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基弗2020最新个展 | 超弦、神秘符号、命运三女神、戈耳狄俄斯之结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94   最后更新:2020/10/13 13:07:34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0-10-13 13:07:34

来源:目刻时光


白昼
——保罗·策兰

野兔皮毛的天空,甚至现在
一片清晰的翅仍在书写
我亦如此,回忆你
尘埃的
色彩,到达时
如一只鹤

(王家新 芮虎译)


当基弗在画廊的一面墙上缓慢而仔细地题下展览标题:“超弦、神秘符号、命运三女神、戈耳狄俄斯之结”(Superstrings, Runes, the Norns, Gordian Knot)时,这场展览亦正式开启。标题复杂晦涩、寓意丰富,寓意着将基弗已经熟知的关注点——古代神话、天文学、炼金术、历史和奥秘的知识体系——与他最近痴迷的弦理论结合在一起。

“这些先驱数学家正在尝试寻找一种能够解释一切事物的理论,”他说,“但每当他们打开一扇门,又会有许多其他的门显露出来。当然,所有这些都是抽象数学,因此尚未真正证明任何东西。我对此了解越多,就越觉得他们永远也找不到那个答案。”

“我无法精确地写出这些公式,因为它们太复杂了,”他说,“就我的理解,这是弦理论。但还有一种更深的魅力将我与之联系在一起。”

基弗在展览现场。
伦敦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


  • Anselm Kiefer Superstrings, Runes, The Norns, Gordian Knot

  • White Cube Bermondsey,伦敦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

  • 2019年11月15日至2020年1月26日



展览虽已结束,但仍值得我们细细品味。这也是基弗迄今为止最新大型个展。

Superstrings, Runes, The Norns, Gordian Knot。
分别对应的是:超弦、神秘符号、命运三女神、戈耳狄俄斯之结。

展览题目很晦涩难懂,却又寓意丰富,暗涌持续不断的,让观众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标题简明地暗示着那些作品中所用到的典故:卢恩字母、数学方程式、神话预言、亚历山大大帝和诺恩三女神——北欧神话中的命运女神。

很显然,他仍旧一如既往地探索未知,期待找到他所认为的解释世界的理论。

来,先看现场:










这是一个与历史息息相关的展览。

新作品令人震惊。它占据了白立方画廊的整个空间,单件作品的体量规模巨大,画廊的主要走廊被改造成一个装置空间。从某种意义上说,基弗的项目几十年来从未改变过。此次在他的最新作品中也借鉴了弦理论的中心概念,弦理论是一个复杂的科学模型,试图解释物质的基本关系。他的想法是“一切都联系在一起:已丢失的字母符合,弦理论,诺恩斯,戈耳狄俄斯之结”。

因此,在基弗的脑海中,有充分的理由将不同的主题和思想融合在一起,而这正是他在这项令人震惊的工作中所做的,在这里,科学理论、神话、语言、占星术、数学和灵性进入了对话。

展览现场走廊上的装置:

  • Superstrings, Runes, The Norns, Gordian Knot


2019






∧Superstrings, Runes, The Norns, Gordian Knot
2019
Installation of 30 painting vitrines, each mixed media in steel and glass frame
Overall dimensions variable:
10 vitrines: 150 3/8 x 111 x 13 3/4 in. (382 x 282 x 35 cm)
20 vitrines: 150 3/8 x 75 9/16 x 13 3/4 in. (382 x 192 x 35 cm)

细节:









画廊长长的中央走廊里,排布着30个高高的陈列玻璃橱窗,里面充满了线圈、塑料管漩涡和电缆。在其中一个里面,通过电线的缠结可以看到一把大斧头,这是对展览标题中戈耳狄俄斯之结神话的象征,亚历山大大帝将它砍成碎片。在玻璃板上,基弗以现代符号潦草地写下详尽的公式和方程式,出自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和美国理论物理学家爱德华·维滕(Edward Witten)等.

而斧头作为一个主要符号,也同时出现在了画作里:

∧Anselm Kiefer, Der Gordische Knoten, 2019. Oil, emulsion, acrylic, shellac, wood and metal on canvas, 280 x 380 cm (110 1/4 x 149 5/8 in).

在走廊两侧宽敞的画廊展厅里,他的史诗般的画作在规模和隐约可见的末日毁灭感上的确令人叹为观止。这是典型基弗式的场景。从远处看,这里的景色干裂、干旱,仿佛是圣经中的一场大灾难烧焦了大地,抹去了所有生命的痕迹。近看,烧焦的树枝和细枝伸出来,烧焦的书悬在细细的电线上,破碎的秸秆粘在画布上。在一个名为《戈耳狄俄斯之结》(Der Gordische Knoten,2019)的系列中,更多的大斧头出现了,悬挂在纠结的木头和小麦中间,几根烧焦的树枝被组合成类似古代卢恩字母的样子。

神话和神秘主义深深地笼罩着这些画作,科学则掩藏在层层寓意之下。

展览中的作品:

细节:


∧Edward Witten: Quantized Gr**ity
2019
Emulsion, oil, acrylic, shellac and wood on canvas
149 5/8 x 149 5/8 in. (380 x 380 cm)

细节:


∧String Action
2018
Oil, emulsion, acrylic, shellac and straw on canvas
185 1/16 x 220 1/2 in. (470 x 560 cm)

细节:

∧The Elegant Universe
2019
Emulsion, oil, acrylic, shellac and wood on canvas
149 5/8 x 149 5/8 in. (380 x 380 cm)

细节:

∧Väinämoinen sucht die drei fehlende Buchstaben
2018 – 19
Emulsion, oil, acrylic, shellac and wood on canvas
185 1/16 x 299 3/16 in. (470 x 760 cm)

细节:

∧The Veneziano Amplitude
2019
Oil, emulsion, acrylic, shellac and wood on canvas
185 1/16 x 299 3/16 in. (470 x 760 cm)

∧Untitled
2017 – 18
Emulsion, oil, acrylic, shellac, wire and wood on canvas
185 1/16 x 220 1/2 in. (470 x 560 cm)

“在某种程度上,科学是神秘的,”基弗说,“它并不能使我确信任何东西。我记得在我的高中告别致辞中说过,‘智慧应当让我们确定;艺术应当让我们怀疑。’挺有道理的,不是吗?”

那么,作为一名艺术家,他是否正在一种永远不确定的状态下工作?

他说:
“是的,除了当我在创作一幅真正伟大的画作时,我会感到真实。”

∧Die Lebenden und die Toten
2017 – 18
Emulsion, oil, acrylic, shellac and straw on canvas
185 1/16 x 220 1/2 in. (470 x 560 cm)

细节:

∧Die Lebenden und die Toten
2017 – 18
Emulsion, oil, acrylic, shellac and straw on canvas
185 1/16 x 220 1/2 in. (470 x 560 cm)

∧Untitled
2017 – 18
Emulsion, oil, acrylic, shellac, wire and wood on canvas
185 1/16 x 220 1/2 in. (470 x 560 cm)

细节:


∧Der Gordische Knoten
2018
Oil, emulsion, acrylic, shellac, wood and metal on canvas
110 1/4 x 149 5/8 in. (280 x 380 cm)

细节:

∧String
Theorie
2018 – 19
Emulsion, oil, acrylic, shellac, wood and straw on canvas
185 1/16 x 224 7/16 in. (470 x 570 cm)

细节:


∧Ramanujan Summation
1/12
2019
Emulsion, oil, acrylic, shellac and wood on canvas
259 13/16 x 261 13/16 in. (660 x 665 cm)

基弗丝毫没有放慢脚步的迹象,他的工作速度一如既往地惊人。“我首先被一个我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所驱使——为什么我会这样?”他说。“如果你观察宇宙,它是如此巨大,存在了这么长时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想到这个大问题,并且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这真的没有意义。但是,当我工作时,我会为自己的工作赋予一种意义,这就足够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