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高露迪:希望我的画出现在我父母的客厅里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03   最后更新:2020/10/07 20:45:49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20-10-07 20:45:49

来源:Cc主义


经常在“被贴标签、撕标签、算了”的过程中循环挣扎的年轻艺术家高露迪,在二〇二〇这个非常特殊的一年也迎来了“三十而立”的状态。相对于同龄人而言,他过早地习惯了日复一日地稳稳坐在工作室内,因此也在恰当的时间迎来了恰好的长成。


也许,在大部分看客的眼中,艺术家似乎只在“旧作”、“新作”两者间之间切换,忽略了他们正在犹豫的当下。于是,我们对高露迪进行了一次浅显的访谈,通过这些不那么“聪明”的问题,让这位已经很了解自己的艺术家放松下来,让我们有迹可循,咀嚼他在生活与职业之间些许耐人寻味的未知细节。


你们也可以理解为八卦


Q&A

S=sn from Cc

G=高露迪


01


S : 对于长期呆在上海的人来说,在北京出差时能吃点什么是个大问题,有什么推荐?


G:北新桥卤煮。


02


S : 有没有碰到过画不好/无法解析的主题?


G:每张作品都有每个的问题,也都有画不好的可能,但这就是我要解决的问题,也是我的 high 点。


03


S : 你比较喜欢的绘画工具是什么?


G:猪鬃油画笔,尼龙板刷,刮子。简单顺手事不多,真的是这样的,没更多词了。


04


S : 你有一张很特别的纯黑底绘画,绘画内容是白玉兰。请问那张画上面坠落的白色细线笔触是如何绘制的?


G:我在一根笔直的木棍辅助下,用蘸着颜料的画笔从下往上绘制。落笔的过程中需要控制好压笔的力度,避免让笔尖的颜料提前使用完。工作室所在村子的村口处有一颗玉兰树,那天下雨,空气中充满了花香与泥土的味道,这可能就是我想绘画白玉兰的一部分缘由吧。

高露迪 Gao Ludi,《玉兰》(Mangnolia),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200 x 300 cm,2016

高露迪 Gao Ludi,《玉兰》局部(Mangnolia,detail),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200 x 300 cm,2016


05


S : 那画完画回家会做点什么?


G:陪陪家人,洗个澡,放空一会。


06


S : 为什么是面包片?


G:Alice project 第一次呈现是在 Art Basel Miami 2016,当时我借用《爱丽丝梦游仙境》这本童话,隐喻人在真实与虚幻之间的探险往复。而面包片外形如门如洞,它既是旧世界的出口也是新世界的入口。项目中的仿真面包片是记忆海绵材质,触感如少女的肌肤,闻起来是牛奶吐司的味道。味道对这个项目来说十分重要,它给予某种幻想,打开边界,真假间“穿行”,进进出出。


07


S : 颜色是否会令你联想到香味?喜欢什么样的气味?


G:大部分时候,我都是因为某个味道想到颜色或者轮廓。当然因为职业习惯,我现在看到一些颜色会想到某牌子颜料的味道。此前委托 BestScent 制作的香水 Alice 的味道很喜欢,也最终用于作品呈现。怎么说呢,大约是一种很清新的味道,少女探险的味道(笑)。



08


S : 有收藏过什么作品吗?最近比较喜欢的一件是什么?


G:我喜欢收藏能给我带来灵感的作品。目前有 Marie Laurencin,D**id Hockney,Henry Moore,Miriam Cahn,Marc Quinn,Wolfgang Tillmans 等等。最近有张加藤泉还没有收到,所以很期待。

玛丽·罗兰珊 Marie Laurencin,《困美人》(L'ENDORMIE),蚀刻铜版画,23.7x 29.7cm,1931,E.E. (essai)


09


S : 希望自己的作品出现在什么样的藏家家里?希望你的作品旁边是谁的作品,以及为什么?


G:目前来讲我希望我的一张画出现在我父母的客厅里,但是我画的大部分他们不喜欢,觉得不适合在客厅里,所以我很难满足他们,其实我挺想满足他们的要求的,但好像我做不到。很希望我的作品旁边是我母亲的“作品”,她给了我很多灵感。


10


S : 最后一个问题,艺术生涯中比较恐惧的是什么?


G:恐惧别人说的那个叫艺术生涯的东西。


关于艺术家

About Artist

高露迪,1990年出生于河南郑州。2013年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得学士学位。现生活和工作在北京。近期的个展包括:果实 ,空白空间,北京,中国(2018);相簿,Ibid画廊,洛杉矶,美国(2018);高露迪:瞎画,或,深渊运动史,怀俄明计划,北京,中国(2017);高露迪,空白空间,北京,中国(2016)。近期的群展包括:2020 —— 松美术馆邀请展,松美术馆,北京,中国(2020);漫游者之歌,空白空间,北京,中国(2019);一沙艺世界:探索社会几何形态,三亚·亚特兰蒂斯,三亚,中国(2018);我们的绘画,央美术馆,北京,中国(2016)。


高露迪的创作与其关于当代状况的思考密切相关,通过对于“图像”文化在当代语境中的反思,他将绘画实践与某种特殊的处理“剩余物”为主要功能的生理活动相关联,即作为图像传播的最主要渠道之一,社交媒体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图像的根本生成,大众日常且规律的自我分享也为这图像陡增了额外的生理性意义,使得图像从审美领域弥漫至生理领域之中,日常、频繁且规律。他以随手可得的、未经处理的初始图像为出发点,戏谑地分析并挪用日常审美,这使得他的作品不仅运作于绘画与摄影在现当代的复杂历史之中,也因其生理性笼罩着一种荧光色的光晕。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