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家们在广告牌上玩疯了 他们如何在公共领域表达精神诉求?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92   最后更新:2020/10/10 11:24:47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20-10-10 11:24:47

来源:凤凰艺术


近日,纽约乃至欧美地区的艺术家们逐渐联合起来,通过在广告牌上进行创作的方式去传递人类精神的信号。艺术家的广告牌会更有力吗?广告牌这一形式又对观者的艺术欣赏带来怎样的影响?


纽约广告牌:生活、自由与对幸福的追求


抬头。

你便可能看到自己喜欢的艺术家的作品。

从今年秋天开始,似乎所有事情都危在旦夕,全世界的艺术家们都离开了工作室和画廊,走上街头。他们正在使用广告牌来分享、传递讯息,以寻求社会变革。


在纽约市,“ Art4Equality x生活,自由与对幸福的追求”这一行动占据了10个广告牌,并在The Untitled Space举办了画廊展览,展出了50多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展览和公共艺术系列是与S**eArtSpace和Art4Equality合作推出的,该计划旨在支持平等主题展览和公共艺术的创建。

该项目由The Untitled Space和Art4Equality的创始人英迪拉·塞萨琳(Indira Cesarine)策划。画廊将展出在广告牌上展示的独特艺术作品,并以“平等”,“生活”,“自由”和“对幸福的追求”为主题,以多种媒介进行呈现,展览将持续到11月3日。

S**eArtSpace是一家非营利性组织,于2015年在布鲁克林成立,致力于创造城市画廊体验,并举办展览,希望借此促进社会变革的进步。

“社会不平等和种族不平等的现实正在挑战我们对光明未来的信心,”塞萨琳在该项目的策展声明中说。“随着2020年选举的临近,我觉得现在是为艺术家创造机会做出回应的关键时刻,艺术作品在公共平台上呈现,每天可以吸引数百万人,并促进包容性对话。”


真理部的艺术家都在宣传什么?



标题“真理部”是指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小说《十九点四十四》中的虚构政府部,该小说对历史事件进行了“必要的”伪造。奥威尔所谓的真相部实际上是一种宣传机器,利用新闻媒体、娱乐、美术和教育手段来操纵公众并宣传其口号:“战争是和平”,“自由是奴隶制”和“无知就是力量”。


费城:保持距离!为什么艺术家的广告牌更有力?


在费城,明星艺术家嘉莉·美·威姆斯(Carrie Mae Weems)将与艺术大学合作,她正在帮助受COVID-19危机影响最深的少数民族社区,并在位于校园附近城市的繁华地段放置了她的公共艺术项目“Resist COVID,Take 6”!。

该项目鼓励公众保持6英尺的社交,此外还通过健康教育促进黑人和黄种人社区的安全。

为什么来自艺术家的信息
比来自政府或大众媒体的信息具有更大的影响?

“我认为艺术家的感受与众不同,他们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细心观察者,有时诚实甚至是残酷诚实地谈论人类的感觉和对当今世界的感受,”在大卫(D**id Yager)看来,当嘉莉说出类似“我们会再次牵手”时,这种感觉以及与人的联系方式令人惊讶。

实上,嘉莉·美·威姆斯多年来持续进行的正是这项工作。她于2013年获得了麦克阿瑟天才奖,并且是第一位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进行回顾展的黑人女性。

我们自然会疑惑,尤其是对黑人和黄种人艺术家来说,当他们发现自己的社区首当其冲遭受疫情影响、警察持续的野蛮行为以及全国白人至上主义的泛滥时,是如何在2020年保持生产力。

艺术家本人知道答案。


威斯特摩兰:让我们与众不同的是...


此外,在宾夕法尼亚州西部的威斯特摩兰郡(Westmoreland County),一个2020年选举的摇摆县,威斯特摩兰多样性联盟(Westmoreland Diversity Coalition)和威斯特摩兰美国艺术博物馆(Westmoreland American Art Museum)选择了10位艺术家参加其多元化广告牌艺术项目。


这是一场公开艺术活动,展示了10件新艺术品县周围的广告牌。每位艺术家均受委托创作一幅原创作品,其主题是“让我们与众不同,我们的优势”,从视觉上传达了多样性和包容性如何使威斯特摩兰县社区变得更强大。

“由于这次大选,威斯特摩兰县在这一时期处于非常重要的位置,因此,我认为我们正在占据政治信息的这一空间,并带来这种团结、接受和包容这一事实,我认为非常重要,”多样性广告牌艺术项目的首席艺术家希拉·库埃拉·谢弗(Sheila Cuellar-Shaffer)表示,“当我们谈论艺术时,人们通常必须去某个地方看艺术。但是,如今对于广告牌公共艺术来说,人们不必去寻找它们——对于普通人群来说,能够看到所有这些图像很重要。”


多伦多:就是现在!


此外,不只是美国,多伦多Bentway Protection Ancy的一批工作者们刚刚启动了一个大规模的公共艺术项目,全市范围的努力正在利用该市一些最著名的数字广告牌,对大流行时代的存在进行反思。

本特威保护协会(Bentway Protection Ancy)也在近日启动了一项覆盖多伦多的计划, “It’s All Right Now” ,将数字广告牌变成画布,将20多名多伦多艺术家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你靠什么生存?放在屏幕上。

“最终,该项目将邀请多伦多人参加更大的集体对话,甚至可能是宣泄,”Bentway说。


艺术家在广告牌上影响大选 抗议政策


事实上,艺术家们大规模地在广告牌上通过创作进行表达,并非是今年刚刚开始。远的暂且不说,2018年就曾有过两大广告牌项目,艺术家们通过创作对当年的移民政策和美国大选表示不满。

Indecline改造了加利福尼亚的广告牌,以此声明抵抗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该政策将父母与他们的孩子分离。图片:courtesy of Indecline

彼时,旧金山湾区艺术家们开始转向游击战战术,以此来表达他们对特朗普边境的移民家庭分离政策的抗议。艺术活动家团体Indecline攀上了一个原来刊登移除垃圾的广告牌,将它转变为对移民政策和海关执法的诉状。

同样是在2018年,同样是在选举期,“For Freedom”组织(为了自由)宣布他们正在发起一项号称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公共艺术项目—— “50州倡议”。

这一项目邀请包括塔尼亚·布**拉(Tania Bruguera)、萨姆·杜兰特(Sam Durant)、阿斯特·盖茨(Theaster Gates)、玛丽莲·明特(Marilyn Minter)和凯莉·梅·韦姆斯(Carrie Mae Weems)等在内的175位艺术家,他们所设计的带有政治标语的广告牌将放置于全美各州,项目预计前期将投入150万美元,在中期选举(美国总统四年任期中的第二年所举行的参众两院席位选举)到来前开始。

嘉莉·美·威姆斯, With Democracy in the Balance There Is Only One Choice, Ohio.图片来源:For Freedoms

特雷弗·帕格伦(Trevor Paglen), Protect Us From Our Metadata, Colorado,图片来源:For Freedoms

“50州倡议”在当年9月起安装在全美各州的广告牌,其内容虽涉及政治,但并非为了参与竞选的政客宣传造势,而是由参与合作的艺术家自行选择表达内容。

▲ 马丁(Spider Martin),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Mississippi,图片来源:For Freedom

▲ 佐伊·巴克曼(Zoë Buckman), Grab ’Em by the Ballots,Pennsylvania,图片来源:For Freedom

那么,艺术家究竟该如何表达观念,影响社会?艺术家的广告牌会更有力吗?广告牌这一形式又对观者的艺术欣赏带来怎样的影响?或许,公共的视觉呈现,将带来与以往截然不同的艺术结果。

在数字传播社会,我们拭目以待。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