学院、MoMA PS1 及上海 chi K11 美术馆展出。



Emma Amos. Hands Up, 1989.

RYAN LEE.



James Barnor. AGIP Calendar Model, 1974.

October Gallery.



Sonia Boyce. Good Morning Freedom, 2013.

Iniva.


Guo Fengyi. Xishi, 1992.

Andrew Edlin Gallery.


Anna Bella Geiger. Burocracia, 1977.

Mendes Wood DM.


Hock E Aye Vi Edgar Heap of Birds.

Dead Indian Stories, 2007-2015.

EFA Project Space.


Suzanne Jackson. Ancient Leaf, 1975-1984.

Aaron Galleries.



Lee Kun-yong. Bodyscape 76-2-1995, 1995.

Leeahn Gallery.



Nonggirrnga Marawili.

Lightning, 2017.

© Nonggirrnga Marawili, Buku-Larrnggay

Mulka and ARTKELCH, Freiburg.


Abel Rodríguez, Wilson Rodríguez

Terraza Alta II, 2019.

Instituto de Visión.


Ming Smith. Untitled (Self-Portrait

with Camera), New York, NY, 1989.

Jenkins Johnson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