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雄 | 作品描述与策展人语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101   最后更新:2020/10/06 21:23:07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20-10-06 21:23:07

来源:几点当代艺术中心



显赫家族

织物雕塑

丝绸、传统刺绣、竹

Prominent Wealthy Family

textile sculpture

silk, traditional embroidery, bamboo


70 x 180cm

2012



《显赫家族》是一件刺绣作品,2012年完成。肖雄当时做了一批刺绣作品,这应该是其中的一件。在整理肖雄作品的时候,这是惟一在他工作室里有签名的一件。


这是肖雄比较完整的作品,金丝线与吉祥图腾的结合,象征着一种皇家之气的帝王符号,这在今天权力演绎的谱系中依然显赫。


意识形态的日常化,符号就是力量。


2016年我与他一起做双个展的时候,肖雄的《大众花园》装置的主体部分也是刺绣。丝绸作为材料,肖雄选择丝绸,我只能猜测他出于某种敏感,这种柔滑的材质与他所关心的意识形态,两者在视觉与心理感受上构成反差。


肖雄的所有刺绣作品,都是在老家莆田完成的。很多人也许不知道,刺绣也是莆田的传统文化之一,这也是肖雄选择刺绣的原因之一。


“熟悉它,换种方式构成”,在创作中,这是肖雄经常使用的方法。


会有的,都会有的
单屏幕录像
一分零二秒,彩色,立体声
There will be and there will
single channel video
1’02”, color, stereo sound
2009


《会有的,都会有的》是一件视频作品,2009年完成。2009年我见过这件作品。这次整理肖雄的作品,再次重现,还是让我有刺痛感。现在录像大都融合在更大的语言系统(更广泛的媒介)中。

肖雄的这件录像作品,是专门为当年上海的一个群展《资产阶级化了的无产阶级》创作的,我也参加了。肖雄通过重新编辑现成影片,把人的思路拉回到《列宁在1918》,并用自己的声音替代了电影中瓦西里的名言: “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非常针对展览的主题。

即使现在,肖雄的这件作品,还依然残酷。


无题之一


绘画

纸本设色


Untitled No.1


painting
water color on paper


180 x 240cm

2019




无题之二
绘画
纸本设色
Untitled No.2
painting
water color on paper
120 x 140cm
2019



《无题之一》和《无题之二》都是实验水墨作品,都完成于2019年。他的水墨作品数量太多,关注的实践也有许多走向,这次展览很难全面呈现。所以,只能只言片语地有所提及。
《无题之一》的颜色与符号,我觉得能给展厅带来别样的想象,在作品中,我看到了一种随心与任性,他把握住了一个“中心”,悠然自得。

《无题之二》在手稿中,在水墨中,同类的形象肖雄画了很多次,有的以线为主,有的是重重的墨色,仅是牙齿,是“彩虹牙”。这个小细节,小手段,实际是大手笔,我过目不忘。

肖雄说:“面对事件(物),首先解除其所有属性(习惯经验,习得,价值判断),仅作“物件”——原始物、形状、边缘线。”

这种冷静的思考,才能转换出随心所欲肆意奔放的画面风格,狂狷而自由一如他的醉意,这种内心的独白是干净而柔软的。他想诗化,但前提是建构。没有建构的诗化,没有意义。 水墨与当代一直是个严肃话题。

实验水墨不是在形式语言上的“怪力乱神”,而是研究课题的针对性,也就是特殊问题的针对性。肖雄的水墨,他一直在做的就是把曾经非常喜爱的,像基因一样难以剔除的“习性”(传统美学教育形成的固有认知),在实验中用理性处理的方式排除到作品之外。他作品表象上的“笨”、“拙”、“非专业”,都是精心探寻的结果。


手稿和笔记

拼贴
纸、油笔、铅笔

Hand Writings & Drawings

collage
pencil, ball pen on paper

244 x 457cm

约2000年至今
approx. 2000 - now



《手稿和笔记》这是肖雄创作的非常特殊的一件作品,展出则完全是我的选择。这次我完整地读了肖雄的手稿,无穷感概。他的手稿上没有年代,我想这些文字应该是他近二十年来的思想记录。

我与肖雄的手稿遭遇。

肖雄很少跟我论及文本及其写作。

“遭遇”、“突然遭遇”,我只能用我的文本经验与之对话,没有准备,只有本能地选择“进入”。“手稿和笔记”是肖雄特定时间状态中的思想场,阅读这些文字,犹如我在不同的、交叉的甚至“弯曲”的时间中感受他的“思想之流动”,有时像刀锋一样直面而来。

从肖雄的文字中,我能看到思维的图像。我把肖雄的文字说成“手稿与笔记”,某种程度上,我是在说,肖雄实际上是拒绝写作的,肖雄不想用常规的写作姿态来呈现一个艺术家的“文字”。对肖雄来说,文字是图像的背后的 “自律”,是行动的规范与契约。

肖雄的手稿是断语、碎片与瞑想,主题永远是时间、符号、句子结构,以及它们能转换出来的“调皮”与“坏”,还有幽默,肖雄是用这些在分解着主体与权力。

“手稿”作为展出形式,我们或许能从一个比较私密的“视角”看到一个艺术家逻辑的建构方式:如何、为什么,以及怎么办。


赌局

单屏幕录像
四分零三秒,彩色,立体声

Gambling

single channel video
4'03", color, stereo sound

2008



《赌局》是一件录像作品,完成于2008年。作品中霸气而夸张的“出牌”声, 构成了真正的“赌局”。

作品中的麻将牌,只有“东”、“西”、“白”和红色的“中”,这些元素的相互碰撞,实际上观者完全可以用自己的理解去解读的。回到2008年的语境中,也更能看到肖雄思考作品的用心。


那只老虎

单屏幕录像
一分五十六秒,彩色,立体声

That Tiger

single channel video
1'56", color, stereo sound

2006


那只老虎


雕塑  

铁板焊接

That Tiger

sculpture

welding iron board


200 x 50 x 110cm

2006

《那只老虎》这件作品是行为记录,也是一件录像作品,完成于2006年,地点是杨家湾。铁皮制成的老虎被群殴,直至打成扁平状。

我觉得作品的解读有许多指向。但也有一种不易被人察觉的意思,肖雄属虎,我想作品也暗含着肖雄自身的抗争,从外形到身心,其所承载,肖雄自知。

艺术有时也是一种对自我批判、调侃的力量。

注:说来也真有点玄乎。还在北京的时候,大概是2014年,肖雄说,他在罗马湖的工作室要撤离了,有些东西能否先放在我的工作室,我说可以啊,肖雄就运来了一些桌椅板凳,还有就是这只“老虎”。之后,我从北京返回上海,“老虎”就跟着我到了上海;再之后,我从“佘山会”到“名企”,老虎就一直在我的“仓库”里。肖雄属虎,这只老虎一直随着我,这是冥冥之中,早就在暗示着我什么呢?我真的不甚了然!


长征日记
文献
电脑文件A4纸打印
Long March Diary
documentation
digital documentation printed on A4 paper
29.7 x 42cm x 54p
2002


《长征日记》是一件文本作品,完成于2002年。

这是肖雄文件夹中惟一一件完整的文本作品。

作品自2002年7月10日肖雄从北京出发开始,用一尊来自毛主席纪念堂的毛泽东塑像,沿途以物易物的方式与当地人进行交换。肖雄以“红军长征”的终点延安为起点,一路向曾有红军经过或停留的地方行进,最后到达红军长征的起点瑞金。作品的实施过程为:(1)每一交换都将在交换物上标上“长征”字样,写上交换日期、地点,并有肖雄的签名。(2)让每一位参与交换的人在交换箱上签名。在交换箱上标出长征所经路线。(3)交换过程,请当地群众用肖雄所携带的“傻瓜”相机进行拍照。纪录现场,并最终完成一个行程日记文本。作品至8月21日结束,时间为41天。


进与出
单屏幕录像
循环播映图片两百五十六张
尺寸可变
In & Out
single channel video
256 digital slides loop
size variable
2002


《进与出》与《长征日记》有上下文关系,也是《长征日记》的图片部分,用每三秒一张的速度投射到展厅正中的墙面。过去的时间节点重回“肖雄”现场,肖雄依然在自己的语境里流亡。在“流亡”的意识里直接到现场去拼接图像。

拍摄就是记录,就是纪实,历史和现在,一切都历历在目。


几点当代艺术中心 Points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Points

几点当代艺术中心(Points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于2017年由当代艺术家原弓创立并担任艺术总监,致力于支持全球当代艺术创作与记录、推广当代艺术与文化研究,主要项目包括艺术家驻留、档案数据库建设、展览及公共教育活动等。艺术中心提倡“艺术中的生活”,邀请并支持具有当代艺术创作视野的全球艺术家在地生活、创作,与在地文化艺术形成联结,以此激发全球化当代创作的能量。几点致力于为艺术创作者提供优质的条件,并为公众建立与当代艺术互动的环境和平台。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