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车库三年展”的颠覆:让艺术家选择艺术家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17   最后更新:2020/10/04 22:59:18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0-10-04 22:59:18

来源:澎湃新闻  编译:钱雪儿


近日,第二届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三年展(简称“车库三年展”)在俄罗斯莫斯科举行。不同于一般的双年展与三年展,此次展览的策展人邀请参加过首届车库三年展的艺术家们来推选参展者,试图从艺术家的个人视角出发,来勾勒多元的俄罗斯当代艺术版图。

车库三年展诞生于2017年,举办于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该馆由著名荷兰建筑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设计。不同于莫斯科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将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推介给当地观众,车库三年展旨在拓宽本土艺术的视野,回应“民族和文化身份的复杂性”,并将俄罗斯当代艺术带上世界舞台。

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

策展人Valentin Diaconov与Anastasia Mityushina表示,今年的第二届车库三年展受到英国社会学家约翰·劳(John Law)的《方法之后:社会科学研究中的混乱》(After Method: Mess in Social Science Research)一书启发,该书出版于2004年,声称在今天的多文化世界,刻板的分类模型需要被新的方法取代,这些方法能够聚集不同的社会阶层、不同的政治派别与亚文化。

第二届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三年展展览现场

此次三年展展出约70位艺术家的作品。展览主题为“致所有人的良夜”(A Beautiful Night For All The People)。这一名称取自俄罗斯数学家、哲学家Roman Mikhailov的同名小说。小说以一种虚构的、编码的语言写成,“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解码这本书,而我们希望让人知道,俄罗斯艺术也不是某种固定于人们头脑中的图像,而是可以用各种方式去‘解码’。”Diaconov解释道。
对于俄罗斯这样一个辽阔而多元的国家而言,全面地审视其当代艺术生产是一项艰巨的任务。2017年的首届展览声势浩大,为了寻找到艺术人才,由6位策展人组成的团队横跨俄罗斯境内的11个时区,探访了42座城镇。

第二届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三年展展览现场

今年,策展人们采用了一种更加颠覆“正统”的方式。他们深入各个地区,询问参加过首届三年展的艺术家,让他们来推荐第二届展览的参展者。“首届三年展是基于旅行以及不同地区的地理重要性,我们几乎是‘侦查’了整个俄罗斯的土地,” Diaconov在线上导览中介绍道,“到了第二届三年展,我们认为这样的研究工作已经完成,需要探究的问题是‘什么让艺术家成为了艺术家’,这关乎个人的关注点,这种个人的关注点也成为了展览的核心。” 许多艺术家自然提名了自己的朋友和家人,有些人选择了来自同一艺术群体的成员,其他人则选择抽签来决定候选人。
在策展人们看来,艺术家们的这些举措都无伤大雅,他们只希望艺术家们能够明确地指出这些联系,挑选者与被选者需要以某种维度的合作来呈现作品,展览也根据这些维度或是两者之间的关系分成了若干主题。这些结果已经公布在三年展的网站上,其中有些合作很古怪,例如,Maria Alexandrova的纪录片讲述了她和候选人Anna Tereshkina的奶奶一起驱车到达一个偏远的西伯利亚村庄,Roman Mokrov承诺在他的候选人、妻子Maria Obukhova创作时照看孩子。策展人Maria Obukhova在采访中表示,这场“怪异”的三年展意在强调“关系”在俄罗斯文化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第二届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三年展展览现场

在俄罗斯这样一个具有文化与社会多样性的国家,以一种单一的方式来评估艺术是可能的吗?策展人的这种标新立异的甄选方式也反映了他们对此的怀疑。因此,本届三年展中并非所有艺术家都来自俄罗斯,参展者中包含一位日本艺术家Ikuru Kuwajima,以及多位生于前苏联、但持有其他西方国家**的艺术家。
来自海参崴的Lekha G.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艺术家,他不认为自己是在进行艺术创作,而是在收集:他经常在垃圾堆里寻找旧玩具,结合儿童画,制作成自己的雕塑作品。在他的“迷你展览”中陈列了各种小型玩具雕塑,它不需要观众去寻找隐藏的意义,或者花很长时间研究其展签。
与之相比,艺术家Asya Zasl**skaya的作品指向更为明确的含义。她的创作时常与车臣地区有关,在此次三年展中,她呈现了一把“不能坐的椅子”,背景屏幕上是一片荒地。Zasl**skaya以此来隐喻当地的墓地仪式,以及对于个人与历史事件的记忆。

《空位》,Asya Zasl**skaya

“记忆”或者纪念是展览中的一个关键词。艺术家Andrey Kuzkin 创作了一件大型装置《祷告与英雄》(Prayers and Heroes):在纪念馆式的大架子上放了几百个小盒子,每一个都装了由面包做成的小雕像,面包的使用让人想到在仪式中用面包的东正教传统。这件作品是对于俄罗斯历史的致敬,在过去,许多人选择在祷告中度过艰难的时光,默默忍受不公,而作品中的“英雄”则是那些决定发声并作出改变的人。

《祷告与英雄》,Andrey Kuzkin

对于俄罗斯艺术家而言,前苏联的社会文化似乎是一种取之不尽的资源,不少参展艺术家都在作品中指涉了这段历史,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可能是Yuri Vasiliev 的“公共汽车”,作品邀请观众走入,观看内部的视频。这种中型公共汽车具有两种含义:对于莫斯科的居民而言,它会让人回想起囚车,而对于其他俄罗斯地区的人来说,它就是一种公共交通工具。

公共汽车装置,Yuri Vasiliev

虽然艺术家们被给予充分的自由来创作任何主题的作品,但是大多数都选择突出总体的社会特征或是某些亚文化图景。即便如此,每一件作品都呈现出各自的风格,而非某种整体的俄罗斯艺术面貌。“我个人认为,世上不存在民族艺术,每个艺术家都是不同区域社群、网络活动、教育背景的复杂混合体……”Diaconov说道,“因此,去定义谁是俄罗斯艺术家是徒劳的。”
(本文编译自urdupoint、ocula、artnet 、the-village网站相关报道与展览线上导览。)
展览持续至2021年1月17日。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