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肯特里奇​新作《City Deep》:衰败的美术馆与个体采矿工人有何关系?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15   最后更新:2020/10/03 19:27:36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0-10-03 19:27:36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10月3日起,The Art Newspaper与Goodman Gallery合作,在官方网站(www.theartnewspaper.com)全球独家首映南非视觉艺术家、电影制作人及导演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2020年最新作品《City Deep》。

The Art Newspaper网站首映页


影片主人公是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中年商人Soho Eckstein,他独自勘察了南非两处后工业化场景:衰败的约翰内斯堡美术馆(Johannesburg Art Gallery)展厅与被工业化开采过的老矿井中,一名“扎马扎马”(Zama Zamas,南非祖鲁语中“尝试”的意思)——南非非法个体“手工”矿工寻找黄金遗迹的场景在短片中并行。


威廉·肯特里奇,《City Deep》静帧,图片由Goodman Gallery 提供


在肯特里奇的作品中,绘画和电影之间仅有一条细细的、模糊不清的炭笔画线。这位南非艺术家没有为他的动画创作分镜绘画,而是从一张巨大的炭笔画开始,反复修改逐步呈现后续的场景。“每幅画不完美的涂擦成为我想法的进展和时间流逝的记录,”肯特里奇说,“涂擦的痕迹使电影中的时间变厚,但它们也是对制作电影所花费时日的记录,也是我通过‘慢动作’思考的记录。”


威廉·肯特里奇,《City Deep》静帧,图片由Goodman Gallery 提供


1955年出生,肯特里奇的前40年生涯在南非严苛的种族隔离制度中度过。其父悉尼·肯特里奇爵士(Sir Sydney Kentridge)在种族隔离时期南非最重要的政治审判中发挥了主导作用,并曾为三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南非开普敦的圣公会前任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和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主席、黑人解放运动领袖阿尔伯特·卢图利担任过辩护。

威廉·肯特里奇,《City Deep》静帧,图片由Goodman Gallery 提供


受社会环境和家庭因素影响,家乡南非及其多年来的社会和政治变化,特别是种族隔离和工业化问题一直浮现在肯特里奇的创作中。新作的主人公Soho Eckstein即诞生于1980至1990年代,肯特里奇以约翰内斯堡私人采矿业以及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严酷现实为背景进行创作的阶段。新作也是肯特里奇“Drawings for Projection”系列的第11部。肯特里奇说:"这部影片意味着什么——Soho看着在地洞里的扎马扎马,这与美术馆的衰败之间是什么关系,事先是不知道的。如果我谈论它,那也仅是我的阐释。”肯特里奇说。

威廉·肯特里奇,《City Deep》静帧,图片由Goodman Gallery 提供


中国观众对肯特里奇并不陌生,2015年在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推出的展览“威廉·肯特里奇:样板札记”是这位艺术家在亚洲最大规模的展览,几乎收录了艺术家自1988年至2015年的全部重要作品。而早在2000年,肯特里奇就曾携作品《影子队列》来到中国参加第3届上海双年展。碎纸片拼成的人型剪影队列在上海美术馆的墙上鱼贯而过,伴随着约翰纳斯堡街头音乐家的歌声。
此次除了新片《City Deep》首映,肯特里奇30年来的动画作品正在Goodman Gallery网站上为期5天的迷你电影节(至10月3日)中进行在线放映,以此为艺术家在约翰内斯堡新展10月6日开幕的新展“City Deep”预热。(撰文/Aimee Dawson,童亚琦)
返回页首