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拉泽·赫什阿里:皮肤才是那条真实的边界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85   最后更新:2020/10/10 11:07:49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10-10 11:07:49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李素超


“皮肤有时就像等待破茧的蝶蛹。它还天然地被赋予政治性,我们会通过皮肤去评判某人。我们的身份由皮肤—指纹来决定。一切都瞬息万变,唯有它不会改变”。

——施拉泽·赫什阿里(Shirazeh Houshiary)

Shirazeh Houshiary, Mind and Matter(Detail), Pigment and pencil on white Aquacryl on canvas and aluminium, 120 x 120 x 5.5 cm, 2020

我们所知的是沧海一粟,我们所不知的却是汪洋大海;在面对艺术家施拉泽·赫什阿里(Shirazeh Houshiary)那些雾霭般的单色抽象绘画时,不禁会唤起观者对海洋、星云、宇宙,乃至一切神秘之事的遐思。从站在远处时宏观视角下的图像到走进时看到的画面上每一根细微线条的游走,都试图展现让我们为之着迷、神往却又紧张不安的一片未知的汪洋大海。

艺术家施拉泽·赫什阿里(Shirazeh Houshiary), © Shirazeh Houshiary, Courtesy Lisson Gallery, Photographer D**e Morgan


1955年出生于伊朗的赫什阿里在她十几岁之际便离开了伊朗前往英国,彼时正值伊朗国内酝酿着即将爆发的1979年革命,伊朗从此走向政教合一的体制。从伦敦切尔西艺术学院(Chelsea School of Art)毕业后,伊朗动荡的政治局面迫使赫什阿里不得不留在英国,这也促成她在创作上对身份、边界、内在与外在的关系等诸如此类问题的思考和探寻。1980年代初,她的雕塑作品在英国即开始广受关注,与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托尼·克拉格(Tony Cragg)、理查德·迪肯(Richard Deacon)等人齐名为来自英国的一批新生代雕塑家。1994年,赫什阿里提名透纳奖,而当时的最终奖项由另一位英国雕塑家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获得

Shirazeh Houshiary, Alar, Cast glass, stainless steel and perspex, 440 x 145 x 115 x cm, 2017, Photographs by Francesco Allegretto


Shirazeh Houshiary, Alar(Detail), Cast glass, stainless steel and perspex, 440 x 145 x 115 x cm, 2017

Shirazeh Houshiary, Bloom, Tokyo Midtown Project, Roppongi Tokyo, 2006, Photographs by Hirofumi Tani


从赫什阿里的雕塑中可以看到她作品里常见的元素:蜿蜒的曲线、光影的变化和大面积的单色以玻璃为媒介,其众多雕塑作品通过玻璃砖块的层层叠加,呈现出螺旋式上升的几何形态,它们近似于DNA模型或建筑的某种结构样式。玻璃的透明度凸显了光线与色彩的变幻,曲线构成的三维空间为静态雕塑注入时间的流转。2008年,赫什阿里为伦敦圣马丁教堂创作的装置作品《东窗》(East Window) 把教堂的一面窗户转化为由一个圆形图案蜿蜒生发而成的扭曲的十字架,如光源漫射、水花泛起涟漪。她将这面玻璃窗视作观察和连接外部世界的介质,正如她一直以来试图透过艺术创作去寻找和感知内在与外在、精神与物质世界存在的方式



Shirazeh Houshiary, East Window, Church of St Martin in the Fields, Trafalgar Square, London, 2008, Photographs by James Morris

施拉泽·赫什阿里,《呼吸》, 四频道影像, 19” 高清屏,2003 , 于2013年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 © Shirazeh Houshiary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随后,赫什阿里从雕塑更多地转向其他艺术形式,包括装置、绘画和电影。她将自己雕塑中的元素及其独特的流动性带进了绘画,借由颜料和线条的分层,组成错综复杂的图案,这些图案在画布表面起伏波动,形似飘舞的面纱、浮动的薄膜亦或翻滚的海浪。她通常先将画布泼上水,再把底漆施于其上,而后在风干的表面用颜料和铅笔层层绘制。其中工序繁杂的绘画过程以及旋转交织的纹样也被认为受到波斯文化传统的深刻影响,尤其是赫什阿里的伊朗身份,更加剧了观者对于她作品中的伊斯兰元素及意识形态的解读。赫什阿里本人也曾在谈论自己的绘画时提及起源于伊斯兰教的苏菲派(Sufi)以及苏菲派宗师、神秘主义诗人鲁米(Rumi);苏菲行者通过反复的冥想和诵经,以期强化自身与真主之间的心灵联接,达到精神的净化和灵魂的自由。旋转舞作为苏菲派的一种重要修行仪式,舞者在不断重复的旋转过程中逐渐抛却个人利益和欲望,在精神的出神状态下实现与神灵和宇宙的连接,这种往复的旋转也被看作是对太阳系中行星围绕太阳不停运转的模拟。不论是赫什阿里的雕塑装置还是平面绘画,旋转的曲线形态始终贯穿其中。在画面上不断地进行叠加、对特定纹样和符号的重复,这样的处理方式恰如一场旋转舞般的仪式,对艺术家来说,创作过程即是一种仪式的体验,一条连接精神的甬道。

Shirazeh Houshiary, Duet, Cast aluminium and paint, 112.8 x 130 x 40 cm, 2020

Shirazeh Houshiary, The Big Picture(Detail), Pigment and pencil on black Aquacryl on canvas and aluminium, 190 x 190 x 5.5 cm, 2020


“唯一真实的边界是我们的皮肤”,赫什阿里把对身份问题的探索着重于对皮肤的表现和思考。2017年,赫什阿里在里森画廊纽约的个展“没有什么比肌肤更深刻”(Nothing is deeper than the skin)是她对身份问题的一次系统性思考的结果,她用作品中流动的光影、线条与节奏表现身份和边界的游离与不确定性。个体身份差异、地区或国家边界从来都不是固有的,在赫什阿里看来,皮肤才是那条真实的边界,它在分隔我们和外部世界的同时也连接着二者。她曾说道,“皮肤有时就像等待破茧的蝶蛹。它还天然地被赋予政治性,我们会通过皮肤去评判某人。我们的身份由皮肤——指纹来决定。一切都瞬息万变,唯有它不会改变”。赫什阿里在作品《皮肤》(Skin)里描绘出近似放大了的皮肤的纹理,血红色的画面透出隐约的不安感;皮肤不仅作为我们身体与外界之间的一道屏障,更是我们感知世界的一种媒介,却如此脆弱、易受伤害,仿佛注定了人的脆弱属性和对自身存在的焦虑。

在赫什阿里的许多绘画作品中,包括她目前正在里森画廊上海的个展“时间于此”展出的一系列最新作品,都可见一道道清晰的线条在画面上留下犹如指纹般密集的印记,并且同人的指纹那样,每一幅的指纹印记都随线条的流动而不一,这是近观她的绘画时让人惊觉的一处显然的信息。

Shirazeh Houshiary: Nothing is deeper than the skin
Phase, Pigment and pencil on white Aquacryl on canvas on aluminium, 190 x 270 x 5 cm, 2016

Shirazeh Houshiary, Skin, 190 x 190 cm, 2016

Shirazeh Houshiary, Parable, Pigment and pencil on black Aquacryl on canvas and aluminium, 120 x 120 x 5.5 cm, 2020

Shirazeh Houshiary, Parable(Detail), Pigment and pencil on black Aquacryl on canvas and aluminium, 120 x 120 x 5.5 cm, 2020


同时,在这一系列绘画中,赫什阿里融入了另一个重要元素,即两个阿拉伯词语:“我是”、“我不是”。她用铅笔将这两个词语以铭文的样式重复绘于画面,正如前文所述,赫什阿里作品里的此种重复性是她仪式般的绘画过程的体现。借由两个意思相对的词语,赫什阿里建构起两种相对思维的共存,在肯定和否定间不断摇摆,再次发起个体身份与存在的不确定性问题。她如此谈及自己对创作的思考:“什么是能量?什么是物质?在这之中我是谁?哪里是真实?我是否看到了真相的属性?我必须思考着这些去创作。”

Shirazeh Houshiary, Mind and Matter, Pigment and pencil on white Aquacryl on canvas and aluminium, 120 x 120 x 5.5 cm, 2020

Shirazeh Houshiary, Mind and Matter(Detail), Pigment and pencil on white Aquacryl on canvas and aluminium, 120 x 120 x 5.5 cm, 2020

感受积蓄在她绘画里的能量场,只需保持一定距离地站立在它们面前。画面呈现出水流般的动态,又有如音乐的节奏与韵律,最终在艺术家对颜料色彩的把控和细腻的画笔下指向了星尘、大海和宇宙,以及那些悬而未决的事物。《思绪与物质》(Mind and Matter)中,两大片蓝**块似两股相对的力量,它们互相抗衡又缺一不可,就像意识和身体的相互依存;《喀迈拉》(Chimera)中,大面积深蓝在黑色背景上扩散开,有如能量的聚敛和爆发;《寓言》(Parable)里翻滚的暗绿色波涛隐喻了自然神秘的力量与美。这一系列绘画都是赫什阿里在今年疫情期间创作完成,如同17世纪意大利作曲家克劳迪奥·蒙特威尔第(Claudio Monteverdi)为瘟疫过后的意大利而作的弥撒曲,透过艺术的感官之美传达生命的力量和对自然的敬畏。

Shirazeh Houshiary, Chimera, Pigment and pencil on black Aquacryl on canvas and aluminium, 190 x 190 x 5.5 cm, 2020

Shirazeh Houshiary, Chimera(Detail), Pigment and pencil on black Aquacryl on canvas and aluminium, 190 x 190 x 5.5 cm, 2020

Shirazeh Houshiary, The Big Picture(Detail), Pigment and pencil on black Aquacryl on canvas and aluminium, 190 x 190 x 5.5 cm, 2020

如果说艺术创作是感知世界的方式,那么自然科学则是理性认识世界的途径。赫什阿里对数学和量子力学的浓厚兴趣就是她推开世界之门的钥匙,数学里暗藏的自然规律以及量子力学对经典物理的颠覆都驱动着她在创作上对不确定性和未知的持续探索。因此说,赫什阿里的作品是普世的,微观的物质与宏观的宇宙、独一的个体与同一的整体、静态与动态、空间与时间、有限与无限、已知与未知,皆在她的图像里生成,彼此牵连。世界的样子就是你意志的表象;赫什阿里于此给我们提供了多一重以自身为主体审视世界的维度,将我们的界限再拓开一点点。


图片致谢里森画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