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开画廊,艺术家“直销”会是新机遇吗?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67   最后更新:2020/10/13 13:16:22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20-10-13 13:16:22

来源:artnet


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Instagram上互相帮助
图片:Photo by Jakub Porzycki/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大多数纽约人一样,艺术家Sara Erenthal经历了艰难的三月。她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不得不在位于布鲁克林的家中自行隔离。但这也有一个好处:到她病情恢复的时候,她的作品销量已经飙升。这位从未参加被画廊代理过的艺术家今年四月的收入比前三个月的总和还多。

大量的Instagram粉丝找到Erenthal。他们看到经济停摆为艺术家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并希望能够提供帮助。这位艺术家用一件新作品纪念了这出人意料的成功:路边垃圾堆绘旁摆着的一幅画,上面写着“在这之前,我绝不会相信一场全球疫情会帮助我的事业”。

“我不敢相信我现在能卖出这么多的作品,”Erenthal在Instagram私信中告诉artnet新闻。“我从没想过人们会花这么多钱(买我的作品)。”

Erenthal不是一个人。这场疫情使人们对虚拟传播有了新的关注,许多艺术家发现自己越来越多地会与藏家直接交流来出售作品,通常的交流方式则是Instagram。

纽约画家Jackson Shea Denahy表示:“有几个人都对我说过‘我想购买一些你的作品,给你更多支持’之类的话。”

虽然新墨西哥州画家Valery Jung Estabrook在财务上遇到了不少困难——包括因取消展览、客座演讲和独立摄像师工作而损失的收入——但她还是通过在慈善销售中卖出艺术品而赚到了钱。她一些售价在50至100美元的小型雕塑的收入,捐给了The Bail Project、Color of Change、Seeding Sovereignty和Loveland基金会等慈善组织。

到目前为止,Estabrook已筹集了2000美元。她在电子邮件中告诉artnet新闻:“我的艺术品销售带来的酬劳虽然不多,但绝对可以帮助我生活。”


低价作品正在收获回报

在目前的环境下,Estabrook的低定价实际上可能给她带来了关键性的优势。纽约艺术经纪人Deanna Evans通过电子邮件中告诉artnet新闻:“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人们仍然有购买艺术品的兴趣。以我到目前的经验,这些兴趣通常处于较低的价格水平。”

根据秋季的《artnet艺术市场情报》,虽然上半年的拍卖销售额与2019年相比总体下降了58.3%,但跌幅最小的价格区间是10000美元及以下的作品。许多在线艺术品销售(尤其是在Instagram上)即使在这一范围内也处于底端。

Evans在她的网站上举办了“纸上作品紧急售卖”活动,以200美元的价格出售作品,并将收益与艺术家平分。该活动是帮助在疫情中失去收入的艺术家的一种方式,也为藏家打开了新的购买机会。

“许多年轻藏家在购买艺术品的过程中可能会感到害怕或者被忽视,”Evans说,“所以我想通过直接在我的网站上提供所有作品来全面消除这一障碍。”

销售状况极佳,74件作品中有73件都成功售出,这“突显了人们对小空间和新兴艺术家的持续支持”。Evans表示,“我甚至在疫情补助发放的时候看到了人们兴趣的明显增长。”

四月,策展人Lauren Hirshfield建立了账号@temp.img,作为一种基于Instagram的销售模式。在这里,所有作品的价格都在500美元或以下,而收益的75%直接进入艺术家的口袋。艺术品的价格在配文中清楚列出,如果买家想购买,只需要直接发送私信即可。

“有许多人都被艺术世界所吸引,在网上寻找他们喜欢的艺术家,寻找他们想要拥有的酷炫的图像,但是大多时候,那些作品的价格远高于他们的心理价位,所以他们会感到被拒之门外,不属于这个世界,”Hirshfield说,“艺术界没有做出过任何努力去教育和服务那些无法负担超过一两千美元的新兴藏家。”

@temp.img举办了三场“展览”,每场都会有三位艺术家分别展示三幅作品,形成Instagram网格的九宫格效果。Hirshfield认为,她的平台成功的部分原因在于藏家们渴望为艺术家提供帮助和支持的愿望。

“突然之间,艺术家习惯的那些展示和销售艺术品的许多方式变得不可靠了,”Hirshfield说,“我认为,疫情其实会为新兴艺术家提供一个巨大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可以让艺术家们将销售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并发展出健康的小企业模式。

她补充说:“我认为艺术界的未来应该是为DTC(Direct-to-Consumer,指直接面对消费者的销售模式)开辟一个更大、更永久性的空间。”


互帮互助的艺术家们

接连取消的展览和失业潮让俄勒冈州波特兰的抽象画家Jay Gaskill决定采取行动。

“我只是看到了一篇又一篇的发文:‘我失业了,有谁能帮忙吗?’‘我父亲住院了,有谁能帮忙吗?’”Gaskill告诉artnet新闻。2017年,他创立了“绘画交流项目”(Drawing Exchange Project),一个私人邀请制的艺术家团体,每年组织两次艺术交流。他说:“我意识到,是时候利用我多年来逐渐建立的这个社区了,我们应该将它变成能为人们提供真正帮助的东西。”

某个周一,Gaskill联系了过去参与过绘画交流项目的所有艺术家。那周五,他就在绘画交流项目的Instagram帐户上发起了一次大型艺术品售卖会。来自50位艺术家的艺术品标价在50至900美元之间,一些艺术家承诺将其作品收益捐赠给慈善机构,或者将受益用于在拍卖中购买另一幅作品以支持同行艺术家(Gaskill没有收取佣金)

这场售卖会在两周内筹集了大约13000美元。“人们的反应让人难以置信,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Gaskill说,“每位藏家都很高兴他们可以为艺术家做些事。”

这个模式并非完美

“DTC模式”并非没有缺点。很多艺术家说,其中一方面即是大量的Instagram信息并不一定意味着交易能够完成。

“很多时候,买家通过Instagram与我联系,销售完成前的最后一刻信息中断就告吹了,”Denahy说道。他通常靠出售艺术品带来的收入占总收入的一半。“我觉得,我们看到的可能是兴趣的大幅增加,实际销售的减少。”

另外,艺术家现在还必须承担与藏家进行沟通、谈判销售、开具**和运输等等费时的工作,这些职能传统上是由画廊提供的。

“现在有点让人精疲力尽。我需要回复这么多的电子邮件、安排时间——我一个人做完全部的事情,”Erenthal说。如今,她在绘制壁画的同时“难以维持销售工作”。

Gaskill在进行绘画交流项目销售时也遭遇了类似的经历。“那段时间这件事情确实占据了我的生活,”他说,“但是如果我觉得社区有需要,我绝对愿意再来一次。”

“这是历史上一个非常独特的时刻,艺术家、画廊主、策展人、评论家和收藏家得以重塑艺术世界,使其成为我们想要的样子,”Gaskill补充说,“我希望由此诞生的是一个更加公平的艺术世界,这个世界将更加透明,少一些屏障,对新藏家更加开放,对艺术家以及那些对艺术充满好奇的社区其他成员们都更加欢迎。”


文丨Sarah Cascone

译丨Zini Zhao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