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中的“没顶”式课题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101   最后更新:2020/10/08 20:45:51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20-10-08 20:45:51

来源:artnet


Cc美术馆展览现场
图片:致谢iag及艺术家


今,走入上海地铁13号线自然博物馆站的入口,视线会不由自主地被阶梯旁玻璃橱窗内色彩斑斓的大幅画作以及造型奇特的雕塑所吸引,让人心生好奇,哪个品牌的橱窗如此别出心裁?沿着玻璃橱窗向内探去,没顶画廊的标志进入眼帘——玻璃橱窗后面原来是没顶画廊的展示空间。

2020年8月,没顶画廊正式入驻上海博华广场,空间设在商场的一楼空间,毗邻连锁餐饮品牌BAKER & SPICE,成为商场内一道由当代艺术打造的别致风景线。

上海博华广场


没顶画廊设在博华广场的空间

实际上,“商场引入艺术作品,营造丰富的公共空间”这类做法并不鲜见,早前,北京SKP全力打造“艺术北京”平行展、“未来农场”等超现实空间艺术体验,解码未来艺术商业新方向;最近的TX淮海则用艺术“包围”商场,营造在商场空间的沉浸式艺术体验展览“野蛮院线”,这些都可以看作是艺术与商业融合的创新尝试。不过与这些案例不同的是,没顶画廊将展示空间设在商场内部,将当代艺术运营的经典模式搬到了一个全然“非经典”的场域之中。


徐震®的作品陈列在北京SKP-S

TX淮海“野蛮院线”展览现场


画廊成为与其他商铺并置的所在,对于逛商场的顾客、楼上办公的白领而言,画廊本身成了一件公共艺术作品,他们可以在购物之余、午休闲暇之际,自然地步入一个白盒子空间,这件“作品”在周围餐饮店的映衬下,悄无声息地进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在这里,值得注意的或许不仅仅是艺术与商业的融合模式,更是艺术与大众日常生活的交融形式——或许早在徐震®创作“徐震超市”的时候,这样的想法便开始扎根并慢慢生长——这恰恰是当代艺术所面临的一大课题。

“徐震超市”在上海愚园路,2016

“徐震超市”在TX淮海,2020

在新空间首次亮相的展览“幻象颗粒”呈现了蔡坚、冯至炫、李汉威、陆博宇、陆平原、王梓全、钟慰七位年轻艺术家的最新作品,展览以绘画、雕塑、视频装置、文本等多元媒介和混合视觉回应当下的数字生态与视觉语言,特别是新冠疫情以来全球生活方式和日常秩序的加速线上化。


“幻象颗粒”展览现场,没顶画廊,上海,2020


这些年轻艺术家生长于互联网时代,对于自身生活的思考以及当下世界的观察是他们创作的基石,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所呈现的创作也恰如其分地对应了画廊设立的初衷——展现这个时代最鲜活的艺术

“幻象颗粒”展览现场,没顶画廊,上海,2020


而对于年轻艺术家的关注,或许可以追溯到徐震®最初参与的艺术机构——比翼艺术中心。作为上海最早的非盈利艺术中心,面对21世纪初期中国的艺术环境,他们发现中国很多年轻艺术家缺乏良好的展示作品的机会,更没有很好的美术馆或机构去收藏这类作品。于是,比翼艺术中心在存续的10年间,举办了200多个活动,为许多上海年轻艺术家提供了展览机会。自当时便一直与徐震®合作至今的没顶公司总经理金利萍(Vigy Jin)回忆说,“那时候是一种乌托邦的感觉”。在资金缺乏、空间不稳定的状态下,他们自己摸索出了一套适应当时中国艺术环境的模式。

比翼艺术中心历年展览现场

没顶公司外景


而这种模式也在不断更新,以应对不断变化的时代。除了入驻商场这一举措,“没顶魔法学院”也是没顶公司“以新方式来关注并帮助年轻艺术家”这一愿景的一种探索。魔法学院面向对艺术充满热情并正在进行创作的年轻艺术家,可看作是一个提升综合能力的训练班。徐震®作为导师会与年轻艺术家面对面分析具体创作,交流实战经验。他不吝啬于展示在艺术全产业链中的资深经验,希望赋予年轻艺术家“成功的魔法”,让每个艺术家都能按照自己的理想去改变现实。从这一点来说,现在的没顶魔法学院仿佛是当初那种乌托邦的一种延续。



没顶艺术教育


无论是设于商场内的空间,还是进入教育体系,徐震®所带领的没顶公司正如他自己所言,“不是一个以挣钱为己任的公司,而是要找到艺术在今天的存在价值”,这种探寻不仅需要回归到艺术最本质的核心,更需要开拓艺术无远弗届的可能性。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